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龙吟在线阅读

武道龙吟

武侠 / 武侠幻想

114.11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10-06 18:09

坚毅 孤儿 练功流
书籍摘要: 辉煌带来虚伪的拥趸,黄昏见证虔诚的信徒。喜欢玄幻武侠的江湖同胞们请进,武侠不灭~~事先声明:本书极度慢热,看此书,当如品茶饮酒,细斟小酌,若如此,方能觉出其中滋味……一个本是豪门富家子弟,一夜之间家破人亡……神秘莫测的浮生门,三卿,四御,五佬……非寻常烟花柳巷的翠仙楼,一魁皇,四花魁,十二花冢,二十四花茎……诡异莫测的《血易法典》,最霸的刀,最快的剑,最疾的鞭,最简单的锤,最多情的枪……东方之盘龙,西天之梵虎,南荒之蛮凤,北疆之避水战鳌……仇?情?背叛?信任?品人生冷暖,看世态炎凉,看一代“武痴”如何历尽艰辛,打磨棱角。在主角的世界里,让我们体会不一样的人生,感悟属于我们的“武道”。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闯祸(一)

  飞雪葬花

  人间情,谁人明。红颜劫,谁堪破。说甚么掌天下、定乾坤,拥你入怀,执子白头。都只是,水中月、镜中花,尘缘浮夸,一场梦……

  帝国西部,紫山城。

  此时已是深秋,满城枫叶尽红,层林尽染。

  远远望去,紫山城犹如一朵在烈焰中盛开的花儿,娇艳而美丽,透露着一股浓浓的生机与活力。

  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小贩吆喝声此起彼伏,尽现一派繁荣景象。

  在紫山城最繁华的街道,一座府第依山而建,似一只匍匐在地的巨兽,两扇大门高逾丈尺,两侧石柱雕刻之精美,令人赞叹。

  匾额上书楷体镏金大字——李府。

  银钩铁划,透露着沧桑与古意,门前装饰,殿宇楼阁,凸显一片恢弘之气。

  “梦龙,梦龙……这孩子,又跑到哪里去了,真不叫人省心。”

  一个衣着华贵的妇人从侧楼走出。

  但见这妇人,头上斜插一支紫金飞凤簪,身上穿着窄袖紧身袄,外罩猩红袍,足蹬绣花靴,靴上织着一只金凤。

  语气中一分薄怒,二分无奈,七分宠爱。

  脚步轻快,盈盈而过。

  “嗯,梦龙这孩子是有些贪玩了,不过爱玩乃小孩子天性,嫂嫂不必太在意。”

  说话之人挽着妇人的胳膊,有说有笑,很是亲昵。

  但见此人,一袭白衣胜雪,明眸皓齿,双目顾盼流离,熠熠生辉,步履轻盈,脚似不曾沾地一样,一看便知其功力深厚。

  四周红枫掩映,她犹如白莲花般高贵,又似广寒仙子一般,不食人间烟火,清冷惊艳。

  “嫂嫂,听说后园秋菊开得正盛,我们去看看吧。”

  白衣女子轻摇妇人的胳膊,柔声说道。

  妇人微微一笑,道:“好吧,看在你学艺辛苦,且久不在家的份上,今日,我便依了你。”

  两人相互依偎,奔后园去了。

  “李梦龙,你耍赖。”

  一个约莫五、六岁,长得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儿紧握拳头冲着另一个男孩大吼。

  而那个被称作李梦龙的男孩却全无惧色,撇着嘴,一脸轻蔑地冷笑道:“哼,李良,你哪只眼睛见我耍赖了,沙包明明落在格子里,是你自己看不清楚。不信,你问他们。”

  李梦龙指着边上围观的其他孩子说道。

  其他孩子连忙附和。

  “对呀,我也看到了,是沙包落在了格子里……”

  “我也看到了……”

  “我也……”

  李梦龙得意地望着李良笑了笑,似乎对其他孩子的表现很满意。

  此刻,他就像一只打了胜仗的大公鸡一般,耀武扬威,骄横跋扈。

  “我……你……”

  李良张了半天口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明显被气得不轻。

  “呸,你爹不就是李家家主吗,有什么了不起,有种单挑,我让你一只手。”

  李良忍无可忍,脸色煞白,指着李梦龙骂道。

  李梦龙听罢,面色一沉,快步走到李良身前,二话不说,抬腿就是一脚,将李良踢翻在地,随即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李良捂着肚子躺在地上,拳头时紧时松,内心似乎在挣扎、犹豫。

  过了一会儿,或许是打得累了,李梦龙直起身子,狠狠地朝李良身上吐了一口痰,继而大笑。

  猖狂的笑声响彻山林,惊走了无数飞鸟。

  然后,李梦龙冷冷地撇了一眼兀自在地上扭动的李良,嘴角上扬,掀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冰冷猖狂的话语自他口中蹦出:“我爹是李苔,你能拿我怎么样!”

  说罢,又是一脚重重地踢在李良的身上。

  而后一招手,旁边围观的那十几个孩子便紧随其后,浩浩荡荡地向山下走去。

  夕阳的余晖似流水般倾在山坡上,映的山坡如血般鲜艳。

  归燕还巢。

  只留下了一个浑身伤痕,眼含泪水,面色狰狞的小男孩。

  李苔,李家家主。

  紫山城中数一数二的高手,李家诺大家业,都是他一手所创,年纪不过三旬,便已有此成就,可谓惊才绝艳。

  此刻,他正在前庭来回踱步,只见他眉头紧锁面色阴沉。

  在他的左手边站着那位红袍妇人和白衣女子。

  前庭正中站着面庞青肿的李良和一个身形佝偻的老年人。

  “那个畜生又跑到哪去了!”

  李苔猛地一拍桌子,冲着管家怒喊道。

  管家明显被吓得不轻,哆哆嗦嗦地说:“少主...少主他...马上就回来,我已经...派人去...去找了...”

  李苔冷哼一声,仍旧踱步。

  此时红袍妇人缓缓走来,搂住李苔的胳膊,轻声问:“出什么事了?”

  原来此人便是李苔的妻子,李梦龙的母亲——凤来仪。

  而他身旁的白衣女子则是李梦龙的姑姑——冷幽玉。

  “哼,那个畜生,居然敢仗着我在外狐假虎威,这不,把李总管的儿子李良给打了,李总管不依,便找到了我,要我给他评评理。这个逆子我今天非要好好地教训教训他。”

  凤来仪听罢,秀眉一蹙,转过身来看着李总管。

  只见李总管满脸的悲愤之色,直嚷嚷着要李苔给他做主。

  而李良则站在李总管的身旁,却是低着头,一言不发,只是眼中寒芒时隐时现。

  看到这里,凤来仪冷冷一笑,冲着李总管说道:“李总管,梦龙打了李良是梦龙不对,我在此替梦龙向您赔罪了,但小孩子天性好动,打打闹闹实数平常,您老又何必与小孩子一般见识呢?反倒显得您小家子气了。”

  李总管听得出凤来仪话中的冷嘲热讽,语气顿时强硬了几分。

  “夫人,难道少主是孩子,我家良儿就不是孩子了吗?凭什么少主打了我儿子,我们就要忍气吞声。想我李柱为李家辛劳了半辈子,跟随上任家主,鞍前马后,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没想到啊没想到,我李柱任劳任怨了一辈子,到头来连个讨理的地方都没有。老爷,您在天有灵,睁开眼看看吧,看看这李家……”

  “够了!”

  李苔见他越说越离谱,到最后竟连老家主都搬了出来,心中不免有些怒气。

  “待梦龙回来,我自会与你讨还公道,休要在此聒噪!”

  李柱心中一凛,也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过了,见状赶忙上前,神色恭敬地说道:“谨凭家主定夺!”

  深秋时节的紫山城最是美丽,枫红如染。

  城外成片的枫林,在金风的吹拂下,搔首弄姿。

  远远望去,犹如红色波涛般起伏不定,波澜壮阔。

  竟连途中飞鸟都被这奇景所吸引,落在枝头观赏,不知不觉竟看得有些痴了,如泥塑般一动不动。

  汹涌的枫涛与痴醉的鸟儿,一动一静,相映成趣,如画般美丽。

  透露着些许的神秘与迷离,却也别有一番风味。

  李府后门,一个衣着朴素的老人正拿着扫把,弯腰慢慢地扫落在地上的枫叶,神情专注,仿佛在做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李梦龙从后门探出头来,小心翼翼地向里面张望,见只有一位老人,便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忽然见是张老,又赶忙悄悄地跑过去,却不敢打扰他,只是坐在旁边的石凳上静静地看着张老。

  李梦龙自恃眼高于顶,但凭心而论,在这李府,他只敬重两人,一位是他的姑姑,一位就是这看门的张老。

  而李梦龙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敬重他,只是一种感觉,犹如晚辈对长辈,学生对师长那种天生的、发自内心的尊敬。

  过了一会儿,张老似乎有所察觉,依旧是慢慢地抬起头来,就见李梦龙怔怔地盯着自己,便放下扫把,慢慢地向李梦龙走去。

  张老微笑着,捋着胡须,笑呵呵地对李梦龙说道:“小少主,你怎么在这里,是找不到小孩子玩耍了,还是后山景致不好,勾不起您的兴致,觉得无聊,便来看我这糟老头子扫地了。哈哈……”

  李梦龙回过神来,赶忙站起身,说道:“没有,我就是路过这里,见您在这儿扫地,便坐下来看看。哦,对了,张爷爷,你为什么扫地的时候直发呆啊?”

  “啊,哈哈...”

  张老苦笑了一下。

  “唉,人老了,总是喜欢胡思乱想,脑子也不灵光,连小少主来了都没看见,还望小少主不要怪罪……”

  “哎,没事,没事。”

  李梦龙连连摆手。

  “张爷爷,那你刚才在想什么?”

  李梦龙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地问道。

  “啊,呵呵,小少主,你且看这满树的枫叶,漂亮不漂亮?”

  “漂亮,当然漂亮,我最喜欢这些枫叶了,红得似火,把他们拿在手里,就像真地拿着一团火一样,漂亮极了!”

  李梦龙手舞足蹈地说着。

  张老看着李梦龙兴奋的样子,微微一笑,眼中慈爱之色更浓。

  “可是,不论它们有多么漂亮,却也只能红极一时,纵然在枝头极尽妖娆,最终还是会飘落,归于泥土,归于大地。这便如人,不论生前身份多么崇高,地位多么显赫,百年后也只是一捧黄土,随风飘散罢了。倒不如做个凡人,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没有那么多的明争暗斗,没有那么多的尔虞我诈。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活得开心就好。这也不失为人生一大乐事啊。”

  说罢,张老深深地看了李梦龙一眼,便拾起扫把,嘴中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慢慢地去了。

  只留下李梦龙一个人站在那里出神,眼中光芒闪动,似乎若有所思。

  ……

  ……

  空旷的大厅中,透露着诡异的静谧,空气似乎都凝固了,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只有几道微弱的呼吸可闻。

  “报……”

  一个下人从外面慌慌张张地跑进来,打破了这积蓄已久的沉默。

  众人都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像是压在心头上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这才发觉,原来自己早已是一身冷汗。

  “出什么事了?”

  李苔威严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无形的威压外泄。

  在场之人除了冷幽玉外皆是心头一震,原本已松弛的神经再度绷紧。

  下人更是惶恐不安,连声音都带了几分颤抖。

  “禀...禀家主...小...少主他...他回来了...”

  听到这句话,李苔脸色涨红,周身罡气波动,衣襟鼓荡,发出“噼啪”的声响。

  空气似乎都有些扭曲,如水纹般波动,无形威压竟生生将坚硬的楠木桌子掀了起来。

  威压向周遭扩散,又将跪在地上的下人掀了个跟头。

  幸好冷幽玉及时出手,这才保住了屋内的其他陈设和众人无虞。

  “快把这逆子带来见我!”

  李苔威严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只不过这威严中却夹杂了浓浓的愤怒。

  片刻后......

  “我回来了...啊欠...”

  一丝懒洋洋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一个面容英俊,一袭白衣的少年从门外慢慢地踱了进来,正是李梦龙。

  只见他双手交叠置于脑后,目光骄狂,只用眼角余光撇了一眼李柱父子,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然后看了看脸色铁青的李苔,撇了撇嘴,向厅内走去。

  “逆子,你给我跪下!”

  李苔浑身颤抖,双拳紧握,发出“嘎嘣嘣”的声响。

  李梦龙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却高昂着头颅,执拗地没有跪下。

  李苔见他没有动作,越发愤怒,大喊一声。

  “逆子!”

  李苔举起手掌便要打。

  李梦龙眼中坚毅神色甚浓,硬是站着不动。

  但见手掌离自己越来越近,且看力道也不弱,想想打在身上定是极疼的。

  毕竟小孩子心性,在手掌即将拍到自己的一刹那,扑向了正急忙赶来阻止的凤来仪怀里,大叫一声。

  “娘!”

  声音中委屈撒娇意味甚浓,凤来仪宠溺地拍了拍李梦龙的头,柔声说道:“梦龙不怕,不怕,有娘在。”

  李梦龙轻轻地点了点头。

  凤来仪将他紧紧地护在身后。

  李苔一掌拍空,先是一阵惊愕,而后勃然大怒,连声怒喝:“逆子!逆子!”

  说着便又冲了过来,凤来仪一闪身挡住了李苔。

  “夫人,你这是何意,快让开,让我教训教训这个畜生...”

  “老爷,你干什么,梦龙还小,你把他吓坏了怎么办?梦龙可是李家的独苗啊,你舍得打他吗?”

  凤来仪越说越委屈,泫然欲泣,梨花带雨。

  “哼,此子今日若不严加管教,将来必惹事端,我这也是为了他好啊,夫人...”

  李苔见夫人落泪,也有些心软,奈何李柱父子在场,只能向着公道不徇私情了。

  “呜呜...我不管,你要是打梦龙,就先打死我吧...”

  “唉,夫人,你这不是叫我为难吗?况且李总管就站在那里,不教训一下梦龙,不好向李总管交代啊...”

  “哼,你堂堂李家家主,谁敢忤逆你,他一个小小的总管,何必给他面子...”

  凤来仪低声说道。

  “而且,若是老爷今天不过问此事,此后你的事我也不再管……”

  说罢便退了下去。

  李苔呆立原地,眉头时紧时松,可见其内心的纠结。

  但在细细地权衡了一下利弊后,李苔重重地一跺脚,似做出了决定一般。

  接着便猛然向厅外走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武侠幻想小说推荐

开局一条狗在线阅读
开局一条狗,装备全靠抢。  诸天万界,众多穿越者横行霸道。  高科技武器对决传统修仙?  动漫技能PK武道强者?  ……  古老的华夏历史神话传说中,一个个绝代天骄的人物,李白、诸葛亮、李世民、孙悟空……他们是否都会沦为绿叶,衬托穿越者的伟大?  谁是王者? 谁又能登临绝巅?
无限反转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诡异选择求生游戏在线阅读
大荒世界,南瞻部洲的偏远之地,一头面相丑陋的鼠妖抓住了你,它舔了舔猩红舌头,正准备对你嘿嘿嘿,这时候你是选择①:投鼠祭器。还是②:冲上去就干? 有了选择系统,这一切都不是难事,你只需要去面对危险,享受危险,然后驾驭危险便能获得各种奖励。 金钟罩,铁布衫,金刚不坏,洗髓经,易筋经,如来神掌……应有尽有。 在各种危险中,你一步步崛起,待得大秦王朝崩塌,诡异彻底入侵,式微的人族退无可退,你一人出战,一刀裂苍穹,一拳镇山河,最终称霸洪荒! 本书又名《我在诡异世界反复横跳》《遭遇危险就变强》
硬吃小鸡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混在综武当捕神在线阅读
新书——【武侠:开局斩杀谢晓峰】已发布,请各位看官移步!陆诚:“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捕神,还请各位大佬多多指教!” 诸葛正我:“捕神谦虚了,这江湖还是你说的算!” 皇帝:“捕神,我觉得自己还能活命,救我!” 张三丰:“长江后浪推前浪,陆诚,以后江湖上的陆地神仙,你是老大!”
愚者三更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武道雷神在线阅读
自古罪孽深重者,必遭五雷镇压,然雷神不在久矣。  年少老卒,天命所归,卷入江湖泥潭,惩奸锄恶,五雷归一,重整武道。  曾几何时 ,碧海莲天、苍穹烈阳、王后将相、血夜灵兽、十二强者称霸天下, 雷神一出,天下无敌。   雷公亭前天风舞、落凤坡后红莲飘、田家村里兰若司、云州城中金丝缠、雨夜玫瑰梦前世、一轮明月万盏灯。
撼山易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刷副本成神之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林凡得到了武侠试炼系统。 可以通过进入副本试炼来提升他的武功。 笑傲,倚天,神雕,射雕,天龙……都是他的副本。 资质平庸并不适合练武的林凡,就这样一步步由武者至武师,再至大武师、宗师、大宗师,最终一举迈入高武。 一旦突破瓶颈,广阔天地豁然开朗,成神的步伐不可阻挡………
睡觉会变蠢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武侠:乱世神捕在线阅读
携带一块石刻降临异世界,从天审司小捕快做起。夜沧澜从那天开始了他的传说。 狂战北地如神明,掌出十八降龙虎,飞刀一现何人语?夜雨沧澜无人还。 说书人:“说起夜沧澜夜神捕,那可是奇之又奇,玄之又玄的人物!请诸君听我细细道来。”
初微.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九鼎记在线阅读
自禹皇五斧劈山,统一天下,划分九州,立九鼎后,这片大地便被称为九州。  禹皇离世后,天下便纷争不断。  千年后,一代天骄秦岭天帝横空出世,曾一掌令百丈宽的雁江江水断流,凭绝世武力,最终得以一统天下,可当秦岭天帝离世后,天下同样大乱,数千年来,没有再度统一过。  而现代世界的一代形意宗师‘滕青山’却来到了这样的世界……
我吃西红柿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本恶记在线阅读
书中之人,不论正反,大部分做事都非常果断,反派不会死于话多,所以可能会多次出现意想不到的伤亡情况。 主角智商属于正常人水平,知识水平偏低,没有雄才大略。(书中普通角色的智商也都正常,所以主角没能力把别人当成傻子耍。)战斗中可能会使用下三滥与非正道手段,部分行为可能会导致部分读者不适。
圆块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开局签到辟邪剑法在线阅读
(新书《我在东厂当缝尸人那些年》,请大家移步多多支持。) 魏小宝穿越武侠世界,成为御膳房的一名小太监,意外签到辟邪剑法。 在御膳房签到,获得【辟邪剑法】。 在玄武门签到,获得【吸星大法】。 在少林寺签到,获得【如来神掌】。 江湖纷乱,诸国动荡,大魏帝国摇摇欲坠。 魏小宝以宫刑之躯,创东厂,平天下,武震四海八荒。 新书《再次我的警察人生》正在连载中,请多支持。
九色长虫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当前位置: 武侠 武侠幻想 武道龙吟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