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3、见面

  “呜哦!”场外的观众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不少人都朝天鸣枪以示兴奋,而赛场里的周林则很有礼貌的朝四周鞠了一躬,然后退出了赛场,回到直播室里,在哪里,刚刚死掉的ZXED正垂头丧气的等着他。

  “哎呀Z先生(周林懒得发音了),刚才还真是厉害啊,没想到在最后关头您竟然变出一把左轮,这要是一般人估计已经完蛋了吧,不错不错,手段可以啊。”

  周林大咧咧的做到自己的座位上,不过他的语气不善,毕竟刚刚被偷袭了一把,差点就阴沟里翻船了。

  “哼,算你命大,不过要不是你用的光剑劈开了我的子弹,你已经输了。”ZXED毫不客气的说着,不过语气怎么听怎么像丧家之犬的狂吠。

  与此同时,舰桥Bridge的大厅里,破袍子,走到了大屏幕下,在所有人的目光下伸出那只包满了绷带的手,手里握着的手枪‘哗啦’一声上好了堂,直指屏幕里的ZXED,同时沙哑的声音从那张骷髅面具后面传了出来:

  “ZXED啊!虚伪的胜利者!卑鄙的罪人啊!现在轮到你接受制裁的时候了!”

  他的举动将周围的人吓了一大跳,不过紧接着他们就爆发出了一阵爆笑,“哦天哪,吓死我了,哎呀制裁的天使啊!”“得了吧穿成这样还天使呢,流浪汉才对吧哈哈!”

  破袍子不屑与搭理那些嘲笑他的人,反而在自己的胸前画了个十字,随后轻轻的扣动拉扳机。

  绑着绷带的手指扣动了银色的扳机,带动了枪内一系列的机械反应,滑套后滑,黄色的弹壳被弹出来,同时一颗黄色的子弹乒的一声击中了屏幕上的ZXED的头部。

  屏幕碎裂了没多久就自动修复了,而周围的人更是笑的厉害了,同时更多的嘲笑的话也更多了。

  但当屏幕上的ZXED尖嚎一声跪在地上,满脸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胸口时,所有人都愣住了,但这还不算完,ZXED在痛苦的颤抖了一会之后,竟然掉线了。

  “看到了吧!这,才是真正的力量!真正强大的力量!愚民们啊!记住我与这把枪的名字吧!”

  “我们的名字。。。。。。叫做,‘死枪’,‘deathgun’!”

  说完,破袍子,也就是死枪在众人的注视下退出了游戏。

  屏幕的另一边,主持人还在说着“请稍等ZXED先生就会重新连线“的话。

  而主持人旁边的周林看上去虽然没有太多表现,内心却激动的要喊出来了。

  剧情,终于在这一刻重新掉进了它该掉进去沟里。

  “那么今天你把我叫出来时做什么事呢?打搅别人的约会是要下地狱的。”

  咖啡厅里,某张靠窗的桌子前,桐谷和人正没好气的朝着对面的眼镜男抱怨道,而眼镜男却笑嘻嘻的将菜单递给了他。

  “哎呀我又不知道你整合明日奈小姐约会,而且啊你看,明日奈小姐不也跟来了吗?正好算我请你们俩的,来来,不用客气。”

  “菊冈先生,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和人接过菜单,与身边微笑着的明日奈一起点起餐来。

  “不过你今天一定有什么事吧,不然突然叫我出来不和你的风格呢。”虽然低着头点餐,不过和人还是问了出来。

  “当然,不过我还请了别人,他说他要晚点,也不知道明明是周六却不能早些,哎现在的年轻人啊。啊请给我来一份烤苹果布丁和鲜奶布丁。”菊冈朝服务生说道。

  “谁啊?”和人好奇地问道。

  “是我。”还没等菊冈接话,一名黑长直少女就走了进来,直直的朝着他们走了过来,等走近了桌子,她又很随意地搬了把凳子坐了下去,“你们好,我是周林。”

  “咦?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和人看着周林觉得面熟,问道。

  “当然见过,我不是还。。。。。。”周林说到这顿了一下,心里边却算计开了。“桐人那货身边的是亚丝娜吧,恩,果然还是想玩把大的啊嘿嘿。”

  “你忘了吗?和人先生,那个迷人的下午,你我在那个命运的转角相遇,啊,当时你手捧巧克力出现在我的面前,啊中间的事情就不说了太害羞了,不过您的慷慨寄予还是让我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夜晚,是不是啊和人先生?”周林生生的在脸上憋出两抹腮红,微微的低下头做害羞状,不过如果从下往上看,绝对会发现这货正努力地憋着笑意。

  “妈蛋老子真是太贱了啊!这算不算搞基?算不算把灵魂出卖给路西法?算了管他的,有了圣杯我就已经上不了天堂了,嘿嘿嘿,本子娜的暴走啊!正宫之怒!期待期待,期待期待。”

  “诶?小姐你瞎说什么,我怎么。。。。。。啊,明日奈冷静点,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啊,我真不知道啊!你,你听我解释啊。。。。。。”桐人先是一愣,刚要辩驳却发现身边的亚丝娜手上的青筋都出来了,于是只好手忙脚乱的解释着。

  “诶呀说来也是我不好,明明为了让和人先生减轻罪恶感我还付了好多钱呢。本以为和人先生会记住我的名字,没想到却。。。。。。”周林做作的说着,甚至还夸张地用手擦了擦眼角。

  “挑拨离间嘿嘿嘿,叫你丫开后宫,叫你丫**丝逆袭白富美,老子坑不死你我的周姓拆开写!”周林心里此时已经笑得拧成麻花了,不过为了防止别人看出来周林只好把头深深的低了下去。

  “和人,你真的没有什么要说了的嘛?”亚丝娜,也就是结城明日奈笑眯眯的看着桐谷和人,样子异常亲切。不过这笑容在和人看起来简直就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可爱动人的年轻小姐呢,和人,”亚丝娜也站了起来,一只手已经握成了拳头,“明明我就在你身边啊,你还这样子!而且不止我吧,还有杰西卡她们也很缠着你吧,说说看啊和人,你到底还想祸害多少女孩子?”

  “不,这个,我真没有。。。。”桐人弱弱的辩解着,不过在比他大一岁的亚丝娜面前这种辩解简直苍白无力。

  再看看另一边,坐在菊冈边上的周林此时已经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了,而且已经从户外切成了震动模式了,他现在那个笑啊,“你妹啊这简直连特典里都看不到啊!”他想着。

  “好啦结成小姐,冷静一下,我想桐人不会是那种人吧,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对不对周林。。。。。。先生?”菊冈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只好把他的注意力从他美味的蛋糕上移到混乱的三个人上面。

  “误会,我看才没有什么误会呢!绝对就是和人看上了人家周林先生。。。。。。等等菊冈先生你说的是‘周林先生’?”亚丝娜吃惊地问道。

  “好吧好吧,我来解释一下吧,哈哈哈,不行先让我笑一会。。。。。”周林撑着桌子直起腰,不过一想起刚才的事情,一股难以压制的笑意又冲到嘴边,一个没忍住,周林又哈哈大笑起来。

  “原来如此,周林先生啊。”亚丝娜听完了周林的解释,再由菊冈诚二郎出示证明以后,才彻底相信刚才那是误会了。不过桐人此时正捂着脑袋趴在桌子上——刚才丫往后撤身的时候一不小心被椅子绊倒磕在墙上了。

  “现在误会解开了,该说说正事了。”菊冈拍拍手,从旁边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牛皮纸袋子,推到三人面前。

  “哎呀最近虚拟网络发生的犯罪事件越来越多了啊,这个月光是账号失窃和损毁就超过一百件,甚至还有带着仿制刀剑上街的。”菊冈说着,切了一口蛋糕放到嘴里。“不过那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袋子里装的,好了你们三人看看吧。”

  桐人闻言拿过袋子,拆开胶封,取出了至少二十多页的报告书,报告书没有名字,只有一些图片和大量的文字,而且图片还是黑白的。

  “菊冈先生,我可以问个问题吗?“周林没有去看资料,因为他已经知道那是什么了。

  “您说。”

  “您认为,在虚拟世界杀害现实里的人,可能吗?”

  “呜。。。。。。至少昨天以前我还认为不可能,不过现在嘛,也许可能吧?”

  “我也这么认为,昨天晚上我可是亲眼看着ZXED死在我眼前呢。”

  “你说什么?”

  “我说我就是那个在GGO里和ZXED最后一个交手的人。之后他就死了,对吧。这也就是你为什么把我也叫来的原因了吧?”

  “啊你已经猜到了啊,哈哈哈,厉害厉害,总之我其实是想请你和桐人一起调查一下,毕竟你们俩的实力都不错不是吗?”

  周林端起茶杯,一口气喝光了所有的褐色液体,然后深深的喘了口气。

  “咱们是第一次见面吧菊冈先生?”

  “是的。怎么了?”

  “您确定您不需要看脑外科医生么!只见了一次面就要被拜托这种有可能死人的任务,换成您你会吗?”周林捂着脸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难道菊冈这人神经大条到了这种地步?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呢?难道不这样就不能继续任务?

  “当然不会,不过我有一种感觉你一定会接下来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你是怎么知道ZXED死了的呢?这件事情还仅限于内部人员所知呢。”

  “我是国际佣兵,有自己的情报网,有自己的任务,不过实话说了吧,我确实会接下这个委托,因为在你之前已经有人拜托我了。”周林随口胡拽。

  “哦吼?谁啊?”

  “您不需要知道,总之是一些对‘在虚拟世界杀死现实世界人物’这个课题有兴趣的家伙。”

  “那太好了,有时间请引荐给我吧。”

  “想都别想。你还是操心你怎么把桐人先生拉进任务来吧,我举目无亲的光棍一个,才敢接这种任务,人家桐人先生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呢。啊对了,结城小姐,有时间要不要和我约会试试?我非常喜欢人妻呢!这是我的名片请务必收下!”

  “咦!?”亚丝娜接过名片,看着上面的一行字和一排电话号码,她瞬间凌乱了。。。。。

  “不好意思菊冈先生,我从这家伙身上看到了对我女朋友的威胁,所以任务我就不参加了。”桐人则臭着脸拉起亚丝娜,准备离开。

  “三十万哦桐人。”菊冈笑嘻嘻伸出三个手指头对着桐人比划了一下。

  “什么三十万?”

  “只要你参加这次任务就有三十万的报酬哦,这样的话也可以买一对不错的戒指了吧。”

  “是呀是呀,桐人先生,如果你觉得三十万不够,我再多给点你看如何?”周林插话道,“其实我对你的‘双刀流’很感兴趣,要不要到GGO里比划比划?我可是昨晚的那个杀人鬼哦。”

  “哦?”桐人转回身,发出了好奇地哦声。作为曾经某个游戏里的顶级玩家,对于这种和自己类似的用剑用得好的玩家也是感兴趣的。

  “那我在那潜行?”

  “一个你很熟悉的地方哦。”

  半小时以后,周林带着菊冈出钱买的一个十五寸水果蛋糕回到了酒店,推门而入,正看见诗乃穿着便服躺在床上潜行,柔顺的短发配合奶白色的针织圆领衫,床头柜上的茶色框眼镜压着一张字条,周林轻轻地走过去,拿起字条:

  “周林,回来了就上游戏吧,我等着你。”

  “最近的诗乃一有时间就上GGO,这玩意不会有成瘾****?”周林嘟囔了一句,“不过话说回来爱丽姐哪去了?”

  “爱丽姐?爱丽姐你在哪啊?”周林在思维层面喊道,很快爱丽就回话了,“我在隔壁,怎么了?”

  周林说了声没事,搁下蛋糕就向隔壁走去,“也不知道爱丽姐在干什么,竟然可以安静这么长时间,要是个在前些日子早就无聊的抱怨了。偷偷去看看。”

  “爱丽姐!”周林推门而入,“额,你这是在干什么啊?”

  奢华的波斯地毯此时已经被大量的A4纸铺满了,就连桌子上和茶几上都有不少,而爱丽姐此时正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在一张A4纸上画着什么,见到周林进来猛地一惊,“周林弟,你进门怎么不敲一声?想吓死我啊!”

  “要是能吓死你那才有鬼了!我看看你在干嘛?呦,这画画的不错啊。没想到爱丽姐你还有这种天赋啊。”周林捡起一张纸,只见上面画着一副鸟类的翅膀,旁边还有一些数据和公式,随后他又捡起一张,上面画的是一把标有尺寸的枪类武器,看长度大概四米多长,同样的在旁边也是一堆数据和公式。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周林皱了皱眉头。

  “这些啊,是我根据你那个将精神力变成武器或者防具的技术来的,只不过我这个使用圣杯变,不过这个相符还在试验中,毕竟要是的效益和支出成一个优良比例不是很容易的呢。好啦好啦快出去!给我一个安静的环境!”爱丽说着,将脚边一个装满纸团的纸篓向阴暗的角落踢了踢,

  “这些初稿绝对不能让人看到,尤其是周林弟!”

  “好吧好吧,我出去,我去上游戏了,待会爱丽姐你到我那屋看着点,万一出了什么事好有个照应,毕竟我还不知道死枪是怎么杀人的,要是我出了什么事爱丽姐就赶快急救。”

  “好了我知道了,等我在算一个就去,你先去吧。”

这是一本历史说
ps: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评论,给新人一点动力吧。。。。。。   ps2:万分抱歉昨天晚上回家太晚了又太累了,倒床上就睡过去了。。。。。。

33、见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