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六章 美人心计(求三江票)

    第七十六章美人心计

  袁府大厅。

  厅内炭火熊熊,温暖如春,袁绍正与沮授、田丰、逢纪、审配、辛评、郭图等心腹谋士正在议事。

  经过一番议论,众人终于达成一致意见。

  荐报朝廷,以朝廷的名义要求两家议和,拜公孙瓒为镇北将军,拜公孙瓒的弟弟公孙范为渤海太守,拜公孙瓒心腹将领田楷为河间国相。

  眼见事情已经议定,沮授心头松了一口气,笑道:“公孙瓒原本不过一介莽夫,吃软不吃硬,如此丰厚的条件,岂容他不心动?一旦其退兵,我等只需坐观他败亡即可,哈哈……”

  众人皆露出会心的笑容,纷纷举起了酒樽,朝向袁绍,正要开口,却听大厅门口传来一声冷哼:“满堂的谋臣,技不过此耳,简直就是一群废物!”

  众人讶然的抬头看时,只见袁雪粉面含霜,大步而入。

  大厅之内顿时鸦雀无声。

  袁绍恼怒的抬起头来,见是袁雪,不觉脸上又挂上了笑容:“雪妹,你怎么来了?”

  袁雪大步奔到袁绍近前,紧紧的盯着袁绍的眼睛,缓声道:“我袁氏四世三公,名动天下,想不到竟然要屈服于公孙瓒匹夫。”

  袁绍不自然的苦笑了一下:“胜败乃兵家常事,大丈夫能屈能伸,雪妹何必耿耿入怀。”

  袁雪依旧紧紧的盯着袁绍:“兄长不能再败,袁家不能再败。兄长既已愿割地求和,何不再献妹求亲?”

  “什么?”袁绍好像触电一般,手中的青铜酒樽当啷一声掉落在案几上,酒水流了一地。

  袁雪坚定的望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雪儿请求嫁与公孙瓒!”

  满堂登时哗然,袁绍的脸色已经涨得通红,只要沮授和田丰两人对视了一眼,竟然暗暗朝着对方点了点头。

  “胡闹,公孙瓒已有妻,你乃我袁家的嫡女,先叔太傅的唯一骨血,岂能嫁与公孙瓒匹夫为小妾?这岂不是令天下人笑话?”袁绍怒声叱道。

  袁雪丝毫没有退却,依旧决然的与袁绍那严厉的眼神对视,继续朗声说道:“只有袁家壮大起来,才不会令天下人笑话,若是被公孙瓒一直压制,那才是真正的笑话。愚妹此去,定要将他公孙瓒弄得家破人亡,众叛亲离,举世皆敌,四面楚歌!”

  袁绍的神色变得阴晴不定了,怔怔的说道:“如此岂不是误了雪妹的终身?”

  袁雪缓缓的抬起头来,白皙的脸颊涌上两朵潮红,长长的睫毛上已被泪珠沾湿,她慢慢的说道:“袁门上千条人命的血债,至今未报,愚妹每每思之,便夙夜难眠,恨不得提剑独闯长安,与董贼拼命!相比起来,受这点委屈又能算什么?袁氏四世三公,天下所望,如今却破落如斯,比起整个袁族的兴旺,牺牲袁雪的终身幸福又能算得什么?”

  一番话说罢,饶是枭雄如袁绍,也忍不住动容,喉头似乎被什么堵住了,艰难的说道:“雪妹,为兄……”

  袁雪摆了摆手制止他说下去,决然道:“兄长不必多言,此事就这么定了。兄长乃整个袁氏的中流砥柱,岂能困于区区公孙瓒匹夫,愚妹定为兄长除去公孙瓒这颗眼中钉,预祝兄长顺利掌控四州之地,招兵买马,届时挥师百万,跨过函谷关,直捣长安,斩杀董卓和李儒及西凉群贼,报我袁门之血海深仇!”

  袁绍望着她绝美的脸庞上铁一般的坚定的神情,还有眼中流露出的无尽的仇恨和哀痛,神色黯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向众人,缓声问道:“此计终究并非光明磊落之举,诸公以为如何?”

  沮授和田丰对视了一眼,齐齐站起来,迎着袁雪一抱拳,朗声道:“小姐舍身为天下计,我等佩服!”

  袁雪冷哼一声道:“既然如此,一应事项,还请诸位细细办理。”

  说完朝袁绍弯腰一拜,转身决然而去。

  袁绍望着袁雪离去的背影,脸色阴晴不定,久久无语。

  沮授轻轻的喊了一声:“主公!”

  袁绍这才反应过来,摆了摆手道:“今日之事,到此为止,你等散了吧!”

  转眼之间,袁绍似乎老了几岁一般,神情似乎大受打击。

  众人各怀心思的对视了一眼,纷纷告辞离去。

  ************

  满脸寒霜的袁雪走出厅堂,寻找一处僻静处,望着空中纷纷扬扬的大雪,终于泪流满面,身子颤抖不已。

  如同所有的少女一样,谁不对未来的夫婿充满憧憬和幻想,而她的憧憬和幻想却要葬灭在这纷纷扬扬的大雪之中,成为一个地位低下的小妾。

  啜泣了一阵,抬起头来时,她的眼中已恢复决然的神色,大步向自己的厢房走去。

  “给我去买最美丽的衣服,至少二十件,不要计较价钱,越贵越好!”

  “给我去买最好的脂粉,每样买五盒。”

  “去库房取半斛珍珠,去磨成粉。”

  她如是吩咐下人们。

  那些下人们带着惊异的眼神应诺而去,想不明白一向天生丽质、不施脂粉的小姐为何突然改了性子。

  直到屋内只剩下她一人时,她才缓缓的抬起头来,自然自语的说道:“从今天开始,我要做天下最美的女人,最狐媚的女子!“

  窗外突然传来一人的声音:“公孙瓒年纪尚未到不惑,且相貌英俊,风度翩翩,见过的美丽女子不计其数,恐难奏效。其生平唯爱一人,即公孙白之生母宁采蝶,若小姐能效仿宁采蝶之习性、言辞和行为,必然深得公孙瓒宠爱。”

  袁雪心头一动,随即疑惑的问道:“宁采蝶已死,且我与其素未谋面,如何知其习性?”

  窗外那人道:“小姐不必担心,沮某这就请袁公派人去幽州一趟,搜寻当年宁采蝶之亲戚及邻居,调教小姐。”

  袁雪露出心悦诚服的神色,朗声道:“公与先生果然大才,适才在厅中言语颇有冒犯,还请见谅。”

  窗外已然无声无息。

  **************

  大雪纷飞,天地之间一片苍茫,入眼之处,尽是一片银白色。

  今年的风雪似乎比往年更为猛烈,瑞雪兆丰年,冀州近年的年成一向不错,或许与连年大雪有关吧。

  袁府门口,十几个穿的严严实实的守卫正在不停的剁着脚,时不时的放下手中的兵器搓几下手。

  其中一个守卫呼出一口白气,骂骂咧咧的说道:“这鬼天气真他娘的太冷了。”

  驾!驾!驾!

  一阵马蹄声急剧传来,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只见十数骑簇拥着一驾马车从街道口朝袁府疾奔而来。

  希聿聿!

  随着一阵此起彼伏的健马嘶鸣声,一行人勒马缓缓的停了下来,只见众骑兵身上沾了雪花和黑色的烂泥,包括那辆马车的车身也是溅满了泥浆,那些健马也是喘着粗气,显得疲惫不堪,很显然跑了很远的路。

  带头那人三十多岁,显得极其精悍和干练,众人认得正是袁家得力家将袁德。

  众守卫急忙向前见礼,袁德满脸的疲惫色,只是微微的摆了摆手,回头喝道:“出来吧!”

  只听马车车厢内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车帘被掀开,钻出几个人来,令众人大跌眼镜。

  只见出来的是两个乡下妇人,虽然穿着崭新的衣裳,但是那黑红的脸色、粗实的皮肤,畏缩的眼神,还有手上蓝色的破布包,尽显乡土气息。

  两个妇人抖抖擞擞的下了车辕,畏惧的望了门口一眼,眼中露出惊讶而敬畏的神色,很显然她们从未见过如此恢宏壮丽的府苑。

  门口的守卫疑惑的望着袁德:“德兄,这是你家乡下亲戚?”

  袁德冷哼一声:“这是主公要的人,休得胡言乱语。”

  眼见袁德带着那几人进去之后,众守卫开始议论纷纷起来:“袁公四世三公,往来的亲戚非富即贵,居然还有如此穷苦的亲戚么?”

  袁德带着那两名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般四处张望和赞叹不已的中年妇人朝袁雪的住处走去。

  进得门来,袁德向前先朝袁雪拜见,然后对着那两名妇人沉声喝道:“还不拜见小姐!”

  那两名妇人原本低着头,听到袁德的喝声,这才畏畏缩缩的抬起头来,朝端坐在琴案后的袁雪望去,突然全部惊呆了。

  “采蝶!”几人齐齐惊呼道。

  袁德勃然大怒:“放肆,小姐之前岂敢胡……”

  “慢!”袁雪见到那两名妇人惊讶的面容,腾身而起,打断了袁德的呵斥,朝着那几名妇人展颜一笑,问道,“莫非我和采蝶夫人很像么?”

  那两名妇人呆呆的望着袁雪,喃喃的说道:“像,太像了,笑起来更像,只是小姐的下巴比起我家采蝶稍稍圆了点,其他都很像。”

  真是天助我袁家!

  袁雪笑靥如花,也不计较那两名妇人的失礼,声音清脆如铃:“赏钱千文,先安排她等住宿,按照上等婢女之待遇,不得有半点怠慢。”

  PS:1.推荐票一天能有四五百张,三江票怎么才四十张,还请大家务必助虎哥一战,点三江界面,在页面右侧“三江大封推”下面点“领取三江票”,然后在最下面找到“兵甲三国”投票,跪谢!

  2.最近几章会有点平淡,但是为了剧情的发展,引出袁雪是为了推动主角自立,自立总得有个自圆其说的说法,否则老爹对你这么好无缘无故就自立了,就成了硬文,请大家稍安勿躁。

第七十六章 美人心计(求三江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