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 袁绍,你妈叫你回家吃饭

  第六十四章袁绍,你妈叫你回家吃饭

  磐河,只是漳河的一条小支流,在地图上很难找到,若非袁绍和公孙瓒在此一战,只会和其他小河一样,籍籍无名。

  此时正值冬季,枯水季节,河两岸露出大片的河滩和密密麻麻的砂石,不过就算是枯水,深处也有一人齐腰以上的深度,有的地方甚至达到了五尺多深,无论是公孙瓒还是袁绍,若是想涉水渡河而击,恐怕纯粹就是找死。

  河水的深度,袁绍派人探过,公孙瓒也派人探过,所以两军唯一能跨河而击的路径,只有磐河上的界桥。

  界桥是一座宽达三丈多的石桥,说起来已经算是一座很宽的石桥了,可是作为战争通道,却很显然过于狭隘,所以袁绍才派大军屯守在界桥之东的河岸边。

  轰隆隆!

  七万多大军,马步混杂,如同一朵乌云一般滚滚而来,然后缓缓的在磐河西岸边停了下来。

  磐河两岸,旌旗如云,戈戟如林,密密麻麻的甲兵遮蔽了两岸,漫天的杀气令那无声缓流的磐河水似乎也凝滞起来,天上的阳光似乎也变得黯淡起来。

  公孙瓒冷眼望着对岸黑压压的一片冀州军,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嘲笑。连日来的摧枯拉朽,一路高歌,令公孙瓒信心暴涨。眼见对方人马不如自己雄壮,兵力也少于自己,再加上基本都是步兵,而自己这边连白马义从共有五千骑兵,实力显然压对手一筹,令他明显轻视对面的冀州军。

  他转身回头,望向身后的公孙白,双眼中充满暖暖的笑意。

  公孙白在他心里已经成了十足的宝贝疙瘩,原本说好的抢地盘的争夺战,被公孙白搞出个“十罪之檄”,这场分赃不均的找场子的战斗,瞬间变得高大上起来,成了一场正义之战,一路上顺风顺水的就杀到了冀州腹地,很快就要直捣冀州治所邺城了。

  不过此刻端坐在雪鹰宝马上的公孙白的脸上却没了那种没心没肺、人畜无害的笑容,似乎却是满脸忧虑之色。

  这臭小子,自从出兵以来,就是这副德性,莫非思春了,想他那一妻一妾了?唉,打完这场战,整个冀州就是老子的了,不用和刘虞那厮明争暗斗了,到时一攻下邺城就给他完婚吧,马上十六岁了,年纪也不小了。

  他眼中依旧充满笑意,声音却变得威严起来:“白儿,随为父去见见袁绍小儿!”

  “见袁绍?”公孙白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来,一个念头突然在他脑海中一闪,他突然似乎打了鸡血一般,精神大振,回头喊道,“师父,二叔,三叔,管将军,速速随我来!”

  赵云、张飞、关羽和管亥等人虽然莫名其妙,但是依旧应声而出,跟随在他身后。

  公孙瓒眼见公孙白叫了一群肌肉型的大汉跟了过来,不禁笑骂了一声臭小子,倒也不恼,率着单经、田楷和刘备等人率先奔到界桥西面桥头。

  公孙白率着四个如同铁塔般的大佬不紧不慢的跟在背后,转头低声道:“师父,等会听我暗语,便用宝弓偷射袁绍。”

  “什么?”身后四人齐齐惊声道。

  赵云更是满脸涨得通红,沉声道:“背后施暗箭,乃宵小所为,为师一向磊落,岂能行此龌龊之事。”

  公孙白急声道:“伏尸一人,流血五步就能解决的战斗,为何要伏尸百万,流血漂橹来完成?难道师父为了区区虚名,就忍看成千上万的士兵白白丢失性命?”

  赵云呆愣了半晌,身后的关、张和管亥原本也是满脸不屑,听公孙白这一说,似乎也觉得有道理,跟着劝说起来。

  终于,赵云无奈的说道:“既然如此,为师就舍下面皮,厚颜一试,不过那袁绍出列,必有河北四将跟随,成与不成就看天意了。暗语是什么?”

  公孙白诡异的笑道:“暗语就是‘袁绍,你妈叫你回家吃饭’。”

  身后四人瞬间无语,满头黑线。

  关羽摸了摸胸前的长须,呵呵笑道:“如此也好,对面敌将听得亭侯奇言怪语,必然错愕,则是偷袭的最佳时机。”

  不愧是武圣啊,这也被你想到了,其实我本来只是想装个逼而已,

  公孙白对着关羽狠狠的竖起了大拇指,然后掉转身,打马跟上公孙瓒,身后四人对视一眼,也紧紧跟上了公孙白。

  一行人奔到界桥西面桥头,公孙瓒回头望了田楷一眼,田楷立即高声道:“蓟侯请袁太守出列叙话!”

  河风烈烈,将田楷的声音吹得飘飘荡荡的,河岸对面的绣旗突然层层展动,但是并没见人出来。

  公孙白眉头一皱,回头对身后四人喝道:“随我一起喊‘袁绍出列’,预备,喊!”

  四人对视一眼,硬着头皮齐声喊道:“袁绍出列!”

  四道气势磅礴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如同晴天起了个霹雳,好似平地响了个惊雷,那巨大的声音冲天而起,震得河水都凝滞了,云霄似乎都快崩塌了,惊得对面数万的河北军起了小小的骚动,不少人被这虎啸龙吟般的声音惊得后退了半步,阵型都微微混乱起来。

  喊声之中,从那密密麻麻如招魂幡似的绣旗之下冲出一彪人马,滚滚向界桥东面桥头奔来。

  公孙白哈哈大笑:“这才给力嘛,不给袁绍小儿来声狠的,他岂知父亲的威风?”

  公孙瓒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回过头去已是满脸忍俊不禁的笑容,却见袁绍已在几名将领的簇拥之下奔到了界桥南面桥头。

  在他身后,除了众人熟悉的颜良、文丑和高览,还多了一名相貌英武的小将。

  “张郃,统率90,武力91,智力74,政治32,健康值93,对袁绍忠诚度72。”

  原来是这家伙,今天河北四庭柱居然到齐了。

  公孙白刚刚查完那小将的属性,袁绍和公孙瓒已双双纵马出列,立在桥头,相视勒马而立。

  两人一个白袍白甲,骑白龙马,手执长槊,神威凛凛;一个身着鎏金皮甲,腰佩宝剑,披一袭大红披风,不怒自威,隔桥相望,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公孙瓒长槊一指,怒声喝道:“袁绍小儿,背义之徒,岂敢杀我胞弟,卖韩州牧?如今我替天讨贼,还不速速下马受降!”

  袁绍策马缓缓的在桥头来回走了几步,冷声笑道:“韩馥无才,愿让冀州于我与你何干?你胞弟惨遭横祸,与我何干?你借公济私,侵我冀州地界,如今要战便战,何来如此废话!”

  公孙瓒正要答话,突然听到身边一声诡异的声音响起:“这位兄长看起来天庭饱满、器宇不凡、英明神武、天纵之资,莫非就是那卑鄙无耻下流,夺人冀州的袁绍?”

  话音刚落,界桥两边的众人都瞬间凌乱了,东面的公孙瓒等人强忍着笑意,强自镇定,而西面的袁绍等人却是满脸怒容。

  “放肆!黄口小儿,岂敢胡言乱语!”颜良和文丑齐齐喝道。

  袁绍虽然与公孙白素未谋面,但是一听公孙白开口,瞬间就明白了这出口贱贱的小将是谁了,不禁火冒三丈,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面对公孙白,他想起的事情太多。

  当初正是这小畜生率众抢了他的二十万斛粮草,后来他又为了讨好公孙瓒,同时更为了挑起公孙家嫡子和庶子内部的斗争,听从逢纪的建议,与刘虞联名上书荐举这小畜生为亭侯,然而这小畜生并不领他的情,不但破坏了他联盟张燕的大计,后来更是斩杀了他的亲生儿子。

  却见公孙白哈哈一笑,怪声怪气的说道:“人家韩州牧可怜见你家穷人丑,每月出着钱粮养着你和你部下的那些要饭的兵马,你却恩将仇报,夺人辖地,杀人部曲,害人性命,你如此无耻狠毒,你母亲知道吗?”

  袁绍终于忍无可忍,厉声喝道:“谁与我取此小贼之头来!”

  身后的逢纪急声道:“不可,彼方有关张和赵云,公孙瓒也是勇将,若贸然派人前往,恐遭其暗算!”

  公孙白哈哈大笑,伸出一只手指,有恃无恐的对袁绍勾了勾,用一种极度猥琐的语气挑逗道:“袁绍小儿,可敢过来一战,保管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袁绍强自抑制住怒气,望着一旁看戏的公孙瓒,怒声道:“公孙瓒,你教子无方,不怕天下人笑话吗?”

  公孙瓒脸色一红,正要发话,却听身旁又传来公孙白响亮而贱贱的声音:“袁绍小儿,既然不敢出战,那就乖乖退回去吧,你妈叫你回家吃饭了!”

  话音刚落,躲在众人背后的赵云弯弓搭箭,一枝四尺的长箭,随着赵云的五石强弓的弦声响动,对着袁绍激射而去。

  为了搭配这种六尺长弓,赵云特意请人打制了十八枝精铁长箭,五石强弓之力,何止千斤,足以穿金裂石,何况血肉之躯。

  咻!

  箭势如惊雷一般,突破了速度的极限,撕裂了空气,又狠又疾,直奔袁绍的咽喉,惊得袁绍魂飞魄散,却来不及拔剑,惊骇之下竟然伸手来抓向那箭头。

  剧变骤生,袁绍身后的颜良和文丑大惊,齐齐纵马而出,马如龙,枪如电,直奔那激射而来的长箭。

  咯!

  两人枪矛齐出,堪堪击中那破空而来的长箭,击断了箭身,然而那一小截箭头却只是微微改变了方向,直奔袁绍的胸口。

  啊!

  袁绍大叫一声,当即从马背上摔落下来,那箭头堪堪击中他的头盔顶部,将头盔硬生生的掀了下来。

  马影一闪,张郃和高览齐齐纵马向前,和颜良文丑两人堵住桥面,背后的将士急忙扶起袁绍上马,逢纪高声喊道:“退,快退!”

  一行人在河北四庭柱的掩护下,急匆匆的奔回本营。

  哈哈哈!

  公孙瓒大笑,接着蓦然回过头来,高声喝道:“传令白马义从,趁敌军方乱,纵马踏之,一举击溃敌军,直捣邺城!”

  “不可!”公孙白大惊失色,急急高声喊道,然后往桥头上一指。

  轰隆隆!

  七八辆青铜战车,出现在桥头上,将真个桥面堵得严严实实的。

  

第六十四章 袁绍,你妈叫你回家吃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