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八章 讨个公道

  公孙白缓缓的转过身来,却发现一张怒容满面的脸。

  赵云已不知何时率众奔了过来,双眼狠狠的盯着公孙白喝道:“为何不叫为师同去?你莫非不想认我这个师父了,五公子?”

  公孙白露出尴尬的神色,嗫嚅着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赵云沉声哼道:“我知道,你怕连累为师,怕为师不支持你!适才远远听力说是去干一件大逆不道的事情,在赵子龙心中,一个能舍命去救数万黄巾贼兵性命的英雄,不管做任何事,肯定是对的。”

  公孙白又转过了头去,已是泪流满面,你他丫的平时就是个闷骚,关键时刻说话怎么这么煽情呢。

  他再次缓缓的扬起了手中长枪,嘶哑着声音慢慢说道:“全曲都有,随我来!”

  嗬!

  背后响应声如雷。

  下一刻,马嘶声大起,蹄声如雷,两百多精骑随着公孙白的身后,滚滚朝辕门口冲了过去,吓得门口的守卫全部躲得远远的。

  直到那一溜飞扬的尘土远去,守卫们才惊慌的喊了起来。

  “快,去禀报严将军!”

  ************

  公孙府,柴房。

  门口两名家丁正在窃窃私语。

  “真是可怜啊,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双腿都被打折了,也不给医治,多半是被废了。”一名家丁叹息道。

  “五公子就要回来了,这公孙府恐怕有好戏看了,听说五公子这次征剿黄巾之战中立了大功,已是今非昔比了,恐怕二公子要遭殃了。”另外一名家丁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

  “得了吧,人赃俱获,就算是在蓟侯那里也说不过去啊。再说,这事没大夫人撑腰,二公子和二夫人敢行此毒手?他等死有恃无恐呢。”

  “是啊,听说源头还是出在五公子和大公子的恩怨之上,近来五公子在军中混得风生水起,连续大公子都斗不过,被蓟侯关了幽禁,大夫人岂能放过?那老太爷对蓟侯有恩,就算蓟侯也得让着大夫人点,这次大夫人决意要五公子好看,恐怕五公子是认栽了,只是可怜这娇滴滴的小美人了。”

  “你别说,若非大夫人发了话,这小美人恐怕已落入二公子的虎口了,不过如今双腿已断,比失了身子还可怜啊。”

  ……

  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突然迎面传来一声断喝:“鬼鬼祟祟的在瞎聊什么?”

  两人神色一惊,只见满脸铁青色的公孙邈带着一群如狼似虎的家将奔了过来,两人急忙向前拜道:“拜见二公子!”

  公孙邈满眼狰狞的神色,对着身后的数十名家将一挥手,沉声喝道:“给本公子严守住这里,奉大夫人的命令,除了大夫人、二夫人和本公子三人,任何人不得带走这女贼,否则可当场格杀!”

  “喏!”数十名家将齐声应道。

  公孙邈满意的嗲了点头,又阴测测的一笑道:“如果是公孙白来,大可放他进去,但绝不许他带走此女贼!”

  说完,缓步走近柴房门口,对着柴房内哈哈笑道:“小美人,你的五公子凯旋归来了,你开心否?不过,没用的,大夫人要你死,他公孙白又能奈若何?哈哈哈……”

  屋内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公孙邈自觉无趣,恶狠狠的扫视了众家将一眼,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柴屋内,一个娇小的身影倒卧在柴草丛中,听得公孙邈的脚步声远去,这才露出那苍白而憔悴的小脸,眼中露出亮光出来。

  “公子回来了,来了……可惜小薇的双腿已断,不能伺候公子了……若是能见公子一眼,小薇死也值了。”

  “以后没人给公子打水洗脸洗脚了,没人给公子铺床叠被了,没人叫公子早起练马了……我想什么呢……公孙府内婢女多的是,又不差小薇一个……”

  “公子……小薇好想你……这柴屋好黑,小薇好怕,可是想到公子,小薇就不怕了……公子呆会看到我这副模样,会不会被吓到……”

  她的眼前浮现起公孙白那张俊美的面容,心中逐渐凌乱了。

  ************

  公孙府,刘氏厢房内。

  刘氏端坐正中,微闭着双目,面沉如水。

  羊绿和公孙邈分别跪坐在刘氏两旁,满脸的不安之色。

  羊绿望着刘氏的脸色,欲言又止。

  终于,公孙邈忍不住说道:“大夫人,那贱种就要回来了,这贱种若是闹将过来,您老人家可要给邈儿做主啊。”

  刘氏依旧闭目不语。

  公孙邈等了半天没等到刘氏的应答,又朝自己的母亲努了努嘴。

  羊绿只好小心翼翼的说道:“姐姐,我们母子可是按姐姐的意思去办的,若是侯爷那里要责罚,姐姐可要给妹妹求情啊。”

  刘氏终于睁开了眼睛,冷哼一声道:“打人的时候挺狠,现在变孬种了?老身只是叫你们稍微教训一下给那贱种一个下马威,你们就出手打断那小丫头的双腿,也是够狠的,若非老身有言在先,恐怕那丫头都被邈儿糟蹋了吧。”

  羊绿脸色大变,急声道:“姐姐,冤枉啊,这不是为了给姐姐出气吗?姐姐可别撇下妹妹和邈儿不管啊!姐姐也知道,侯爷如今偏宠那贱种,远甚于大公子,若是这次侯爷偏信那贱种一面之词,妹妹就……”

  “行了!”刘氏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道,“如今人赃俱获,那贱种还有什么要说的?他侯爷偏宠又怎么的,偏宠还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偷窃难道不该打?他公孙瓒如今出息了,敢和老身撕破脸皮不成?当年他只不过一个小书佐而已,若非家父提携,现在连个县尉都未必能混上……”

  刘氏越说越激动起来,羊绿和公孙邈对视一眼,心中已悄然安稳了下来。

  **************

  轰隆隆!

  公孙府门口,突然马蹄声大起,数百精骑疾奔而来,随着此起彼伏的暴烈的马嘶声,数百名精悍甲士纷纷勒住马脚,翻身下马,瞬间将整个大门口围了起来,杀气弥漫。

  门口的守卫大惊失色,急声喝道:“放肆,你等想干什么,这是蓟侯府,你们想造反吗?”

  一人翻身下马,纵身跃上府门前的台阶,手中长枪直指那名守卫,寒声道:“说对了,本公子今天就是来造反的!”

  那人这才认得是公孙白,胆战心惊的问道:“五公子,你这是?”

  见过砸场子的,没见过带人来砸自己家场子的,这守卫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公孙白手中长枪朝背后一挥,已率先奔入府门之内。

  “上!”管亥一声大喝,跟着纵身而入,接着背后脚步声隆隆,数百名甲士呼啦啦的跟着公孙白冲进了府门。

  众人跟着公孙白刚刚冲入府门之内,便听一声断喝:“什么人,敢在侯府造次,想找死吗?”

  抬眼望去,只见公孙清已率着上百名家将蜂拥而来,跑到近前才认出公孙白,公孙清惊得目瞪口呆,愣愣的问道:“五公子,你这是?”

  公孙白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沉声道:“特来讨个公道,兄长每日在府内,当知府内之事,也当知公孙白讨的是何公道!”

  公孙清望了望公诉白身后的两名家丁,瞬间明白了过来,微微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五公子,此事我不便说什么,只是此乃家事,五公子想讨公道,当请侯爷做主。如此这般率一干外人冲进来,恐怕反而理亏,被侯爷责罚。”

  公孙白冷冷一笑,沉声喝道:“白已等不及了,还请兄长让开!”

  公孙清苦笑道:“五公子,请恕我职责所在,不能放你进去。”

  公孙白双目一凝,眼中已是杀机浓浓,咬牙切齿的喝道:“今天这个公道,白讨定了,我数三下,若是兄长不愿让路,我就从兄长的身体上践踏过去!”

  公孙清望着公孙白眼中凛冽的杀气,不觉心中一寒,感觉这五公子的眼神比公孙瓒的眼神还要恐怖的多。

  “一!”公孙白嘶声吼道。

  公孙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伸手往后一摆,便率着众家将让了开来。

  公孙白倒提着长枪,向前飞奔而去,背后两百多名白马义从,鱼贯而随,整条路上都塞满了白袍银甲的精锐将士。

  在两名家丁的带领下,穿廊跨院,一路惊得公孙府内的奴仆婢女们四处奔逃,很快就畅通无阻的来到了柴房前。

  柴房门口,数十名家将眼见黑压压的一片白袍甲士蜂拥而来,惊得面如土色,齐齐挺起长枪,声色厉荏的喝道:“你等何人,此乃蓟侯府,休得放肆!”

  公孙白眼中快喷出火来,腾身而起,长枪如电:“杀!”

  (特别提示一下,小薇只被打断了双腿,因为大夫人有令,身子仍旧清白……)

第四十八章 讨个公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