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心太累

    喜事?难道我要有妹妹了?方正直把小脑袋靠到土泥的窗边,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然后,他就听明白了,原来所谓的喜事是和道堂有关系,似乎是说神候府格外的施下恩赐,在原本初定的八个名额之外,多给了南山村一个名额,但是却有一个条件,年龄必须是六到八岁。

  六到八岁?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条件……

  方正直有些想不太明白。

  不过,秦雪莲却似乎并不理会这些,正无比兴奋的和自己的老爹商量着要不要给村长大人那边塞点银子。

  “上次考选的时候,李家嫂子肯定是给村长塞银子了!”

  “怎么会,村长大人还是挺公正的。”老爹劝解道。

  “我可不管,这次无论如何也轮到我家正儿了,晚上你就和我一起去村长家,一起去说道说道,到时候提提你胳膊的事情,听见没有?”

  “这,好吧……”

  没有任何意外的,到了晚上的时候,方正直便被一个人丢在了家里,望着皎洁的月光,数着天空中一闪一闪的星星……

  ……

  正睡得迷迷糊糊中,方正直便又被一阵低低的哭泣声吵醒了。

  小心的推开房门一看,自己的娘亲秦雪莲正坐在内屋中流着泪水,而自己的老爹则是小心的站在旁边安慰着。

  “凭什么?凭什么又给了李家!”

  “村长这样做,肯定是有他的想法的……”老爹方厚德小声的劝解道。

  “想法?不就是觉得李壮实通过了考选,而且,举起了五百斤的大黑鼎吗?想着往后要是李壮实在府试的道典考试中考了甲榜,就能得到神候府的培养了!他这分明就是在巴结李家!”

  “可是,李壮实现在确实是全村最大的希望啊……”

  “我不管!李壮实是李壮实,李虎儿是李虎儿,我家正儿可不比李虎儿弱,上次李虎儿可是落了选的!”

  “唉……”

  一声叹息,透着一股苍凉的落寞,也诉说着方厚德的无奈,而秦雪莲则是越想越伤心,抽泣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想着之前秦雪莲那喜悦的神情,再听到现在的对话,方正直大概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看来村长大人应该是把那个多出来的名额给了李虎儿了吧?

  好吧……

  想必这个道堂自己又进不去了,方正直仰头望了望天空,心有所思,如果道堂进不去的话,那自己便要想点别的方法了。

  事实上,对于能不能进道堂学习,方正直倒也并不是太过在乎。

  他需的是一个掩人耳目的手段,需要让全村的人都知道,自己开始学习了,开始看书了,那么以后再出现自己会认字的事情,就算有些惊讶,但也不会太过不能接受。

  让全村人知道自己在读书识字?想到这里,方正直的脑海中猛的闪过一个念头。

  “娘,其实不进道堂,也可以自己读书的嘛……”

  “不进道堂?自己读书?!”正坐在内屋中哭泣的秦雪莲听到方正直的话,整个身体顿时猛的一颤,飞快的用袖子将脸上的泪水抹掉。

  “正儿怎么醒了啊……”方厚德看到屋门口的方正直,神情有些尴尬。

  “呵呵,正儿是不是有些饿了?娘给你做点吃的吧!”秦雪莲很快露出一脸的笑容,走到方正直的面前,蹲了下来,然后,将方正直一把抱在了怀里。

  一股温暖的气息涌入方正直的心田,自己这位娘亲和老爹似乎不太愿意让自己看到她软弱的一面啊?

  “正儿真乖……”秦雪莲的口中轻轻的念着,身体却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

  接下来的日子又恢复了平静,只是令方正直有些奇怪的是,自己的老爹突然不见了,用娘亲的话来说,就是出了一趟远门。

  而与此同时,北漠某府城内的一间巨大的宅院之中。

  穿着一套粉红华服,眼睛明亮如星辰的暴走萝莉池孤烟坐在一席书案前,低头望着手中一张纸条。

  “李虎儿?六岁?这个小贼的名字还真够土鳖的!”

  暴走萝莉池孤烟手一扬,纸条飞入不远处的火炉之中,然后,想了想便提起书案上的笔,开始在面前的白纸上写了起来。

  “来人!”写完之后,暴走萝莉池孤烟轻唤一声。

  “小姐请吩咐!”一名守卫在门口的军士立即走了进来,单膝跪倒在地。

  “将此题带到南山村,你亲自考核一下南山村道堂内一个名叫李虎儿的六岁孩童!”暴走萝莉池孤烟指了指面前的白纸。

  军士立即起身上前,将书案上的白纸双手捧入手中。

  然后,低头一看,军士的表情便又有了一些古怪……

  “六岁孩童?”军士没敢多问,却又忍不住确认刚才自己有没有听错。

  “嗯,若这个李虎儿能答得出来,则将他丢进村口的小河内,记住用脚踹下去,当然不可伤他性命,可若是他答不出来……就当场仗十记军棍!”

  “是!”军士立即退下。

  走出门后,军士再次拿起纸条上的题目看了一眼,心里突然对那名叫李虎儿的孩童有些同情,因为,这个题目就连他都觉得有些困难,更何况是南山村内的一个六岁孩童。

  最主要的是,无论这个李虎儿答不答得出来,都挺惨的。

  军士走后,暴走萝莉池孤烟又自顾自的翻出手中一本记录着兵法的书藉,随意的翻了翻,又站了起来,走向门外。

  “若万物图真的是这小贼解开的,那这道题,便也不难!只是……这小贼若是答出来了怎么办?难道要把他招进神候府?天天看着他?嗯……应该叫天天折磨他才对,呵呵……”

  ……

  今天的南山村是极热闹的,因为,道堂在村民们的共同努力下终于建成了,位置坐北朝南,宽敞明亮,全部都是由上好的青石堆彻而成。

  门口一块红木牌扁,上书两个苍劲有力的“道堂”二字,这是受赐于神候府,由马车装载运来,上面还盖有神候府鲜红的方形印鉴。

  道堂之内,分出四间小院,两间讲堂,一间武练场,一间休息室。

  方正直并没有资格进去,他是在道堂初建的过程中看过几眼,又听两位穿着长袍的先生拿着讲学用的小黑棍笔划时听到的。

  除此之外,道堂外还用纸墨写着几个大字。

  今日讲学:《道典启蒙篇之三字经》

  微微一愣,方正直突然脑海里出现一幕,大家都是摇头晃脑在那里背着“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好吧……

  方正直觉得自己没进道堂也不一定就是个错事儿,真让他再跟着这些人在那念《三字经》,还真的会有些“心太累”。

  第一批进入道堂的人自然是倍受瞩目。

  全村的村民们都围在道堂的门口,对着进入道堂的人们大声的恭喜着。

  村长孟柏亲自笑着将自己的孙子孟江山送过道堂的门槛,李壮实则是牵着李虎儿在一群村民们的道贺声中一一回礼。

  方正直注意到道堂门口的李虎儿时,李虎儿同样注意到了他。

  只是,两人的神情却是不太一样。

  方正直的目光平静,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

  而李虎儿则不同,灿烂而得意的笑容挂在嘴边,又对着方正直扬了扬他那粗壮的胳膊,小脑袋更是高高的仰起。

  似乎在说:看吧,小爷我才是进道堂学习的人!

  两个人正对视着的时候,方正直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一回头,一个熟悉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正是自己那位消失了好几天的老爹方厚德,穿着破旧兽皮的方厚德显得有些风尘朴朴,眼睛中充满了血丝,脸色苍白,似乎有些疲惫,但是,嘴角的笑容却是掩饰不住。

  “正儿,你看这是什么?”

  (感谢:龙傲浅滩,紫翠烟凌,浮标kgb,染就一树芳华,的打赏支持,还有所有投了推荐票的朋友们!)

  

第十七章 心太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