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间豪杰

人间豪杰在线阅读

人间豪杰

韦少勉

武侠·传统武侠·65.86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6-05-21 18:29

这里谈江湖上的悲欢笑泪,讲生活的辛酸苦辣,说人生的向往和追求。亲情、爱情、友情和事业……他走入江湖寻亲和为父报仇,在江湖上几经苦难,结识了一群年轻的江湖英雄豪杰,他们都充满正义感和富有同情心的神侠玉女。他们联手来除暴安良……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回 严明镇上遭拳打 天剑墓前中毒镖

  诗云:

  梦里梦题梦玉神,平凡难辨阳与阴。

  东西南北人同到,春夏秋冬色共临。

  世道若无冷暖界,人间哪有善恶分。

  闲人未懂江湖事,天地英雄泪纷纷。

  赵天剑离开了师父,独自来到了岭南。这是他第一次远行,第一次离开师父独行。他一边走一边欣赏着岭南的风光。

  一路上,他听到许多人称赞的是人间天使和天贼,说他们救人无数:一个是专门帮助需要帮助的穷人、灾民。一个是专门惩罚欺压百姓的贪官污吏和横行霸道的恶魔。但谁也没有知道他们长得什么样子。赵天剑听了人们对他们敬佩的议论,他于是非常希望和他们相识。每当听到有人说到他们,他总是停止脚步认真的听着,他很敬佩他们,也有点怀疑,因为师父从来没有跟他谈人间天使和天贼这样的人物。当他问谈论的人说:“是真的吗?”“当然是真的。”那些人回答他。他想,也许是刚刚出江湖的英雄豪杰,师父也并不知道。他也希望自己能成为人间天使和天贼那样有口皆碑的人物,他也是一个嫉恶如仇、爱民如己的英雄。

  中午,他来到了一个镇上,看到一个少爷正对一个少女说,他家是如何的富贵,他看到无数的少女中,她是唯一让他动心的少女。那少女说,她从来不听别人吹牛,她从来不相信陌生人的花言巧语。那个少爷吹得天花乱坠,那个少女依旧不相信他。然而那少爷向他的仆人眨眼,两个仆人上前抓着那个姑娘,姑娘喊着他们放手。那少爷说:“你爹娘已经收了我的订婚礼物,说已经把你交给我了,一切都由我做主。跟着本少爷,你有享受不完的荣华富贵,是你八代修来的福气。你还不愿意?天下有这么傻的女子,到时候我让你知道幸福是什么。乖乖地跟我去吧!”

  “你乱说,你是谁,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认识我爹娘?我爹娘是谁?”那少女大喊大叫,吸引了许多观众。

  “你今天到底怎么了,因为人多你害羞假装不认识我?别这样了,我的心肝宝贝!我是多么地爱你呀。跟我走吧。”那少爷和气地说。

  “你胡说八道,你们还不放手,我爷爷知道了会把你们碎尸万断!”那少女说。

  “爷爷是最喜欢我的。你爷爷就是我爷爷啊,我的心肝宝贝。别这样害羞啦!把我的心肝宝贝带回家。”那个少爷对他的仆人说。

  “是,少爷!”那几个仆人同时说。然而拉着那少女走。

  “救命呀!救命呀!”那少女急着哭喊着。

  赵天剑认真地听着他们对话,然而拦住他们,喝道:“白天抢良家女子,这里是你们的天下吧!”

  那少爷和他的手下哈哈大笑:“你说的不错!这里就是我们的天下。你可能是外来人吧?我告诉你,本少爷在这里不管做什么,官府也不敢过问,任何人也不敢管。明白吗?这少女是我的未婚妻,你敢多管闲事,只怕不想活了?”

  “只怕不想活的人是你。官府不管,别人不敢管,我非管不可!绝不让你胡作非为!把这个姑娘放了,以免受皮肉之苦。”赵天剑听了十分生气地说。他知道这个少爷一定是富家弟子,野蛮的地方恶棍。

  “好狂的小伙子,不给你尝尝辣椒汤,你是不知道本少爷的厉害!”那少爷厉声说,“兄弟们,给我打!”

  那六个青年一拥而上围住赵天剑,赵天剑一声冷笑。

  “打!”那少爷一声令,六个青年同时扑向赵天剑。他们刚扑近赵天剑,观众只见一团速影,他们纷纷倒下,已经爬不起来。那少爷大惊。观众喝彩。

  “好小子,武功果然不错。让本少爷教训你!”那少爷飞身扑向赵天剑,一拳向赵天剑打去。赵天剑一闪,闪到少爷的背后,一拳打中了那少爷的背心,把他打飞几丈远,扑倒在地,再也不能动弹。

  观众都在喝彩!赵天剑转头向那两个抓着姑娘的小伙子:“还不放了姑娘?想找死吗?”

  那两个惊呆的青年连忙放了那个姑娘,向赵天剑下跪:“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刚才的威风最已抛向九霄云外。

  “以后再做伤天害理的事,小心你们的狗命。”赵天剑说,“今天我就饶了你们的狗命,下次再做伤天害理的事,我就废了你们。”

  “是!是!”那两个人一边说一边后退。

  “快滚!”赵天剑说。他记得临走时师父的话,江湖险恶,少管闲事,先找到自己的叔叔。但是他的师父后来还是说,应该管时就必须管,不可袖手旁观。要学学岭南双剑那样才是真正的英雄。他知道师父是不希望他见死不救、贪生怕死的。而他一路上听到许多关于人间天使和天贼的故事,让他敬佩万分。人间天使和天贼是惩罚贪官污吏和帮助需要帮助的平民百姓的英雄,但没有人认识他们,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赵天剑希望有一天能认识他们,向他们请教。师父也从来没有提到人间天使和天贼的故事,可能是刚刚出江湖的英雄。他们帮助过的人也不认识他们,赵天剑也感到好奇,心想他们一定是武功非常高的武林高手,来无影去无踪,所以没有人认识他们。他们也不想给别人认识,认识他们只怕带来不便,地方恶霸和贪官污吏都不会放过他们。

  “谢谢大侠!”有两个小伙子急忙爬起来扶着那少爷走了。那少爷回头对赵天剑说:“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你敢夺我的未婚妻!”

  “谢谢大侠救命之恩,小女子有礼!大侠别听他胡说八道,我从来不认识他。他在欺骗人。”那个姑娘向赵天剑施礼说,“请问大侠的尊姓贵名?”

  “我叫赵天剑。你快回家吧!你真的不是他订了婚的未婚妻吗?”赵天剑说。不管她是不是那人的求婚妻,但那少爷欺人太甚,他得教训他一下才行。

  “不是的,大侠。他说谎,他想欺骗别人,别人以为是真的,就没人来救我。只有你看穿他的无耻,是小女子有幸遇到你这个恩人。大侠能否送小女子回家?我有点害怕。”那个少女说。

  “对不起!我没空。你回家吧,一路小心。”赵天剑说,“再见!”他心里想,到底他和她,谁在说谎呢?他刚刚出江湖就遇到这样让他困惑的事,他到底帮那少女是对还是错呢?不管如何,强迫人家是错的,他应该出手帮忙,惩罚欺压弱者的恶魔才是正确的,也才是英雄。真正爱上一个人不是强迫她和你一起走的,而是让她自由的选择。强迫一个不爱你的人和你一起走,其实你也不是真正地爱她,因为这样做她只有痛苦,没有快乐。真正地爱一个人是希望她得到快乐,而不是希望她痛苦。

  那姑娘向赵天剑鞠了个躬,三步一回头,依依不舍地走了。

  这时,一个中年妇女走来,后面跟着一对少男少女,他俩白里透红的脸蛋,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里射出慈善之光。那中年妇女走到赵天剑的前面停了下来,看着赵天剑说:“小伙子,你打伤的那个恶少爷是恶魔严华辉的二狗崽严明,这里的人谁都不敢惹他,人称小魔鬼。”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他真是那个少女订过婚的未婚夫。多谢长辈提醒!如果刚才我知道他是恶魔严华辉的狗崽,我就废了他。”赵天剑说。他的师父曾经多次向他讲了武林中许多的风云人物的故事。武林英雄有岭南剑翁,天山醉侠,神云道长,七大奇侠,岭南双剑等等,还有害人无数的七大恶魔等等。岭南剑翁,天山醉侠,神云道长是七大奇侠的长辈。七大奇侠是天山奇侠唐祝,武当奇侠卢天孙,武当奇女林丽景,少林奇僧智勇大师,岭南奇侠施福,江湖双奇丐向民欢、向民乐兄弟。岭南双剑是韦乐侠、梁珍夫妇,但岭南双剑已在好多年前遭到暗算,到目前仍旧不知道凶手是谁。武林七大魔王是岭南三魔严华辉、夏德文、贺爱民;西湖双魔刘义、龚田;江湖双魔曾家禄、顾斌。

  “孩子,不管那少女是不是严明的未婚妻,也许是,也许她的爹娘贪钱卖女,你做都是对的。孩子,你的武功很不错,但是在黑暗的江湖上,一个杰出的人物必须是勇智双全,有勇无谋是匹夫之勇,有谋无勇事难成。”那中年女子对赵天剑轻声地说,然后慢慢地走了。那两个佩剑的青年男女深情地看了他数秒钟,也跟着那中年妇女走了。

  赵天剑沉默了一会儿,已经感到饥饿了,然后就向着酒店走去。他刚走到店前,就遇到酒店的一个小伙计把一个乞丐推出店门,口里喝道:“快滚!不要脸的乞丐!前天你害得我全店的客人都走光了。今天你又来。去死吧,你活在世上没有用,饭都没有吃,你活着还有什么用?”

  “你给我一点吃的,我就走。”那个乞丐并没有生气地说。

  “放屁!你是什么?世上有谁人白养人?”那个人说。

  “难道给你爹饭吃也是白养人吗?”那个乞丐说。

  “放屁!你是我爹?快滚!”那个人把乞丐用力一推,把他推倒。

  赵天剑走过来把乞丐扶起来:“阿伯,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饥饿。”那个乞丐说,“富人向来看不起穷人。富不过三代就是这样的来的。”

  “伯父饥饿了,我请你吃饭吧!不管在什么时代,穷人都受人白眼的。”赵天剑叹了一口气,然后对那个店小二说,“我请他吃饭行吗?如果不行,我们到别处吃去!”

  “行!行!行!请进!”店小二打量着赵天剑一眼,忙说,“客官,请!”

  赵天剑扶着那个乞丐走进酒店,只见刚才那个提醒自己的那个女人和那两个少男少女也在店里吃饭。他选了一个没有人坐的桌子叫乞丐坐下,并叫他点菜。

  乞丐笑着说:“小鬼,你请老夫点菜不点酒吗?”

  “阿伯请便!”赵天剑笑着说。

  乞丐笑哈哈地说:“这才算请客!你不喝酒吗?”

  “我师父说,酒容易使人误事。”赵天剑微笑地说。

  “你师父的话也并不是完全正确的。其实呢,酒可以消愁,也可以消灾。”那乞丐笑眯眯地说。

  “酒可以消灾!?阿伯是开玩笑吧?我第一次听说的。”赵天剑看着乞丐说,不知道他是开玩笑还是说真话。

  “你还年轻你不懂。等到你长大了我告诉你。”乞丐含笑说。

  “我还小吗?阿伯的眼睛不好吧?”赵天剑笑嘻嘻地说。

  “我的眼睛不好吗?我告诉你小子,苍蝇飞过我的眼前,我都能分出是雌是雄。”乞丐笑眯眯地说。

  赵天剑呵呵大笑:“伯父真幽默!请问阿伯是本地人吗?”

  “我不是本地人。我是流浪四方的乞丐,哪里有吃就去哪里。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乞丐说。

  “我以为阿伯是本地人,我想打听一件事。”赵天剑有点失望地说。

  那两个佩剑的青年男女和那个女人一直注意着赵天剑,不知道他要打听什么事?也好奇的听着。知道他不是本地人。一个年纪轻轻的人在他乡,人地生疏,没有江湖经验,容易上当受骗。

  “我虽然不是本地人,但是我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比较了解。你想问什么事?但我不是事事通。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乞丐笑口一裂说。

  “我听说这里有岭南双剑的坟墓是真是假?”赵天剑听了,知道乞丐是实在的人,于是问。

  “是真的。”乞丐沉闷地回答。

  “你知道在哪里吗?”赵天剑说,目不转睛地看乞丐,他看出乞丐好像不高兴的样子。

  “知道。你是岭南双剑的什么人?”乞丐也看了赵天剑好久,目光扫了店里一圈,轻声地问。

  “晚辈。”赵天剑看出乞丐有些忧虑,含笑说。

  “晚辈?”乞丐说。

  “是的。不是晚辈难道是长辈?你看我像他们的长辈吗?”赵天剑笑呵呵地说。

  “好小子,油嘴滑舌!”乞丐笑着指着赵天剑说。然后告诉赵天剑岭南双剑坟墓所在的地方。

  “谢谢阿伯!”赵天剑说。

  “你打听岭南双剑的坟墓是要祭祀他们?”乞丐问。

  “算你猜对了。现在正是清明时节。”赵天剑微笑说。

  “哈哈哈!”乞丐笑了,“记住,小子,清明也许有许多人去祭祀他们。”

  “他们是真正的英雄,有许多人去祭祀是自然的,我还用记吗?”赵天剑笑眯眯地说。

  “只要你记住是好的,记不住这些就不好了。”乞丐含笑说。

  吃完饭后,赵天剑向乞丐告别,买了一些水果、烧纸、香。乞丐走来说:“小伙子,我告诉你,我听说,岭南双剑生前最喜欢吃猪头肉。”

  “谢谢前辈提醒!我就买一个熟猪头肉。”赵天剑笑了说,“哦!请问伯伯,你是怎样知道他们爱吃猪头肉?”

  “我怎样知道?你问我怎样知道他们爱吃猪头肉?”乞丐说。好像赵天剑忽然地问话让他无法回答,让人一听就认为他是个撒谎的乞丐。乞丐讨饭吃,有时候撒谎才有饭吃,情有可原。

  “对!”赵天剑说。

  “我是他们的邻居,也是他们的……”乞丐有点答不上来,又好像不想告诉赵天剑一般。

  “也是他们的什么?”赵天剑想寻根问底,因为他觉得乞丐很风趣又神秘,不像一般的乞丐。

  “我是他们的贡猪头肉的屠户。我以前是屠户,他们夫妻经常跟我买猪头肉,几乎天天买。”乞丐好像不高兴地说。

  “那你为什么又不做屠户了?”赵天剑不理他高不高兴,还要问,他有点不相信乞丐的话,那有天天买猪头肉吃的,他应该是信口开河,应付他的话而已。

  “我和那些当官的打了架。我就浪迹天涯,沦为乞丐,你以为我想做乞丐吗?是被逼的。”乞丐说,“还问什么吗?”乞丐反来逗他。

  “那你为什么要和他们打架?”赵天剑含笑说。

  “你这个人真啰嗦,比女人还啰嗦。那刚才你为什么和那个少爷打架。”乞丐说。

  “我打架你也看见?”赵天剑问。

  “为什么别人看见我看不见?你以为我是瞎子?我告诉你,你小子的胆子可不小,你要小心。他们是不好惹的。我要饭都不敢向他们要。”乞丐说。

  “他们是富贵人家,不给你饭吃,所以你去向他们要饭也是白去,不然还会被打一顿,因此不敢向他们要吧?我才不怕他们。”赵天剑说,“下次见到他们,他们更加难看。”

  “你是小牛不怕虎。我走了。”乞丐叹了一口气说。

  “喂!老伯。请你带我到岭南双剑墓一下行吗?”赵天剑说。

  “不行!我没空。”乞丐说。

  “没空?!”赵天剑说。

  “没空就没空。我连饭都没有吃,哪有时间陪你去玩。”乞丐说。

  “给,阿伯,这十两银子给你喝两杯酒。”赵天剑拿出十两银子递给乞丐说。

  乞丐接了银子一声谢谢也不说就走了。旁边的人都说乞丐太无情,人家刚刚请你吃饭,给你银子,叫你带路你都没有带,怪不得成了乞丐。乞丐听了也装着没有听见一样,只是慢慢地走了。

  “也不能这么说。我只是跟他开玩笑而已。如果帮助人是为了得到别人的帮助的话,是不道德的。”赵天剑对大家说。

  “如果得到别人帮助而忘恩的话,更是不道德的。”是刚刚看到的跟着中年女侠在一起的佩剑的青年说,“快乐是在互相帮助中产生。”

  赵天剑看着那个青年点点头,那个少女也含笑看着赵天剑,然后跟着那个中年妇女走了。

  赵天剑回头看着乞丐走远,觉得那个乞丐既幽默又神秘又好笑。他忽然想那乞丐如果真的敢和贪官打架斗殴过的话,那么他应该不是平常人,或是江湖的英雄。他买完了供品来到岭南双剑的墓前为岭南双剑扫墓。

  赵天剑点了香拜了三拜,说:“两位长辈,晚辈赵天剑来拜见你们。你们一生为人民除害,却死得不明不白。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有人为你们查找凶手,为你们报仇。人世间为什么总是那么不公平,好人总是那么少,并且不得好报,就像你们那样含恨于黄泉。而坏人总是到处有,而且逍遥于世间。请两位长辈托梦告诉晚辈谁是凶手,晚辈一定为你们报仇。请你们安息吧!”

  “哈哈哈!”赵天剑的话刚说完,只听到一阵狂笑从后面传来。赵天剑慢慢地转过头来看,只见数枚飞镖飞向自己。他急忙闪开,但是他未能完全闪开全部的飞镖,却中了两枚。他咬着牙,喝道:“谁暗算我?”

  “我!”只见一个戴着面具的人出现在面前,来人说话声音苍老,证明是一位老人。

  “你是谁?”赵天剑一边拔出飞镖一边问。

  “要你命的人。”来人说。

  “我和你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赵天剑急忙拔出他的节剑。

  “因为你是杀害岭南双剑的凶手。今天你中了我的毒镖,五分钟后发作,十二个小时后死亡。”来人笑着说,“你慢慢地享受吧。”

  “我会在毒还未发作之前杀死你这个杀害岭南双剑的凶手!”赵天剑飞身扑向来人,来一剑“横扫千军”直扫向对方的脖子。来者急用剑拦住,吓了一身汗。赵天剑回剑来了一招“雷霆击顶”直向来人头上砍去,来人又将剑来拦。赵天剑来了一个回身,迅速地来了一招“秋风扫落叶”,来人被剑花害得眼花缭乱,同时惨叫一声,右手连剑已被削飞。赵天剑一声冷笑,说:“想暗算我。”剑锋已顶着来人的胸膛,“去见阎王爷吧!”

  “留活的。”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声喊叫着。

  赵天剑一看,是刚才一同吃饭的乞丐步伐快如风地过来。

  “好剑法!”一个女声喝彩。赵天剑一看,是在街上遇到的那个中年妇女,后面跟着两个少男少女,他们迅速地走过来。

  乞丐已制住了戴面具的凶手。赵天剑也慢慢地往地上倒下。佩剑的少男少女急忙飞身而去。少男把赵天剑搂住,不让他倒下。

  “把赵少侠放到青草上。”那个女人说,“他中了凶魔的毒镖。”

  那少男急把赵天剑搂到青草上轻轻地放下。

  “你们兄妹快到林间去观看,以防还有凶手来。”那个女人对两个佩剑的少男少女说。

  “是,师父!”两个少男少女应声而去。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武侠小说传统武侠小说

人间豪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