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6章唯一能嫁的人只有我北冥夜

  “这是什么?”玉流有些好奇,伸手去摸。

  然而,玉流才触碰到那手链,就被一个力量给弹开了。

  玉流一惊,看了一眼有些发麻的手指,蹙了蹙眉,“那东西好奇怪。”

  慕容走到玉流的身边,看了一眼玉流的手,发现没大碍才放下了心,紧接着将北冥夜右手手腕的袖袍往上卷了一些,便看到了和重月手腕上面一样的手链。

  想起玉流刚才的反应,慕容蹙了蹙眉,伸手去碰那手链。

  结果和玉流一样,才碰到手链,就被一股力量弹开了。

  “玉流,慕容。”重月醒过来之后,看到他们喊了一声。

  紧接着北冥夜也慢慢睁开了眼睛。

  洛洛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关系,还在睡,重月也没有打扰它,只是让它继续休息。

  走到重月的身边坐下,玉流眨了眨眼睛,指着重月手腕上的手链问道,“重月,这手链是怎么回事?你和主子都有,你们刚才怎么会突然出现?”

  重月闻言,微微蹙眉,开口说道,“那白雾带着我们去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这手链是那里的老人送给我们的,叫幻之链。”

  “这样啊。”玉流笑了笑,“只要你们没事就好了,如果你们出事了,我和慕容就死定了。”

  要知道主子的师姐超恐怖的……

  “没事。”重月笑了笑,情绪有些低落,不想在说话。

  慕容见此,喊了玉流一声,随即带着玉流走到了洞口。

  北冥夜走到重月的身边坐下,手抚摸上重月的脸颊,细细摩擦,永远低沉优雅的声音响起,“重月,不要想那么多,不管你是谁,你是什么地方的人,我都会在你身边,天下若因你覆灭,那是天下的福分,我若因你而出事,那是我心甘情愿求之不得,所以不要封闭自己。”

  北冥夜说的很小心翼翼,重月有些诧异,比起以往的北冥夜,眼前的北冥夜似乎更加温柔!

  笑了笑,重月开口说道,“我没有那么脆弱,你不用担心我。”

  是啊,她一直都不脆弱,那么现在在纠结个屁啊!

  “无论发生什么,我在你身边。”北冥夜将重月抱在怀里,手掌轻轻的拍着重月的背,像是一种无言的安慰。

  牵绊吗?

  也许第一眼看到重月的时候,那就是他和重月牵绊的开始!

  他发誓,这牵绊,直到他死,都不会消失!

  被北冥夜这么抱在怀里,不知道为什么,重月突然就有点想哭。

  除了她亲眼看着父母被杀死,看着最好的朋友死在面前的那两次她哭了,之后的这么多年,她从未掉过一滴眼泪。

  哪怕是身体血液的折磨,那怕是那么多次的治疗,她都没有哭过!

  “北冥夜,看来你真的是我的劫!”重月似笑非笑的说道,“有你在身边,似乎也不错。”

  听到重月这么说,北冥夜勾唇笑了笑,“阿月,做好心理准备,我不会把什么半年之约放在心上,你此生唯一能嫁的人,只有我北冥夜。”

  ----大家晚安,希望大家可以多多留言,书的人气靠读者才能上去,谢谢你们的支持,最近天气变冷,你们要注意身体!

轻墨羽说
此段不计入字数

第96章唯一能嫁的人只有我北冥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