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二章 城头激战

  第七十二章城头激战

  当当当!

  城楼上缓过气来的弓弩手开始施射,不住的有箭枝落在三人的大铁盾之上,赵云和管亥两人,一手执盾将公孙白遮挡得严严实实的,另外一只手则提枪拨打着呼啸而来的利箭。

  眼看奔到离城下已只有三十步远,前面的箭雨愈发凌厉和密集了,不过公孙白倒是有惊无险。

  “停!”

  随着公孙白一声呼喝,三人勒马而立。

  “前方十步外,释放井阑!”

  话音刚落,在他的前面已多了一截高耸入云的高塔,足足比城楼高出了两丈多高,在夜色之中显得格外突兀,格外阴森。

  笃笃笃!

  不少从城楼上射下来的箭簇落在那高塔之上。

  “井阑!这是井阑,为何突然会出现井阑!”有人惊呼了起来。

  城楼上的守军惊得目瞪口呆,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

  然而令他们更震惊的事情发生了,一架接一架的庞然大物,如同从自天而降一般,出现在他们面前,连他们激射而下的箭雨,也有相当一部分被阻挡。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北平军会妖法吗?”有人惊呼道。

  就在城头上的北平军一片惊乱之时,公孙续刷的拔剑而出,怒吼起来:“怒锋营,速上井阑!”

  嗬!

  一队队弓弩兵轰然而出,如同潮水一般涌向井阑之下,整齐的排在井阑的背面方向下,依次迅速而整齐的往井阑顶上爬了上去。

  下一刻,经县城外便响起了排山倒海般的号子声,上千先锋精兵在刘备和关、张的率领下,推着一架架云梯骤然开始加速,向城下涌来。

  在井阑和云梯的四周,霍然是黑压压的北平军甲兵,在火光的照耀下,北平军甲兵手中的刀枪剑戟全都反射出了冷森森的寒光,甚至连他们手中的盾牌都能反射出幽光。

  守在城墙上的河北军急得脸都绿了,城内的河北军大营虽然也已经沸反盈天,一队队的河北军甲兵正顺着大街蜂拥而来,可是……还来得及吗?

  不到片刻功夫,怒锋营的将士已经攀上了井阑顶部的望塔,每座井阑顶部望楼前面二十人,后面二十人。

  公孙续神情冷漠似铁,迎风肃立在井阑的最顶层。

  “拿箭来!”一声轻喝,早有亲兵递上了一枝拇指粗的狼牙重箭。

  公孙续反手接过狼牙重箭,又将重箭轻轻扣于弓弦之上,遂即双手猛然发力,将足有两石挽力的铁胎弓挽成了满月状,冷森森的箭头已经居高临下,对准了对面关墙上,那个正在振臂怒吼、呼喝河北军操作床弩的河北军小校。

  夜风猎猎,公孙续心里却是一片清明。

  倏忽之间,扣住弓弦的食中俩指悄然松开。

  下一刻,拇指粗的狼牙重箭早已经挟带着低沉的尖啸,闪电般射向了对面关墙上的河北军小校,河北军小校似乎是察觉了什么,急切间就要低头,然而,不等他把头低下,冰冷的三棱箭簇就已经从他的面门上猛然锲入,又从后脑穿透而出。

  河北军小校强壮的身躯剧烈地颤抖了几下,遂即直挺挺地倒了下来。

  公孙续的这一箭霎时间吹响了进攻的号角,守在十架井阑上的数百名怒锋弓箭手纷纷挽弓放箭,密集如蝗的箭雨顿时向着关上倾泄而下,城头上无遮无挡的河北军便纷纷中箭倒在了血泊之中,少数身披重甲的河北军小校也被公孙续逐一猎杀。

  与此同时,刘备率领的先锋军也已推着二十架云梯到了城墙下,二十余架云梯高高绞起,遂即向前猛然翻倒,通过末端的倒钩死死地钩住了关头的垛堞。

  刘备高举长剑,厉声喝道:“杀!”

  下一刻,刘备一夫当先,手执雌雄双剑大步流星登上了云梯,接着又传来两声暴雷般的大吼,关羽和张飞两人也齐齐奔上了刘备旁边两架云梯,疾窜而上。

  不远处,严飞和吴明两人也齐声喊道:“儿郎们,冲啊,这是亭侯给我们的荣耀!”

  上千敢死精兵,如影随行,誓死相从!

  城楼上的河北军正被头上密集如雨的乱箭激射得四处逃窜,只有部分刀盾兵,一手高举着大盾顶在头上,一手执着长刀阻击城下奔涌上来的北平军,慌乱至极。

  “去死!”一名河北军悍卒,高举着一块上百斤的擂木,恶狠狠的朝下砸了下去,擂木咕噜噜的沿着云梯往下滚去,眼看就要砸中冲在最前的关羽。

  “嗬!”关羽一声怒吼,向前两步单手托住那滚滚而来的擂木,那上百斤的擂木翻滚之势,何止数百斤,竟然被关羽单臂按住。

  下一刻,那块擂木竟然逆行而上,直奔城头,在垛堞上蹦了两下,便轰然砸在乱军从中,那名刚刚砸下擂木的河北军悍卒首当其冲,被压在擂木之下。

  咻!

  一枝利箭从井阑之上激射而下,射中那名河北军的咽喉,他死死的瞪着眼睛,至死不明白为什么那块擂木会去而复还。

  借着这擂木一滚之势,关羽大喝一声,跃上垛堞,那九尺高的伟岸身躯站在垛堞之上如同天神下凡一般,神威凛凛。

  嗷~

  随着虎啸龙吟般的怒吼声,八十一斤的青龙偃月刀掠起一片阴冷的寒光,如同狂风一般卷向面前的敌军,只听惨叫声和骨肉碎裂之声,四周的河北军被扫倒一片,紧接着身后的上百校刀手,蜂拥而上。

  旁边不远处的另外一架云梯口,从城头上连续扔下两块滚石和擂木都被张飞奋力拨开,眼看张飞那半截黑塔般的身躯已经逼近了垛堞,一名身材高大的守军队率急红了眼,奋力抱起一块两百多斤的大石架上垛堞。

  他狂喘了几口气,望着已经距垛堞只有五六尺距离的张飞,眼中露出狰狞的神色,正要奋力推下巨石,眼前突然寒光一闪,接着眉心一痛,一截矛杆出现在他眼中晃了一下,瞬间无边的黑暗就将他吞没了。

  丈八蛇矛,此时充分发挥了长度的优势,张飞收回长矛,一跃而起,将那块两百多斤的大石猛然推下,砸倒砸伤一片,然后翻过垛堞,如同虎入羊群一般,横扫千军。

  “杀!”

  经过一番激战,刘备、严飞和吴明等人也纷纷率着部曲杀上了城头。

  **********

  袁绍不来及披甲,仅着锦袍就冲出了行辕,半路上会合了高览和麴义等将,遂即带着大队人马直趋城墙而来,北平军的突然夜袭,大大地出乎了袁绍的预料,也杀了关内守军一个措手不及。

  说好的七天破城,怎么会当夜就攻城的?

  直到这一刻,袁绍才发现,他居然在不知不觉间着了公孙白那小贼的道。

  这一刻,袁绍也不得不承认,公孙白这小贼还真是厉害,简直就是用兵如神哪,连一向瞧不起公孙瓒的袁绍也不得不佩服他的这个满肚子坏水的儿子!

  袁绍带着大队人马刚刚涌上大街,,一队河北军士卒就从城头上乱哄哄地溃败了下来,见是袁绍,领头的河北军屯长顿时跪倒在地,惨然疾呼道:“将军,完了,全完了,贼军已经抢上城头了,经县失守了!”

  “扰乱军心,死!”袁绍勃然大怒,拔剑便砍。

  那河北军屯长反应不及,一下就被袁绍砍下了首级。

  袁绍遂即又扬起滴血的长剑,仰天咆哮道:“都听好了,只要有我袁绍在,经县城就绝不会失守,统统跟本将军冲上去,把贼军赶下城头去!”

  “杀杀杀……”数以千计的河北军轰然响应,跟着袁绍朝东门奔去。

  此时,河北军猛将颜良和文丑两人已经奔上了城楼。

  城楼上,上千名哨卒、巡卒已经被斩杀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三四百人还在负隅顽抗,而且,越来越多的北平军正顺着钩住了垛堞的云梯蜂拥而上,众将士目测了一下,抢上关头的北平军少说也已经有四五百人之多了!

  城下,更多的北平军正蜂拥而来。

  “杀!”不及多想,颜良就挥起钢矛冲了上去。

  一名北平军什长首当其冲,只见颜良一矛奋力一戳,便被刺中咽喉,然后那百多斤的身躯被颜良高高挑起,扔落在人群之中。

  武力97的猛将,又岂是北平军一个小小的什长能够比拟的?

  接着长矛如风,在敌群之中大开大合,横扫无敌。

  身后的文丑也不甘示弱,提着长枪,怒吼一声,如同下山猛虎一般奔向城楼上的北平军杀去

  文丑长枪一撩,便挡开了两名疾攻而来的北平军悍卒的环刀,遂即沉肩猛撞,一名北平军悍卒顿时被撞得倒飞而起,后退了十几步还立足不住,从垛堞之间的缺口处翻出,惨叫着摔落到关墙下去了,从六丈高空摔下,多半是不活了。

  另一名北平军悍卒趁机前扑,一把抱住了文丑的虎腰。

  文丑却夷然不惧,右手倒擎长枪摁住了北平军悍卒脑门,左手却捏住了北平军悍卒下巴,遂即双手猛然发力一绞,只听喀嚓一声,北平军悍卒的颈椎骨便折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那名北平军军悍卒吭都没吭一声,便已经立毙当场。

  颜良和文丑连杀数人,终于引起了北平军的注意。

  电光石火之间,一股蚀骨的冰寒已经从前方高空潮水般席卷而至。

  颜良霍然抬头,只见一道森寒的刀光已经闪电般疾奔而至,朝他当头劈来!

  青龙偃月刀!

  当!

  刀矛相交,火星四溅,巨大的金铁交鸣之声震得四周的士卒耳膜嗡嗡直响,两名绝世虎将,上天注定的生死对头,激战在一起。

  与此同时,张飞也暴吼一声,提起长矛和文丑剧斗起来。

  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混战,高高的井阑上的北平军士卒只能隔空兴叹,已无法再放箭。

  嚓嚓!

  刘备奔杀到城楼正中,双股剑齐发,将吊桥上的缆索一一砍断,吊桥便轰然坠落了下去。

  “快摇起城门!”刘备厉声吼道。

  “喏!”

  严飞和吴明两人齐齐应声而出,奋勇的奔杀向千斤闸门的绞轮。

  PS:对不起大家,今天还是一更,明天恢复双更。

  

第七十二章 城头激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