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从军

  厢房之内,五六个家丁正战战兢兢的跪倒在地,满脸铁青的公孙续手执马鞭,一边狠命的抽打着那些家丁,一边指着他们怒吼。

  “说,谁动了本公子的宝剑,我明明挂在墙壁之上,为何一转身就不见了?找不到宝剑,你等都别想活命!”

  公孙续的声音都气得变调了。

  地上的家丁一个个被打得皮开肉绽,鬼哭狼嚎般的一个劲的求饶。

  “公子,我等也都未离开屋内啊,若是我等偷了,这么大的一柄宝剑岂能遮藏得住?”

  “公子饶命啊,小的就是借十个胆也不敢偷公子的宝剑啊。”

  ……

  “住手!”

  随着一声厉喝,刘氏走进了厢房之内,问道:“什么宝剑?”

  公孙续见是刘氏,只好停下鞭笞,依旧余怒未歇的指着那些家丁骂道:“这群贱奴,居然将五弟送我的那柄宝剑弄丢了,那柄宝剑削铁如泥,可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刘氏神色一愣,疑惑的问道:“莫非就是昨日削断你的佩剑的那柄宝剑?”

  公孙续说道:“正是。”

  刘氏眉头微微蹙起,随即冷笑道:“削铁如泥的宝剑,全天下也没几柄,虽干将、莫邪、鱼肠、龙渊也不过如此,老身不知白儿如何弄到的这柄宝剑,但是却知道白儿不是痴儿,绝不会轻易送人的。”

  公孙续神色一愣:“母亲的意思是?”

  刘氏脸沉如水,冷冷的说道:“别折腾这些无辜的下人了,你那五弟既然能在大庭广众之下突然变出一柄宝剑来,也自然能将它变走。看来你五弟不知从何处学了不少江湖杂技,你被骗了。”

  说完,便转身而去,留下公孙续呆立在屋内,满眼的凌乱。

  许久,公孙续才想明白过来,不觉双眼冒火,飞起一脚将身前的一张案几踢飞在地,咬牙切齿的骂道:“不识抬举的东西,迟早要你好看!”

  ***********

  次日,天刚蒙蒙亮,公孙白就被人叫醒。叫醒他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那两个死家丁。

  公孙白揉着惺忪的睡眼,不禁火冒三丈,娘的前世当程序猿整天没个好觉睡,现在好歹也是官二代了,还不让睡个囫囵觉啊。

  “吵什么吵,你们两个找死啊?”

  李烈急忙陪着笑脸道:“公子,你忘记了今天要去大营中点卯啊?”

  点卯?

  公孙白一下反应过来,今天可是从军第一天啊,怎么能迟到,急忙披衣而起,突然又望了四周一眼,眉头一皱,疑惑的问道:“这外面的天还是黑的,你们何时比小薇还积极了?说,你们有什么阴谋?”

  两个死家丁互相对视了一眼,都露出一副“你来说”的表情,终于梁宏鼓起勇气,谄媚的笑道:“公子要去为将领兵,小的也跟着沾点光嘛。你看续公子当了校尉,当初跟他的杨端和杨瑞两人都成了百人将了,我等也是看着公子长大的,虽不及杨端和杨瑞武勇,好歹也得当个队率啥的吧。”

  公孙白一下子脸就绿了,恶狠狠的骂道:“给老子滚,你们都当队率了,老子当啥?”

  骂完随即一想,他娘的,老子虽然是后妈生的,好歹也是广阳大当家的亲儿子,怎么也得有人来送衣甲兵器,顺便带带路啥的吧,难道叫老子自己像个二逼一样的去到处找地方?

  想到这里,当即把被子往头上一蒙,继续呼呼大睡。

  不知睡到什么时候,突然朦朦胧胧的听到有人在喊:“末将吴明拜见五公子!”

  公孙白一咕噜的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只见面前一个头戴皮盔、身穿牛皮札甲,二十多岁的年轻将领正躬身立在自己的床铺边。

  见到公孙白醒来,吴明急忙恭声道:“五公子醒了。”

  “查询此人属性。”公孙白对系统施令。

  “吴明,武力67,智力55,政治38,统率56,健康91,对公孙瓒忠诚度80。”脑海里传来冰冷的声音。

  武力67,也就是比公孙续还高上4点,也算得上孔武有力的精悍之士了,毕竟那些武力80以上的都是统领一军的名将了。

  公孙白疑惑的问道:“阁下是?”

  吴明忙道:“末将乃大公子麾下之百人将吴明,今闻公子欲从军,特地前来迎接。”

  说完又转身道:“还不速速把公子的衣甲呈上。”

  同样是皮盔皮甲,只是式样和吴明的稍稍有不同,吴明一把接过衣甲就帮公孙白穿戴起来,很显然他是知道公孙白决计不会穿这玩意的。

  就在公孙白穿戴完毕那一刻,突然醒悟过来了:“你,莫非就是我的顶头上司?”

  吴明神色大窘,急声道:“公子只是暂在末将部曲中历练,将来自是前途无量,末将岂敢以上司自居。”

  瞧,瞧,这觉悟,这眼光,这态度,没得说,不像府内的某些狗奴才,不把庶子当官二代。

  公孙白神色一肃,弯腰一拜:“军中自有军中的规矩,不能坏了规矩。卑职公孙白,拜见吴将军!”

  吴明脸色通红,手忙脚乱的将公孙白扶起,两人寒暄一番,直到小薇捧来早餐膳食才作罢。

  ***********

  城西,大营。

  吴明带着公孙白跨过辕门,来到大营之内,已有数十名士兵整整齐齐的排列成方阵,对着公孙白弯腰一拜:“拜见公孙队率!”

  “叮咚,任务‘加入北平军’已完成,系统奖励兵甲币10,您目前拥有兵甲币30,熟练度50,1级材料券20张。”

  公孙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望着面前的士卒,细细的瞄了一眼,不多不少正好五十人。

  咱好歹也混上了个加强排的排长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加官进爵,当上校尉,拜为将军,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想想,还是有点小激动。

  呜呜呜~

  公孙白张口结舌的,刚要说“免礼”,便听大营之内号角声冲天而起,响彻云霄,整个大营之内都是呜呜的响声。

  吴明脸色一变,急声道:“速速集结,五公子随我来!”

  随着一片慌乱的脚步声,众将士立即迅速的穿出辕门,朝不远处的校场奔去。

  宽广的校场之内,成百上千的蜂拥云集。

  点将台上,一名白袍白甲的少将长身玉立,威风凛凛的望着台下的将士,正是公孙家唯一的嫡子——公孙续。在他背后站着六个军侯、三个军司马。

  广阳城内守军不过五千,共分东南西北四营。城西军营,乃公孙续部驻扎之地,共六曲三部,称怒锋营,以弓弩手为主,其他兵种为辅。

  很快,乱哄哄的场面很快就安静了下来,众将士整齐有序的排列在台下,抬头望着台上。

  公孙续满意的望着这群训练有素的部曲,双眼在人群中游移和搜索,他的视线越过吴明,往他背后望去,当他看到站得歪歪斜斜的公孙白,不觉嘴角浮现出一丝残酷的笑容。

  他优雅的伸出了手臂,台下立即寂静无声,齐齐屏声静气的望着台上的少主。

  接下来,开始点卯。

  点卯完毕后,公孙续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声音舒展开来,清晰的传到台下。

  “奉太守之命,城西三十里处,望牛山有黄巾流寇啸聚山林,为祸乡里,着令吾部,全力围剿,你等可敢战否?”

  台下轰然响应。

  “战!”

  “战!”

  “战!”

  公孙白眯缝起眼睛,望着台上威风凛凛的公孙续,不觉心中暗赞,不愧是65的统率,挺有号召力的。

  “杨端、张禹、陈和、蔡封!”

  “末将在!”

  “你率本部兵马共四百,为先锋部队,自望牛山西面敌寨发起攻击,务必在中军到达之前攻破敌军前寨!“

  “遵命!”

  只见场内人头攒动,尘土飞扬,数百人马分成四路,滚滚而出。

  “吴明!”

  “末将在!”

  “你率本部兵马,绕行到望牛山东面后山小道,堵截敌寇残部,不得放过一个流寇,否则军法伺候!”

  “遵……遵命!”吴明呆了一下,木然应诺。

  公孙白奇怪的望着脸色煞白的吴明,心中闪过一丝疑惑。

  堵截败军之寇,痛打落水狗,这么好的差使,这家伙怎么满脸痛苦之色?

  只见吴明手中长刀一举:“出发!”

  百名精兵包括公孙白立即跟在他的身后轰然而出。

  台上的公孙续,望着徒步奔行的公孙白,眼中又露出一丝残酷的笑意。

  幽州军之中,除了白马义从,只有百人将以上才有资格骑马作战,队率以下都只能徒步作战。

  不过这具身躯似乎并不赖,而且大军行进速度也不快,公孙白并未感觉到有多累,行走了两三里地之后,前面的吴明这才回过头来,恭声道:“公子,你初次行军,多有不便,不如末将此马先给五公子骑乘?”

  我勒个去,大哥你太客气了,但是你客气我不能跟着客气啊,军中若无规矩何以立威?再说我若是连区区五十里路都不能走,日后如何驰骋沙场,和那些武力80以上的大佬们交锋?

  推辞了一阵之后,吴明也不坚持,只是缓缓而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末将已不知为何得罪了大公子,这条小命就全交给五公子了,否则……”

  公孙白疑惑的问道:“将军何意?我等不过堵截残寇,丧家之犬,正是捡军功的好时机,为何怏怏不乐?”

  

第六章 从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