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 提亲

  怏怏不乐的公孙白拜别了公孙瓒,往自己的厢房走去。

  他倒不是在乎公孙越的小命,也不是怕日后打不过袁绍,而是特么的就这么便宜了袁绍,得到了整个冀州终究是不爽。

  毕竟,袁绍的强大会影响自己的命运,历史上公孙瓒和自己的悲剧就是从袁绍得冀州开始。

  迎面一群人向他走来,他缓缓的抬起头来,然后就看到了公孙续。

  被幽禁了三个月的公孙续,脸色显得有点苍白,头发散乱,满脸的乱须,显得十分憔悴和狼狈,全无之前风度翩翩、英俊潇洒的模样。

  公孙白愕然的停住了脚步,对面的公孙续也看到了公孙白,也停了下来。

  两人凝身不动,四目相接,神色极为复杂。

  一旁的公孙清眼见这副架势,心头不觉慌了,这兄弟俩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啊。

  他正要开口,却听公孙续淡淡的说道:“清兄,你带他们先避让一下,我和五弟单独谈谈。”

  公孙清一听,心中更慌了,这等下要是动起手来,如今五公子武艺大增,手中还拿着明晃晃的长枪,大公子恐怕要吃亏啊。

  公孙续见公孙清不动,沉声道:“清兄,为何不动?放心,我们兄弟俩只是有点误会,不会再同室操戈的。”

  公孙清这才微微放心,无奈的一挥手,示意众家将退下,临走之前又不放心的说了一句:“两位公子,切勿动气,和为贵啊。”

  眼见公孙清走远了,公孙续这才朝公孙白展颜一笑:“恭喜五弟,年纪轻轻就已封侯,兄长惭愧不如啊。”

  公孙白神色微微楞了下,不知这个一向视自己为眼中钉的大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只好也微微一笑道:“多谢兄长。”

  公孙清神色微微一黯,苦笑道:“五弟春风得意,为兄却身陷囹圄,不过为兄倒也听得不少五弟的事迹,近段时间也思虑了很久。五弟能舍身救数万黄巾性命,又不顾一切为区区一个婢女讨公道,非常人所能也,若非性情中人,岂能如此?再加之五弟在此次黄巾讨伐之战,屡立奇功,为兄甚感佩服。想来五弟虽有时惫怠无赖,终究是少年心性,倒是为兄心胸狭隘,斤斤计较,对五弟冒犯之事耿耿入怀,又对五弟深受父亲宠爱而心怀嫉妒,为此,为兄自责不已。”

  这一席话把公孙白说得惊呆了,再见公孙续眼中神色真挚,显得尴尬不已。话可以作假,脸上的神色可以作假,但是眼睛却很难作假,除非是影帝级的人物,所以他对公孙续的话半信半疑,脸上也微微露出感动之色。

  “兄长,事情已过去,你我兄弟休得再提,就让那些不愉快的往事随风而去。俗言道,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从即日起,我等当齐心协力,共同辅佐父亲,光耀我们公孙家门楣!”公孙白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到有七分真诚,剩下三分是戒备。

  “好,好一个,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从今以后,为兄若再对五弟有半点叵测之心,天诛地灭!”公孙续激声道。

  两人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公孙续眼中已是热泪盈眶。

  这二货,像个娘们一般,这么点屁大的事也能哭!像你白哥这种铁骨铮铮的大英雄,就算是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心不跳,处之泰然。

  ********************

  公元191年,对于汉末中原之地来说,是多事之秋。

  这一年,青州黄巾肆虐,号称百万,到处攻城略地;

  这一年,兖州刺史攻杀东郡太守桥瑁,举世震惊;

  这一年,公孙瓒在渤海郡大败青州黄巾军三十万,俘虏二十万,威震天下,刘虞和袁绍联名表其为安南将军,表其庶子公孙白为广宁亭侯;

  这一年,曹操率军在东郡大败于毒、白绕、眭固、於扶罗等黄巾贼军,袁绍表其为东郡太守;

  这一年,韩馥部曲麴义反叛,韩馥率数倍兵力与麴义交战,居然也失利,足见韩馥部曲战力之渣。

  这一年,袁绍与公孙瓒密谋偷袭冀州,韩馥眼见公孙瓒率燕代之众而来,更惧白马义从之威,经袁绍的外甥高干和部曲荀谵的劝说,不顾耿武、关纯及沮授的劝说,请袁绍入冀州,最终却是引狼入室,不但被袁绍全面架空,部曲耿武、关纯被颜良文丑所斩,自己最后也被逼自杀。

  此时的公孙白只不过是大海中的一朵小浪花,也未能产生蝴蝶效应,历史还是在按着原有的轨迹前行。

  袁绍得冀州之后,实力大增。有了冀州的钱粮作为后盾,大肆招兵买马,再加上收编原有的冀州兵马,兵力已达到十万之众。再加上其四世三公的名望,招揽了大批贤才,至此他手下文有沮授、陈琳、逢纪、田丰、审配、郭图、许攸、荀谵等人,武有颜良、文丑、张郃、高览、麴义等人,一时间风头无二,隐然成为天下第一诸侯。

  “如今将军可兴军东讨,可以定青州黄巾,可得百万之众,一州之地;东北之黑山张燕,原本为乌合之众,但是隐于山川之中,四处流窜,不易征讨,不若遣庶子联姻,诱其联盟,再徐徐图之;张燕一定,再借道北上征讨,平公孙瓒,得幽州之地;再震慑戎狄,降服匈奴,轻取并州,可得四州之地。因之招揽天下英雄,集合百万大军,迎皇上于西京,复宗庙于洛阳,至此号令天下,诛讨未服,谁敢不从?”

  这是冀州别驾从事沮授给袁绍规划的蓝图,令袁绍心花怒放,豪气大增。

  然而此时的公孙瓒,却还沉醉在袁绍会分给他三郡之地的幻想之中,根本就没将那天公孙白的话记在心上,再如历史上那般派出公孙越去冀州找袁绍索要河间国、中山国及渤海郡等三郡之地。

  当公孙越率众驱车意气风发的从蓟城南门出发的时候,公孙白正在和赵云学习百鸟朝凤枪。

  经过一个多月的苦练和赵云的悉心指点,他的武力已经增长到了69,想想半年来武力增加了14点,公孙白还是很高兴的。

  公孙越的马队惊动了正在苦练的公孙白,他望着公孙越的马车在一干骑兵的簇拥下,缓缓南去,不禁微微的叹了口气。

  正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傻逼二叔一去不复还。不过关老子毛事,留着这个坑货在,就像留个炸弹,时不时的会坑自己一把。

  所谓死道友莫死贫道,只要贫道不死,这种猪一样的道友随他去吧。

  就在公孙越驱车往冀州而去时,袁家庶子袁昱也驾车奔往北面黑山而去。这个袁昱和历史上的公孙白一样,因为是庶子,籍籍无名(袁谭、袁熙是袁绍前妻所生,袁尚是后妻所生,都是嫡子)。

  不管如何张燕终究是贼军,虽然曾经被灵帝封过中郎将,但终究还是贼军,自然不可能用嫡子去联姻。

  而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同样也有一只队伍从黑山正往蓟城而来。

  袁绍占冀州,震动天下,处于幽、冀相接地带的黑山张燕,怎么可能不担心袁绍将他清算。

  想来想去,鉴于袁绍对韩馥的翻脸不认人,与公孙瓒联盟似乎更可靠点,所以张燕竟然派使者主动来蓟城提亲。

  当然,这一切都归于张燕又一个待嫁的女儿,而且在黑山一带被传为神女一般的漂亮的女儿。

  张燕提亲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公孙五公子,朝廷新封的广宁亭侯,公孙白。

  广宁亭侯,怜悯青州黄巾军,舍命阻止公孙瓒滥杀,又将其交于勤德爱民的刘虞处理,使二十万黄巾军在刘虞的手下得到了妥善的安置,并安居乐业,张燕和黑山黄巾军自然大都对其有着深深的好感,再加上他的庶子身份,更容易令公孙瓒接受一点。

  蓟城的公孙瓒,因公孙续、公孙白兄弟俩冰释前嫌,心情正不错,听得黑山张燕居然主动派人前来提亲,心中很是高兴。

  张燕虽然骨子里是贼军,但是确实被灵帝封为平难中郎将,也算是早已洗白了身份,如今拉下面子主动求亲,平白得了百万黑山军外援,怎么能不高兴。

  公孙白那边,虽然是亭侯,但终究是庶子身份,平难中郎将的嫡女,也不至于辱没了他的身份。而且他一直担心的是,以这臭小子意气用事、一意孤行的性格,弄不好就娶了那婢女小薇为妻了,堂堂的大汉亭侯,竟然娶一个婢女为妻,岂不是笑话?

  公孙瓒一边令人安顿前来求亲的黑山使者,一边派人请公孙白和几个心腹将领前来商议。

  PS:1.关于自立,大家不要急,等公孙瓒和袁绍第一次大战之后,避免白马义从被麴义阴掉;2.至于自立的地方,当然是个好地方,矿产丰富,天然马场,但是要从别人手上抢,3.推荐票,推荐票,我要推荐票,新书榜被人暴掉啦!

  

第五十三章 提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