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试探

    大军急行而来,不仅是十万虎贲军疲惫不堪,连众将领也是如此,但刚刚见了高大的京观,众人心中悲愤又沉痛,只恨不得现在就杀出城外,把胡人斩尽杀绝。

  还是余子兴见大家满脸疲倦之色,怕他们身体硬撑不下去,全赶他们回去休息。

  精神足了,才能好好与胡人干一场!

  临到傍晚吃饭的时候,余子兴才在城墙上找到沈和泰。

  “阿泰,听来福说,你只休息了两个时辰,就算你心中伤痛,也不能不顾身体,我相信全子他们在天之灵还等着你报仇雪恨呢。”

  余子兴拍了拍沈和泰的肩膀,劝慰道。

  沈和泰的四个贴身小厮同样也是跟他一起在军营长大,陪同他上过战场,此次他出战边疆,他们四个全都跟着一起来了。

  沈和泰双眼依然直视前方的京观,口中答道:“谢谢余将军的关爱,我休息好了才起身的。”

  声音平静无波,却无端让人感受到下一刻平静的海面就会掀起惊涛骇浪,狂风呼啸着,巨浪汹涌而来,张开大口就把所到之处全都吞噬。

  余子兴也没再说什么安慰的话,什么节哀的话都是屁,不身处其中,不会懂得那种悲恸到极致的痛,所以他静静陪着沈和泰在一旁不说话。

  沈和泰僵硬的身体缓缓动了动,他对着余子兴谢过一礼,说道:“将军,我们回吧。”

  余子兴点了点头,“好。”

  二人回到营中的路上,每见一名士兵,都会发现他们神情坚定,眼中却充满了愤恨和斗志,毫不气馁。如果胡人是想用同袍人头所筑京观以此来消灭燕人的斗志,那么很抱歉,他们用错了方法,他们只会比之前更愤怒,更狠,更加士气昂扬!

  用了晚饭,所有将领都集中在主帐里商量战术,每个人都各抒己见,纷纷说出自己的策略。

  主帐营内灯火通明。

  而来此之后的情况,包括伤亡人数,伤亡比,京观等,余子兴都一一写在折子上,用军中的通道往京里送。

  在武帝收到折子,看完之后在朝堂上大发雷霆,恨不得御驾亲征的时候,赵曦也收到了沈和泰写的信。

  “曦儿,展信安好。

  急行军十几日,抵达边城,我却没有半点喜悦。再与幼时军营伙伴相见之时,却已经是天各一方。

  我悲愤难忍,见到他们尸首分离,被胡人筑成京观,不能入土为安,恨不能生啖胡人之血肉!拆皮剥骨也不足以消除我的仇恨。

  我只想在接下来的对仗中多杀胡人,以此来慰他们在天之灵。

  我很好,勿念。

  泰字。”

  赵曦用指尖缓缓摩挲着信纸,见信纸上有斑驳痕迹,心知是沈和泰写信之时忍不住落泪。

  此时京城早已得知胡人筑京观之事,群情汹涌,很多百姓在茶楼里谈论着这件事,说着说着都会忍不住拍桌子大骂胡人。

  所以赵曦不难理解,当沈和泰没有一点准备就看见自己幼时的同袍被人如此对待,心中会是怎样的悲痛。

  她看着信纸上的字,看着那句“恨不能生啖胡人之血肉!拆皮剥骨也不足以消除我的仇恨”,低声喃喃道:“胡人么。”

  当赵曦收到信的时候,沈和泰已经经历了一场战役。

  此次战役是大燕这边主动出战,十万虎贲军已经缓过劲来,看到城外那座京观,看着长帆上的“杀燕人如土鸡瓦狗,甚是容易”,全都同仇敌忾,士气高昂。

  此次出战,目的就是为了清楚胡人骑兵的实力。

  战场上刀光剑影,喊杀声、惨叫声不绝于耳,双方你来我往,不敢有丝毫懈怠。

  一个燕人骑兵被两个胡人骑兵围困,艰难的左支右绌,眼见就要丧命在胡人长枪之下,左侧突然冲杀出一匹马,马上的燕人骑兵长刀斜劈,一刀把一个胡人骑兵斩杀于马上。

  被围困的燕人骑兵抓住机会,瞬时就格挡开另一个胡人的刀,趁他未能再次起招之时同样一刀斩杀了他。

  他正想看看冲杀出来助他的燕人骑兵,却见令人怒目圆睁的一幕:那个后来的燕人骑兵被三名胡人骑兵包围,就在这短短的瞬间,鲜血喷洒而出,人头高飞而起,他还能见到这个人头上充满了仇恨和不甘的眼睛!

  他仇恨的胡人还没有斩杀够啊,他还有很多同袍死于胡人之手,他不甘心就这样死了,至少让他再多杀几个胡人啊!

  “啊!去死,你们都去死!”刚刚得人助力死里逃生,却见这一幕的燕人骑兵高吼一声,奋不顾身的向三个胡人冲杀而去。

  整个战场都充满这种悲愤而仇恨的斩杀,每每都是胡人杀了一个燕人之后,这个胡人就会被另一个燕人斩杀,很快,这个燕人也会丧命于其他胡人手中。

  “呜呜呜”

  退兵的号角声响起,燕军一部分人留下守卫后方,另外的人迅速冲入城内,其他人也且战且退,城墙上已布满弓箭手,只等着胡人骑兵一进入射程范围就会放箭。

  胡人骑兵再次杀掉了几个燕军,纷纷在射程外勒住了马,骂骂咧咧了几句,转身回己方的驻扎地。

  断后的燕军冲入边城,城门迅速关闭。

  满身浴血的余子兴大步走上城墙,他身上甲胃不断滴落鲜血,沿着他的步伐,一直到他站定的脚下,很快就汇成一滩血迹。

  跟随在他身后的是一众刚刚浴血沙场的将领们。

  余子兴看着城外遍地的尸体,有马匹断了头,断头的马匹旁边就是被人劈成两半的胡人。

  也有马匹跪坐在地上,哀哀嘶叫,声音充满痛苦,它的旁边是一个断了头的尸体,看衣饰,分明是燕人,那匹马还努力的勾着头,尝试着想要碰碰自己的主人。

  可惜,它没能像以往一样,得到主人大手的安抚,它只是感受到生命的流逝,越来越严重。

  “清点伤亡,打扫战场,把我们大燕孩儿们的尸体带回来。”

  余子兴沉声吩咐身边人。

  “是。”一将领应是,下了城墙执行命令。

  “将军,我们也筑京观吧!”一名边城守将越众而出,看着余子兴恳求道。

  当初边城与胡人首战,双方都存着试探对方的实力,不敢贸然行动,所以伤亡不大,己方的尸首也尽数带了回来。

  而二战乃至三战,胡人突然发力,以至于燕军这边错估了实力,最后溃败,连同袍的尸首也未能带回来,才会被胡人筑成京观。

  最让人气愤的是,胡人竟然用奴隶把无头尸首给他们送了回来,这简直是打了燕军脸不止,还要把燕军的脸撕下来,放在地上用脚碾了好几下。

  就算他们杀了奴隶也无济于事,因为胡人根本不在乎。

  但现在在京城援兵的帮助下,这次他们有机会打扫战场,那么他们就可以顺便把胡人的头也斩下来,筑成京观!

  以牙还牙!

  

第四十九章 试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