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五章 前路漫漫

    公元192年,幽州牧刘虞,将郡治迁往右北平郡土垠城,同时任命公孙白为右北平郡太守,任命儿子刘和为辽西郡太守,另荐报朝廷拜公孙白为兴北中郎将。

  至此,整个幽州除了东面三郡,其余全部在公孙瓒的掌控之下,一时风头无两。

  同年,公孙瓒小妾袁雪被随嫁而来的袁逸下毒毒死,公孙瓒杀袁逸为袁雪报仇,将袁逸的头颅用锦盒装好,派人飞马传报袁绍。

  “公孙瓒匹夫,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冀州牧府大厅,袁绍暴怒异常,拔剑将袁逸的头颅连锦盒砍得粉碎,满脸涨得如猪肝色,额头上青筋暴起。

  “全盘皆输啊!”逢纪痛心疾首的叹息道,心底却充满幸灾乐祸的喜悦。

  那潜台词就是,我逢纪才是真正的河北第一谋士,取冀州之功不可没,而沮授等人出了一堆馊主意,吹牛逼说什么给公孙瓒设了个必死之局,结果毛都没捞到一根。

  袁绍闻言,望着沮授的神色已经变得阴冷起来,沮授的神色一黯,没有做声。袁绍喜欢迁怒于人的性格是众所周知的,再辩解也无济于事,败了就是败了。

  公孙瓒一介莽夫,岂会有如此头脑,身边必有高人,且此高人能左右公孙瓒的行动。否则的话,公孙瓒明明已被袁雪所迷惑,就算有人能看出袁绍的阴谋,也不能阻挡公孙瓒走入歧途的脚步。

  就在此时,袁谭轻轻的走了进来,对着袁绍弯腰一拜道:“启禀父亲,孩儿已经派人查明。刘虞原本已被钦差以篡逆之罪问斩,奈何公孙之子公孙白强闯刑场,救下刘虞,公孙瓒甚宠公孙白,只能听之任之。当日,袁逸在青楼被公孙白以YIN罪带走,未带入侯府,而是直接带入太傅府,接着袁逸出,毒害小姑,而公孙白则杀袁逸而回。几日之后,公孙白、刘虞一行率兵马奔右北平郡、辽西郡,幽州郡治迁右北平郡,公孙白被拜为右北平郡太守、兴北中郎将。据随小姑而往蓟城的其他下人所言,小姑疑似被公孙白逼迫袁逸毒害。”

  “公孙白……此子不简单哪!”田丰喟然叹道。

  “公孙白!”袁绍一掌击在面前的案几上,嘶声吼道,“立即点起兵马,杀往幽州,替我妹报仇!”

  “袁公切切不可,我军经历磐河及经县之败,元气大伤,如今实在不宜再与公孙瓒硬捍。袁公何必计较一时得失,不如转往攻略青州黄巾,趁机占据青州。”田丰急忙劝道。

  众人纷纷劝阻,袁绍这才强抑心中怨愤,神色稍缓。

  一个家将匆匆而入,手中又捧着一个锦盒,向前拜道:“主公,门外有人送来此锦盒,说是给主公的。”

  锦盒上赫然写着“广宁亭侯、右北平郡太守公孙白敬呈砊乡侯袁公亲启”。

  袁绍沉声道:“打开!”

  那家将急忙打开,却见里面是一张折叠好的蔡侯纸,忙恭恭敬敬的递给袁绍。

  袁绍疑惑的接过来,缓缓的展开,匆匆一阅,只见上面赫然写着两排大字:“袁公妙策安社稷,赔了夫人又丢地。”

  袁绍立即面色大变,刷刷几下将那幅蔡侯纸撕得粉碎,猛地一脚将面前的案几踢得翻了起来,桌上的酒菜狼藉一地。

  “公孙白小贼,欺我太甚,吾誓杀汝!”

  作为三国装逼界的掌门人,公孙白又岂会放弃这个装逼的机会。

  眼见袁绍暴跳如雷,一旁的沮授却突然想起一事,眼中神色大亮,急声道:“卑职有一计,可泄袁公之恨?”

  袁绍神色一愣,望着逢纪等人对沮授鄙夷的神色,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说道:“计将安出?”

  沮授道:“右北平郡,那是乌桓人的地界,如今三郡乌桓已被蹋顿所统一,而乌桓人原与袁公世代交好,又因昔日公孙瓒屠戮乌桓人,对公孙瓒是深恶痛绝,不若假托朝廷名义,拜蹋顿为乌桓单于,赐其印绶,令其攻伐公孙白。乌桓精骑数万,而公孙白不过区区四千人且以步卒为主,一旦攻伐,恐怕其进驻不了土垠城。”

  话音刚落,田丰立即附和道:“妙计,公孙白带着粮草辎重和刘虞的家眷,行军必然缓慢,如立即派人飞马加急,可赶在公孙白等人前头。”

  这次逢纪倒也没阻拦,而是又献上一计:“若是再从袁公宗人之中,选一貌美女子,与其和亲,则其更将忠于袁公,拼死击杀公孙白小贼。”

  袁绍见众谋士难得的统一口径,心头的抑郁消除大半,立即安排行事。

  ************

  车辚辚,马萧萧.一队军马带动着漫天的尘土,缓缓的向右北平郡而去.

  公孙白回头望着身后的军马,不禁暗自得意,虽然只不到四千的兵马,但毕竟是完全属于自己的军马了,而且作为一郡太守,实际将拥有两郡之地,半个省的地盘了,怎么说也算的上副部级干部了。

  逆袭啊,赤裸裸的逆袭!至于什么“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算啥玩意?

  当他看到背后的军马的装备时,心中就更得意了。

  八百白马义从,清一色的白马银袍,手上执着新鲜出炉、锋刃逼人的精钢长刀,个个脚踩着双马镫,跨骑着两头翘起如船的高桥马鞍,骑在马背上简直就是稳如磐石,在马背上的战斗力顿时提升了三成,人人显得精神抖擞、豪气冲天,大有遇神杀神之势,就连那钉上马蹄铁的白马,也显得格外欢快,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公孙白完全可以相信,在同等数量的军马之下,普天之下恐怕没有那只骑兵是这只白马义从的对手。

  上次从渔阳回来,炒钢材料、精钢兵器、马蹄铁和高桥马鞍、精钢战甲等各种兵甲塞满了各系仓库。这些兵甲不但将白马义从装备成了真正的无敌之师,背后的三千步兵的装备也得到了补充。

  八百白马义从,归新任校尉赵云统率,而管亥也升为了白马义从军司马;三千步卒,编为“太平军”,军中飘扬着一杆写着“天下太平”四个大字的大旗,归新降的河北名将张郃统率,同时拜张郃为校尉。

  对于张郃的任命,不但众将士想不明白,就连田豫和郭嘉两人也想不明白,何以对一个新降之人如此放心,竟然将七成的军马托付之。

  张郃,被任命之前对公孙白忠诚度75,已经算是足以信任了,任命为太平军校尉之后,感激涕零的张郃的忠诚度瞬间飙升到了95,公孙白岂能不放心?

  95的忠诚度,基本上是你不抢他老婆,杀他父母,宁死也不会叛变的。

  田豫和郭嘉两人,田豫被辟为右北平郡长史,郭嘉的官职则如历史上那般,成为第一个军师祭酒,只是效忠的主公由曹操变为了公孙白。

  而对于好酒色也经常被酒色掏空身子的郭嘉来说,公孙白就是他的活命天使,无论他晚上如何狂欢过度,每次病怏怏的拜见公孙白之后,便会变得精神抖擞、生龙活虎。而更令他高兴的是,由于身体好,不但酒量好,而且有天在一处小镇附近扎营时,他偷偷的勾引了镇里的一个来河边洗衣的小寡妇,发现那方面的功能也增强了不少。

  只是公孙白却每次看到郭嘉都满头黑线,一个晚上就能降低一两点的健康值,也是醉了。

  此时已行进到雍奴地界,眼看雍奴城已只有十里地,公孙白正要派人前往通报,忽见一彪人马带动着滚滚的尘土朝他们飞奔而来。

  公孙白急忙喝令大军停下,赵云手中长枪一摆,八百白马义从立即排开阵势,准备迎敌。

  “我等乃阎柔和鲜于辅,前来迎接太傅和广宁亭侯,诸公勿虑!”

  来军尚未靠近,便扬声高呼。

  公孙白背后的马的刘虞立即激动得纵马而出,迎向来军,公孙白也纵马紧紧跟随。

  只见来军停在众人数十步之外,两名身材高大的将领翻身落马,迎向两人弯腰一拜:“拜见太傅和广宁亭侯!”

  “阎柔,统率76,武力60,智力75,政治75,对刘虞忠诚度95。”

  “鲜于辅,统率66,武力68,智力45,政治55,对刘虞忠诚度92。”

  这两人属性算是一般,只是对刘虞的忠诚度太高,不知是祸是福。

  原来,刘虞的十万军马被杀散之后,阎柔和鲜于辅两人率着两千余名残兵败将退到了雍奴城,听说刘虞和公孙瓒奔来,所以出城十里前来迎接。

  公孙白身后的郭嘉等人已微微的皱起了眉头。毕竟刘虞仍旧是名义上的幽州牧,而刘和也是名义上的辽西郡,突然多了两千多的兵马,将会产生什么变数?

  郭嘉冷眼旁观,眼见人群中的一名三十多岁的文士模样的官员,正是刘虞之子刘和,眼见阎柔等人前来迎接,脸上明显露出兴奋的神色,原本谦卑的神色早已荡然无存。

  公孙白终究根基尚浅,若想安定一方,不是那么容易的。

  PS:对不起大家,年底实在太忙,作者又靠这份工作养活全家几个女人,还请见谅,今天三更,争取在白天更新完。

  

第八十五章 前路漫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