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九章 建造易京

    第七十九章建造易京

  旌旗漫卷,烟尘滚滚。

  经过半个多月的长途奔袭,两万多北平军终于进入冀州北部易县地界。

  一道白茫茫的河水横亘在众人面前。

  严纲回头对公孙瓒说道:“蓟侯,前面就是易水了,易水过去就是易县城。”

  正说话间,突然迎面疾奔而来一数十名骑兵,望大军而来。

  严纲立即长刀一挥,背后冲出一队人马,向来骑迎了上去,两队人马相遇之后,又齐齐转身而回,奔到近前之时,却发现来者居然是公孙清率着数十名家将疾奔而来。

  公孙瓒和公孙白等人不禁脸色大变。

  只见公孙清穿越重重哨戒,直奔公孙瓒近前,激动的说道:“蓟侯,末将总算找到您了!”

  公孙瓒惊疑的问道:“何事如此惊慌?”

  公孙清急声道:“蓟侯,蓟城不能回了啊,据闻刘太傅已聚集十万兵马,只等蓟侯前来,便要加害!”

  公孙瓒大惊,急忙问道:“可曾害本侯家小,你是如何跑出来的?”

  公孙清道:“侯府一切照常,据末将打探,太傅言只杀蓟侯一人,余者不问。”

  公孙瓒和公孙白齐齐的松了一口气。

  果然是仁人君子啊,只是在这个乱世,当君子是很难存活的,怪不得在历史上公孙瓒会以区区数百人破刘虞十万大军。

  公孙瓒脸上露出讽刺的笑容,沉声道:“迂腐之辈,也敢与本侯争锋?过河,日落之前赶入易城!”

  ***************

  公元192年农历2月底,公孙瓒得知刘虞聚集十万兵马,欲加害自己,不敢在挥师北上,而是在易县城中驻扎了下来。

  然而易城虽曾为战国时燕国国都,但是终究年久失修,建筑残旧,令公孙瓒很不满意,于是在城中大兴土木,增筑城墙,重修街道,建造极其奢华的侯府。

  同时派遣公孙清暗中接回蓟城中的全家老小,虽然在出城之时被蓟城守卫截留,然而刘虞坚持不为难公孙瓒家小的原则,竟然任由公孙清率众自行离去。

  这日,公孙白与赵云自城外练枪回来,眼看时间离午餐时间还早,便纵马在城中四处溜达一圈,一边懒洋洋的晒着太阳,一边享受着城中的大闺女小媳妇们火辣的目光。

  “再过几天,小薇就要接回来了……”他喃喃的自语,一向脸皮厚于城墙的他,突然脸色微微一红。

  在这个年代,纳妾是不需要经过很隆重的仪式的,基本就是直接入洞房了,就像袁雪也是如此。

  这就意味着,再过几天,他就可过上没羞没臊的日子了,至于远在黑山的张墨,还得等公孙瓒彻底稳定了下来,再选个黄道吉日,举行隆重的婚礼仪式,才能娶回来,只得等等了。

  作为一个两世处男,在这个叫春的季节,难免会春心荡漾,心中砰砰直跳。

  一路乱遛乱逛,不觉逛到了新蓟侯府工地前不远处,一阵哄乱声隐隐传来,公孙白心头一沉,催马疾奔而去。

  只见工地之上,数十名北平军如临大敌,手执着明晃晃的刀枪正与上千名衣衫褴褛的民工在对峙,鼎沸的人声之中隐隐传来怒吼声,竟然是吴明的声音。

  “你们这群狗兵,凭什么打人?”

  “兄弟们,跟这群狗贼兵拼了,眼看就要春种了,我等却要在此累死累活的修宅子,要是误了春种,我一家老小吃西北风去啊?”

  “混账,修不好蓟侯府,你等休想回去,十天过去了,你等居然连地基都未整平,如此怠工,休怪老子不客气!”

  ……

  公孙白勒住马脚,往人群方向疾奔而去。

  “让开!”随着一声沉喝,众北平军让出一条道来,公孙白缓缓而入。

  “亭侯!”众北平军齐齐喊道。

  “何事如此哄乱?”公孙白沉声问满脸通红的吴明。

  “这群死贱民,消极怠工,白白消耗粮草,故此鞭笞,不想竟然闹起来,欲要造反!”吴明气呼呼的说道。

  话音未落,对面的人群又哄乱起来。

  “如今春种在即,大伙都想着家里的地,自然没心思干活,你狗娘养的每日只管来打人,还要克扣粮饷,凭什么老子要卖力?”一名领头的壮汉吼道。

  “就是,你狗娘养的,老子的兄弟这几日身子不适,都快被你打个半死,还不给吃饱,怎么干活?”

  几个义愤填膺的刷刷的民工撕开了衣襟,露出满身的鞭痕。

  公孙白不禁勃然大怒,指着吴明沉声喝问:“为何鞭打百姓,克扣粮饷?你虽跟从本侯多时,也须休怪本侯按军法处置!”

  吴明急声喊道:“亭侯冤枉啊,这可是蓟侯的命令,未按时完成任务者,鞭笞二十,克扣粮饷一半,末将不敢不从啊,不信亭侯可去问问其他几位监工的军侯。”

  公孙白脸色微变,默然不语。

  吴明又补了一句道:“末将听人说,新来的八夫人想看桃花,蓟侯要在这侯府中种满桃花,每日观赏。故催促在桃花盛开之时,建好侯府,以供八夫人观赏。”

  一股无名怒火瞬间涌上公孙白心头,他咬牙切齿的吼道:“岂有此理!”

  忽听一人的声音在旁边响起:“下官有一计策,可解亭侯之忧,可保在桃花盛开之时让侯府竣工。”

  公孙白惊愕的转过身来,望着那说话的人。

  只见那人身穿县尉官服,年纪约二十出头,气宇颇为不凡,神色淡然。

  “田豫,统率76,武力71,智力92,政治90,健康值89,对公孙瓒忠诚度85。”

  我勒个去,公孙白心中一阵狂喜,看来父亲手下其实也算是藏龙卧虎啊,居然有如此大才在。

  他脸上不动声色的说道:“哦,说来听听。”

  田豫道:“其一,城内监工者均为军侯,不谙建造之事,而大小工头,也并非均为熟悉建造者,故此指挥失度,安排无序,事倍而功半,若交给下官安排,必然效率提升三成;其二,有道是兵贵精不贵多,城内民工,有谙匠艺者,亦有不谙匠艺者,谙匠艺者可以一抵三,虽能干却无奖励,故不愿卖力,完成任务即可,而不谙匠艺者拼死苦干,却难以完成进度,纵然鞭笞受罚,终究无济于事,此乃人未尽其才,有赏无罚,不若按工计酬,嘉奖能者,对于不适者,早日让其回归乡里,准备春种之事,好过在此磨叽消耗军粮;其三,不适者遣归乡里,必然缺少匠者,然城中军士过万,若精选其中谙匠艺者,额外按工计酬,必然踊跃而为,可弥补工匠不足之缺。如此一来,既可加快进度,又可节省钱粮,还不会误了百姓之春种,何乐而不为?”

  公孙白大喜,笑道:“善!就依你之计去办,传本侯命令,即日起,建造之事全部交给田县尉主办,任命田县尉为建造总指挥。”

  吴明满脸疑惑,悄声问道:“亭侯之命,莫敢不从,只是田县尉过于年轻,亭侯将此事全部交给他负责,若是有个差池却如何是好?”

  我去,双属性90的大佬,我不信他还能信谁?

  公孙白沉下脸来:“不得妄言,此事就这么定了。”

  众人不敢再言语,谁都知道,如今在北平军中,这小亭侯的威望只在公孙瓒之下,就连公孙家嫡子公孙续都要礼让他三分,小亭侯下了命令,谁敢不从?

  公孙白说完轻轻一拍田豫的肩膀,哈哈笑道:“田县尉,本侯看好你,只管放手而为,竣工之日,本侯设宴为你庆功!”

  饶是田豫双属性过90,也是满脸的不淡定,连连激动的说道:“多谢亭侯!多谢亭侯!”

  ********************

  易城,公孙瓒临时府邸。

  府内西北角一座雅致的厢房之内,一道人影一闪而入。

  “城内情况如何?”一个娇脆的语声问道。

  “原本已隐隐有暴乱迹象,不料县尉田豫竟然制止了暴乱,还将城内工地整理得井井有条,进度加快了许多,而且还有不少军士加入建造。”

  “荒唐!区区一个县尉,凭什么整治建造之事,还鼓动军士参加建造?”

  “据闻,是公孙白亲自下令,任命田豫为建造总指挥,全责处理建造事宜,全城将士均需配合之。”

  那女的声音变得急促起来了:“公孙白,又是公孙白!如今刘虞南下在即,若能在城内制造混乱,胜率将大大增加,又被此子坏事,看来得在此子身上多下点功夫。”

  “据闻,此子智计百出,多次建功,砊乡侯兵败磐河和经县,均出自此子之手,还请小姐多多注意,以免被其所害。”

  ……

  就在公孙府内暗流涌动,易城之内土木建造热火朝天之时,一只大军自蓟城而出,往南急行,直奔易城而来。

第七十九章 建造易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