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七章 百里相迎

  第七十七章百里相迎

  公元192年,春。

  阳光明媚,邺城城外的积雪已经逐渐消融,虽然春寒料峭的,依然很寒冷,但是不少树木已偷偷的绽出了嫩芽。

  车辚辚,马萧萧,上百名腰佩长剑、身着红衣的精悍骑兵簇拥着两驾马车在冀州平原上疾驰前行,直奔邺城而来。

  突然,前面马蹄声大起,一队人马疾奔而来,映入他们的眼帘,只见来者隐隐竟然有数百人之多,一个个鲜衣怒马,朝他们疾奔而来,带动着一片草屑和泥土飞溅。

  奔驰在最前的几名红衣骑士神色大惊,回头对身后一名四十多岁左右的中年官员惊慌的喊道:“王仆射,前面有军马奔来,敌友不明!”

  那名王姓仆射身高八尺,脸色坚毅,眼中精光闪烁,全身散发着一股无形的杀气,令人望而生畏。

  王仆射抬头望了望前面疾驰而来的军马,眼中顿时杀机凛冽,转身回头喝道:“全部虎贲,列阵迎敌,保护好太尉和太仆,我带几人前去看看!”

  说完一拍胯下良驹,带着几名红衣骑士朝前疾奔而去。

  这群红衣骑兵赫然是来自长安傀儡朝廷的虎贲骑兵,护送着当朝太尉马日磾、太仆赵歧往邺城宣旨。

  原来,董卓和李儒在长安探听到袁绍和公孙瓒在河北大战数月时光,李儒便对董卓说:“袁绍和公孙瓒,亦当今豪杰,现在漳河厮杀,宜假天子之诏,遣人前往和解之,两人感德,必顺太师矣。”

  这边董卓的假诏还没拟好,袁绍的使者却已经先到了,双方一拍即合,一个要借此招揽两名枭雄,堵天下人之口,一个要借朝廷的名义解除自己的窘境。

  于是董卓当即派太尉马日磾、太仆赵歧领诏前来劝和,以示朝廷之恩威,令虎贲百人护卫,先往邺城宣旨,再往经县。

  驾!

  那王仆射马蹄如风,丝毫没将前面数百名精骑放在眼里,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冲向奔来的军马,眼看冲到百步之内,惊得对面的数百军马率先缓缓的停了下来。

  那王姓仆射率众一直在来军的面前五十步之内才希聿聿的一声缓缓的停了下来。

  只见那王仆射勒马冷眼望着面前的军马,似乎望着一群土鸡瓦狗一般,厉声喝道:“来者何人?敢阻虎贲营之去路?”

  他的声音虽然不高,却是平稳而极具穿透力,不但前面的数百军马听得清清楚楚,如同在耳朵边说的一般,四周的原野似乎也在回荡着他的声音。

  虎贲营之中,竟然有如此高人么?

  迎面而来的军马,旌旗翻卷,其中一杆大旗上绣着一个斗大的“袁”字,大旗之下,一人身着大红官袍,正是冀州之主袁绍。

  袁绍缓缓的纵马而出,向前高声喊道:“我乃冀州牧、砊乡侯袁绍,特意出城百里,前来迎接朝廷钦使,请勿见虑!”

  出城百里迎接,这个规格实在太高了!

  王仆射听得面前的此人居然是四世三公、名动天下的袁绍,不禁神色微变,急忙翻身下马,向前一鞠躬,恭声道:“末将乃虎贲左仆射王越,奉命护送马太尉和赵太仆前往邺城宣旨,请袁公稍等,末将这就去禀报两位大人。”

  说完便腾身而起,轻轻的跃落在那匹高达七尺五六的骏马之上,一提缰绳,便纵马滚滚而去,带动着一片飞扬四溅的尘土。

  队列中的颜良和文丑双双对视一眼,满脸的惊讶之色,颜良缓声道:“京都果然是藏龙卧虎之地,想不到虎贲营中,竟然有如此悍勇之士,武艺似乎不在你我之下。”

  *************

  经县郊外。

  初春的天气,乍暖还寒的。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照在身上却没有一点温暖,地面上依旧残留着未化的积雪,在阳光的照耀之下,反射出一片片耀眼的光芒。

  晨风猎猎,吹在人身上依旧如刀子一般。

  朝阳之下,传来一阵阵吼声。

  “哈!”

  “豁嘿!”

  “呀~”

  这鬼吼鬼叫的声音自然出自公孙白,只见他端坐在雪鹰宝马背上,双腿紧踩马镫,手中的长枪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连绵不绝的奔向赵云,嘴中呼喝有声,气势如虹。

  砰!

  他的身子突然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从马背上一个倒栽葱,狠狠的摔了下来,只摔得五荤六素的,老半天才爬了起来。

  “不错,这次居然坚持了十六招,起来再战!今日摔跤,总好过来日送命!”赵云的声音充满严厉和威严。

  公孙白满身泥泞、狼狈的爬了起来,哭丧着脸道:“师父,你能不能总打屁股啊,我这大屁股可倒霉,每次被打的是屁股,摔的还是屁股,都成八瓣了……”

  他下意识的摸了下红肿的屁股,心中一阵腹诽:菊花都摔裂了,幸亏本侯不搞基,否则当受都没人要啊。

  赵云哈哈一笑:“不打屁股,还能打何处?打别处都会受内伤,只有此处不会受内伤。”

  公孙白一阵无语,就在此时,耳旁响起系统的声音:“叮咚!宿主武力提升到70,额外奖励3点武力属性值,宿主必须在武力80以前使用提升。”

  我擦,公孙白高兴得一跃而起,连屁股都不疼了。

  要知道越到后面武力越来越难提升了,这次从69升到70,足足练了三四个月,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成为武力90以上的猛将啊,这突然又增加了5点武力,简直就是逆天的奖励。

  不过他倒没立即把5点武力值加上去,到了武力79再增加,那可是一点顶两点。他花费了10兵甲币,给自己增加了5点健康值,立即全身舒泰,精神抖擞,容光焕发,抓起地上的长枪,再次翻身上马,继续提枪朝赵云攻杀而去。

  两人在平原上来回穿梭,战个不停,令公孙白欣慰的是,现在的他,即便是赵云这样的高手,与他交战也要提起精神来,毕竟双马镫的辅助之下,至少相对无马镫的武将要提升3点武力,也算是一员难得的悍将了。

  叩嗒嗒~

  一阵急剧的马蹄声传来,惊动了正在交战的师徒俩,两人齐齐勒住了马脚,朝马蹄声传来的方向望去。

  只见上百名红衣骑兵簇拥着两驾马车疾奔而来,在他们身后不远,又跟着数百名身着甲衣的骑兵和四五驾马车。

  这些军马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笔直的朝他们身旁呼啸而过,泥土飞扬。

  “咦!”赵云望着身旁呼啸而过的红衣骑兵,突然惊讶的喊了一声。

  公孙白不解的朝他望去,却听赵云疑惑的说道:“适才那人好生面熟,似乎是天山剑客王越先生,是我师父的朋友,有过数面之缘。”

  王越?三国演义中有此号人吗?

  公孙白满脸疑惑的望着赵云,许久才想起似乎在曹丕的《典论·自叙》提到这么一段话:“余又学击剑,阅师多矣,四方之法各异,唯京师为善。桓、灵之间,有虎贲王越善斯术,称於京师。河南史阿言昔与越游,具得其法,余从阿学精熟。”

  《典论·自叙》中,曹丕将自己的武力吹得爆表了,却以虎贲王越的徒孙(王越的徒弟史阿之徒)为豪,想来王越的剑术是真的不错,只可惜那人已远远去了,查不得武力。

  眼看人群已经远去,公孙白望着那一路飞扬的泥土,若有所思。

  虎贲王越,这群打头的骑兵又全部穿着红色衣服,记得上次段训过来传旨的时候,那些侍卫也全部穿的红衣,难道这群人都是来自宫内的虎贲?可是后面那群身着汉军甲衣的人又是什么人?

  公孙白的眉头微微蹙起,突然想起一事,瞬间脸色微变,急声对赵云喊道:“不好,师父速速随我回城!”

  话音未落,已率先一拍胯下雪鹰宝马,朝着城内方向疾驰而去。

  ****************

  经县,公孙瓒临时府邸。

  大堂之内,炭火熊熊,公孙瓒正与田楷、单经、刘备等人商议融雪后开战之事。

  公孙清一路疾跑奔进大厅,激动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启禀蓟侯,朝廷钦使前来宣旨,据说来的是当朝太尉和太仆,请蓟侯速出大厅迎接。”

  圣旨到已是非同小可,更何况还是一公一卿前来宣旨,公孙瓒惊得一跃而起,急忙朝大厅之外奔去。

  大厅外,公孙续等人已闻讯赶到,公孙瓒急哄哄的四处张望了一眼,问道:“白儿呢,白儿何在?”

  “一大早和赵云出去练枪去了,不曾回来。”有人答道。

  公孙瓒一跺脚:“不等他了,速速随本侯出去迎接天使。”

  一行人立即乱哄哄的朝大门口奔去。

  公孙府大门外,整条街道都被挤得水泄不通,站满了军马,只见百余名红衣侍卫簇拥着两名红袍官员,正中一人头戴三公冕冠,身着上黄下朱的朝服,气宇轩昂,形容不凡,公孙瓒认得此人,正是当朝太尉马日磾,而在他身侧稍稍靠后的一人,身着的朝服却是依九卿之制,显然就是太仆赵歧了。

  公孙瓒急忙迎了上去:“公孙瓒不知天使驾到,有失远迎!”

  马日磾哈哈一笑道:“伯珪何必多礼,我与令师卢尚书乃至交好友,你也算是我的半个门生了,不过今日既为宣旨而来,先把圣旨接了再叙旧不迟。”

  说完朝身旁的赵歧使了一个眼色,赵歧立即会意的掏出一卷金黄的圣旨,朗声道:“圣旨到,安南将军、蓟侯、广阳太守公孙瓒,接旨!”

  哗啦啦!

  公孙瓒立即率着公孙续等人跪拜了下去。

  PS:1.这两天进度有点慢了,接下来会加快在10章内自立。对于自立,作者的确没想到什么方式能愉快的装个逼就能自立的,像有读者提到叫公孙瓒给个城就叫自立显然是想误读者。但是请大家放心,不会有太复杂的宫斗,也不会虐主,更不会父子反目,无非就是孙悟空平时闹闹,唐僧给念个紧箍咒,这次把白骨精打死了闹大发了,唐僧一怒之下就把他赶到花果山当山大王去了,但是师徒情依旧还在。剧透是作者的大忌,但是作者珍惜每一位读者,不得已而为之。

  2.请大家陪作者装个大一点的逼,装到三江翰林院去,那么问题来了,现在暂居榜首,背后有十四杆老枪等着***怎么办?快点砸三江票啊!

  

第七十七章 百里相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