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笑纳

    “方正直!”孟玉书的拳头捏紧了,目光中闪出一道冰冷的光芒:“荣登甲榜?哼!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走多远!”

  孟玉书冷哼一声,甩手离去。

  “咦?孟公子这就要走了啊?哎……孟公子小心!”方正直看到孟玉书离开,立即露出一脸关切的表情。

  而孟玉书则是头也不回,匆匆而行!小心?我看是你要小心才对吧?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孟玉书突然感觉脚下一滑。

  “唉哟!”

  一声惊叫,身体一个夸张的前倾,便一头栽了下去,脸先着地。

  “都叫你小心了,唉……”方正直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将手里已经剥去果皮的水果缓缓的放入口中,一口咬下,甘甜无比……

  片刻后,一个个考生们也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李兄,听说你要喝干信河水啊?”

  “还是张兄喝的那个口味比较重一些啊……”

  立即就有考生开始调侃起来,众人的目光很快就注意到了刚才那两名大言不惭的家伙身上。

  “黑幕!”

  “一定是试卷出了问题了!”

  “哪有这样的!明明没上榜,却又突然加上?没错,这肯定不可能!”

  两个人被众人一看,对视一眼,马上就给这件事找出了合理的解释,因为,除了这个解释外,他们根本就想不到任何方正直能上甲榜的理由。

  一个从来没有进过道堂的人,拿下了文试的甲榜?

  不信,死都不信!

  “李兄说的没错,待到第二场文试,这个方正直定然会被刷下!”

  “张兄我也支持你!狗屎运不可能持久的,唯有实力,才是永恒!”

  两人的话很快就引起了众人的共鸣,一帮落榜考生立即又开始喧闹起来,嘴里念念叨叨,但是却没有人再敢大声发下重誓。

  李壮实此刻也将目光从榜石上收了回来,眼中犹自留着一丝惊讶,看了一眼方正直,心里暗自叹息,想自己苦读八年,县试之中不过也就拿下了乙榜。

  没想到方正直一个连道堂都没有进去的人,居然凭着自学和运气便拿下了甲榜?

  天道不公啊!

  他也同样认为方正直是运气使然,和实力并无关系。

  方正直没有再去理会众人的议论,一路哼着小曲,悠闲的朝着客栈的方向走去,实力?我才是实力好不好?

  假证居然变成了真证?

  哈哈哈……古人诚不欺我啊!假作真时,真亦假!真真假假,谁又能辩?

  ……

  道典考试文试的第二场,时间就在发榜的第二天。

  方正直入场的时候并没有再看到孟玉书,心里不由暗自猜测,那家伙果然是被取消参考资格了吧?

  这样想着倒也是心情愉悦。

  文试第二场的题目与上次不太一样,如果说第一场文试考的是《道典》理论,那第二场文试,则是以《道典》的运用为主。

  而且,出题的方向也更加灵活,也更偏实战一些。

  除了一些经义的总结和论述之外,更加入了一些军事上的东西,比如:行军时,遇山该如何,遇河又该如何等等。

  甚至在最后,还有着一个小型阵法图。

  时间同样是两个时辰,但是难度却是无形中要翻了好几倍。

  不过,这些对于方正直来说,却是正好相反,第一场文试考的是经义理论,需要动笔的地方太多。

  而第二场则是主要以动脑为主。

  特别是最后一个阵法图,极为简单的一字长蛇阵。

  这玩意儿有多难?无非就是三种变化,击蛇首,尾动而卷;击蛇尾,首动而咬;又或者是蛇身横撞,首尾至绞。

  方正直一路过关斩将,皆是用最精辟的话来论述最复杂的思想,比如,最后的一字长蛇阵,他就只用了一句总结性的话语。

  “揪其首,夹其尾,斩其腰!”

  然后,完美收工,便又开始愉快的打起了磕睡,总用时不到半个时辰,比起第一场来,要快上一倍。

  这样的举动自然就立即就引起了众考生们的愤愤不平。

  他们之中有些人甚至连笔都没有动,这边的方正直却已经趴在桌案上都快要睡着了,这心里的怨气如何能平。

  “睡货!睡吧!”

  “第二场可比第一场难上太多,可他居然只到了不到半个时辰?!”

  “必须落榜!不然不服!”

  众考生们心中腹腓,但是却拿方正直没有办法,人家要睡觉,你还敢大声吵闹吗?这里可是文试的考场。

  考完,交卷,出场。

  再到第二日清晨,放榜。

  与第一场文试放榜相比,第二次的人显然是少了很多,毕竟,经过一轮筛选后,有些人已经哪来回哪去了。

  不过,也有一些落榜的考生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约起三朋四友,在这怀安县城赏花,赏月,同样,也准备欣赏一下方正直落榜。

  “文试前三甲,猜啦!”

  方正直正悠闲的在榜石前踱着小碎步,猛的就听到上次押注的树下传来一个声音,眼睛倾刻间就亮了。

  虽然文试第二场还没有正式发榜,但自己那一百两却好像可以提前取了!

  也不多废话,立便便溜到了桌案前。

  一看,还是上次的那个小厮。

  “嗨,上次押的孟玉书掉出前三名,赌票在这里!”方正直将赌票往小厮面前一放。

  正喊着话的小厮一眼看到方正直,脸上立即就苦了下来。

  “这位公子慧眼如注,居然被公子押中了独一注!不知道公子可否告知姓名?”小厮一边将赌票收起,一边在怀里摸摸索索,只是那张脸上却是现出割肉般的表情。

  “方正直!”方正直也没有隐瞒,毕竟,自己现在也是个名人了。

  “你就方正直方公子?!”小厮听到方正直的话,脸上割肉般的表情立即就变了,望着方正直,如同看到亲人一样。

  方正直看着小厮那激动的表情,有些疑惑,难道自己已经知名到了这种程度了?连设庄的小厮都知道自己?

  “方公子,可否过来小叙!”小厮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立即从怀里摸出一张百两银票放到方正直的手中,然后,又对着方正直作了个请的手势。

  银子到手,方正直自然是无所畏惧了,反正距离正式放榜还有点时间,便也跟着小厮来到了旁边一处地方。

  “方公子这次将孟玉书举报了,可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押孟玉书的银子一纹不少全部入了腰包,赌有赌的规距,方公子既然助了一臂之力,我们当家的也交待下来,若能遇到方公子,定要奉上微薄红利!”

  小厮一边说,便又从怀中掏出两张一百两的银子恭敬的递到方正直的手中。

  微薄红利就是二百两?方正直的脸上立即就笑了,正所谓,笑纳笑纳,你不笑,如何能纳?

  所以,方正直很附庸风雅的露出一脸和蔼可亲的笑容,然后,快速的将小厮递过来的银票收入怀中。

  一点也不客气。

  “多谢了!”方正直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一大清早就有人给自己送银子,还非收不可!简直就是喜事成双啊!这个当家的为人倒是不错。

  方正直是有赌品的人,对于这种同样讲究赌场规距的人,还是有些好印象的。

  “我们当家的平日里可都是在都城里待着的,这两天也是刚巧路过怀安县,正好听说了方公子的一些事迹,又蒙方公子大义相助,便交待小的们,如果能见到方公子,便给方公子带上一句话,若方公子不弃,我们当家的愿为方公子设一席庆贺落榜之宴,交您这个朋友,并且亲自护送方公子出城,保方公子一路平安!”

  小厮在说到当家的三个字时,神情间明显有着无比的自豪。

  然而,方正直却是眉头微皱,本来还以为是喜鹊报喜,却没想到碰上个乌鸦嘴,落榜宴?落你妹啊!

  “落榜宴还是留给你们当家的自己吃吧!顺便也帮我带句话过去,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方正直撇了撇嘴,转身便走。

  一边走还一边小声的嘀咕着:“大清早触霉头,还以为是什么有眼光的当家的?不过如此!若是让我撞上,男的照脸一闷棍,女的就地啪啪啪!”

  “女的就地啪啪啪?”小厮望着方正直离去的背影,脸色有些古怪,似乎反应不过来:“啪啪啪是什么意思啊?”

  (晚上的更新照旧在12点!)

  

第六十七章 笑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