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无良女婿

  “杀~”

  “杀~”

  震天的喊杀声,充溢了整个驿馆。

  一名名白马义从举刀劈开了驿馆寓舍的门,迎着屋内的惊慌失措的袁军一阵乱劈乱砍,屋内血流成河,甚至有的睡得太死的袁军尚未从睡梦中醒来,便已被砍下头颅。

  随着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整个驿馆成了修罗地狱,到处是鲜血喷洒,到处是碎肉横飞,所有白马义从都疯狂了,只有一个字——杀!

  公孙白望着面前血淋淋的一幕,突然惊觉自己不知何时已变得冷血和嗜杀起来,面对如此血腥的场面非但没有任何一丝怜悯心,反而变得很兴奋。

  巨大的喊叫声和惊恐声惊醒了住在驿馆里面寓舍的袁昱和高览等人,只听一声大吼“何方狂徒,敢害我冀州军”,只见高览全身披挂,手提长枪,纵马疾奔而来,迎着一名白马义从迅猛一冲,那名白马义从抵敌不住,被他刺伤于马下。

  下一刻,高览正要举枪往地上一戳,将那名白马义从刺死,却听身侧传来一声如雷般的大吼,高览心头一惊,不敢怠慢,急忙收起长枪,调转马头迎向那人。

  一杆银枪如同闪电一般朝他刺来,高览举枪相迎。

  砰!

  随着金铁交鸣声,双枪相碰,两人错马而过,赵云身形纹丝不动,而高览的身子却连晃了两下。

  接着赵云手起枪落,顺势连连挑飞几名试图反击的袁军,这才调转马头,迎着高览继续冲杀了过去。

  就在惊慌失措的袁军被白马义从杀得七零八落,高览也被赵云的枪影牢牢困住的时候,公孙白已然率着几名白马义从奔近了袁昱的寓舍。

  寓舍门口,几名袁军将士挡在袁昱身前,满脸煞白的袁昱指着公孙白喝道:“公孙白小儿,你想干什么,难道你要挑起家父和蓟侯的战争吗?你若伤了本公子,休说是家父,就算是蓟侯也不会放过你的!”

  公孙白阴测测的一笑:“不劳袁公子费心,给我杀!”

  特么的,你袁绍杀我公孙家一人,我也得杀你袁家一人,否则本侯岂不是很丢脸?

  说话间,公孙白长剑一抖,便率着众白马义从迎着袁昱杀了过去。

  这几名袁军侍卫武力最高者也不过58,而这批精选的白马义从,武力都在65以上,再加上配合有度,气势如虹,简直就是碾压。

  只见一阵惨绝人寰的厮杀过后,一个接一个的袁军侍卫被白马义从的刀网所绞杀,终于,最后一名袁军侍卫直挺挺的站在众白马义从面前,喉头咕咕直响,一缕鲜血从喉部流出,双手在空中舞了几下,似乎想抓住什么,然后又被六七把长刀齐齐刺入身体,接着身子一歪,扑的摔倒在地,气绝身亡。

  公孙白抽身上前,手中的长剑一抖,那凛冽的剑锋便已抵上了袁昱的喉咙,寒气直透入肌肤。

  这一刻,袁昱彻底惊慌起来,满脸吓得没有半点血色,撕心裂肺的喊道:“亭侯饶命,亭侯饶命,小的不敢再和亭侯争张家之女,小的这就回冀州去……”

  我去,说得好像是我威逼你放弃,否则争不过你似的。

  公孙白阴阴一笑道:“跪下来,给本侯磕个头,本侯就不杀你!”

  袁昱望着喉头锋芒凛冽的剑锋,又望了一下公孙白脸上浓烈的杀气,终于扑通一声跪倒了下去。

  公孙白诡笑着收起了长剑,淡淡的说道:“本侯自是不会杀你,但是不能确保他们不会出手。”

  说完,便转过身去,不再看袁昱。

  身后的袁昱惊骇至极:“你……”

  一个字刚说出口,一片白花花的刀光便晃乱了他的双眼,接着他的头颅便已飞了起来,只剩下无头的尸体喷涌着鲜血。

  “袁公子被杀了!”

  随着一声惊叫,袁军侍卫们原本好不容易临时组织起的几十人的反抗队伍,瞬间士气大降,人人面如土色,纷纷溃散。

  嗷~

  原本率着四五名冀州将领苦战赵云的高览,发出一声悲愤的大吼,迎着赵云狂刺了几枪,猛然回身就跑。

  等到赵云奋起神威,将那几名拦住去路的冀州将领一一刺死时,高览已纵马飞身奔向驿馆大门,高声喝道:“公孙白小贼,待我禀得袁将军,必报今日血仇!”

  赵云一阵大怒,飞身上马,一催照夜玉狮子就要追向高览。

  就在此时,驿馆外突然脚步声大起,似乎有千军万马疾奔而来,接着便听到一声如雷的怒吼:“给本将围起来!”

  黑山张燕!

  众人听到此人声音不禁心头一震,齐齐停下了手中的兵器,余下不过二三十名袁军,如蒙大赦,急匆匆的朝门外奔了出去。

  接着,只听马鸣萧萧,脚步声如雷,密密麻麻的黑山军如同潮水一般涌来,把整个驿馆四周包围的严严实实的。

  一个身披鱼鳞铠,手执长枪的中年将领在一干黑山军将士的簇拥下昂然而来,大步踏入驿馆大门。

  “张燕,统率81,武力83,政治45,智力47,健康值90。”

  公孙白刚刚查完张燕的属性,便见张燕手中长枪一挥,数百名如狼似虎的黑山军便将公孙白等人呼啦啦的围了起来,一杆杆长枪齐刷刷的伸了出来,锋利的枪尖指向公孙白等人。

  赵云眼中战意大起,紧紧挨在公孙白身旁,手中龙胆亮银枪直指对面的张燕等人,随时准备出击。

  公孙白手提着袁昱的人头,那头颅还在一滴滴的滴着鲜血,冷眼抬头望向张燕,却见张燕身后的杜长正咧着嘴朝他微笑,见他望来还赞许的点了点头,又伸出了大拇指。

  公孙白见他这副神情,心中稍安,对他回报一笑。

  张燕原本想给公孙白来个下马威,却见公孙白不但公然提着袁昱的人头在他面前示威,而且居然诡异的笑出来了,不禁心头大怒,厉声喝道:“大胆公孙白,竟敢在我黑山城中行凶杀人,莫非欺我张燕宝刀不利乎?”

  我去,咱们就不能愉快的聊聊翁婿情么?

  扑通!

  公孙白将袁昱的人头往地上一扔,然后迎着张燕深深弯腰一拜:“岳父大人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你……”张燕千想万想,没想到公孙白居然厚颜无耻到了这种地步,瞬间语塞,指着公孙白说不出话来。

  公孙白身后的赵云等白马义从窃笑不已,而那四周原本凶神恶煞般的黑山军却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哈哈哈!

  张燕背后的杜长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个广宁亭侯,果然少年英雄,不愧是黑山的贤婿,哈哈哈……”

  哈哈哈!

  赵云及身后的白马义从,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张燕终于忍无可忍了,怒声斥道:“放肆!来人,给我拿下!”

  众黑山军,你看我,我看你,向前不是,不向前也不是。

  就在纠结之际,突然大门口传来一声颤颤巍巍的骂声:“谁敢动我贤孙婿试试?”

  这一声只惊得张燕魂飞魄散,就连杜长等黑山军将领也满脸震惊的朝大门口望去。

  眼前的一幕,令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见严氏在张燕的夫人张氏和张墨的陪同下,正灵活的迈着双腿,朝众人走来。

  众人擦了几次眼睛才确信没看错,这位黑山军中德高望重的老夫人,二十年没下过地,如今竟然行走如飞的朝他们走来。

  张燕怔了半响,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迎了上去,颤抖着说道:“真是苍天保佑,母亲的双腿居然就好了。”

  严氏哈哈笑道:“什么苍天保佑,为娘的这双腿能痊愈,全靠我那贤孙婿!”

  贤孙婿?

  张燕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半天头绪都没理清,正要发问,却听身后传来一声令他牙痒的声音:“孩儿拜见祖母,拜见岳母!”

  不过比他恨得更牙痒的则是张墨,一张小脸羞得满脸通红。

  严氏和张氏两人却满脸笑容的扶起了公孙白:“贤婿(贤孙婿)免礼。”

  两人扶起公孙白后,那张氏盯着公孙白上上下下看了个够,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嘴巴都笑得合不拢嘴来。

  可怜的张燕终于理清了头绪,恶狠狠的望着公孙白,沉声喝道:“既是母亲做主,这场婚事老夫就允了,还不速速给老夫行礼!”

  我去,你还能再无耻点吗?明明是你主动送女上门的,才把我诓到这荒山野岭的,再说刚才不是拜过了吗?是你自己不接受能怪谁?

  公孙白虽然一阵腹诽,但是也只能乖乖的迎向张燕,行了个大礼:“孩儿拜见岳父大人!”

  嗬嗬嗬!

  四周一阵欢腾起来,开始是赵云和众白马义从起哄,接着四周的黑山军也在杜长的带领下,纷纷哄闹起来。

  张燕板着脸,等众人的哄闹声沉寂下来,这才一把扶起公孙白,双手抓住他的臂膀,沉声喝道:“墨儿我就托付给你了,你须好生待她,若是敢对她有半点不是,休怪老夫不客气。”

  公孙白连连点头称是,心中却腹诽不已:我去,80的武力,我能欺负她吗?再说你说得这么牛逼,要不我让我师父和你练练?

  PS:1.作为一个管着上百号人的上班狗,再加上卡文这玩意,就像女人的亲戚,隔断时间就要来一次,目前日更两章已经很吃力,请大家谅解,勿催爆更。

  2.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

  

第六十章 无良女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