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1、崩溃疗法

  好几分钟以后,诗乃才慢慢的安静下来,不过与刚才激烈的反抗不同,这回改成哭了,而且还抓着周林的衣服哭得相当伤心,弄得周林现在是起来也不是,不起来也不是。

  “那个诗乃哈,你是不是先让我起来呢?老让我压着你这不太好吧,啊虽然我没意见反而还有些享受就是了,嘿嘿。。。。。”

  “去死吧讨厌鬼!”诗乃狠狠地一推身上的周林,然后起身擦了擦眼睛,“不好意思又给你添麻烦了。”她向周林道歉道。

  “没事没事,我只是做了我可以做的。”周林也爬了起来,然后将碎掉的茶壶茶杯扔到垃圾桶里,随后有不动声色的悄悄把模型枪扔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去了,这个动作诗乃可没有看到。

  “好了诗乃,你刚才到底怎么了?说说吧。”周林递给实乃一个坐垫,自己也找来一个坐下,等着诗乃的回答。

  “好吧,不过在那之前我要给你讲个故事。。。。。关于我的故事。”诗乃说道。

  “。。。。。。事情就是这样,很难接受吧,我小时候就杀过人,用的就是那种手枪。”诗乃低着头,好像要承受周林的厌恶的话语,毕竟在她这些年的人生里这种声音简直充斥她的生活。

  “有那么恐怖吗?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周林语气轻快地说着。

  “咦?”诗乃猛地抬起头,吃惊的看着周林。

  “不就是杀人嘛,有什么好怕的,我问你,你杀的是什么人?”

  “抢劫犯,杀人犯。。。。”

  “也就是坏人对不对?你杀了坏人保护了自己对不对?”

  “是。”

  “结果你却因为身边人的嘲笑与讽刺活着这么辛苦?哈,要我看来不但你是白痴,就连身边的家伙也都是没脑子的蠢蛋,如果我是你身边的人,听说了我身边有你这种人,我绝对会想,哇好厉害,然后找你做朋友,问你拿枪的手感怎么样,枪沉不沉这种问题。”

  “可我毕竟杀了人了。。。。。”

  “所以说你那种诡异的罪恶感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你保护了你自己,甚至你还保护了你说的那个营业员,你是英雄,这要是搁在我的祖国,说不定你还能拿个见义勇为奖呢。”周林揉了揉眉头,无奈的说道。

  “你是英雄,应该受到褒奖的英雄,却因为身边的蠢货的影响将莫须有的罪恶背在身上。甚至还留下了心理阴影,对了你看过医生没有?”

  “没,没有,我不敢看。。。。。”诗乃弱弱地说着,边说还边不安的揉了揉衣角。

  “现在看着我,看这是什么!”周林猛地把刚才藏起来的五四黑星手枪模型拿出来在诗乃眼前晃了晃,就在诗乃害怕的要叫出来的时候,周林一下子把诗乃所有的恐惧都吸了个精光。

  “现在还害怕么?”周林还在晃着模型。不过诗乃却发现自己已经不是那么害怕了。

  “咦,怎么回事,我好像,不是太害怕了。。。。。”

  周林撇撇嘴耸了耸肩膀,“好啦好啦,总之你这是病,这病我能治,放心吧,我会在我离开以前帮你尽可能的摆脱心理阴影,好了晚饭什么的我看你也没心情做了,这样吧,要不我去买些外卖?”

  “不,还是我来做吧,你去等一下就好。”诗乃站起身,使劲擦了擦眼睛,带好眼镜,再次走进厨房准备期简单的晚饭。

  正当周林闲的无聊看小说的时候突然爱丽姐的声音在脑子里响起来,“周林弟,刚才有一股子好纯好纯的恐惧被你吃掉了呢,看来你碰上什么有趣的事情了呢,哎呀呀,为什么每次这好玩的事情都是你来触发呢?”

  “鬼扯,这次好悬没吓死我。”周林扔下手机,仰面朝天的躺在榻榻米上,使劲的伸了个懒腰,“不过还好没出什么乱子,而且你也知道的吧,这种生活才是我想要的呢。”

  “那倒也是,不过姐姐我现在好闲呢。”爱丽姐慵懒的声音传了过来,不过周林已经见怪不怪了。

  “没事做就去逛商场吧,反正咱们现在有的是钱,只要不被其他人的注意愿意花多少都行。”

  “才~不去呢。逛商场什么的太无聊了。有没有什么想要的。算了我还是去看电视剧吧,你一个人好好享受吧。”

  “承您吉言,但愿是享受而不是受罪吧。”说完这句,周林就切断了通话,“享受吗?这年头穿越了还能这么清闲的除了我这一号就再也没别人了吧,龙傲天们一个个都是跑折了腰累断了腿的奋斗着啊。”

  “不过那和我有有什么关系,这种轻松却不乏激情的生活不正是我想要的吗?今朝有酒今朝醉说的不是挺好吗,恩,就这样,能享受一回事一会吧。不过诗乃还真慢啊,要是我来做的话应该会快些一些。”

  “周林,周林,醒一醒,喂,别睡了,起床吃饭了。”诗乃跪坐在熟睡的周林面前,使劲的推着他,终于周林有了反应。

  “呜。。。。不好意思睡着了,这种清闲的时光实在是太适合睡觉了。”周林打着哈切坐了起来,“晚饭好了?”

  “好了,早就好了,我都热过一次了,还有看看你把头发睡得,都翘起来了,这么好的头发不注意保养实在是浪费啊。”诗乃起身走回矮脚桌前,“来吃饭吧,吃过饭一起上游戏吧。”

  “没关系反正这头发自己会变回去的,呜,突然间好困。”周林迷迷瞪瞪的走到桌子前,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诗乃做的菜,“味道还成,就是有些太清淡了吧,你还是学生吧只吃这些没营养的身体撑得住吗?”

  “没问题了,营养够了。”诗乃则很规矩的说完‘我开动了’才拿开始进餐。

  “看这个诗乃。”周林突然从后腰上拔出一把手枪模型,摆在诗乃眼前。

  “真是的,突然拿这个干什么啊,吓了我一跳。”诗乃的手很明显的颤抖了一下,不过比以前都好多了,这次她没有再吓得大喊大叫。

  “挺好,你看你这不是已经不怎么怕这东西了么?慢慢的适应它,然后你就能摆脱心理阴影了,对了过些日子带你去见个人。”

  “谁啊?”诗乃问。

  “见了你就知道了。”周林笑了笑,不再说什么。他打算带诗乃回一趟诗乃的老家,见那个被诗乃救下来的银行员工。

  “对了,吃完饭我就回去了,待会游戏见吧。”周林说。

  “咦?你要回去了啊,”诗乃有些吃惊,“恩,这样的话我有个请求。”

  “说,能做的我一定做。”周林不紧不慢的吃着菜,说实话,诗乃的厨艺一般,不过也不是那种无法入口的地步,就是太清淡了一些。

  “那个,我,我希望,你你能留下来陪我一晚。。。。。”

  “噗!”周林直接一口汤喷了一桌子。

  “好极了,我还以为是触发了什么隐藏福利,结果只是因为刚才吓得太严重,所以不敢一个人住了么。”周林此时正盘腿坐在一旁,语气里颇显无奈。

  “麻,麻烦你了。。。。”诗乃弱弱的说着,同时还取出一条毯子,“我这里没有其他的被子了。。。。所以请凑合着用吧。。。。。”

  “没事,不过你还是和我去酒店吧,那里条件好些。”周林站起身,拉住诗乃的手。,“走吧,哪里的网可是免费的。”

  诗乃想了想,也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于是欣然接受,换了衣服跟周林一起搬到酒店住去了,当然还带着她的NR头盔。

  路上并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斜阳的红光拉长了两人的影子。

  “诗乃,这次你要参加BOB吧。”周林掏出手机,一边浏览刚刚上传的‘MMOTODAY’的新闻,上面赫然写着,“明晚的‘MMO动向’将请到ZXED先生做客,敬请期待”的标题,随附着几张照片。

  “咦?突然说这个干吗?不过我确实要参加啊。怎么了?”诗乃不解的看着周林。

  “没什么,我也要参加,所以诗乃到时候我很期待咱们的遭遇战啊!我可不会留手的。”收起手机,周林伸了个大懒腰,后仰角四十五度看着诗乃笑了,“别说,这么呆着脖子好疼。”

  “你又搞什么啊。”诗乃无奈的叹气道。

  吃过晚饭后,诗乃本想在GGO里玩一宿,不过却被周林以好好休息养精神为由硬是让她去睡觉了。房间的安排也出现了变化,现在诗乃和爱丽一个房间,周林则独自呆在隔壁。

  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但周林却睡不着,虽说睡不着,却也没有开灯,仅仅是站在落地窗前,手里提着一瓶红酒,像喝啤酒一样没品位的喝着。

  屋外街道上的灯光散发出五彩的光芒,照在周林面前的玻璃上,透过这扇窗户,周林仿佛凝固了一样的愣神中。

  这是门咔嚓一声被人推开,周林也不回头,因为他知道除了爱丽没人会进的来。

  “在干什么呢?也不开灯就在这里一个人喝闷酒?还拿红酒?你真是。。。。。”爱丽也走到窗户旁,站在周林身边说道。

  “没事,”周林摇了摇头,“诗乃睡了?”

  “恩,虽然最开始做了噩梦,不过我用了一个催眠的小魔法让她睡得熟熟的。”爱丽看了看周林,“有心事?”

  周林一愣,苦笑了一下,“差不多吧,只是有些问题想不通。”

  “什么问题?”

  “有关与任务的,也有关于我自己的。”周林灌了一口酒,“当佣兵时候练出来的酒量。。。。。现在喝这种就已经没多少感觉了。”

  看见爱丽姐在看自己却没有接话,周林就接着说道,“任务已经开始四天了,我回想了一下,住酒店,抢银行,玩游戏,泡妹子。做了这么多,我却连死枪的影子都没看见,真让人沮丧。”

  “然后就是我自己,每次想起我穿越以后的事情,我都觉得我是在做梦,一个随时都有可能醒却又醒不过来的梦。我甚至不知道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拯救世界?得了吧我又不是什么超人。我只是一个小市民而已。”

  “以前我还不明白,人为什么要有个目标,现在我明白了。”

  “生活空虚啊。。。。。。”周林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通,然后又闷了一口酒。借着抬头的机会周林发现爱丽正用一种见到鬼的眼神看着他。

  “喂喂爱丽姐,你那是什么眼神,瞧不起我吗?”周林不满的说道。

  “不是,只是头一回发现你竟然还会思考!我以为你除了耍宝卖萌就不会别的了!”爱丽说道。

  “这话真是气人啊爱丽姐,好歹我也是智商高过身高的天才啊,就是情商低了点就是了。思考人生什么的,吃饱喝足了我也是会没事想象的好吧。”

  “那你怎么偏偏现在想起这些问题了?”爱丽夺过周林的酒瓶,“还有你少喝点,就算酒量好,红酒喝多了后劲很大的,小心出事。”

  “能有什么事?这么简单的任务世界简直和玩一样。”周林撇撇嘴,“其实我也不是一时兴起的想到这些问题了,最开始只是想着‘啊死枪怎么还不出来啊’什么的,后来么,估计和古人一样,抬头看看天低头看看地就有感而发的联想到好多。”

  “其他的我可能没有什么建议可以给你,不过对于任务,我建议你好好想想你这些天有没有遇到什么怪事,毕竟这部小说登场人物就那么多,事发地点也就那么几个,你记忆力的那个什么六度空间理论不是说吗,人与人的之间的交际超不出六个人,所以你自己想想吧。”

  “也对,我想想看。”周林知道什么是六度空间理论,也认同爱丽的观点,毕竟这是小说,需要铺陈叙述,总不能突然就蹦出一个死枪吧?

  你以为反派跳出来的过程和下饺子一样呢。

  “好啦你自己想想吧,啊对了,我记得曾经在那本书上看到过这么一句话,‘如果一件是无法用科学来解释时,那么就去阅读哲学吧。’希望对你有帮助。”爱丽说完就消失在周林眼前,回到大圣杯里去了。

  “哲学?奶奶滴,最头疼的东西啊,呜。。。。。糟糕酒劲上头了,算了睡觉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呜,好想吐。。。。。。”周林倒在靠窗的床上,和衣而睡。

  一夜无话,一切都相当的平静。

  第二天一早,周林在客房服务的电话声里起床了,对于他来说,宿醉的后遗症几乎介意忽略不计,所以也不存在头疼恶心的症状,整理好了衣服就向着大堂走去,那里正在供应早茶。

  “哎呀周林弟,昨晚喝了两瓶酒今天竟然还起得这么早,了不起。”一进大堂,周林就听到身侧传来爱丽的声音,转头看去,爱丽正陪着诗乃用餐。

  “你以为我是谁?”周林走过去,搬了把凳子坐下,“诗乃,昨晚睡得好吗?”

  “恩,没有做噩梦。”诗乃放下手中的茶杯说道。

  “好吧,今天是周五,你还去学校吗?”

  “当然去了,怎么了?”

  “没事,随口问问,啊对了,今晚有‘MMO动向’,一起看吧。”周林看了看大堂里的表,“走吧时间不早了。要迟到了。”

  “咦?你不吃点吗?”诗乃问。

  “没事没事,我上高中那会早饭什么的直接省略。习惯了。”周林摆摆手,“走吧。”

  “对了周林弟,昨晚的问题有答案了吗?”就在周林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爱丽放下茶杯问到。

  “有的知道了,有的不知道,总之谢谢你昨晚的建议。”周林回头笑了一下,看的爱丽瞬间有些失神。

  “可恶啊,明明只是个伪娘笑起来却那么好看!哼。”看着周林与诗乃消失的身影,爱丽嘟着嘴,不满的喝光了所有的红茶。

这是一本历史说
ps: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评论,给新人一点动力吧。。。。。。   ps2:好好的一本小说,我生生写成了周更。。。。。。   ps3:又是一年工作季,我估摸着我得忙到七月去,哎,上大学真累啊。。。。。。   ps4:其实我一直在思考,诗乃的杀人到底算是‘过失杀人’还是‘防卫过当’结论就是,过失杀人。。。。。。

31、崩溃疗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