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怒发冲冠

  蓟城南门,热闹非凡。

  城门口,两旁百姓夹道而立,大汉太傅、幽州牧刘虞率着一班官员亲自出城,迎接班师回城的北平军将士。

  叩嗒嗒~

  随着一阵隐隐传来的马蹄声,百姓们开始骚动起来了,纷纷翘首朝南面望去。

  只见天际之处,突然涌现出一朵雪白的云彩,朝南门奔涌而来,云彩越飘越近,逐渐可看出是数千骑兵纵马而来。

  白马,白袍,白甲,这是幽州最精悍的强兵,白马义从!

  人群里已有百姓欢呼了起来。

  远远奔来的白马义从似乎也已经发现了城门口迎接的人群,纷纷举起手中的兵器,斜刺向苍穹,形成一片闪亮耀眼的森严,显得格外壮观。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

  随着整齐的喊声,三千如云似雪的白马义从已呼啸而来,疾奔到南门近前,眼看即将奔近百姓欢迎的队伍,奔驰在队伍最前的严纲率先勒马而立,然后手中长刀往后一摆。

  希聿聿!

  随着一片响彻天地的马嘶声,三千白马义从整齐的勒马而立,缓缓的停了下来。

  嗬!

  嗬!

  嗬!

  随着严纲的长刀舞动,众白马义从手中的刀枪齐齐举起,发出整齐而响亮的呼喝声。

  三呼过后,严纲单骑穿过两旁长长的人群,在离刘虞二十步外勒住马脚,翻身下马,疾奔到刘虞及众官员之前,上前弯腰一拜。

  刘虞及众官员还礼之后,严纲再次上马而回,奔到众精骑阵前,三千白马义从立即哗啦啦排成两排,分列在迎接的队伍两旁。

  轰隆隆!

  一阵闷雷声从天际传来,众人将视线从白马义从身上移开,不禁微微变了脸色,只见天际之处,密密麻麻的人群如洪水一般涌来,遮蔽了整个天际,连那当空的烈日,似乎也失去了颜色,天地之间突然昏暗起来。

  整整二十多万大军倾巢而出的景象,将迎接的人群彻底震撼了。

  一杆绣着“公孙“两个字的大旗在风中猎猎招展,在黑压压一片的大军之前显得格外庄严肃穆。

  刘虞及众官员不禁纷纷动容,举步向前迎了过去。

  对面的队伍眼见众官员相迎,也加快了脚步,迅速朝这边涌来,眼看即将奔近,大旗之下的公孙瓒及众将也纷纷下了马,随着公孙瓒齐齐迎了上去。

  就在两人相遇,四手紧握的那一刻,鼓乐声冲天而起,画角声连绵不绝,城门前的数万百姓和众将士纷纷欢呼起来,就连那些被俘虏的黄巾军也被感染,跟着一起发出了欢呼声,那排山倒海般的欢呼声充溢了整个天地之间。

  一阵寒暄过后,刘虞和公孙瓒齐齐翻身上马,两人并辔而行,众官员和将士紧紧跟随在背后,接着三千白马义从也在严纲的率领之下,跟随其后。

  公孙白望着队列最前的刘虞和公孙瓒,心中暗自感叹,不知这幽州一文一武两人,这种表面的和谐能维持多久。

  他将视线转向两旁欢呼雷动的人群,下意识的掏出了胸口的银制长命锁,轻轻的抚摸着上面“长命富贵”四个字,双眼一路在人群之中搜索着。

  他渴望看到那双清澈而充满温情的眼睛,那道看似柔弱其实充满坚强的身影。

  那是他来到这世上看到的第一个人,也是最关心他的一个人。无须太多的轰轰烈烈的故事,无须太多的甜言蜜语,只要他喜欢她,她也喜欢他,这就够了。

  然而他失望了,他仔细搜遍了人群中每一张面孔,一直搜索到了前面人群的最尽头,都没看到小薇那张精致而清纯的小脸。

  一股浓浓的失落感涌上心头,接踵而来的是极力的自我安慰。

  或许,她正在府中等待我呢。

  准备了一桌最精致的酒菜,一盆温热的洗脸水,穿上平时舍不得穿的那件最漂亮的衣裳,涂上最美的胭脂,倚在门口等待他回来。

  将军凯旋归,美人梳妆迎;长发已及腰,将军娶我否?

  他的嘴角挂着一丝浓浓的温暖的笑意,陷于风光旖旎的憧憬之中。

  眼看已奔出夹道相迎的人群,公孙白突然纵马向前,奔近军司马身前告了假,又对身后的管亥及赵云交代了一声,便打马急急朝府内奔去。

  叩嗒嗒~

  马蹄如风,归心似箭,公孙白打马在通往公孙府的街道上飞驰着,恨不得这马插翅飞起来。

  两个衣衫褴褛的乞丐,一人面前摆着一个破碗,正互相依偎着蹲坐在拐弯口,似乎已睡着,公孙白急剧的马蹄声将两人惊醒了过来。

  左边那稍胖的乞丐急忙喊道:“这位军爷,行行好吧!”

  公孙白哪里有闲心停下来,只是冷哼一声,扬鞭打马呼啸而过。

  就在擦身而过的那一刹那,另外一个身材高瘦的乞丐突然看清了公孙白的脸,不禁脱口而出:“五公子!”

  原本已奔出十数步之外的公孙白听了这声音,心中一激灵,猛然勒住了马脚,那马长嘶一声,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这声音太熟悉了,他蓦地转过头来,疑惑的望向地上的两个乞丐。

  那两人终于也看清了公孙白的面目,全身都颤抖起来了,嘴中直打哆嗦:“是五公子,是五公子,是五公子!”

  两人突然如梦初醒一般,连滚带爬的朝公孙白扑了过来,撕心裂肺的喊道:“五公子,我们是梁宏和李烈啊,我们可把公子盼来了!”

  公孙白大惊,一股无边的恐慌感如同潮水一般涌向心头,他猛的从马背上翻身跳下,三步并两步疾奔向前,细细的打量了两人几眼,很快就确定了这两人就是自己的家丁。

  他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急声喝道:“你等为何落拓如此?小薇呢?”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突然哇的大哭起来,涕泪交下,哭得一塌糊涂。

  这哭声彻底凌乱了公孙白的心,他猛的向前,一手提一个将两人提了起来,恶狠狠的问道:“哭你们老母啊!发生什么事了?小薇呢?快回答老子!”

  两人终于止住哭声,抽抽搭搭的说道:“一个月之前……差不多就是续公子被关幽禁之后……邈公子率着闯进公子的厢房,在里面找到几盒珠宝,然后就蔑称我等行盗窃之事,将我等一顿痛打,轰了出来……城内也无人敢收留我等,只好在此行乞。”

  “什么!”公孙白气得咆哮了起来,厉声喝问,“那小薇呢!”

  两人哇的又大哭了起来:“邈公子说小薇是主犯,我等是从犯,小的看见邈公子拖着小薇姑娘的头发拉了出去……后来听说,小薇的双腿……都被邈公子和二夫人打断了,被关在一间柴房内……”

  嗷~

  公孙白撕扯着自己的衣甲,仰天咆哮了起来,脸色涨得通红,双眼通红得吓人,似乎要滴出血来了。

  这声嘶力竭、怒发欲狂的咆哮声将两名家丁惊得魂飞魄散,急声道:“公子息怒啊,莫要气坏了身子。

  公孙白牙根紧咬,许久才稍稍平静了一下,脸色依旧红的怕人,他从袖中掏出两串铜钱,扔给两人,声音却已变得异常冷静和阴森:“去附近买两身衣服换上,然后在此等我。”

  等到两人捡起钱来,抬起头时,公孙白已打马疾奔而去,留下一串急剧的马蹄声,渐行渐远。

  城东大营,众白马义从已纷纷回营,只留下一队士兵守在辕门口。

  叩嗒嗒~

  一骑飞奔而来,直闯辕门而来,守卫不禁大惊,急忙挺起刀枪拦在门口,急声道:“大营重地,不得擅闯!”

  来人双眼如刀,杀气腾腾,长枪一指:“滚!”,马速丝毫未减,疾冲而来。

  众守卫急忙纷纷让开,接着便听面前风声呼啸,那人已堪堪纵马而入。

  “是五公子!”有人喊道。

  公孙白纵马奔入大营,一路急声大喊:“管亥何在?”

  一名壮汉自一处营帐中蹿了出来,高声应道:“公子,管某在此!”

  公孙白满脸杀气,厉声喝道:“给你半柱香的时间,集结你的部曲,速随我来!”

  “喏!”管亥朗声应道。

  公孙白眼中充满怨毒和狰狞之色,这一次,他要将公孙府狠狠的闹个天翻地覆!要将胆敢触犯他的底线的人,狠狠的踩在地上!

  不过他的头脑中尚保持着一丝清醒,这事叫赵云去,远远不如管亥,因为赵云是名将,不是莽汉,而这事只有管亥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绝对服从命令的蛮汉才能遂可他的心意。

  很快,上百名白马义从就迅速集结在他的面前待命。

  公孙白满意的望了众人一眼,沉声喝道:“今日,我公孙白要带你等去干一件大逆不道的事情,未经蓟侯的许可,你等可敢去?”

  话音未落,管亥已高声道:“公子叫管某干什么,管某就干什么,哪怕是叫管某去死!”

  公孙白点了点头道:“我再说一次,此事未经蓟侯允许,如果不敢去的就留下,愿意去的,一切后果由本公子承担,绝不拖累任何人。”

  众白马义从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齐声喊道:“愿为公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不愧是我公孙白的好兄弟!”公孙白心怀激荡,猛然转过头去,眼中微微带着泪光,手中长枪一举,“随我来!”

  话音刚落,背后传来一声断喝:“且慢!”

第四十七章 怒发冲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