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快,杀了逢纪那老贼!

    不过,公孙白从来就不是个呆货,不等众人反应过来,立即高声喊道:“微臣公孙白,谢主隆恩!”

  公孙瓒这才如梦初醒,又狠狠的瞪了公孙白一眼,这才喊道:“微臣公孙瓒,谢皇恩浩荡。”

  那传旨的宦官这才哈哈一笑,一把扶起公孙瓒,将圣旨双手呈到公孙瓒手上,双手一抱拳道:“恭喜将军,恭喜公子,将军一门两侯,可喜可贺啊!”

  公孙瓒急忙还礼,脸上遮掩不住喜悦的笑容,不管如何,加官进爵终究是喜事,暂时把公孙白造反的事忘到了一边。

  “段训,统率21,武力25,智力45,政治48,健康值87。”

  我去,段训,居然是这个坑货,大好人刘虞就是被便宜老爹和这货坑死的。

  公孙白嘿嘿笑道:“这位大人,天庭饱满,印堂发亮,气度不凡,莫非就是大名鼎鼎的段常侍?”

  段训满脸震惊的望着公孙白,呐呐的说道:“五公子,不,亭侯也知段某之名乎?”

  公孙白心中暗笑,脸上一本正经的说道:“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段训那虚荣的心灵瞬间得到满足,立即满脸堆笑道:“亭侯果然见多识广,怪不得太傅刘公和渤海太守袁本初,联名上书举奏亭侯,今日一见,果然是英雄少年,风华绝代,段某佩服啊。”

  这两人互相吹捧着,把四周的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只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这公孙白刚才还明明要受责罚,此刻却摇身一变,成为亭侯。

  十五岁即封侯,这是何等的荣耀啊!

  众人的视线集中在公孙白身上,有艳羡的,有欣慰的,有惊喜的,更有嫉妒得发疯的,尤其是公孙邈、羊绿和刘氏三人,恨不得冲上来,一把将那圣旨撕得粉碎,可是他们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刚刚行凶作恶的公孙白和钦差使臣谈笑风生、相聊正欢。

  终于,公孙瓒忍不住了,转身对尚未回过神来的公孙清道:“钦使一路辛苦了,速去给钦使安排上好的住处,今夜本侯要为钦使接风洗尘。”

  “喏!”公孙清应声而退。

  段训哈哈笑道:“蓟侯客气了。”

  突然他的双眼滴溜溜一转,朝四周望了一圈,不解的指着数百名明刀晃枪的白马义从问道:“蓟侯府中,为何会有如此多甲士,莫非适才有乱事发生?”

  公孙瓒尴尬笑道:“非也,钦使误会了,此皆乃本府之家将也。先不提此事,诸位钦使一路舟车劳顿,请诸位钦使移步到前厅,喝几樽薄酒解解乏。”

  眼见公孙瓒、公孙白和段训及一干羽林卫奔往前厅而去,赵云朝管亥使了一个眼色,轻声喝道:“撤!”

  两百多白马义从立即呼啦啦的溜了个干净,只剩下刘氏、羊绿和公孙邈及一干家将伫立在风中发呆。

  “唉……”刘氏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十岁一般,摇了摇头,转身进了厢房。

  羊绿望着刘氏的背影,欲言又止,终究什么都没说,回头望着坐在地上,痛得呲牙咧嘴、满脸苍白的公孙邈,心中痛惜不已,她猛的抬起头来对着四周的家将厉声喝道:“一群废物,愣着干什么?还不速速背二公子回房,再去请城中最好的郎中过来?”

  两人幽怨的望着公孙白的背影,感觉到一股无边的失落,曾经那个任他们欺辱的贱种,已经渐行渐远,和他们远远不在一个等级段了。十五岁封侯,简直就是一步登天,就连嫡子公孙续也只能望其项背。

  此刻起,谁还敢鄙视他?

  ***********

  不过,再牛逼的亭侯,也牛不过安南将军、蓟侯公孙瓒;再逆天的儿子,也只能在老子面前屈服。

  就在礼送段训出城的第二天晚上,公孙白便被公孙瓒按在大堂之中,恶狠狠的抽了三十大鞭。

  这三十大鞭着实抽得狠啊,痛得公孙白哭爹喊娘不说,还动用他20兵甲币来恢复健康值。

  两百名白马义从虽然说是服从军令而行动,但是依然没逃脱责罚,每人五军棍的责杖已经算是很轻的了,结果又花了公孙白4000多兵甲币,说多了都是泪,只是这2级命疗术的熟练度也成了202/500,离3级命疗术也不远了。

  既然已是亭侯了,自然不能再住之前那间小破房了,公孙清奉命给公孙白安排了一间大厢房,供差遣的下人增加到了二十几人,梁宏和李烈两个死家丁这次是彻底威风了起来,成了这群下人的管事。

  至于婢女小薇,整个公孙府中已经没人会把她当做一个婢女来看待了。在众人的眼中来看,这位出身卑微的婢女注定不能广宁亭侯的正妻,但是小妾的身份是走不了的,而且还将是广宁亭侯的小妾中比较得宠的一个。广宁亭侯亲自为她煎药、喂药,熬鸡汤、喂鸡汤,能不得宠吗?小妾的地位虽然不高,但是却远远不是公孙府中的下人能得罪的,更何况还是得宠的小妾。

  在公孙府中婢女们的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小薇的身体一天天恢复了起来,双腿已经能下地走动,只是身子稍稍有点虚而已,健康值已经恢复到了70出头了。只等30天的技能冷却时间一到,补个15点健康值,就能恢复正常状态了。

  至于公孙白,在公孙家的诸位公子中已经绝尘而去,此时他是不是嫡子不是很重要了,重要的是他是亭侯,而且是公孙瓒的最宠爱的儿子。别的不说,公孙续因为坑了公孙白,现在还在幽禁中,而几乎将整个侯府闹翻了天的公孙白,虽然被打得哭天喊地、凄惨至极,结果第二天就若无其事、精神抖擞的早早起来去练枪了,谁都有理由相信那绝对是假打。

  ********

  蓟城东门郊外的平原上,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正迎着瑟瑟秋风,纵马奔驰,来回穿梭,喊杀声不止。

  “呀~嘿~”

  一听那怪异而骚包的声音,不是广宁亭侯公孙白还能是谁?

  不知不觉一个月时间过去,他的武力又增长了一点,达到了67,今天正是他挑战赵云部下队率罗安的日子。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时,公孙白吓了一大跳,差点就想叫人把他抓起来砍了,因为在后世的电影《见龙卸甲》中,有一个叫罗平安的常山将领把赵云给阴死了,不过他查询了这个疑似叛徒罗平安的队率的属性之后,总算抑制住了心中的冲动。

  “罗安,统率45,武力72,智力42,政治21,健康值90,对赵云忠诚度95。”

  这么高的忠诚度,很显然是太可能去阴赵云的,再说罗平安只是李仁港瞎编出来的,云哥最后是寿终正寝的,不是被阴死的。

  两人在平地上厮杀个不停,开始罗安还顾忌公孙白的身份,有心让他一下,结果踩着双马镫作战的公孙白,在马背上如履平地一般,再加上那如虹的气势,杀得罗安手忙脚乱,最后不得不施展全身解数,才勉强杀了一个平手。

  两人纵马来回穿梭,速度极快,罗安根本就没时间看公孙白马上的秘密,但是在一旁观战的赵云却看清了公孙白脚上的玄机,心中终于恍然大悟,明白了公孙白为什么马术精进如此之快。他虽然脸上不动声色,却不禁暗暗赞叹公孙白的智慧。

  眼看两人已斗了上百回合,都已累得气喘吁吁,赵云这才叫两人停战休息。

  就在赵云喊停那一刹那,公孙白心中激动得砰砰直跳。终于可以得到这位武力98的名师指点了。

  “枪中之王,诸势之首,着着祖此,而变化无穷。如你剳上,我即拿,如你剳左我即拦,如你剳右,我即拿,总此一着之所变化也。”

  “势势之中,着着之内,单手剳人,无逾此着。我立诸势,听你上下里外剳我,我用剳拿勾捉等法,破开你枪,即进步单手探身发枪剳你。”

  ……

  就在一个孜孜不倦的传授,一个如饥似渴的苦学时,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隆隆的马蹄声和辘辘的车轮声。

  两人抬头望去,只见南面尘土滚滚,数十名甲士纵马簇拥着一辆双驾马车朝蓟城疾驰而来。

  就在两人迷惑之间,那队人马已经奔至近前,然后随着车内的喊停声,车马缓缓的在两人身边停了下来。

  一名文士模样的中年官员掀开车帘,跃下车辕,迎着公孙白弯腰施礼道:“逢纪拜见广宁亭侯!”

  公孙白一见逢纪就乐了:“原来是元图兄长啊,多日不见,愈发雄姿英发了。”

  逢纪哈哈一笑道:“逢某此次特意为祝贺安南将军和亭侯而来,天色已晚,逢某先入城找驿馆落脚,晚点再去贵府拜见亭侯,告辞了。”

  公孙白还礼道:“好说好说!”

  眼看着逢纪登上马车,车轮缓缓启动,一行人继续往蓟城南门奔去,公孙白隐隐感觉有点不对,就一时想不出来为什么不对。

  两人又练了半个时辰的枪法,公孙白终于疲累了下来,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望着逐渐西坠的红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突然,他脑海中灵光一闪,心中不禁大惊,猛的从地上一跃而起,翻身上马,高声喊道:“师父,快,随我去杀了逢纪那老贼!”

  PS:新的大战即将开始,高潮即将到来,跪求收藏!

  

第五十一章 快,杀了逢纪那老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