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09 吉米意外收徒

    可是杰夫也有精兵!

  他见到本来关系还不错的约翰逊连个招呼都不大,就把他的那些人冲开,顿时大怒!

  我对你心怀忌惮,并不是真的怕你!

  一挥手,一拨足有三十人的黑人小伙子立刻站了出来!

  他们都是有着黝黑的肤色,深黑色的脸膛,就如同一个个高大黑熊,晃悠出来。

  只有眼白是白色的!

  他们手中的武器也和别人不同,大多是都是红缨枪,七八个人手拿宽背大砍刀!

  竟然还有三个人拿的是三节棍!

  这些人是杰夫的依仗,是镇里常年训练和执勤的护镇大队!

  这些人果然和前面的那些人不可同日而语,上来以后,就和约翰逊的族兵打在一起!

  杰夫人马的红缨枪对上了约翰逊族兵的长矛,一片枪影重重,一阵噼啪爆响,打了个旗鼓相当。

  只有那三个使用三节棍的护镇队员,异常活跃,一边三节棍乱挥,一边口里学者李小龙“呜啊”乱叫,把约翰逊的队伍给打得节节败退!

  原来他们很熟悉先声夺人那一套,叫声和舞动的三节棍,先把那些族兵的心搞乱了,下意识地认为对手很厉害!

  中华上国的武术,在他们心目中,就是一个无敌的存在!

  再加上他们看那些非洲后裔,也和那些华人没有太大的区别,都是属于有色人种,还把他们当成正宗功夫呢。

  他们对中华上国的正宗功夫,还是心怀敬畏的!

  约翰逊看到这个杰夫不服软,反而拿出了看家的本事和跟他对着干,勃然大怒!

  当即叫出自己的亲卫!

  人一介一看,不觉纳闷,这些人都赤手空拳,难道是武功高手?

  可是,随着他们站出,往腰里一抹,一把把匣子枪掏了出来!

  原来都是带枪的!

  人一介也记起来了,这也是他们印第安人保留地的一项特权,拥有掌握热武器的族兵!

  虽然他们有权利带枪,也可以根据需要开枪,但是,真要开枪就麻烦了!

  人一介赶紧制止约翰逊,说道:“大哥!那三个二把刀,我来对付!你把那些拿红缨枪的家伙解决就行了。”

  也不等约翰逊回应,人一介大喊一声:“李弥!过来一下,有你的菜!”

  李弥就是华人武术协会的教练,闻言爆喝一声:“来了!”

  话音未落,人已经来到。

  原来他以为有什么紧急情况,一招移形换影轻身功夫使出,如同一股风,转眼就刮到了。

  跟同同来的,是两个年轻人,一个是吉米,纯粹的美国人,酷爱中华功夫。

  一个是张勇,移民第二代,父辈来自中华上国,对中华国术的传承,有着悠久的家学渊源。

  二人也是应用移行换影轻身之技,只比李弥差了半步之遥。

  人一介一指那三个三节棍耍得热闹的家伙说道:“正好你们师徒三人,一人一个,解决了他们!”

  李弥一眼就看出,这三个人连皮毛都没有学到。

  吓唬外行,兴许还行。

  在行家面前,立刻露馅,什么都不是!

  于是,对人一介说道:“杀鸡焉用牛刀!我两个徒弟出出手,就万事大吉了。”

  又转头对张勇、吉米说:“你们一起上,还是上一个,谁上?”

  张勇道:“这个水平不用二人!师弟你来吧!”

  吉米最小,就不客气了。

  当即迈步上前,手一抖,哗愣愣!

  一条软鞭,迎风而出!

  正是兵器当中可以软硬兼施的九节鞭。

  “前来受死!”

  他本来还要来一套什么“报上名来,我吉米手下不斩无名之将”什么的,又来一项,三个小喽啰,那里有什么名。

  干脆省略了这个环节,否则成什么了。

  难道我要说,“我吉米手下只斩无名之将”?

  那三个三节棍,还真不知道对手使用的是什么兵器,软软绵绵的,能有什么威力!

  他们哪里知道,九节鞭是这种绳、索、链一类软兵器之组,别说用来打人,耍起来只要不打自己,就有相当水平了。

  习武者,又怎么能只满足不打自己!

  所以,懂行的人,一见到这种兵器,不是特别厉害的,赶紧敬而远之是上策!

  可是这三位,又哪里懂得这些?

  三人也是配合默契,一声怪叫冲了上来。

  一个左迂回,一个右包抄,一个中间突进,打出了一十分罕见的战术配合!

  当然,罕见只是说在他们的这个层次。

  三个人心有灵犀一般,把战力提高到百分之百!

  准备一招就灭了眼前这个家伙!

  倒要看看,是你这正宗的武术厉害,还是我勇猛的黑人精英改良过的武功厉害!

  “呜啊……”

  三个人招牌式的一声还没有发挥到最高峰,就嘎然而止!

  原来,吉米只一招,就抽飞了三人手中的三节棍!

  没有了三节棍,还呜啊个屁!

  本来就学得不像的呜啊,没有了三节棍的配合,别说李小龙了,李小虫都不是!

  小黑还差不多!

  因为三个人都矮了一大截!

  原来吉米抽飞了他们的三节棍以后,顺手一带,抽在他们膝盖的后弯,让他们一齐跪落尘埃!

  这吉米符合典型的美国人风格,特别喜欢恶作剧,但是在师父和师兄面前,有劲无处使!

  有好几次,他恶作剧没有掌握好分寸,被师父收拾得惨不忍睹!

  对师兄张勇,本来还以外他一个木讷性子,恶作剧什么搞点无所谓,哪里知道,他比师父还狠!

  师父也就弄他个惨不忍睹而已。

  在张勇说下,他就成了不成人形了!

  人头变成了猪头,自然不好辨识。

  今天,他可找到了对象了!

  三个手下败将,还不任我鱼肉?

  随着三个人的跪倒,他大笑道:

  “不敢当!不敢当!如此跪拜太过逾礼,徒儿们快快起来!”

  令他大吃一惊的是,地上跪着的三个人,做出了他根本想不到的举动!

  这三个人被极大震惊!

  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厉害的功夫?

  这才是真正的中华功夫吧?

  能学到这样的功夫死而无憾矣!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眼中出现了一股决绝!

  在吉米说来,是调侃,是恶作剧!

  在三人听来,是无上仙音!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说是一拜,却连着磕了三个头!

  这也许是政策要求的结果,不一定是根据能力的决定。

  尤其是使用联邦财政支持的部门和企业,这样的要求是硬指标,必须满足要求,才能拿到联邦拨款。

  因此,在美国,被认定为弱势团体,就意味着有多一些机会得到联邦机构的财政支持。

  这些弱势团体中,黑奴的后代,原住民的保留地,是两个不同的族裔。

  不过,凡事有利就有弊。

  如果那么被认定为弱势团体的人,因为有这样的政策倾斜,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傲慢自大,就真的是悲剧了。

  一方面,他们的弱势地位是确有其事的!

  另一方面,联邦机构迫于压力,给予照顾,但是并不是保准每一个处于弱势团体中的个体,都受到照顾,得到财政支援!

  还有更基本的,就是有这样的政策,也没有说一定给你照顾到改变弱势地位的地步!

  可见那些意图仗势这些东西而欲肆行无忌的人,是多么不明白事理。

  就像今天,人一介所做作为都是在合理合法框架之内的,这里是州立公园,是州有财产,也就是公有财产,也就是联邦国家财产,你一个镇长有什么权利跑到这里宣示主权?

  人一介估计是,顶多就是公园和镇里有一些习惯做法而已!

  也许这些习惯做法包括杰夫说的,这里有关此类的事情,都由镇里出人包办。

  人一介见到这杰夫无知还蛮横不讲理,当即厉声呵斥:“杰夫,你这个混球!你他奶奶的穷疯了,敢到老虎头上拔毛?赶紧的,从哪里来的回到哪里去!别挡住我在这里干正事!”

  杰夫和人一介有过几面之缘,如果是平常,他见人一介出面,也许就撤了,至少话也会软下来,可是今天不同!

  今天他是有恃无恐!

  因为有个很有权柄的人通知他,给他授权来制止这些人在这里聚集的!

  这就是那个安全主官泰森!

  他这才满怀信心前来找麻烦,即使人一介他也不买账!

  听完了人一介的话,杰夫梗着脖子嚷:“你少来!今天我是一定不让你在这里搞东搞西的,除非你分给我一半!否则,我跟你死磕!”

  他虽然有泰森支持,但是他也不会真的什么都听他的!

  比如那个见一面分一半的提案,就是他自己自作主张的。

  虽然到时候泰森会不高兴,他还能咬我一块肉去?

  “你还真是给脸不要脸!别理他,大家继续干活!”

  人一介一挥手,把人员做了一些调整,男士们都站在外围;女士们则在中间,摆出了一副与敌人长期周旋的架势。

  这个杰夫也是狡猾,知道刚才遇到的这波厉害,没有人能够挡得住那里功夫高手,他断然兵分两路,直扑华人协会和学生协会那两个干活人群。

  朱强、王佩林,也抽调了精兵强将,此时一起压上,和这些黑人打了起来。

  一时间大呼小叫的呐喊声、乒乒乓乓的打斗声,响成一片。

  人一介看得不由有些着急起来!

  虽然这种捣乱,还不能把人一介的赚钱大计打乱,但是却带来了很不利的影响。

  迟缓了搭建帐篷的速度不说,最大的影响恐怕是没有人来了!

  谁愿意到一个打群架的地方吃喝休息啊。

  除了是那些想看热闹的人。

  不交钱白看热闹,人一介才不会傻到那个程度,给他们白白表演。

  人一介找到马永恒,商量一个事情。

  教会成员里,颇有几个武功高手,包括佼佼者如刚才那位武术教练李弥。

  不过,马永恒觉得这件事情不太好办。

  在大家都没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只是为了经济利益,教会的人出手,似乎于教会的信仰不符。

  而且为了经济利益,他虽然是教会的执事会主席,他也没有权利让弟兄去做这件事情。

  不过,他也应承,一旦有人有生命危险,教会的武功高手就会出手,绝不会坐视不管。

  人一介谢了,就去再一次观看战局。

  双方对垒依然激烈如故,但是没有人死亡,甚至连负伤的都没有!

  正在无计可施之际,又来了一群人!

  人一介不由得叫苦。

  这一个杰夫就令人头痛无比了,怎么还来援军?

  难道今天不是我发财的日子?

  这次的人大约也有一百五十人的样子,很多人都手挽长弓,其余的人都手持长矛!

  长矛很长不说,矛头和矛柄连接处,还粘结这五颜六色的鸟毛!

  这些人从手中的武器看,就比那些第一波前来的人厉害!

  人一介甚至担心,即使教会的武功高手上去,恐怕也不是对手了吧?

  弓箭和长矛远近结合,即使在冷兵器时期,也是很犀利的战兵组合!

  人一介正在担忧,突然一声雷霆想起!

  “人大哥,不要担惊,少要害怕!小弟来助你一臂之力!”

  人一介猛然一惊,这声音熟悉!

  再睁大眼睛一看,这不是约翰逊是谁?

  正是那个印第安保留地的酋长!

  不久前和人一介歃血为盟,结拜为兄弟的!

  只见约翰逊率领他的一百五十名族兵,旁若无人地冲开了杰夫的阵线,和人一介汇合在一起!

  杰夫的那些人,就像伪军见了鬼子兵一样,纷纷让路,无人敢拦住他们的路。

  杰夫的人不过是乌合之众,而约翰逊的人却是真正的族兵!

  战斗力不可同日而语。

  功夫不大以后,华人的三支大部队都纷纷来到。

  教会的人最为迅速,今天反正不是教堂敬拜时间,明天才是。

  这是那些基督徒们唯一一天,可以自由活动。

  也幸亏这样的事情是发生在今天,要是明天,别说是有赚钱的机会,就是到这里来拣成堆的金子,他们也不会来的!

  基督徒不能既爱神又爱玛门。

  尤其是星期天上午的几个小时,是固定的读经和听道时间,雷打不动。

  马永恒亲自开着一辆大轿车来了,里面有五十多人,都是教会年轻力壮的兄弟姐妹。

  后面还有两辆大卡车。

  里面一个装满了蚊帐,另一个上面装满了冰柜,里面都是食品!

  人一介上前谢了,让他们在最南面的那段林地搭帐篷。

  马永恒立刻派活,把搭帐篷这种活交给那些弟兄!

  据他自己说,他来美国之前,担任过生产大队长,组织生产乃是小菜一碟。

  姊妹们就都去准备饭食。

  反正就是又简单有健康的食品,她们负责准备好,然后交给人一介就成。

  反正人一介说了,这个劳动大家,不会是让大家白白受累

  如果转了钱,大家还是和在人一介山庄一样,三家平分秋色。

  人一介自己,就不参加分一杯羹的热闹了。

  他就是负责组织,然后大家算给他帮忙;没有好处的话,大家反正有平常的合作为基础,也不会口出怨言。

  尤其是今天早晨每家都赚了几千万美元,到现在还都乐得合不拢嘴呢。

  就在刚才,马永恒就在到这里来的路上,开了一个执事会,所以参加活动,都在傍边帮听,而且也都有发言权。

  只是没有表决权。

  不过今天的议题,也没有任何人不同意!

  因为大家早就想去办了,就是受到资金紧张的限制。

  现在有了钱,当然马上就去办。

  第一项就是花了一百万,买下了教会邻居的那套房子!

  今后组织活动的场所、停车场,再也不同发愁了。

  还有一个,就是大学区,购买了一个活动中心!

  以前一直是借用别人的教会活动,这次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场所了。

  后动中西原来的一些设施,比如健身器材,体育用品和场所,继续保持,正好给那些学生和学者提供一些锻炼身体的地方。

  这个非常有利于吸引人来。

  把负责学生团契的丰续军兄弟高兴得笑逐颜开!

  强烈要求这样的活动多来几次!

  教会的五十万干劲十足的时候,华人协会、学生学者联合会的更多人也都赶到!

  他们每一家都有华人教会人数的至少二倍!

  除了每家两辆大轿车以外,还有八辆运送物资的大卡车!

  人一介把中间一段交给学生学者来搭建帐篷。

  同时,处于中间地带,一旦有事,可以得到南北两个大队支援。

  毕竟这些学生、学者,看似和别人一样,实际上难免外强中干。

  华人协会的战斗力应该算第二,他们虽然人多,可是真要打起来,就不如心念合一、众志成城的教会五十人教会成员了。

  这后来的两家,都是按照人一介的吩咐,携带了大量的帐篷和食物,等到大家都从园中出来,需要吃饭饮水休息的时候,他们就可以大发难民财了。

  华人协会会长王佩林有名的工作细致,在他的指挥下,华人协会的会员进度很快,一会功夫,一座座漂亮的帐篷就搭建起来。

  大学学者学生同学会主席朱强,带领的那些人都是青春年少,虽然工作质量没有什么把握。

  还好他们中间有四个人专门学习建筑,朱强就把质量把关的大任交给他们全权负责。

  一个小时以后,已经搭建了五百多顶帐篷,远远看去,由于一大片白蘑菇!

  人一介正在考虑让大家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儿,下午再接着看,从外面进来一群人。

  这些人不但嘴里哇啦哇啦乱叫,而且手里还都拿着棍棒!

  放眼看去,只觉得他们气势汹汹,似乎有什么特别令他们气愤的事情发生。

  这些人乱哄哄跑步过来,越来越近,这时已经面目清楚了。

  都是一色的黑人老兄!

  人一介一方,首当其冲的就是马永恒那一组教会的人。

  马永恒迅速把所有的弟兄集中起来,一共三十人,站成一排,挡在刚刚搭建的帐篷前面。

  刚刚站好,那群黑人就扑了过来!

  众人大喝一声:“站住!”

  声音很是整齐雄壮!

  那么黑人闻听一愣,多数人的脚步慢了下来。

  只有几个人依然装傻充愣,飞舞着木棍冲了上来,手中的木棍也抡圆了,找教会的这些弟兄身上大去。

  首当其冲的就是马永恒!

  眼看木棍就落在了脑袋上,马永恒纹丝未动!

  千钧一发之际,一条矫健的人影,从队列中飘然而出。

  一把抓住那根打人的木棍,顺手一带,然后一送,那个黑大个,腾云驾雾般飞了出去!

  一直飞出去有两丈远,才哇呀呀怪叫着,落下地来。

  好巧不巧,正好落在一堆人身上!

  庞大的惯冲力,把这几个人全部砸倒,在地上滚成了一团。

  那个人影接着又是几抓,跟着第一个黑大个而来的几个黑人小伙,也跟着黑大个飞了出去。

  原来是教会成员李弥,中华武术馆的武术教练!

  他虽然现在只是做一个武术教练,一身功夫可是从来没有撂下。

  他年轻的时候,可是中华上国全国武术项目散打冠军!

  行家一出手,就镇住了那些狂躁的侵犯者!

  马永恒这才问道:“你们前来,有什么事情,可以好好说吗?”

  这个时候,一个红里透黑脸庞的老头走了出来,年龄大约在四五十岁,站了出来,声音粗豪的说:“我是杰夫!凹库拉镇的镇长!这里做什么事情,都是我的管辖范围,没有我的同意,什么人也不能在这里干事!现在,你们必须赶紧收拾走人!或者……”

  马永恒追问:“或者什么?”

  “把你们的帐篷给我一半!”

  人一介正好走过来听到这句话。

  咦?这算盘比我打得还好?

  其实铃声是一样的,早就设置成这个样子。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些觉得什么事情不对!

  他拍了拍手,接听电话,一看号码显示,原来是夫人的。

  不会是查岗吧?似乎有些年号夫人不干这事了。

  “你没事?”

  人一介刚喂了一声,夫人就大喊起来。

  人一介脑袋冒起黑线,不悦地说:“怎么,我应该有事?你不会希望我有事吧?”

  “希望你个头!你真不知道?电视台又报道了,说你们那条游船失踪了!就是乔直那个高中班!总统都讲话了,对了还有前总统一家,就是因为乔直的同学布什!……”

  “等等!我没有上船,我在准备野炊!好知道了!你为我祷告,也为乔直他们祷告!就先这样!”

  人一介说完,就关闭了通话,听到夫人说了一句,我为你们祷告。

  果然,三个电话同时打了进来!

  一个是本城华人教会的执事会主席,马永恒。

  另一个是本城华人协会主席王佩林。

  最后一个是大学学者学生同学会主席,朱强。

  人一介的手机具有多线交通的功能,他同时打开,和三个人一起打了招呼!

  “你没事?”

  人一介招呼刚打一声,三人就同时大喊起来。

  人一介脑袋冒黑线的劲头都没有了,只好和大家再解释一遍。

  三个人一听人一介没事,都放了心。

  可是刚放到一半,嗖的一声,又提了起来。

  人一介没有事情,别人可不是没有事情!

  于是又问起乔直和其他同学的处境。

  这些人一介真不知道。

  就告诉大家,以电视的那些进展报道为标准就行了,他没有什么新的来源。

  人一介顺便问了一下,他们都在那里,正在干什么。

  原来,他们早上帮了人一介大忙以后,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美元收入,完事以后,他们兴致不减,高兴地讨论起该如何开销这样钱。

  实际上,如果不是这个新事件,大家都各归各家了。

  提到早上的成功,人一介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一个又可以赚大钱的想法!

  于是,他就吩咐大家去准备一些东西,然后再来这里帮忙。

  听说又有赚钱的机会,这个机会还比早上那个只大不小,三个人没有任何犹豫,轰然答应。

  这三个人,虽然对金钱的态度不一样,有一点不可否认,谁也不嫌钱扎手。

  对钱最淡漠的教会主席马永恒,也欢迎钱再多一些。

  钱多了,起码可以再弄大一点的教堂。

  还可以支援更多的宣教项目!

  对那个领养了五个残疾儿童的家庭,也可以多一些经济支持!

  人一介把中间一段交给学生学者来搭建帐篷。

  同时,处于中间地带,一旦有事,可以得到南北两个大队支援。

  毕竟这些学生、学者,看似和别人一样,实际上难免外强中干。

  华人协会的战斗力应该算第二,他们虽然人多,可是真要打起来,就不如心念合一、众志成城的教会五十人教会成员了。

  这后来的两家,都是按照人一介的吩咐,携带了大量的蚊帐和食物,等到大家都从园中出来,需要吃饭饮水休息的时候,他们就可以大发难民财了。

  于是,人一介通过这些朋友的帮助,把他的这个服务项目寄达地扩展!

  原来只是内部服务,现在主要是对外服务了!

  原来只是饮食一项,现在扩大的休息睡觉场所。

  他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营区扩大!

  他的车里正好有那种塑纤扁线,他就把一个大概方圆十公顷的地面圈了起来。

  这是一片松树林,正好在稀疏有致的树木之间搭建帐篷!

  他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也考虑到了旁边那个红狐狸宾馆,想来个包场,然后再高价转手给别人,可惜被那个红狐狸告知,要房间,请找铁算盘!

  得,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看来干这行,还是原装老美精通!

  这种转手高价卖出的行为,在美国绝对合法;可是在人一介的潜意识里,这些都属于投机倒把,最好远而避之!

  这一个思维差距,让他错失了一个赚钱的机会。

  不过,他这个赚钱的主意显然比那个人更高级,赚钱的潜力也更大!

  尤其是等到夜间的时候!

  人一介这里想着如何发财,实际上是因为他基本上不担心乔直的安全。

  飞机那种悬空飞机解体突发情况,都能让他解除,这个游船失踪,情况简直是好得太多了!

  他拿出当时的那种能力一半,估计这次就平安无事了。

  虽然他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个乔直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就是相信他!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抓住机会,狠狠地赚老美几个钱花花,我人一介岂不是太傻?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当然好事大家一起来!

  他邀请的这三个团体,基本上代表了本城的华人,所有众乐乐基本都涵盖了。

  至于那些独立特性的人,人一介也没有可能一个一个去找,他们大概也是不需要这样的机会吧?

  如果需要的话,下次参加哪一个团体,自然就被包括了

  这期间,李学龙也来了一个电话,知道人叔叔没有事情,依然忙着发财,不禁感叹道:“看来那些家伙就是盯着乔直了!你看我们俩没有在船上,杀人灭口机会多好,可是人家理都不理!哈哈,这待遇差别不小!”

  人一介听了这小子的自嘲,知道他也不是太担忧,自己都能相通,他当然不再话下!

  于是也叮嘱了一句:“你还是赶紧掏出他们的老窝吧!否则总是这么捣乱,也是麻烦!万一有失手呢?你人叔叔我没有多大本事,抓紧时间赚俩儿钱花花就好!”

  

109 吉米意外收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