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二章 刀下留人

    第八十二章刀下留人

  烈日当空,蓟城城中广场,被脱下官袍,身着囚服的刘虞被高高的绑在一座高台上的立柱上。

  高处,风声凛冽,刘虞蓬乱的长发被吹得飘扬起来,猎猎飞舞,眼中露出悲愤而绝望的神情。

  在他的身旁,一名赤裸着上身,露出全身精壮的肌肉的刽子手,手执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挺立在刘虞身旁。

  高台四周,数千名北平军手执着明晃晃的刀枪,形成一道道利刃之墙,那锋刃在烈日之下闪耀出逼人的光芒,令人不敢近前。

  北平军四周,密密麻麻的跪满了一地百姓,哀求声和哭声不绝于耳。

  在斩头台的对面,又搭建了一张宽敞的木台,木台之上,公孙瓒端坐正中,右边坐着袁雪,左边坐着一名身着红袍的太监,正是段训。

  在木台的下面,又跪倒了一地的官员,其中赫然就有公孙续和田豫,还有郭嘉。

  正襟危坐的段训,望着四周哀哭连连的百姓,还有跪倒了一地求情的一班官员,神色变得慌张起来,小心翼翼的转过身,望着公孙瓒小声陪笑道:“易侯,城内为刘虞求情者甚众,恐发生民变,不如暂且收押刘虞,待禀报朝廷之后再问斩?”

  不等公孙瓒答话,旁边的袁雪已勃然大怒,娇声叱喝道:“刘虞阴谋篡逆,罪大恶极,已是铁证如山,你乃钦差,当可便宜从事,莫非要循私情乎?”

  公孙瓒脸色也沉了下来,冷哼了一声,眼中杀机凛冽,惊得段训心头一寒,只好笑道:“全凭易侯做主。”

  袁雪看了看天色,沉声喝道:“午时三刻已到,更待何时!”

  段训无奈的站起身来,从面前案几上的一个令箭筒抓住一枝令箭,高高的扔了下去:“斩!”

  话音刚落,四周哭喊声大起,无数的百姓爬起来喊着太傅,要往高台冲过去,却被北平军手中明晃晃的刀枪所逼退。

  台下的田豫等官员,眼看求情无望,纷纷起身调转过来,迎着刘虞的方向,再次齐刷刷的跪倒了下去。

  公孙续无奈的哭道:“可惜五弟不在城内,否则或许可救太傅……”

  高台之上,那名执刀的刽子手,低声说道:“太傅,请见谅,小的送您一程。”

  原本神情木然的刘虞神情一震,缓缓的抬起头来,望着苍天,怒声吼道:“苍天,你何其不公,何其不明,欲置炎汉于何地,欲置天下黎民归于何处?!”

  那名刽子手眼中热泪直流,终究是缓缓的举起了雪亮的大刀。

  “刀下留人!”

  一声咆哮从北面街道传来,震动了全场,只见三匹骏马奔得快飞了起来,直奔高台而来。

  那刽子手急忙将手中的大刀停在空中,充满希冀的望着北面。台下的百姓和官员也齐齐抬起头来,朝北面望去。

  台上的袁雪脸色大变,腾身而起,又抓起一枝令箭,恶狠狠的喊道:“斩!”

  那名刽子手闻言再次高高的扬起了手中的大刀,狠狠的劈了下去。

  当!

  一箭如流星一般疾奔而来,一股巨力将刽子手中的大刀射得脱手而出,掉落在高台下。

  公孙瓒勃然大怒,厉声喝道:“给我拿下!”

  台下的将士立即呼啦啦的手执长枪朝疾奔而来的三骑迎了上去。

  然而来骑一往无前,朝着众北平军将士直冲而来,马上的骑士高声吼道:“我乃公孙白,挡我者死!”

  众军士仔细望去,果然是公孙白率着赵云和管亥两人疾奔而来,哪里还敢阻拦,齐刷刷的让出一条道来,公孙白纵马而入,直奔高台。

  希聿聿!

  随着一声暴烈的马嘶声,公孙白勒马而立,缓缓的在高台下停了下来,然后翻身下马,三步并两步奔上高台,飞起一脚将那正在发呆的刽子手踢得连退几步,那刽子手倒也聪明,立即连滚带爬,识趣的滚到了台下去。

  公孙白刷的抽出破天剑,迎着刘虞唰唰两剑,刘虞身上的绳索应声而断,散落下来。

  公孙白收剑回鞘,弯腰朝刘虞一拜,朗声道:“拜见太傅!”

  接着背后又传来两声呼声:“拜见太傅!”

  刘虞望着公孙白,终于反应了过来,颤颤巍巍的扶着公孙白的双臂说道:“亭侯……老夫果然没看错你……”

  两人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台下的百姓终于反应过来了,一个个激声高呼了起来。

  “亭侯!”

  “亭侯!”

  “亭侯!”

  如雷般的高呼声中,田豫缓缓的抬起了头,望了望身旁的公孙续,然后紧紧的盯着台上的公孙白,激声道:“亭侯果然英雄,田某佩服!”

  跪在田豫身边的郭嘉,嘴角却掠过一丝笑容,不知是赞许还是另有深意。

  对面木台上,段训如释重负,额头汗水涔涔而下,公孙瓒气得满脸铁青,却无可奈何,只是一个劲的叫骂着孽畜。身旁的袁雪,眼见公孙瓒除了叫骂几声,似乎完全手足无措,知道事已不可为,当即冷哼一声,掉头就走。

  公孙瓒恶狠狠的盯了一眼对面高台上,正朝众人挥手示意的公孙白,只气得发疯,咬牙切齿的恨了许久,最后终究还是摇摇头,扬长而去。

  公孙白眼见公孙瓒愤然离去,心中稍安,对赵云道:“师父,你护送太傅回府。敢入府行凶者,格杀勿论!”

  赵云高声应诺,喝令十几名北平军将士相随,护送着刘虞回府。

  公孙白抬起头来,朝木台下的官员望去,微微一笑,带着管亥朝公孙续等人走去。

  **************

  怡春楼。

  郭嘉是这里的常客,而田豫和公孙续却是第一次来,满脸的不自然之色。

  把议事地点设在青楼,也就只有公孙白想得出来这种奇葩事。

  公孙白沉声对公孙续问道:“段训为何至此?父亲为何突然要杀刘虞?”

  公孙续叹了口气道:“数日之前,父亲和八娘去伏牛山狩猎,不想刘虞旧部齐周竟然率众在伏牛山埋伏,欲害父亲,若非八娘替父亲挡了一箭,恐怕父亲必然受伤。父亲查得凶手乃刘虞旧部,已生杀刘虞之心。恰逢董卓新死,陛下遣钦差增邑刘虞,令刘虞统管六州之地,而拜父亲为前将军、易侯,督冀、青、幽、并四州。而父亲因刘虞部曲刺杀,已决意要杀刘虞,便言刘虞与袁绍勾结欲称帝,请钦差诛杀刘虞。”

  公孙白恶狠狠的骂道:“这死八婆既然替父亲挡了一箭,为何不死?”

  公孙续苦笑道:“八娘狩猎之时原本已着皮甲,甲衣之内又穿了一件金丝软甲,故此只略受轻伤。”

  一旁的郭嘉笑笑道:“易侯出城狩猎,齐周如何事先得知消息而在彼处埋伏?八夫人既为袁绍之妹,岂能不可疑?八夫人狩猎,穿甲衣也就罢了,为何还要穿金丝软甲,莫非事先得知有危险?八夫人不简单啊。”

  公孙续惊道:“你是说?”

  公孙白怒道:“这还用说,肯定是这死八婆从中生事,如今是容她不得了,否则整个公孙家族都要葬送在此女手中!”

  公孙续满脸的惊愕,随即若有所思的说道:“怪不得那跟随八娘而来的家将袁逸,屡次行踪诡秘,有次更夫老林竟然见到他半夜翻墙而入。”

  郭嘉眼中一亮,嘿嘿笑道:“亭侯若果要行事,可在此人身上下手,只是亭侯须考虑清楚,此事迟早将事发,恐与易侯愈发不和。”

  公孙白冷眼望向公孙续,一言不发。

  公孙续被他看得发毛,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咬牙道:“五弟尽管放心,纵然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兄长也支持你!”

  一旁的田豫却时而点头,时而摇头,默然不语。

  郭嘉却冷笑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今日若是亭侯晚来一步,恐易侯便将举世皆敌,四面楚歌,万劫不复也!”

  公孙白眼中露出阴毒而狰狞的神色,眼中杀机凛冽。

  郭嘉说得没错,如果刘虞真被杀了,公孙瓒覆没是迟早的事情。连曹操那么牛逼的人物,一直到后期都不敢杀刘协,现在才乱世初期,公孙瓒杀刘虞简直就是找死。

  “哟,袁大人,好久没见了,姑娘们可想你想疯了。”

  “爷找红苕姑娘。”

  “好好好,红苕姑娘在等着大人,等得茶不思饭不香呢。”

  门外的话语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公孙续脸色微变,奔到房门边,拉开一条缝偷偷的观望了一下,回头急声道:“此人就是袁逸,不如现在就动手,把他抓起来。”

  管亥一听,作势就要出门拿人。

  公孙白伸手一拦,诡异的笑道:“现在去拿人,动静太大,若等他裤子都脱了,再动手岂不是更妙?”

  众人当即满头黑线。

  精致而芬芳的厢房内,烛影摇红,人面如花。

  这怡春阁名妓红苕,肌肤如雪,嫩的能挤出水来,身材更是惹火无比,如今身着**,媚眼如丝,模样显得格外销魂。

  一个身材粗壮的河北汉子,满脸的YIN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全身脱得精光,一个饿虎扑食扑了上去:“我的亲娘,想死我了!”

  然而刚刚扑到床榻上,却发现红苕姑娘眼中充满惊恐之色望着他的背后,他心中一抖,却待回头,便感觉一缕冰冷的凉气从脖子上传来,寒透肌肤。

  “你的亲爷在背后,敢动一下,爷就让你见你曾祖姥姥去。”

  那人身子一震,随即冷笑一声道:“瞎了你的狗眼,老子是易侯府上的,识相的给老子滚,否则灭你全家。”

  “哦,是吗?如此好巧,我也是易侯府上的,还请多多关照。”

  那全身赤裸的汉子神色大惊,回头看时,却见公孙白正似笑非笑的盯着他,吓得他魂飞魄散,当即跪倒在地:“不知亭侯驾到,还请恕罪。”

  公孙白冷哼一声:“拿下!”

  门外的老BAO,正在招呼客人,突然见公孙白等人押着五花大绑、嘴巴被堵住的袁逸走了出来,大惊失色,急声问道:“各位官爷,这是?”

  公孙白冷哼道:“易侯府办案,此人乃府中之人,犯了淫罪,特此捉拿问罪,休得多问!”

  那老BAO眼睁睁的看着众人离去,嘴巴张得大大的,半天才合拢过来:“我的亲娘啊,真是一入侯门深似海啊,找个乐子也这么大的罪。”

  

第八十二章 刀下留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