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4章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只是留着玄重月就相当于给玄家留了一个祸害……

  看来他只能等这个男人走了以后再想办法了!

  “我明白。”玄阳点了点头,偏头看向太子,“太子殿下,今日让你看笑话了,我们走吧。”

  太子闻言,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便跟着玄阳一行人离开了院子。

  玄溪不甘心,咬牙离开了。

  她不会直接去对付玄重月,现在玄轻轻被玄重月毁了容,恐怕就算是知道玄重月身后有噬月殿的人,也不会善罢甘休……

  到时候玄重月要是出现什么事情,那也只能怪玄轻轻……

  想到这里,玄轻轻勾唇笑了笑,高兴的离开了。

  等所有的人走了之后,北冥夜转身,看着半跪在地上的重月微微蹙眉,紧接着抱起重月就朝着屋子里面走了进去。

  当进入到屋子里面,看着屋子里面的布置时,北冥夜让重月坐在了椅子上面,紧接着拿掉了头上的斗笠,看着重月问道,“这些年你就生活在这种地方?”

  这房间,简直比玄府下人住的地方都还要破!

  “嗯。”重月轻应一声,根本就没有理会北冥夜,只是给自己检查着伤口。

  她给玄清造成的都是皮外伤,不致命,只要擦了金疮药就可以好,但是尼玛,她不止有几道剑伤,还有内伤。

  尤其是玄阳打的那一掌!

  看来要喝一个月的药了,可她没钱,难道又要去那个山脉?

  那样还不如先去玄家谁那里那点钱,直接去买些草药。

  被重月彻底无视,北冥夜咬牙,突然出手捏住了重月的下颚,迫使她张开了嘴巴,紧接着将一颗药丸丢到了重月的嘴巴里面。

  松开捏住重月下颚的手,北冥夜勾唇笑了笑,“你是第一个面对着我还无视我的女人。”

  这一点,他在山脉的时候就发现了。

  如果是其它的女人救了他,一定会要求什么,可她却像是怕被他缠上一样,不等他说一句话,就飞快的跑了!

  “我包袱呢?”重月看着北冥夜,没好气的问道。

  两次遇到这男人都没好事。

  “先把你脸上的面具拿下来。”北冥夜笑着说道。

  重月闻言一惊,不明白什么地方露馅了,却还是一脸平静的说道,“什么面具?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诺!”北冥夜从空间里面拿出了那块布,在重月的眼前晃了晃,“这是你娘留给你的东西,上面记载了你的长相,你不想看吗?”

  北冥夜说完,撇了一眼重月露在外面的项链,“这条项链,我之前就看到过了。”

  重月闻言,低头一看,就看到自己的项链露在外面。

  难道这个男人是因为知道她就是上次山脉的那个人才会出手相救?

  看了一眼北冥夜手中的布,重月认了。

  手摸索到颈部后面,紧接着慢慢拿掉了面具。

  当面具被拿掉之后,那惊艳的面容就暴露在了北冥夜的眼里。

  整张脸,和上次见到的没有什么两样,唯独不一样的就是那双眼睛。

  手摸着下巴,北冥夜玩味的笑了笑,“上次看到你的眼睛,是蓝色的!”

轻墨羽说
此段不计入字数

第24章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