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赏二十军棍(求收藏推荐)

  当!

  长刀砍在枪杆之上,这枪杆是硬樟木所制,倒不至于被劈断,但是一股巨力袭来,击得公孙白连连后退三四步,而对手只是身形微微晃了一下。

  “徒儿,此贼力大,不可硬抗,只可巧攻。”赵云急声喊道,手中的长枪已蓄势待发,同样一旁的张飞也紧紧攥紧了矛杆,准备施救。

  公孙白只觉心中气血翻腾,头昏眼花,想不到这蛮汉的力气竟然这么大,特么的武力都在力气上吧。

  贼首于丹哈哈一笑,提起长刀又恶狠狠的扑了过来,如同一头莽牛一般,神情十分凶狠。

  这次公孙白不敢再造次,急忙闪身让过,手中长枪顺势一撩,逼得于丹回身扬刀来架。

  两人就此在场中一来一往,杀个不停。

  二三十招过后,公孙白就逐渐感觉有点招架不住了,额头已汗水涔涔。

  要说于丹不过64的武力,比起吴明还差了4点,但是这是步战,公孙白没有马战中双马镫的优势,再加上这厮自知难以活命,招招都是竭尽全力的拼命的招数,哪里像之前的对手多少都要让着他点。

  唰唰唰!

  长刀如风,那于丹越战越勇,嘴里呼喝有声,气势如虹,反之以前对战时一直乱吼乱叫的公孙白却咬紧牙关,苦苦支撑,全身被汗水浸透,哪里还有功夫喊杀。

  “小白脸,我看五公子快不行了,你上还是我上?”张飞忍不住说道。

  “不急,这对他是一场历练,我自有分寸,不会伤了他。”赵云眉头紧蹙,沉声说道。

  又是十招过去了,公孙白完全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眼看就要不支,赵云手中的长枪已经微微扬起,随时准备刺出。

  “神龙摆尾!”

  就在公孙白被于丹的刀风裹得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突然背后传来一声响亮如洪钟般的声音。

  公孙白激灵灵一震,手中的长枪不觉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反扫向于丹的脖颈,眼见那刀已如迅雷般攻来,于丹却神色大惊,如触电一般退了回去,堪堪让开那凛冽的枪风。

  “游龙三探!”

  不等招式用老,背后那声音又传来,公孙白信心大增,手中长枪趁势连连抖动,连续三枪唰唰的向于丹的上中下三路分刺了过去。

  “龙游四海!”

  “飞龙战天!”

  “行龙布雨!”

  ……

  在背后那洪亮的声音的指引下,公孙白手中的长枪似乎突然活了起来,如同一条长龙一般,上下翻飞,逼得于丹连连后退,在那凌厉的枪招之下完全落于下风,不禁脸色灰白,满脸的绝望之色。

  找回自信的公孙白,终于长长吁了一口气,口中开始呼喝有声。

  “呀~哈~”

  “豁~嘿~”

  “看枪!”

  那极其尖锐而骚包的喊杀声,扰得于丹心烦意乱,愈加不支,完全处于受制状态。

  背后那声音也突然高昂而起。

  “游龙不悔!”

  “逆鳞之怒!”

  随着最后四个字猛然喊出,公孙白腾身而起,大吼一声,连人带枪倾力一击。

  噗!

  长枪贯穿了满脸惊惶的于丹的咽喉。

  当啷一声,他手中的长刀跌落在地,双眼犹死死的盯着公孙白,似乎不相信自己会死在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手上。

  嗤!

  公孙白将长枪收了回来,看着于丹像死狗一般倒下,然后缓缓转过身来,望着身后那人,手中的长枪瞬间跌落,急急弯腰一拜:“孩儿拜见父亲!多谢父亲指点!”

  立在他身后的那人,端坐在高高的白马上,满脸威严之色,正是他的便宜老爹公孙瓒。

  公孙瓒面沉如水,没有搭理他,而是调转马头,沉声喝道:“走,回县衙大堂。”

  接着又转身喝道:“你也跟上!”

  公孙白见公孙瓒满脸阴沉之色,吐了一下舌头,乖乖的上马跟在后面。

  赵云和张飞对视了一眼,都露出一副形势不妙的神色。

  回到城内,战事已彻底结束,一群群的黄巾军抱着头蹲坐在地上,身边站着看押的北平军将士。

  一行人直奔高城县衙,进入大堂之中。

  公孙瓒大步奔向大堂正中的官案,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众将士整齐的分列两旁,肃然而立,公孙白也像个刚过门的小媳妇一般,怯生生的立在旁边。

  公孙瓒双目如电,恶狠狠的瞪了公孙白一眼,猛的抓起惊堂木对着案几上用力一拍。

  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升堂!”一道诡异的声音从公孙白嘴里脱口而出。

  公孙瓒一听,差点没气得背过气去,两旁原本神色肃然的将士也忍俊不禁,纷纷捂住嘴巴。

  公孙瓒强敛心神,指着公诉白厉声喝道:“孽畜,跪下!”

  公孙白轰然跪倒下去,恭声道:“孩儿跪谢父亲封赏。”

  公孙瓒神色一愣:“封赏?”

  公孙白大声道:“孩儿破城门,杀于丹,有道是举贤不避亲,孩儿既然立得如此大功,若不大大封赏,岂能服众?”

  公孙瓒冷冷一笑道:“好,来人啦,给我拿下,拉出去赏二十军棍!”

  公孙白整个脸都苦了,呆呆的望着公孙瓒道:“父亲,该不是和孩儿玩真的吧,孩儿可是有功之将啊?”

  公孙瓒没有理他,而是从案几上的的令箭筒中抓起一指令箭,一掷而下,恶狠狠的喝道:“打!你这小孽畜竟敢不自量力与人决斗,不打你不知天高地厚,以后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喏!”

  身旁几名军士立即一拥而上,将公诉白拉住就往外走。

  公孙白满脸不服气的被拉了出去,心中忍不住腹诽:“装什么装啊,我不过武力61打64而已,你那86的武力,小胳膊小腿的居然敢在虎牢关下挑战武力100的吕布,要不是三爷救了你,早就翘翘了。”

  ……

  大堂门口,公孙白被几名军士按在案几上,裤子已被捋下,露出光光的大屁股。

  一名持棍的军士低声说道:“五公子,小的也是奉命而为啊,您就忍着点吧,小的不会打得太重的。”

  公孙白笑道:“好说,好说。”

  那军士道:“那小的就要开打了啊。”

  公孙白慷慨的说道:“打吧,给爷来个痛快的,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那名军士的军棍原本已高高举起,听他这一说,吓得一激灵,冷汗直流:我的大爷啊,这只是责杖啊,怎么说得像砍头似的,太吓人了。

  公孙白又道:“随便来,别客气。”

  那军士这才放下心来,再次高高举起手中的军棍。

  啊~

  公孙白蓦地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堂里堂外都听得真真切切。

  大堂内的公孙瓒眉头微微一皱,张嘴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说。

  那军士吓得手中的军棍差点脱手,哭丧着脸道:“公子,我这军棍还没落下呢。”

  公孙白笑道:“我这要不叫大点,父亲还以为你在徇私呢,这不是帮你吗?”

  那行刑的军士擦了一把冷汗,这才又举起军棍,朝公孙白屁股上敲了一下,低声道:“公子,这力度合适不?”

  公孙白皱了皱眉头道:“有点轻了,不够舒爽。”

  “那我给您稍稍重点。”

  又是一记军棍落下,公孙白再次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接着低声道:“好,就这样。”

  几名按着公孙白的军士,面面相觑,一阵无语。

  啊~

  哦~

  耶~

  听着门外的公孙白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公孙瓒的眉头越皱越紧,严纲等几名重要将领也是心头一阵不忍,毕竟公孙白刚刚攻破城门,立了大功,减少了他们的部曲的伤亡。

  只有公孙续,虽然满脸的严肃,心中却乐开了花。

  惨叫声依旧在继续,终于刘备憋不住了,开口道:“蓟侯,五公子年幼,不如……”

  话未说完,便已被公孙瓒打断:“师弟,不得替他求情,不让这小孽畜吃点苦头,他不知道厉害。”

  刘备只好闭嘴不言。

  “我不信那群家伙如此不长眼睛,这小子一定是在耍滑头。”公孙瓒心中暗道。

  果然是知子莫若父,只是他不知道的,外面那货不只是假叫而已,简直就是在享受休闲按摩。

  啊~

  公孙白舒服的发出一声惨叫之后,却发现屁股上的军棍突然停止了,身旁按着他的军士也松开了手,他转过头来,望着那持棍的军士疑惑的问道:“怎么不打了?”

  那军士脸色僵住了,擦着冷汗道:“公子,二十军棍打完了。”

  公孙白一脸的不爽:“这就打完了,你是不是偷工减料了?”

  那军士头上的汗水涔涔如瀑布而下:“公子,小的不敢。”

  公孙白脑袋一短路,嘴里脱口而出:“加钟!”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就后悔了,特么这不是在沐足啊,没有加钟一说。

  望着几名目瞪口呆的军士,公孙白尴尬的嘿嘿一笑道:“几位辛苦了,快进去复命吧。”

  那几名军士如蒙大赦,急声道:“谢公子!”

  刚提起脚,又被公孙白叫住了:“混账,本公子遭此大刑,还不快扶本公子进去。”

  众人一阵无语。

  ……

  大堂门口,两名军士扶着一瘸一拐,一条腿几乎在地上拖着的公孙白走了进来。

  公孙瓒看得一呆,脸色唰的变白了,又细细的看了几眼,这才摆摆手道:“抬出去养伤。”

  公孙白全身无力的斜靠在两名军士肩膀上,有气无力的道:“谢父亲。”

  公孙瓒摆摆手,不再说话。

  眼见两名军士将几乎奄奄一息的公孙白架了出去,公孙瓒无精打采的对众将摆了摆手道:“你等散了吧,速速出榜安民,整顿治安,别出了乱子。”

  众将应诺而退。

  公孙瓒这才缓缓的站了起来,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这小子!”

  

第二十七章 赏二十军棍(求收藏推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