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2、不眠夜(下)

  “都住手,都给我住手,都别打了!”

  “咦!士郎?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这边还有一个骑士王等着去救你呢!这么好的FLUG情节你怎么直接跳过了!”周林说着只有他自己能理解的话语,向着站在伊莉雅身后,一手拦腰抱起伊莉雅的士郎发问,不过他自动过滤了那个在人怀里还不老实,四肢乱蹬的伊莉雅。

  “我运气好自己跑出来了要你管!现在都给我住手!”士郎一脸‘老子是恶人’的表情,等着在场的每一个人,顺手还在伊莉雅屁股上狠狠来了两巴掌,不安分的伊莉雅瞬间红着脸老是了下来。还好周林还没有吧伊莉雅的真正年龄告诉他。

  士郎这番话,除了对间桐慎二和他的rider没有作用以外,对其他人简直就是效果拔群的。

  “慎二!不要再打下去了好吗?”

  “你在开什么玩笑!我们间桐家是最棒的魔术师家族!爷爷的梦想由我来实现!”

  “慎二你真的要打下去吗?”

  “没错,卫宫士郎!我就是要这样,好不容易才从她手里。。。。。。噗!”

  原本还在叫嚣的间桐慎二很‘优雅地’被周林正面扔来的银色锤子砸个正着,如同电影里被手枪爆头的人一样倒飞了出去,就连rider都没反应过来,红红的血花从鼻子里喷了出来,成了一条完美的抛物线,同时还有一些被色的碎屑从嘴里漏了出来,估计是被砸碎的门牙。

  “啧啧,这一下子门牙估计是没有了吧,诶呀呀,人不作死不会死啊。不过这游戏能不能结束呢?我累了。”肇事者周林倒是依旧嘻嘻哈哈的说笑着,叉着腰挠了挠头。

  staynight的世界很好玩,但不知道为什么周林已经不想再继续下去了,也许是因为身体变成小孩子心性也变小了?反正他已经准备完成主线任务就离开了——谁要管那些看上去就是个坑的支线啊!还刷好感度?就算fate系列曾经是galgame但是也不带这么玩的啊!

  在场的人都一愣,游戏?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哪一个敢把这场战争当成游戏?魔术师与英灵们都在为了自己的愿望奋力拼杀着,以命搏命的战斗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把这战争当游戏的话你的心得多大啊!

  在技能的影响下摆开架势,周林的手上出现了一条和rider类似的银色锁链,长长的链子上还缀着好几把带刺的圆环,“既然士郎劝和你不听,那我就只好武力介入了,直接把你的英灵干掉看你还靠什么玩闹!”

  说着周林一个猛地加速,冲向站在边上的rider,一甩手抖出链子捆向她的脖子,意图一招就把对方的脑袋拧下来,rider自然不能束手就擒,抽身向后躲开,同时将手里的锥子掷像周林。

  周林很自然的抖了一下链子,弹开飞来的锥子,不过这样就彻底的没办法捆到rider了,不过周林也不在意,顺手将链子甩向rider身边的一颗树,猛地一拉将自己拉了过去,另一只手变出一把银色长剑,接着飞行的力量刺向rider。

  不过rider自然不会中招,灵巧的一翻身跳到一个树枝上,就像体操运动员在单杠上做了一个大回环一样转了个圈,然后卯足了劲全力踢向还没有摆好架势的周林,妄图一脚把他踢死。

  “嘿嘿。”周林轻笑了一下,来自saber的第六感可不是盖的,早在rider转圈的时候他就找到了对策,向上挺身,拼着胸口被踢一脚的代价,用双手抓住了rider踢过来的那只脚。不过就算如此周林依旧向后退了几步,显然被踹的不轻。

  “糟了!”rider心中大惊,想抽脚却发现已经被周林用链子捆了个结结实实,“所以说!老老实实地!给我!去死!”周林嘴角带着略显疯狂的笑意,大吼着将rider狠狠地摔在地上,然后像抡大锤一般扥这锁链将rider一圈又一圈的转了一来,一路上慢慢的增长锁链长度使得这人肉锤子的攻击范围越来越大,而且速度也越来越快。

  “走你!化作天边的流星吧!”当周林觉得自己竟到极限了,找了个合适的角度取消了锁链,于是rider加强大的物理作用下冲向不远处的爱因兹贝伦家族的城堡,然后狠狠的一头扎了进去,留下满地的尘土。

  边上的一众人都已经无语了,头一回见到这么豪放的攻击,不过rider可不是那么好死的,就在尘土还没有消散的时候,rider就猛地从中窜了出来,虽然经历了不少磕磕碰碰,也撞倒了不少大树,就连城堡都被她撞出一个坑,不过看起来她仅仅只是身上多了一些伤口而已。

  “rider!”间桐慎二很想问问自己的英灵伤得重不重,不过让他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却说不出口。

  “真不愧是有名的恶灵,这都不死。”周林像看电脑看多了的上班族一样用大拇哥和食指捏了捏眼窝中间的鼻梁骨,像是自言自语的说到。“在这么下去,估计那家伙的宝具就要出来了啊,我可不想玩得那么大,真麻烦。”

  “master,要走了!”rider自知再打下去自己非得死在这不行,不得已冲向愣住的间桐慎二,一个拦腰抱,紧接着在一阵刺眼的亮光召唤出被自己的宝具囚禁的天马,在众人的‘目送’下,逃跑了。

  “啧。”周林咋了一个舌,像电视剧里追小偷的警察一般喊着,奋力的追向rider,“站住!你给我站住!”——不过傻子才站住。

  于是夜晚的冬木市的街道上出现了相当奇特的一幕,半空中一个耀眼的白色光球以极快的速度飞着,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在颤抖着呼喊救命,地上一个黑发黑衣的女子嘴里骂骂咧咧的踩着一辆辆汽车的车顶追赶着那个光球——谁叫周林长成了伪娘,被认成女的也是没办法的。

  “见鬼了她怎么这么快!根本追不上!”周林狠狠的想到,“就算变出弓来估计也射不到,要是浅间巫女的话倒是有可能。。。。。。。算了还是赶快追吧。但愿天上掉下陨石砸死你!”(浅间是出自境界线上的地平线里的那个****巫女)

  不过很显然天降陨石是不大可能了,不过他们飞行的方向到时引起了周林的注意,他们正在朝着caster的老窝飞去。

  “哈哈!真是老天保佑,目前的情况来看caster会帮我的,恩,打个电话让她帮忙吧。”想到这周林掏出用士郎的钱买的极为便宜却相当结实的某基亚手机拨通caster的号码。

  ——这年头连英灵都要学会用手机。果然是现代人啊。

  电话的信号很好,可除了‘嘟、嘟’的忙音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回应了,“奇怪了,难道他们都睡了?也许说不定是宗一郎强推也说不定,呵呵。”周林不无恶意的想到。

  不过就在他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听筒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您好,我是言峰绮礼,您哪位?”

  咦咦咦!周林吃惊了,他明明拨的是caster的电话,怎么接到言峰哪去了,难道是拨错了?“啊抱歉打错了。”周林迅速说道,紧接着啪的一下挂断电话。

  “啧,怎么会打错了呢?早知道就存电话簿不用脑袋记了。”周林砸吧着嘴想到,“不过就快到柳洞寺了到时候caster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到我,到时候就会帮我了。咦?”

  就在周林想着想着的时候,不远处突然闪过一道金色的亮光,接着就看rider一个紧急降落,一把闪着亮光的方天画戟从rider所在的位置高速飞了过去。还没等周林反应过来,又是几条银色的锁链飞了过来,把周林和rider同时捆了个结结实实。

  “这是!天之锁!金闪闪!”周林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个嚣张金毛的样子,再联想到刚才的电话,“完了,言峰绮礼突袭caster了,而且从情况上来看明明应该出动明面上的lancer,却出动了隐藏的金闪闪,看来言峰绮礼估计和我有一样的目的,按照原著估计是要召唤圣杯了。但尼玛为什么提前了这么多啊!原著里可没有这种情节啊我去!”

  就像印证了周林所想的一样,他和rider被锁链拉着向柳洞寺飞去,同时紫色的光晕也从柳洞寺里散射出来,正是大圣杯被召唤出来时的样子。

  “话说回来天之锁被拉长到一公里左右竟然还能用真神奇啊,哎呦!”周林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情被天之锁以极高的速度拉着,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砰地一声脸朝上拍在一颗大树上,鼻梁骨就听咔的一声折掉了,一股子火辣辣刺痛使得周林瞬间‘哭’了出来。

  “妈的不知道金闪闪有这爱好啊!”忍受着鼻子的剧痛,使劲扭着被天之锁困在树上的身体,周林泪流满面的想到,“不过这么一来我的计划全被打乱了,原著里唯一能和金闪闪一战的是拿到了剑鞘的saber,可现在直接跳过拿剑鞘的剧情。。。。。。麻烦了,早知道就不跳了。”

  “真不错,没想到区区一名没受过专业魔术教育的新人竟然一次召唤出两名这么高质量的servent,尤其是这个,看看这一身的魔力,用来做祭品正合适。。。。。。”

  “咦?祭品。。。。。。”这时周林在被无边的黑暗所包围前最后的想法,而他最后看到的,则是一脸邪笑的言峰绮礼和被摧毁成废墟的柳洞寺,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绮礼,用一名servent做‘祭品’真的没问题么,你不是计划用爱因兹贝伦家族的那个后代做祭品的么?”金闪闪,也就是上一次圣杯战争的唯一存活的servent,英雄王吉尔伽美什皱着眉头问道。

  “不用担心,那家伙只是用来填饱圣杯的一道菜,真正的开关还是需要爱因兹贝伦的,”言峰绮礼笑了,“真是好运气,我感觉到那个小家伙正在赶过来,啊,还有切嗣的儿子,今晚真是令人高兴啊,哈哈哈哈。。。。。。。”

  “嗯。。。。。。”周林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漫天的星星,原本不太清醒的脑子瞬间转了起来,蹭的一下坐了起来,环顾四周,身前是一片清澈的大海,自己半个身子都泡在水里,身背后则是一片茂密的森林,轻轻的威风吹过挂着水珠的脸庞,一股子诡异的寒冷弥漫在周林的心头。

  “见鬼这是哪里!刚才明明还在。。。。。”

  “啊,你醒了。”身后传来了悦耳的女声,但周林却觉得汗毛斗立了起来,明明刚才回头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啊!

  本想做把武器防身,却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做到了,就好像变回了穿越以前的宅男,不过没办法,周林还是转身拉开架势小心防备着,不过他很快就愣住了,女声的来源他认识,并且很熟悉。

  “爱丽!爱丽斯菲尔!你怎么在这里!等等!”周林像触电一样向后跳了一步,然后再次环顾四周,星空,树林,碧波,还有一块大岩石,“我去我说怎么看着这么眼熟!这是FZ里的那片海岸!”周林现在恨不得骂娘,通过进入世界以前的额外资料他可是知道的,这片海岸外加爱丽,这整个就是一个FZ剧情啊!只不过主角从卫宫切嗣换成了他自己而已。

  “你果然知道呢,真是好神奇啊!”爱丽一脸吃惊的表情,不过紧接着就换成了迷死人不偿命的充满成熟女性的微笑,“这里是哪里你应该猜到了吧。”

  “啊,这是大圣杯里面,我知道。”周林无精打采的说道。

  “我读了你的记忆,太神奇了!知道刚才我都不相信我,不,不仅仅是我,就连这个世界都是被创造出来的,我们竟然只是一部小说里的登场人物!”爱丽声音有些高,显然他仍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可更令我无法接受的是,我发现你竟然不是这部作品里的人物,你和这个世界的作者竟然活在同一个世界里!”

  “那又如何?你既然读了我的记忆,那就知道我来的目的了吧,任务失败我就要死,本来觉得能赢,可现在仔细想想我简直就是那只引发蝴蝶效应的蝴蝶啊,剧情被我改变了太多啊,估计现在士郎已经死了吧。。。。。。不对,他死了我也得死,那说明他还活着,不过就是活多久就不知道了。”周林一屁股坐在了沙滩上,后悔的心情就像拍在他屁股上的一层层浪花一样一浪接着一浪,活该啊,不做死就不会死,本以为自己开着挂就无敌了,没想到最后却落得被一个剧情人物玩死的下场。

  “哪也不一定呦,只要士郎那孩子和saber不死你就不会死对吧,那就还有翻盘的机会啊,不要放弃希望啊。”爱丽安慰道。

  “得了吧,少扯了,读了我的记忆你又不是不知道,只有你儿媳妇拿回剑鞘才有赢的机会,可现在。。。。。。哎都是我的错啊!”周林拍了拍额头,颇为后悔。

  “恩这样吧,只要你答应我三个条件,我就帮你赢,怎么样?嘻嘻,条件不会很难的你放心好了。考虑一下吧。”爱丽双手十指交叉在胸前,脸上挂着笑容虽然侧着脸,但周林依旧可以读出她此刻的心情是相当的好。、

  “说说看,只要不太过分我会答应的。”周林此刻也不再吊儿郎当的,相当严肃地说道。

  “第一个条件,带我,啊也就是大圣杯离开这个世界,我想去其他的世界看看。”

  “这有可能吗?此次任务是。。。。。。对了!是夺取圣杯!”周林此刻反应过来了,夺取,不一定非得将它像原著里摧毁,带离这个世界也是可以的,“可这算不算钻漏洞啊?”

  “怕什么,反正又没写着必须摧毁我,钻漏洞又怎么了,大不了你晚点死嘛,说不定还不会受到惩罚呢。”爱丽嘟起嘴,略带不屑的说道,娇憨的语气听的周林一愣。

  “那好吧,可是我以什么方式带你离开呢?奖励?不可能吧。”

  “这个你不用管了,我自有办法,要听听第二个条件么?”

  “好吧说说看。”

  “第二条,在非战斗时候以及不需要我在场的时候我要足够的自由。”

  “等等,你要自由想去干什么?我可告诉你,在其他世界乱用能力的话会发生灾难的啊!你可是万能的许愿机大圣杯啊,万一暴走死个几千人都是轻的。”周林脸上轻轻抽搐了。

  “我也是女人好不好,我也想要逛逛街啦买买东西啦,总之我不会乱用的,答应你这点你就同意了吧。”爱丽露出了不满的神情,盯着周林,貌似一言不合就要把对方挫骨攘灰一般。

  被盯得发毛的周林只好同意了这一点,爱丽又露出了微笑,不过这次她的语气却有些压抑和低沉。“那么第三点,我希望你答应我,在你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把我的丈夫和女儿复活,好么?”

  “复活丈夫和女儿。。。。。。也就是说你想让我买活卫宫切嗣和伊莉雅斯菲尔吗?这没问题,这可比前两点都容易,呼,我还以为你要提什么霸王条款呢。”周林长出一口气,只是购买使用权,这太简单了,就算贵些那又如何?早晚有一天能买到。

  “真的?太好了!”爱丽显得相当惊喜,“啊我好激动,终于可以再次和切嗣见面了。”说着还在一旁转着圈跳起舞来。

  “那你到底怎么跟着我啊,这方面我可是一点都不清楚啊。”

  “那你不用管了,闭眼睡一小会,醒过来你就知道答案了。嘻嘻。”爱丽还在转圈。

  “等等,睡一觉,不会又要很疼吧。。。。。。糟糕,好困。。。。。。你。。。妹的。。。”周林的声音越来越小,接着一头倒在沙滩上睡着了,“放心吧周林弟,姐姐我会好好做好麻醉的,嘻嘻,不会很疼的呦。”爱丽掐着周林熟睡的面庞笑着说道。

  圣杯里面发生的事件圣杯外面一点都不知道,可同样就如硬币的两面,正面的看不见背面,背面的也看不见正面。

  “咳咳,咳。。。。。。sa。。。ber。。。”卫宫士郎嘴里吐着血,在他的胸前有一道看起来很恐怖但并没有伤到筋骨的伤口,血液把衬衫胸前部分染成暗红色,在他不远处,远坂凛正捂着侧腰上的伤口靠着大树喘着粗气,背后的大树此时已经只剩下半截树干,另外半截显然是被什么东西削去了,树冠就倒在不远处。

  看来言峰绮礼是在实战中教会了凛如何断大树。。。。。。。

  言峰绮礼看了看手中提着的昏过去的伊莉雅,又瞧了瞧同样喘着粗气,浑身浴血的却依旧和金闪闪战斗的saber。“就要实现了啊。。。。。。”他自言自语道,“算上刚才的caster,archer,和那个魔力多到犯规的saber,再有这个爱因兹贝伦家族的继承人,恩,条件都满足了。”

  “我要开启圣杯了,请小心一些。”

  “啊,本王知道了。”

  “十年啊,终于我还是赢了,卫宫切嗣啊!你看到了么,我赢。。。。。。什么!”就在言峰绮礼自言自语的要把伊莉雅扔到化成一个黑色液体球的圣杯上时,整个黑色球体突然发生了一阵阵不规律的抖动,水波纹一样的波纹在球体上来回传递着,接着整个球体猛地炸裂开,黑色的液体向四散喷射而出,可又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罩住,没扩散多少就来了个急刹车,并且像被冰冻成冰块一样悬在半空中,透过无数大大小小的空洞,言峰绮礼看见了一个****的,半跪在地上的人。

  “咻咻。。。。。。”黑色的液体以那个裸人为中心,旋转了起来,最后化成一身黑色的西服外带一件黑色的风衣穿在那人身上。

  那衣服像极了当年卫宫切嗣的衣服。

这是一本历史说
ps: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评论,给新人一点动力吧。。。。。。   ps2:fsn剧情就要结束了,毕竟是新手任务就短点了。。。。。。   ps3:看了疯狂动物城,兔朱迪好萌,好想要那样的妹子。。。。。。尼玛我还单身啊TAT

22、不眠夜(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