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严肃点,打劫!

  第四十三章严肃点,打劫!

  旌旗如云,刀戟如林,十多万兵马绵延数里,缓缓涌入已插上北平军大旗的东光城。

  东光城被破,宣告了渤海郡内的征剿黄巾之战告一段落。

  这一战,又俘虏黄巾军六七万人,其中作战士兵达五万人,这样总体人数已经达到二十万人。

  大旗下的公孙瓒,虽然面沉如水,满脸的威严,但是心中已然乐开了花。

  这一战,他注定将名扬天下,风头已盖过四世三公的袁绍。

  他眯缝着眼睛朝身后黑压压的人群扫视了一眼,又将视线转向身后白马义从中的公孙白。

  只见那小子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正和身旁两个军侯聊得正热乎。

  “两位兄长可知,那日我正要提枪去杀张曼昱,父亲亲手为我斟上一杯热酒道‘白儿饮了这杯热酒再去’,我道‘孩儿去去就来’,然后挥枪跃马直奔黄巾大营,蓦地大喝一声,就像平地起了个炸雷,十万黄巾军尽皆被震慑,本公子马蹄过处,黄巾军如劈波斩浪一般往两边让开,本公子纵马挥枪直奔大旗之下,白马如龙枪如电,瞬间取了张曼昱的人头而去,等得回到阵中之时,那酒……尚温!”

  那激情澎湃、抑扬顿挫的声音传到公孙瓒耳朵中,惊得公孙瓒在马背上差点一个趔趄栽倒下来,不禁暗自笑骂一声“臭小子,不知这自我吹嘘的功夫跟哪个师父学的”。

  公孙白吹了一阵,眼见四周的白马义从军侯也没个信的,自觉无趣,回头朝身后的部曲望去,不觉又得意了起来。

  前几日管亥投诚以后,已并入他麾下,成为他的百人将,这样一来,他的两个百人将,一个武力98,一个武力81,是整个白马义从中武艺最高的两个,这下可牛逼大发了。

  当他拉开脑海里的系统时,心里更是乐开了花,系统里的兵甲币已经显示为125631,十二万多兵甲币啊,一长段时间不用担心没有兵甲币花了。

  这是系统的提示音又传来了:“您有新的任务,请问是否现在接取?”

  “接取!”

  “简单任务:武力增加到75。奖励兵甲币200。

  较难任务:晋升到白马义从军司马。奖励兵甲币400。

  困难任务:脱离公孙瓒,独自掌兵。奖励兵甲币1000,3级材料兑换券200张。”

  卧槽,公孙白差点骂娘了,这是什么破任务,咱现在这小胳膊的小腿的,就叫自立,在这三国群狼共舞的年代,离开这便宜老爹的庇护,恐怕渣渣都不会剩了。

  *****************

  大军在东光城中呆了半天之后,次日便缓缓向北踏上归途。

  虽然只是过了一夜,东光城中却连连出现怪事。

  首先是东光县衙门口一对重大千斤的青铜狮子不翼而飞,其次是军营之中再次出现青铜兵器被偷的事件。

  然而,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刻,大事太多了,这种小事根本就没什么人过问,就这样不了了之。

  三千白马义从在前面引路,公孙白坐在马背上无聊,又拉出了兵甲系统开始忙活。昨晚忙活了一晚,将各系的熟练度升满,未及升级系统便已沉沉睡去。

  “叮咚!材料系升到3级,您现在可锻造生铁材料,生铁材料只可通过铁矿石制造,不可回收铁器锻造。”

  “叮咚!铠甲系升到3级,您现在可生铁札甲、生铁马铠,生铁盔。”

  “叮咚!兵器系升到3级,你现在可制造……”

  “叮咚!宿主等级提升为‘兵师’,奖励兵甲币100、熟练度200、3级材料兑换券9张。”

  ……

  头脑里如逗比般欢快的叮咚叮咚声不绝于耳,可是公孙白的心情却是非常沉重的,比起青铜材料,这个生铁材料显然更坑爹,居然要铁矿石来锻造。

  特么的,老子一个程序猿,知道哪里有铁矿石啊?

  “报~”

  一声急报声打断了公孙白的思绪。

  只见一名斥候飞马疾奔而来。

  “启禀严将军,前方四十里,便到了南皮城。”

  严纲抬起头来,看了看天色,只见日头刚刚过顶,高声道:“全军加速,奔往南皮城,今晚在南皮城过宿。”

  “喏!”

  众军士精神大振,纷纷催马疾奔。

  马蹄声如雷,尘土满天飞扬,三千精骑很快奔近到离南皮城三十里之外,突然又见数骑飞奔而来。

  “报~前方发现粮草运输部队,似乎是冀州韩州牧的部曲,正往南皮城进军。”

  严纲先是一愣,随即破口大骂:“他娘的,粮草运输军现在才到,若是一昧等他们的粮草救命,我等早已不战自败!”

  严纲骂了一阵,这才对几名斥候喝道:“速速飞马禀报蓟侯,请求指示!”

  “喏!”

  几骑斥候急忙飞奔而去。

  “严伯父!”

  公孙白纵马而出,高声喊道。

  严纲不解的回头望着公孙白,由于严飞的缘故,他对这位五公子观感倒是不错。

  公孙白嘿嘿笑道:“严伯父,粮草运输军距南皮城不过二十几里路,估计袁绍前来迎接粮草的军马已在路上,若是等到回报父亲指示,恐怕这粮草早已入了袁绍手中。”

  严纲眼中神色一亮:“公子的意思是?”

  公孙白双眼放光,阴险的笑道:“白花花的粮食就摆在眼前,谁不要谁是傻子。咱们帮袁绍老儿解决了灭顶之灾,收他几车粮食也算是他袁本初的一点孝心。”

  严纲原本也不是什么好货,嘿嘿一笑,笑得如同一只老狐狸:“既然如此,严某也就不客气了,只是蓟侯若怪罪下来……”

  公孙白岂有不知他的意思,满口爽快的答应:“就说是我擅自下令的,少年心性,不懂事,还请见谅。至于伯父,却是情面难却,不便拂了五公子的意思……如此这般,伯父还等什么?”

  严纲哈哈大笑:“五公子就是爽快,严某佩服!”

  于是这一老一少就这么愉快的达成了抢劫粮草的一致意见,看得四周的将领满脸的无语。

  公孙白转过身来,见众将士这般模样,脸色一沉,怒声喝道:“怎么?你们有意见?”

  众将士你看我,我看你,然后齐声喊道:“公子英明!”

  哈哈哈!

  一干将士爆发出一阵狰狞而畅快的大笑。

  想起差点因为缺少粮草而吃大亏,众将士心中谁没憋着一股恶气,此刻对公孙白的果敢佩服得五体投地,心中的恶气也喷薄而出。

  狞笑了一阵之后,严纲猛然回过头来,高声喝道:“还等什么,给老子上!”

  嗬!

  随着一阵整齐而响亮的声音,三千铁骑已齐齐启动,带动着漫天的尘土朝前方滚滚而去。

  ……

  车辚辚、马萧萧,一辆接一辆的粮车连绵了两三里长,缓缓的朝南皮城行进着。

  粮车的两旁,站着两排押运保护的冀州精兵,一路上旌旗招展,如同长龙一般,在正中的一杆绣着“耿”字大旗之下,一名约四十多岁,身披赤红披风,着鱼鳞铁甲的将领端坐在一匹枣红马上,望着连绵不绝的粮车,心中终于微微吁了一口气。

  这趟粮草押运,在过成平城前,还算是顺风顺水,过了成平城后,就不断有黄巾寇贼骚扰,逼得他们走走停停,甚至连续几日被困在漳河边,无法渡河。

  不过幸好的是,这些黄巾寇贼虽然袭扰不断,但是并不敢直接冲杀,虽然路上耽搁了许多时间,总算将粮草完好的渡过了河。

  前面不过二十几里地就到了南皮城,他已派人前往通报袁绍,估计再往前走几里地,就能遇到袁绍所派遣的前来迎接的军马了。

  想想这些日子来,一直高度紧张,就没睡个安稳,再等上一两个时辰,就能睡个囫囵觉了,心中自是轻松不少。

  轰隆隆!

  一阵如雷般的马蹄声从背后滚滚而来,惊得耿武脸色大变,蓦然回过头来,只见尘土飞扬之中,一彪人马疾奔而来,瞬间就奔到了粮车附近。

  “停下!”

  “停下!”

  “停下!”

  一队队铁骑在粮车两旁来回奔驰,大声呵斥着,一把把雪亮的银刀在日光下闪耀着夺目的光芒,似乎随时就要劈砍下来。

  数千匹骏马来回呼啸而过,沉重的马蹄激起漫天的尘土,整个粮队都淹没在烟尘之中,那些押运粮草的民夫何曾见过如此阵势,吓得齐齐放下手中的粮车,抱着头蹲到地上。

  唰唰唰!

  两旁的冀州士兵背靠着粮车,手中刀枪齐齐指出,护卫着粮车,随时准备迎战,然而很多士兵的手都在微微发抖,因为他们知道,这群如狼似虎的骑兵,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抵挡的。

  “严肃点,打劫!放下兵器,否则杀无赦!”

  烟尘之中,一名白袍小将在粮车两旁来回飞驰,不停的大声呼喝。PS:推荐票不要停,收藏不要停……跪谢!

  

第四十三章 严肃点,打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