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48 逃!

    (拙作于11月8日到11月15日在三江阁推荐,期间获得各位新朋老友大力支持,在此特别感谢!请各位继续关注)

  乔直掌控游船,趁李学龙挡住了追兵,用最快的速度继续逃窜!

  他知道,李学龙干这事,危险万分。

  他本应该留下,兄弟并肩,有难同当。

  可是,两件事情,让他决定坚持逃走,毫不犹豫。

  首先,他的游船非只他自己,还有四十多名同学和朋友,好不容易脱离了危险,不能再回到危险中去,而且显然,是更大的危险。

  因为对方,显然现在是不管不顾了。

  同时,他们动用的武器,也比以前更具杀伤力。

  其次,他的这条游船,实在不适合战斗。

  和敌人的战车比,游船虽然也算结实,不过形同纸糊泥塑一般。

  况且,这条船也必须他来操纵,才能正常飞行。

  他如果去和追敌打斗,估计船先瘫痪了。

  所以,他心中对李大哥说了声对不起,义无反顾地走了!

  这个时候,可不能婆婆妈妈的。

  听着后面打斗的声响,乔直一边全速开船,尽最大的能力在隧道中飞行,一边心中感谢。

  李大哥,这哥儿们,果然不错,够哥儿们!

  自从游船遭劫,他就一直保持和他的联系,知道李大哥毫不犹疑,当机立断,出动了他们联调局唯一的一个多功能超大型机械人,参与营救。

  他们能在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最关键的地点,拦截住了追敌,不知道他们经过了多少努力,甚至付出多少牺牲!

  诸多事情,凑在一起,才形成这样的局面!

  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哪怕一个微小的细节,都是大哥你的心血!

  他感念李大哥的同时,心中也有些好奇,自己的账户中,为什么多了二亿多分值?

  刚才急等着用,所以看到有钱有分值,立刻就去选取兑换物了,没有仔细查看钱是怎么来的!

  现在稍有空闲,乔直立刻就想把这件事情搞搞清楚。

  于是,他一个闪念,进入了系统,无量钱途系统。

  精灵妹妹立刻来欢迎他,叽叽喳喳一阵欢快的语言,表明了她无比欢愉的心情!

  乔直从她的神情上,也知道是平安无事,至少是目前没有什么迫在眉睫的危险,否则的话,这小妹妹比他着急多了。

  “大哥哥,你是不是回来查看分值的来源?给,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你还真是挺幸运的,没有这些分值,大哥哥就没有那些能力;没有那些能力,就挡不住坏蛋导弹的轰击;接着也就没有能力让船飞起来;大哥哥好厉害!飞船逃跑了,才能等到援军的到来,才能远离那些坏蛋!大哥哥,好好干!我看好你!”

  就这么一眨眼功夫,精灵妹妹这么一大堆话喷涌而出!

  乔直老老实实地当听众,心中却被感动。

  精灵妹妹对这些一清二楚,显然,她是一直注意这里的所有事情!

  话里行间,都是浓浓的关系。

  乔直危险,她担忧;乔直安全,她高兴。

  有这样一个小妹妹时刻挂念,乔直不禁豪情满怀,一定要好好表现自己!

  万万不能让小妹妹失望。

  这时候,精灵妹妹准备的那些材料,全都展现在乔直的面前。

  乔直只扫了一眼,就豁然明白了怎么回事。

  原来无量财团决定买空黄铜期权的时候,就做出货分三家的战略布局。

  把所有的期权合同,一分三份,三家个占三分之一。

  这三家,不是只有三个期货交易所,而是三处不同的区域。

  这就是美国的芝加哥交易所、东瀛岛国的东京交易所、还有就是大不列颠的伦敦交易所。

  这是努度和人一介的分散风险策略,理论依据就是绝不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乔直对这样的事情无可无不可,他只负责下单,不管在什么地方履行,只要给我成交就行。

  虽然这三家交易所,各自独立,没有任何直接的利益关系,可是现在全球一体化,任何一处加入世界经济圈的个别经济体,都会互相产生影响。

  这个关系,尤其是在发达国家。

  在各个发达国家中,尤其是在期货市场。

  期货市场中,尤其是这三家期货市场。

  典型的一家感冒,两外两家立刻咳嗽。

  由于这三家期货交易所的地理位置不同,它们处在不同的时区,其中东京的时间比美国早十二个小时;而伦敦则比美国早四个小时。

  不过美国的时间制度,各州有自己的规定,东西纬度不同,它们的时间也各有自己的不同。

  比如刚才说的和东京差十二个小时,是和塔拉哈西的差别,也就是和美国东部时间的差别。

  和芝加哥的差别就只有十一给小时了,因为芝加哥在塔拉哈西的东边。

  这样,基本上就是东京的期货市场正在买卖兴隆,芝加哥的期货市场关门大吉。

  有这样的时间差距,基本的感冒和咳嗽关系就是,东京或者伦敦的期货市场感冒,美国的期货市场咳嗽。

  一旦大的动荡在前两家出现,后续反应就出现在美国。

  这是正常的关系,除非美国的期货市场,自己生出导致市场波动的原因。

  上星期五芝加哥期货市场大动荡的时候,东京的期货市场已经关门了,伦敦的期货市场,也不过是赶上了一个尾巴,还没有容他们反应,已经关市了。

  而且时间正好是周末,连着两天都没有开市。

  这样的话,东京和伦敦的市场,只有到星期一开市的时候,才能对上周五美国期货市场的价格变动,做出应对。

  乔直的两笔钱就是从东京、伦敦两个期货市场赚来的!

  至于为什么这两个市场没有跟着提高价格,反而反其道而行之,价格大幅度下降,这里就没有解释了。

  乔直对此也不是太关心,不过还真是好奇!

  因为他对黄铜期权卖出价格的买进,是预测价格下降的,越下降得多,他赚钱越多。

  现在,他赚了如此之多,显然那里期货价格下降的很厉害!

  就是不清楚到底是整个期货市场都下降,还是单一产品下降。

  这个问题,以后问问努度就清楚了。

  就在这个时候,大家忽然感到前面一亮!

  (拙作于11月8日到11月15日在三江阁推荐,期间获得各位新朋老友大力支持,在此特别感谢!请各位继续关注)

  

148 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