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四章 屁股最大的是袁绍!

    第七十四章屁股最大的是袁绍!

  河北先登,这只历史上覆没了白马义从的奇兵,此刻却因公孙白的到来,被白马义从无情的碾压。

  由于刚被城头上的攻击扰乱了秩序,这只敢死精兵还没来得及列阵相迎,便被汹涌而来的白马义从撞散。人数的巨大差异,步兵与骑兵的短兵相接的巨大劣势,使这只平均武力在65以上的敢死精兵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但饶是如此,先登死士依旧激发出悍不畏死的拼命精神,哪怕是在如此巨大的劣势之下,依旧伤了上百名白马义从。

  然而,这并没什么卵用,由于敌军人数少,白马义从受伤的人数也少,公孙白索性夹杂在人群之中四处观望,一见到有人身受重伤,立即施展命疗术给予治疗。

  终于,几番来回碾压之后,西门之外的河北先登只剩下不足百人,被白马义从团团包围在中间,一杆杆锋芒凛冽的长枪将他们抵在包围圈内,随时递出锋刃,将他们刺穿。

  数十名河北先登,紧紧的围着麴义,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犹如垂死挣扎的猛兽一般,满脸凶狠的神色,很多人已经站立不稳了,却依然用手中的长枪插入地面,强自支撑着身体站立着,真正保持战斗力的不足二十人。

  河北先登,竟然勇悍如斯!

  公孙白忍不住从心底里赞叹。

  公孙瓒催动白龙马,排众而出,手中长槊一指人群中的麴义,沉声喝道:“麴将军,袁绍并非贤主,可愿降否?”

  衣甲残破、全身是血的鞠义,满脸的狰狞之色,指着公孙白哈哈大笑,语气之中充满狂妄和不屑,激声吼道:“公孙瓒匹夫,岂敢招降我?韩馥不仁,故此叛逃,袁公待我恩重,岂有再叛之理?只有战死的河北英雄,绝无苟且偷生的麴义!”

  他喘着气,缓缓的扫视了一下四周的先登死士,嘶声吼道:“先登死士,血不流尽,死战不止,杀!”

  “杀!”

  数十名先登死士和四周的白马义从齐声大吼。

  噗噗噗!

  四周数百杆长枪齐齐刺出,只听到铁器扎入骨肉的声音,鲜血四溅,数十名先登死士刚刚启动便被扎成了刺猬一般。

  扑通扑通!

  先登死士一个接一个的如稻草一般倒下,尸横遍地,整个包围圈内只剩下麴义一人尚自挺立。

  他之所以还能挺立,并非悍勇过人,而是在他的身上前前后后被扎上了六七杆长枪,将他的身子定格在场内,身上的鲜血如同泉水一般涌出。

  哈哈哈!

  麴义吐出一口鲜血,露出一口带血的白牙,仰天惨烈的大笑:“能够战死在疆场,麴某死得其所,快哉!”

  笑罢,他眼中再次涌出浓浓的战意,手中长枪一举:“血不流尽,死战不止,杀!”

  长枪刚刚递出,他身前的几名白马义从齐齐大吼一声,长枪猛地往上一撩,他的身躯便被几杆长枪撑举到高空之中,鲜血一滴滴如瀑布般流了下来,然后被狠狠的摔落在地,登时毙命。

  公孙白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这只在历史上完美的覆没了白马义从的精兵,终于被白马义从完美的覆没。

  公孙瓒长槊一指,高声喝道:“追,杀袁绍者,重重有赏!”

  嗬!

  刚刚经历了血战的白马义从,气势如虹,齐齐驱动着胯下良驹,跟在白龙马的背后,滚滚向西面杀去。

  *****************

  冀州平原,天地苍茫,朔风猎猎,残阳如血。

  叩嗒嗒~

  随着如雷的马蹄声,无数迎风招展的旌旗自东面方冉冉而来,一片如雪如云的幻影,遮蔽了旷野原有的灰黄色。

  白马义从!

  被麴义阻挡了一阵,一路上只见到河北军的残兵败将,却未发现袁绍一行人的踪影,公孙瓒依旧紧追不止,想要一战擒获袁绍,彻底结束这场战争,入主冀州。

  “追!前方二十里外就是漳河了,袁绍急切之间必然找不到渡船,应该尚未渡河。”公孙瓒高声吼道。

  背后的白马义从众将士精神大振,狠夹着马腹,鞭马如飞,向前滚滚奔去。

  眼看即将奔近漳河边,远远的一片滚滚的烟尘映入他们的眼帘,数百名精骑正在众人前面数百步之外亡命逃窜。

  “是袁绍,儿郎们,取袁绍人头者,荐报朝廷,封千户侯,赏钱千万,杀!”公孙瓒激动得声音都变调了。

  嗬嗬嗬!

  数千白马义从怒发欲狂,激烈的响应声崩塌了云霄,连连舞动着鞭杆,催得胯下的骏马都快飞了起来,如同一枝枝离弦的弩箭一般向前疾奔而去。

  很显然,前面这只数百人的河北骑兵马力整体不如白马义从,袁绍和颜良等将的坐骑虽然速度快,但不能扔下这群骑兵独行,所以众人虽然一路狂奔,终究是被白马义从追了上来。

  眼看背后尘土漫天,数千匹白马如同疯了一般的追了过来,惊得颜良等人大喊:“快跑!白马军追上来了!”

  驾!驾!驾!

  众河北骑兵疯狂的鞭打着马身,打得那些健马悲嘶不已,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背而后的白马义从爱马如命,怎么舍得如此狠命奔打白马,这样一来,马速的差距总算相差无几,双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在平原上疾驰前行。

  人群中的公孙白,眼见前面人群中的袁绍头戴着金色的头盔,在夕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不觉又露出了爱装逼的狰狞面目,高声喊道:“前面戴金盔者是袁绍,朝金盔放箭!”

  众将士齐齐喊道:“前面戴金盔者是袁绍,朝金盔放箭!”

  喊声未停,那顶被袁绍摔过多次的金盔,在空中划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彻底被他的主人遗弃。

  公孙白哈哈一笑,再抬眼望去,只见袁绍的大红披风在朔风的鼓动下,猎猎招展,如同一面大旗一般,又高声吼了起来:“前面着大红披风者是袁绍,朝大红披风放箭!”

  排山倒海般的响应声接踵而起:“前面着大红披风者是袁绍,朝大红披风放箭!”

  袁绍身旁的沮授和田丰等人急忙再劝袁绍解下披风扔掉。

  原本舍弃头盔已觉奇耻大辱的袁绍,不禁勃然大怒:“岂有此理!”

  然而终究禁不住众人苦苦哀求,终究是解下了披风往后一扔,那袭大红披风随着朔风往后飘扬而去,飞出了好远才缓缓的飘落,被疾奔而来的公孙瓒一槊挑起,大笑着往后一抛,大红披风再次随风而起,结果被管亥一把抓在手上,当场披了上去,惹得身后的众将士哈哈大笑。

  眼见袁绍在前面的人群中已然泯于众人,并无特别的标识,然而逗逼的世界不是普通人能懂的,公孙白这二货又大声咆哮了起来:“前面屁股最大者是袁绍,朝大屁股放箭!”

  逗逼是病,而且是传染病,跟逗逼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众白马义从也或多或少得了逗逼病,明明是贱贱的内容,竟然也喊得那么雄壮和豪气:“前面屁股最大者是袁绍,朝大屁股放箭!”

  喊声未停,前面的袁绍在马背上一个趔趄,差点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只气得脸如猪肝色,满脸狰狞,恨不得调转马头和公孙白拼命。

  “主公勿慌,前面是漳河到了!”沮授急声喊道。

  只见一道白茫茫的河水出现在众人面前,河边竟然有三四只木船在等候,船边的手着船橹的居然是身着河北军衣甲的士兵。

  “真是天不灭我袁本初,哈哈!”袁绍朗声大笑,狠狠的一鞭胯下快马,朝河边的木船迎了上去。

  身后的沮授一言不发的和众将如影相随,却不敢表功说这是他事先所安排。对于袁绍来说,如果有人在前一天就认为自己可能兵败,在河边事先安排了接应的船只,这未必是功劳。

  “快!全速追击,不要让袁绍跑了!”

  背后的公孙瓒眼见煮熟的鸭子要过河,哪里肯舍,急催众人提速。众白马义从知道到了紧要关头,不再爱惜马力,狠狠的鞭打着马身,催动着胯下的骏马如同闪电一般飞往前方。

  眼见白马义从突然加速,颜良嘶声对高览吼道:“元伯,保护袁公和众人上船,我且挡他一挡!”

  高览急声应诺。

  颜良又对文丑吼道:“二弟,随我挡住白马军,顺便宰杀掉公孙瓒!“

  两人勒住马脚,厉声喊道:“调转马头,随我迎战!”

  这些跟随而来的精骑都是河北军中的精悍之士,听得两人号令,立即齐齐勒住马脚,随着一片此起彼伏的嘶鸣声,数百名河北精骑缓缓的停了下来,在颜良和文丑的率领之下,齐齐调转马头,迎向汹涌而来的白马义从。

  

第七十四章 屁股最大的是袁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