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真命老婆

  眼见背后嘈杂声大起,整个街道大乱,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起来,不断的传来山民们的怒骂声,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只能隐隐透出高览的吼声。

  公孙白和赵云两人奋力突破重重人群,奔进场内时,却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了。

  只见场内一个浑身是血的妇女紧紧的抱着一个全身血肉模糊的七八岁的小孩大哭,在他们的前面,一个身着绿衫的少女手执长剑正直指对面的高览和袁昱等人,一匹被砍去马头的骏马伏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袁昱脸色苍白的躲在高览身后,而高览则手持长枪拦在袁昱身前,挡住了那少女的长剑,背后的上百名将士更是齐齐亮出兵器,如临大敌。

  “打死他,打死他,要他赔命!敢在我们黑山城纵马行凶!”

  “杀人偿命,圣姑杀了他,咱们黑山的百姓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快去禀报中郎将,杀了这群贼子!”

  ……

  两旁愤怒的百姓,喊声如巨浪一般,一波接一波,吓得袁昱等人面如土色。

  公孙白见此光景,心中瞬间猜了个大概,很显然是袁昱这蠢货被自己打脸之后,心中又羞又恼,将一腔怨气发泄在马身上,结果那马被打狠了便纵蹄狂奔,然后收势不住撞上了这对母子。惹得那抱打不平的绿衣女子斩杀了马,又要来砍袁昱,被高览拦住。

  公孙白转眼朝那地上的一对母子望去,只见那当母亲的还好,健康值在70以上,受伤并不严重,那小孩叫杨二狗,健康值已经只有26了,还在急剧的下降,查询的这当儿,已经降到了25。

  公孙白不敢怠慢,脑海里对系统已连连发出指令。

  “叮咚!1级命疗术已使用,杨二狗健康值提升到30,消耗兵甲币10。”

  “叮咚!2级命疗术已使用,杨二狗的健康值提升到40,消耗兵甲币20。”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奇迹发生了,那原本已经昏迷过去的小孩,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身上大面积流血的伤口已经结痂,停止了流血。

  “娘……好暖和……”那小孩嘴角带着安静的笑容,对着他娘低声说道。

  “二狗子,我的娃啊!”那母亲发出惊喜至极的尖叫声,抱着那小孩激动的又大哭了起来。

  公孙白又在脑海里再次发出指令,接连使用命疗术,使她的健康值提升到85,基本就是正常人的健康值。

  那妇女只觉全身一股接一股的暖流袭来,全身似乎充满无限活力,刚刚还在疼痛的伤口也变得暖融融的,令她如痴如醉。

  终于,她恍然大悟起来,抱着那身体仍旧虚弱的小孩,对着东面一声跪拜了下去:“民妇拜谢泰一神,民妇拜谢泰一神……”

  卧槽,这关泰一神毛事啊,要拜也得拜我啊……不过这年代,似乎拜的都是泰一神。

  两旁惊得目瞪口呆的百姓们刹那间惊醒过来,不知谁的带领下,齐齐朝东面跪拜了下去,高呼着泰一神。

  同样惊得目瞪口呆的绿衫少女,也回转身来,手中的长剑再次逼向袁昱和高览,眼中杀气腾腾。

  “张墨,统率25,武力80,智力65,政治20,健康值87,对张燕的忠诚度为98。”

  公孙白趁此机会,查询了那绿衫女子的属性。

  卧槽,居然是我未来的老婆大人!

  公孙白开始将张墨从头到脚打量一遍,只见这女子面目生得极美,发髻平云重叠,脖颈修长而粉嫩,肤白如玉,双眼如湖水一般清澈,却又带着动人心魄的神韵。穿着一身浅绿色的汉服,小袖高腰长裙,一根丝带束腰,盈盈一握。

  公孙白不禁看得心中砰砰直跳,这绝逼是个9.5分的美女啊,老天诚不亏我也。

  唉,既然这九分半的美女注定是我的真命老婆,那我就对命运屈服一次吧,姻缘这种事,万般都是命啊,半点不由人。

  公孙白无耻的胡思乱想着,心中却早已压抑不住狂喜。然而,一个念头突然如同惊雷滚滚一般从他心头掠过,令他心惊胆战起来。

  我去,这虎逼准老婆居然武力80,岂不是娶了个母夜叉回来了?公孙白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将来武力不超过她5点以上,估计都是被欺负的份。

  正胡思乱想间,张墨那冰寒的声音已经响起:“大胆狂徒,竟敢在黑山城行凶撞人,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眼见那对母子已脱离险境,袁昱脸上恢复了血色,立即又蹦跶了起来,趾高气扬的指着张墨喝道:“何方民女,岂敢对本公子如此无礼!”

  这话一出,公孙白不禁心中大乐:卧槽!特么的就你这点眼色也敢和本侯抢女人,单手跟你PK,都甩你几条街啊。

  话音一落,四周就像炸开了锅一般,怒骂声如潮:“哪来的杂种,怎么跟‘圣姑’说话的!”

  高览神色一愣,似乎已感觉到形势不对,急忙放下手中的长枪,迎着张墨一抱拳问道:“请问姑娘尊姓大名?”

  张墨冷冷的说道:“民女张墨,家父平难中郎将。”

  话音刚落,高览和袁昱立即脸色大变,尤其是袁昱的脸色变得无比精彩,一阵红一阵白的,望着张墨嗫嚅道:“你,你,你是……张姑娘?”

  袁昱心中那个懊悔啊,恨不得伸手将自己扇成猪头才罢休。娶张墨为妻,和张燕结亲,关系到两家联盟的大局,这任务要是完不成,恐怕他回去后在袁家的地位将是一落千丈,甚至不如得宠的家将。

  别看袁昱在外面人五人六的,眼高一切,以四世三公的袁家公子自居,其实作为一个庶子,他在袁家就是一个锤子。袁绍妻妾成群,体力又好,光嫡子就整出三个,庶子更是十几个,足以凑够一个足球队了。而他袁昱连十一人的主力阵容都算不上,勉强只能算个替补。若不是因为他的年龄和张墨相仿,卖相也不错,这个能和平难中郎将的嫡女结亲的出头机会,怎么也轮不到他。如今当街撞人行凶,又当面得罪了正主,这事恐怕黄了一半。

  高览眼见袁昱那怂逼样,心头微微一叹,正要开口圆场,令他吐血的事情却发生了。

  只见公孙白不知何时已走到张墨身旁,轻轻的拍了拍她的香肩,微微笑道:“张姑娘,此乃本侯之小弟,年幼不懂事,还请多多包涵,这两位伤者的医药费,本侯掏了。”

  张墨在肩膀被拍那一刹那,便已勃然大怒,根本就没去听公孙白说什么,她正要回头痛揍这不知死活的登徒子时,却突觉一股暖流如同潮水一般涌上他的心头,那股温暖的感觉令她瞬间身子如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僵住了。她回过头来,呆呆的望着公孙白,映入她的眼帘的是一张俊美无暇,阳光灿烂的笑脸,她只觉一阵心旌动摇,神思恍惚,呆立当场。

  一股暖流刚过,那少年又对她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接着又一股暖流袭来,这一股暖流似乎被上一股来得更猛烈,她只觉全神血脉畅通,四肢百骸暖意丛生,就连这几天来亲戚所带来的不适感也烟消云散,无影无踪。

  这,就是闻名北地的少年亭侯,被杜叔赞不绝口的公孙白,自己将要托付一生的人么?

  她呆呆愣愣的望着公孙白,等到公孙白抽回双手,才反应过来,心中竟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公孙白从怀中掏出几串大钱放在那对母子身边,又从腰上解下一块白玉,放在钱堆上,满脸微笑的说道:“这些钱,拿去给令公子抓药疗伤吧。”

  说完,便在周围众人充满敬意和赞许的目光中,施施然的和赵云并肩挤出人群,扬长而去,深藏功与名!

  张墨依旧呆呆的望着公孙白离去的背影,心头竟然莫名的带着一丝甜蜜,又带着一丝怅惘。

  高览眼见张墨这副神情,心头微微叹了一口气,急忙开口向张墨和那对母子赔罪,也掏出了一些钱给那对母子。

  如梦初醒的张墨,只是冷眼的看了他们几眼,根本就懒得再说半句话。

  高览心头一叹,带着失魂落魄的袁昱和众将士怏怏而去。

  张墨也收起长剑,飘然跃上街旁的一匹骏马,纵马离去。

  “娘……好暖和……”

  突然她的脑海中浮现出那小男孩的话语,心中蓦地一动,呆立了半响,立即希聿聿的勒住了马脚,调转马头,朝另外一个方向奔驰而去。

第五十七章 真命老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