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高城激战

  第二十五章高城激战

  高城,北门。

  城楼上密密麻麻的挤满了黄巾贼军士兵,城下北平军旌旗如云,戈戟如林。

  咻咻咻!

  咻咻咻!

  城楼上下,箭如雨下。

  然而,黄巾军虽然居高临下,但是大都持的劣质弓箭,威力远远不及北平军的强弓硬弩,只见密集如蝗的箭雨一波接一波的向城头倾泻,很快就将城头压制住,黄巾军不是躲在大盾后面,就是趴在垛堞之下。

  北平军大旗之下,公孙瓒昂然端坐在白龙马上,眼见黄巾军已被箭雨压制住,手中长槊一举:“攻击!”

  呜呜呜~

  苍凉而悠远的号角声中,成百上千的北平军推着十数架云梯和一台攻城冲车汹涌而出。

  “踏平贼军,誓取高城!”

  “踏平贼军,誓取高城!”

  “踏平贼军,誓取高城!”

  随着激昂而信心爆棚的呼声,北平军如同嗜血的猛兽一般拼命的朝城墙之下涌来。

  北平军的弩箭还在继续,城头上的黄巾军依旧抬不起头来,只能听任北平军的攻城云梯轰隆隆的朝高城城墙推进。

  “嘿哟,嘿吼,嘿哟,嘿吼!”

  “嘿哟,嘿吼,嘿哟,嘿吼!”

  “嘿哟,嘿吼,嘿哟,嘿吼!”

  城墙下的北平军一波接一波的号子声中,原本折叠压在固定梯上的上半截活动梯便以顶部的机括为轴心而缓缓升起,然后整个活梯完全竖起而缓缓向高城城头倾斜,最后轰的一声重重的压上了城头之上,惊得箭垛前的黄巾军急忙连连后退。

  弩箭发出的箭雨已经停歇,十数架云梯在城头上连成十数道倾斜的联通城上城下的通道。

  下一刻,数以百计的北平军锐士便如蚂蚁般涌上云梯,哇哇大叫着疯狂的直奔城头而来。

  城楼上,黄巾军头目于丹率先站起,手中长刀一举,嘶声吼道:“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杀!”

  原本匍匐在城楼之下的黄巾军便呼啦啦的站起身来,纷纷拔刀而出,涌到了垛堞之前。

  公孙续望着那一架架攻城云梯车,不禁暗自惊叹,这端的是攻城神器,有了这种云梯,高耸的城墙不再是不可逾越的障碍。

  虽然这次与公孙白的赌斗输了,但是当一架架攻城云梯车出现在公孙瓒面前时,他这先锋校尉得到了公孙瓒的极力赞赏。

  回头朝公孙瓒望去时,见公孙瓒正朝他望来,眼中充满赞许之色,不觉心头一暖,嘴角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想想那贱种,虽然奸诈似鬼,最后还不是为本公子做了嫁衣裳,公孙续只觉这一刻心情大好,如同六月天喝了雪水般舒爽。

  激烈的攻城战终于正式开始。

  轰轰轰!

  一块块巨石和擂木滚滚而下,将云梯上的北平军砸得头破血流、哭爹喊娘,不断的从云梯之上滚落下来。

  然而这一切丝毫不能阻止北平军涌上城头的势头,这只曾经横扫胡族的悍军,早已看惯了生死,依旧前仆后继、争先恐后的往城楼上奔涌。

  很快,北平军就踏着同伴的鲜血和尸骨涌上了高城城头,开始了激烈的肉搏之战。

  杀~

  两名北平军锐士手执短刀,脚踏云梯飞身而上,如饿虎扑食一般奋不顾身的腾身而起,扎进了黄巾军群中。

  哈!

  十几只冷森森的长戈齐齐刺出,将两名北平军刺成了刺猬,高高的举了起来,朝城墙下扔了下去。

  趁此间隙,又有三名北平军死士登上了城头,齐齐攻向城楼的黄巾军。

  噗噗噗!

  又是几枝寒光闪闪的长戈刺来,直逼三名悍勇的北平军。

  咔嚓咔嚓咔嚓!

  几道寒光闪过,那三名北平军悍卒手中的长刀如雪,硬生生的将那几杆粗劣的长戈劈成两截。

  下一刻,刀光舞起,如电闪出。

  啊!

  一名黄巾军躲闪不及,被一刀刺中喉头,登时毙命。

  另外两名黄巾军,一个低头闪过,一个被长刀劈中了脖颈,血流如注,捂着伤口踉跄着退了几步,终于不支倒下。

  死!

  背后的密集如蚁的黄巾军大怒,手中的长枪疯狂的连续刺击,将那三名北平军戳得血肉模糊,那三名北平军临时前将手中的长刀奋力掷出,击杀一名黄巾军,刺伤两人。

  就在此时,然而又有数名北平军死士自天而降,连人带刀奋不顾身的朝黄巾军头顶劈来。

  在这种悍不畏死的气势之下,北平军越战越勇,嗷嗷大叫着如同嗜血的狼群一般,很快就在城楼顶上占据了几块空地,让后面涌上来的北平军有了立足之地。

  呀……哈!

  于丹嘶声大吼,手中的长刀如同排山倒海一般挥舞而出,只听咔嚓几声,两名北平军如同纸扎的人儿一般被劈得肢体横飞,鲜血四溅。

  “杀!”于丹嘶声大吼。

  身后的黄巾军被他的戾气所激励,纷纷踊跃上千,所谓蚁多咬死象,纵然北平军悍勇善战,终究寡不敌众,被蜂拥而来的黄巾军再次赶下城楼。

  大旗之下的公孙瓒看得真切,眼见于丹发威,不禁勃然大怒:“区区蟊贼,安敢欺我!”

  说完就要挺槊而出,却被身旁的严纲和单经死死拉住:“杀鸡焉用牛刀,区区蟊贼,何须蓟侯出手?”。

  一个多时辰过去了,城上城下尸体堆积如山,鲜血染红了整个城墙,虽然北平军装备精良、悍勇无比,但是黄巾军利用巨大的守城优势,双方伤亡居然不相上下。

  烈日当空,如火一般照耀在城楼上,一团团殷红的鲜血闪耀出夺目的光芒。

  眼看双方都各伤亡上千人,公孙瓒的眉头深锁,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他的部众都是百战精兵,岂能就此拼个干净。

  当当当!

  咚咚咚!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鼓乐声在城下响起,吸引了众将士的注意。

  抬眼望去,众人不觉看得目瞪口呆。

  只见二十几名北平军士兵缓缓的推动着一架云梯车昂然前行,在云梯车顶部,端坐着三人,正中一个百人将模样的将领,身着皮盔皮铠,披一袭红色披风,翘着二郎腿,一只脚架在活梯上,另外一条腿不住的抖动着,显得十分骚包。身旁两名军士,左边一人高高举着油纸伞挡在中间那将领的头上,替其遮挡烈日,右边一人,却摇着一把大蒲扇,似乎在替那将领扇风除热。

  在那云梯车的背后,又有几十名军士推着三架庞然大物,在那三架庞然大物之上,各站着两名军士,一个敲鼓,一个打锣,显得十分喜庆。

  公孙瓒呆呆的望了一会,脸色立即涨得通红,怒声喝道:“什么人敢乱我军心,来人啦,给我拿下,全部拉下去砍了!”

  身旁的严纲急声道:“蓟侯,那好像是五公子……”

  公孙瓒呆了一下,仔细看去,不是公孙白又是谁,只气得咬牙切齿:“这小孽畜又在闹什么,给我拉下来,不得让他蛊惑军心!”

  这时身旁的刘备似乎明白过来了,急声道:“蓟侯且慢,五公子身后似乎是攻城冲车!”

  只见那几台巨木制作的庞然大物坐落在四个木轮之上,正中间驾着一根长长的巨木,巨木端头包着一层厚厚的铁皮,每台攻城车至少有四五百斤,若再经数十人一起推动前撞,撞击之力何止千斤?

  攻城云梯上的公孙白抖动着二郎腿,那种拉风的感觉别提多美了,他看了看身后的北平军,遗憾的微微叹了一口气:“要是有副墨镜,再叼支烟就更酷了。”

  这时身旁的那名持着蒲扇的军士道:“公子,已经接近城墙百步之内了,再往前就会被贼军的弓箭射到了。”

  公孙白抬起头来,看了看激战正酣的城楼,又看了一眼那高大而坚实的城门,轻喝了一声:“停!”

  云梯车便嘎然而止。

  下一刻,这货已高高的站起,仰天而立,身后的红色披风在风中猎猎招展,只见他唰的一声从腰中拔出破天剑,那凛冽的剑锋在烈日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小的门,给我上,拿下城门!”

  嗬!

  随着背后如雷的响应声,几名站在攻城车上的军士迅疾跃下,接着三架攻城车隆隆而出,直奔城门而去。

  “轰!”

  “轰!”

  “轰!”

  一声又一声巨大的撞击声陡然从城门处传来,伴随着每一声撞击声,脚下的城墙都在剧烈的颤抖,黄巾军守将于丹脸色大变,转身大步走到城头正中,手扶垛堞往下望,只见一架巨大的攻城车正抵住东门,在数十名北平军的推动下,对着城门发起剧烈的撞击。

  “去死!”于丹一身怒吼,转身回头四处张望,视线落在一块巨大的擂木之上之上,向前轻轻抱起,快步走到垛堞前,将巨木高高举过头顶,对着城门口的攻城车奋力一砸。

  轰!

  那根两三百斤的巨木滚滚而下,朝正在撞门的军士们狠狠的砸了过来。

  “快闪!”身后另外一架攻城车旁的军士们大喊。

  可惜为时已晚,眼看那些军士就要血肉横飞,横尸当场。

  就在擂木滚下那一刻,公孙白愣住了。

  救,还是不救?救则暴露自己,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又岂能不救?

  终于,他一咬牙,对系统发出指令:“收集木料!”

  只见那块巨木就在即将砸在军士们的头上那一刹那,突然又呼啸而起,在空中划出一道巨大的弧线,正直直朝云梯车飞来。

  就在众人神色变得更为惊恐的时候,那块巨木突然消失在虚空中,无影无踪,似乎不曾有过。

  “木料增加3。”公孙白脑海里传来系统的声音。

  嗬嗬嗬!

  攻城车旁的军士们纷纷欢呼起来,继续奋力轰撞城门。

  城楼上的于丹看得目瞪口呆,恍然如梦。

  城楼下,公孙瓒以及身旁的刘备、单经、严纲和公孙续等人,也是满脸震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五公子似乎有神灵相助啊。”刘备失声道。

  公孙瓒怔怔的望着云梯车上大呼小叫的公孙白,神色极其复杂。

  “神灵相助,神灵相助……怪不得……”公孙续喃喃的自语,一股无边的挫败感和恐惧韩涌上心头。

  

第二十五章 高城激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