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英雄史诗(七)

    调了街道上的监控来看,才发现这屋子每天只有一辆车进出,车上有什么人没见到,车开门又直接进车库,车库旁边就有一个门是直通屋子,如此也看不到车上是什么人。

  但所有人都看出异常了。因为老玛丽喜欢一周购物一次,一次就把一周所需的食材等等一次性的买回来,以便她不用再外出。

  这辆每天都外出的车显得异常奇怪。直到翻到那天老玛丽身亡那天。

  见先是一辆小型货运车在屋子栅栏外停下,随后就见一个司机下车,与屋主老玛丽对话,见交谈的内容是送盆栽,接着小货运车就进了屋。过了一个小时后,小货运车就出来,一切都好像很正常的样子。

  过了半个小时后,见门外又来了一个老头子,老头子进了门,直接推门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外出的身影。

  到了中午,那辆每天都会外出一次的小汽车就开了出去,一个多小时后又回来。此后再看就是每天那辆小车都外出一次。

  足足翻了几个小时的监控,才发现一切的疑点是从那辆小货运车进门那一刻开始。在发现那个进门的老头子的时候,副军长已经吩咐人去查资料,发现这个人叫老威廉,这段时间每隔几天就会去老玛丽家一次,每天早上去,下午就会出来,但那天他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看见他出来了。

  老威廉也是独居的一个人,如果说是老威廉是见色起杀心那是扯淡,老玛丽八十多岁,老威廉也有七十多岁了,没有人相信会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对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婆子起了色心,那么不是色就是财。但资料显示,老威廉小时候是由老玛丽救济才能活下来的,一直都对老玛丽很尊敬,如果为了财,也不至于等到现在才下手,第一次去的时候就能下手了,因为从老威廉可以随意进入老玛丽的屋子就能看出老玛丽对他的信任。

  齐禾天和副军长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老玛丽和老威廉都有危险!”

  接着副军长就吩咐道:“派人去跟踪一下那辆车,看看那辆车里的人是什么人。”

  助手应了就出门派人去跟踪。

  ......

  坐在三号影厅的粉丝观众有点焦急,暗暗骂道:“还等,还等什么,就如反派总是死于话多,正派老是死于警察迟来,老威廉都这么聪明得弄出了求救信号,你们发现不对劲了还要等!”

  是的,粉丝观众们看着老威廉先是借着打理花园的借口,接着就把一些含苞待放的盆栽摆放好,然后修剪完成,就没有了下文。当时还疑惑老威廉费尽心思要去打理花园到底是干什么,后来之后有一次镜头是给了过了一两天之后就开花的花朵,如今再从高空上看,就发现了由花朵摆放出来的求救信号。

  而此时已经距离好几天了,那群凶徒已经去找了一些孤儿,把那些孤儿弄进屋子之后,就叫老威廉负责照顾他们,等再找到两个就会实施行动。

  时间已经不多,大家都希望齐禾天快点知道里面的是那群首恶,然后将那群人绳之于法。

  ......

  因怕对方反跟踪术高明,唯恐打草惊蛇,因此派出了大量人手,在每一条街上都布控起来,结果实时传递回来的消息是车子进入了和平军统辖的范围,副军长听到这里松了一口气。只要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要人有人,要物有物,要是到了独裁军的地盘,那就艰难了。

  到后来得到的消息是车上下来的是两个人,一个是年轻人,一个中年男人,两个人的影像传送回来,副军长这边却没有这两个人的其他发现,至少犯罪库里没有这两人的名字和照片。

  但这两人拐带了两个孩子就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因没有更多的线索可供考据,再迟下去又怕那些孩子出事,于是齐禾天和副军长还是制定了解救行动。

  此次行动以齐禾天为主,和平军为辅,因为齐禾天在国内参与过多次特殊行动,对这种行动很有经验,一切都由他来指挥。

  下午六点多,见老式房子里的烟囱已经停止了冒烟,待再过了十分钟左右,早已偷偷埋伏在街道两边房子的士兵接到了齐禾天的指示。

  十声倒计时完毕,从两边房子里就分别射出了一个物体,物体穿破了老玛丽的客厅的窗户,接着就是两声轻微的“嘭”,大量的白烟升起,就听到房子里的叫骂声。

  “混账!有人偷袭!”

  “该死的,是什么人!”

  “快点跑,这里暴露......”

  一句话还没有说全,屋子里就没有了声响。

  过了几分钟,齐禾天再次吩咐投多两颗麻醉弹进屋子,两颗麻醉弹爆发之后,不过十几秒就听到了一声倒地声和嘶哑低沉的叫骂声“妈的......”

  齐禾天吩咐人带了防毒面具,接着破门而入,见倒了一地的人,那些人手上或者身边都带了枪,所有人先把枪支收缴,然后把人都拷了,又分别去每间房查看,最后在厨房里发现了老威廉和八个孩子,而老玛丽和她的狗怎么找也找不到了。

  本着宁杀错勿放过的原则,齐禾天吩咐将所有人都拷了,见竟然搜出两箱军火,心知是钓到了大鱼,通知了副军长之后,抬着一众人回到了战地医院里。

  见此次的事连秘书长都惊动了,院长也不敢怠慢,见几个大佬商量好先给老威廉解了麻醉药,院长亲自给老威廉注射抗药。

  众人都期待老威廉醒来,希望能问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哪知老威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处境,脸上竟是露出了惊恐之色。

  他根本不等人问话,就自己坐了起来,刚想下床,发现自己一边手被拷在了床架上,脸上的惊恐之色越浓,焦急的说:“快点帮我解开我的手铐,我身上有炸弹,快爆炸了,快点,我要去外面空旷的地方。”

  

第三十八章 英雄史诗(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