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5、BOB(二)

  一阵蓝光闪动,周林重新回到了等候大厅中,除了几个跟他一起出现的玩家,此时的大厅基本上没什么人,他们都去比赛了,而在不远处的一根柱子下,周林发现了同样比赛结束的桐人。。。。。。。

  。。。。。。。以及桐人身后的那位破袍子先生!

  “你,是真货吗?“破袍子的呻吟低沉沙哑,像金属的摩擦,而他摆在桐人眼前,写着‘桐人’罗马音拼写的参赛者名单,更给了桐人无比大的压力,此时要是他可以流汗,估计已经湿身了。

  “。。。。。。。。“桐人发不出一个音节,过去的恐惧想绳子一样勒住了他的喉咙,明明话语就在嘴边,明明就在嘴边。

  “看来,你不。。。。。。。。。”破袍子有磨磨唧唧的想说点什么,但他的声音很快被一个更响的喊声赶过去了。

  “那边的死变态!放开那个伪娘让我来!吃我飞踢!”

  结果,死.枪根被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坨不明飞行物狠狠地撞在了脑袋上,然后像个布偶一样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三圈阿滚三圈。。。。。。

  “正所谓小蝌蚪找妈妈围着甲鱼转,你喵的装什么王八孙子!带个面具披个袍子你了不起啊!你就差**外穿装超人了!早登场会死吗?”那一坨,不,应该是刚刚回来的周林此时正双手竖中指对着死.枪破口大骂,而这一幕,不但死.枪没反应过来,捂着脸爬起来不知所措,就连一边的桐人,摆好的拔剑架势都不知道怎么收回去了,而刚刚回来的诗乃更是一脸不解的看这场地中间发生的一切。

  “这怎么回事?”诗乃想着。

  “天啊这妞好暴力!比刚才比赛还暴力!”观众们想着。

  “什么情况?”桐人想着。

  “。。。。。。。。”死.枪想着。。。。。。

  “死.枪哈?游戏里杀人哈?了不起是吧!”周林越说越激动,噌的一下把光剑抽了出来,明晃晃的光剑直指死.枪的脑袋,“你在现实里杀过人吗?以杀人为乐?开什么玩笑,在我看来你不过是一个脑残的中二病而已!来呀,有种的朝我开枪啊!”

  “。。。。。。。。。”死.枪默默地举起一把手枪,将准星对准周林的脑袋,一条红色的弹道预测线已经瞄准了周林的脑袋。

  “我会杀了你,用这把枪,给你死亡。。。。。。”死.枪嘶哑的声音说道。

  不过回应他的是一发周林的子弹。

  “脑残,真正的杀人者哪会这么多话,你不知道吗?反派死于话多。上次圣杯战争最后金闪闪就是因为话多才被我偷袭成功的,呵,可惜了,在这里杀不掉你。”周林收回沙鹰,朝着脑袋上有一个红色弹孔的死枪说道。

  “等着看吧,到时候谁杀谁还不一定呢,就你这种水平的家伙就算来一百个也不是我的对手。”周林收起了沙鹰,在死.枪和周围观众的注视下,拉着还有些愣神的桐人朝诗乃走去,“啊对了,你最好别让我在现实里找到你,不然我要狠狠的揍你一顿。死.枪。”

  “周林!”诗乃猛地把NR头盔摘掉,翻身坐起来,“你刚才到底。。。。。。。喂!你怎么在我床上啊!”

  “噗通”“咣当”

  “哎呦诗乃好疼啊。。。。。你踹我干什么。。。。。。。“周林捂着腰从地上爬了起来。

  “还能干什么啊!就算。。。。就算我。。。。。你也不能跟我躺在一起啊!”诗乃红着脸,没有戴眼镜的脸上还挂着几滴汗水,使得她红彤彤的脸庞更显诱人了,在配合那有些微微卷起的,仅仅遮住大腿根的圆领衫,周林看的不由的狠狠的咽了口口水。

  “娘西皮滴,这年代的小姑娘都这么可口吗?”老处男如此想着。

  “你看哪呢!”诗乃刷的一下子拉长圆领衫,遮住那秀色可餐的风景,“说正事啦!你刚才怎么那么大的反应啊?”

  “没啥,就是找到了行动目标而已,而且啊,在游戏里的城镇里怎么可能杀掉玩家?顶多掉点血,吓唬吓唬他啦,不过我确实需要击败他。”

  “等一等,你给我等一等,”诗乃青葱般的手指揉了揉眉头,“你说的太跳跃了我一下子跟不上了,慢点在解释一遍。”

  “好了好了,”周林拿起诗乃的眼镜递给她,“这问题你就别管了,走吧,出去走走,待会还有比赛,老躺着对身体不好。真期待明天的半决赛和决赛啊!”周林很明智的跳过了那个如同深坑一般的问题,这问题再解释下去就没边了。

  晚上,酒店的客房里,又是那间漆黑的房间,周林又是一个人在喝酒,不过这次却换成了香槟,而且他本人也没有再那么忧郁,反而有些开心,喝着喝着酒竟然还哼起了歌。

  “你好像很开心啊周林弟,有什么好事吗?”黑暗中爱丽姐突然站在了周林身边,一把夺过周林手里的酒瓶,“说了多少次了,别有事没事就喝酒,喝点果汁不也一样吗?”

  “啊,爱丽姐啊,”周林先是愣了一下,“你还真是神出鬼没啊,我这边确实有进展,怎么样?你那边的什么设计怎么样了?”

  “恩我啊?有些眉目了。”爱丽托着下巴,微微仰起头看着天空,“怪不得你会喜欢这里,这种地方竟然可以看到星星。”

  “什么星星不星星的,只是想一个人待会罢了。”周林笑了一下,“今天见到死.枪了,弱的出奇。”

  “哎呀是吗?那这么说你应该可以很快结束任务了?”爱丽姐吃惊的捂着嘴。

  “借你吉言,不过话说回来,这次的支线剧情又是什么都没做呢。”周林捂着额头叹息道,“不过也是,那点奖励我根本瞧不上眼,不要也无妨。”

  爱丽姐怪异的看了他一眼,“周林弟,你以前有女朋友吗?或者你觉得有女生喜欢你吗?”

  “开玩笑,我这种一不帅二不怪三没钱的那啥丝,你觉得会有女生喜欢吗?你问这个干吗?啊爱丽太太莫不是切嗣大叔不在你难耐饥渴。。。。。。。这不太好吧?”周林退后两步,眼冒贼光的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爱丽姐,看的爱丽姐一股冷气从尾椎骨直冒到头顶。

  “哎呀周林弟讨厌啊,再胡说的话我就把你丢到圣杯里去哦。”爱丽姐笑嘻嘻的对周林地说着。

  “抱歉我错了,饶了小的吧!”

  “真乖,不过我倒是觉得你这次任务世界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呢。”

  “怎么?”

  “女人的直觉,呵呵,好啦,早点睡,小孩子睡太晚不长个子。”

  “我已经成年了好吧。”

  BOB大赛第二天。

  周林看着决赛名单,十六个人的名字中,周林,诗乃,桐人三人的名字赫然在列。

  “。。。。。。。就是这样,你,我,还有桐人现在已经确认进入BOB决赛,大概一个小时以后决赛开始,而刚才桐人问我在这些人理我不认识那些,大概就是他们吧,枪士X,palerider,sterben,就他们几个。”

  诗乃拖动着名单,将其中几个人名点亮。

  “这些人有什么问题吗?”诗乃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桐人摆了摆手,“就是有些好奇罢了,好了,马上就要开赛了,我下线去休息一下。待会见。”

  看着桐人渐行渐消失的身影,周林背着身,“诗乃,你相信吗?游戏里也是能杀人的。”

  “是吗?”诗乃想了想,“也许吧,前两年的SAO事件就是游戏杀人吧。”

  “应该吧,不过你放心吧!”周林转过身,看着诗乃的眼睛,“就算有人想杀了你我也不会同意的,他们想杀你就先从我身上跨过去。”

  “咦?突,突然间说什么傻话啊!什么啊。。。。比赛前要乱我的心思让我落败的手段吗?”诗乃的脸一下就红了,语无伦次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放心好了,平常心,哼哼。”周林笑着,伸手摸了摸诗乃的头。

  “摸头杀什么的今天我也做了啊哈哈哈。。。。。。。”周林心里邪恶的想着。

  差五分钟比赛开始,桐人上线。

  “是我的错觉吗周林,我怎么觉得桐人先生好像变了点什么?”走在周林身边的诗乃偷偷撇过头,贴在周林耳边小声地问道,因为距离很近,虚拟的哈气弄得周林怪痒痒的。

  “可恶的游戏,做得这么真实干毛线啊,太刺激了。”周林心里这么想着,可嘴上却不敢说,不过在看了看桐人,并得到一条记忆解锁的提示以后,他嘴角挂起了一丝微笑。

  “没什么,估计是他的心结解开了吧,想通了什么吧。”周林淡淡的说道。

  “心结?”诗乃古怪的自言自语道。“算了,估计又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我也管不了。”诗乃暗暗叹了口气,然后叫住走在前面的桐人,“桐人先生等一下,慢点走,我有些事情要提醒你们一下。”

  等桐人走回来,三人以诗乃为首走在一起,同时诗乃开始对BOB决赛的一些事项做起了解释,三人边说边走,最后缓缓的来到了决赛场地,这里在一部满了各式各样的玩家,包括已经到了的十三名决赛选手,一群围在他们身边捧臭脚吹牛皮的闲散玩家,还有几个正在出售玩家信息和开设赌局的家伙身边也围着一群人。

  “总之大概就是这样了,你们俩都。。。。。。。喂,你们这是在干嘛?”诗乃正说得开心,却发现身后一直有所回应的另个人都没了声音,转过头却看到了毁她三观的画面。

  在诗乃左手边是桐人,此时的桐人哪里还有男子汉硬气的样子,反倒像个女孩子一样说着话。

  “大家,人家会好好加油的,请你们给我加油吧,请压我赢把!哦!”桐人说着,还在胸口前做了一个心形的手势,朝着围在他身边的一群玩家比划着。

  “哦!桐人酱!我们会给你加油的!”

  “果然桐人酱超可爱啊!”

  大叔样子的玩家们暴发出的加油声一浪接着一浪。

  ——很好,这半边全是怪蜀黍!

  在诗乃右手边的是周林,他倒是还好,没有像桐人一样学女生,但他表现得更厉害。只见他脚底下正踩着一名玩家的脑袋,手中的光剑也在发着嗡嗡的响声。

  “你们这帮蛆虫!垃圾!废物!都给我听着!要是有谁敢不给我加油。。。。。。”周林说这又狠狠的踩了一脚脚下的玩家,那废人则很配合的发出了舒爽的呻吟声,“。。。。。我就把他切成十三段,听懂了?现在去把你们的钱全压在我身上!”

  “是!女王大人!”

  这边的玩家异口同声的回答了周林。

  ——干得漂亮,这边的全是抖M死变.态!

  当然还有一些游离在这两群人以外的家伙,他们的小声谈论也尽入诗乃的耳朵

  “哎呀我还是喜欢诗乃酱这样的,我决定在她身上下注。”

  “是呀是呀,看看纤细的身材,还有那小巧的邪恶,啧啧啧,真好啊。”

  “你们。。。。。。玩够了没有!”诗乃终于忍不下去了,快步走过去拉住桐人和周林,然后一边赏了一记‘破灭的第三拳’。

  于是两人都老实了。

  “你们两个能不能老实一点?马上就要开赛了,尤其是你周林,别像个小孩子一样好不好,真是的。”坐在上发上,诗乃气鼓鼓的训斥着两人,而旁边的那二位则满不在乎。

  “对了桐子,”周林把光剑别在腰上,转头对桐人说,“待会要不要跟我和诗乃一起组队?这样安全点。”

  “是桐人谢谢,”桐人正在闭目养神中,“我没那个打算,我打算先自己看看,最好可以找到什么线索。”

  “好吧桐子,”周林耸了下肩膀,同时一道蓝光将三人包裹进去,“那就祝你好运吧,要是死.枪盯上你,时间来得及的话我会去帮你的。”

  “我也是,不过在解决了一切以后咱们两个好好比一场吧,用光剑。”

  “ok!”

  三人消失在蓝光里,被传送进了比赛场地——‘ISL诸神之黄昏’

  随着一声比赛开始的声音,周林眼前一片漆黑的等候室变成了一片城市废墟,说来也巧,周林不论在初赛还是半决赛,又或是现在的决赛,出生点位都是这中城市废墟,这让想看看异国风情的周林相当不满。

  打开全息地图,十五六个光点均匀的分布在整张比赛地图的各个角落,周林手指一个一个的将他们点开,最终在一条河边上找到了桐人,而在离那条河不远的森林里找到了诗乃。而且经过确认,诗乃旁边的那些玩家全市参加过好几次BOB的老手了,这就让周林放心不少。

  “距离不远,直接过去找她吧。”周林收起了地图,但就在他关闭地图的一瞬间,他的余光好像看到了某个在城镇中的光点消失了,不过他也没有在意,因为在关地图的时候,那些光点消失也是很正常的吧?

  找准了方向,周林开始朝着诗乃的位置跑去,以他的速度这种距离五分钟就到了,而且这中城市废墟还有不少捷径可走,就比如楼顶这种可以提供直线距离最短路径的捷径。

  但很遗憾,就在周林开开心心的在楼顶跳来跳去的时候,突然发现左前方好像有一个闪光点晃过视线,紧接着周林立刻觉得一阵紧张,他下意识地往后跳了一步,下一刻,随着高速子弹划过空气时发出的‘咻’声,与狙击枪消声器发出的尖锐的爆鸣声,一发狙击枪子弹贴着周林的鼻子和右脸颊飞了过去,在那鼻子上横着留下一条红色的伤口,同时周林的生命值也下降了十点左右。

  “狙击手?刚才那个位置。。。。。。。枪士X?靠了,难道这么快就碰上死枪了?”周林心里咯噔一下,虽然他对于死.枪还是心理上蔑视行动上重视的,但不得不说,对于未知的恐惧他也是有的,.但这,不能阻挡周林的脚步。

  “来吧,遇到就干掉,反正早晚也要做了你!”周林拔出光剑,舞了个刀花,看清目标的位置,脚下发力蹿了出去,越过楼与楼之间的空隙,翻过突出的水塔,钻过高架的广告牌,周林像只狡猾的沙丁鱼一样,在这钢铁废墟的海洋中自由的穿梭着,躲避着枪士X射过来的子弹。

  “通过力道判断,他用的应该是鸟狙,还加上了消音器,这种威力的武器,哼,想打到我再等个十几年吧!”再次翻过一个水塔,周林这回终于看到了躲在对面大楼里的枪士X,毫不犹豫,周林一个箭步冲出掩体的水塔,接着眼前的一个广告牌废墟,他猛地一跃,跳过了最后一道楼与楼之间的间隙,同时光剑也已经准备好,就等着落地,那时就是枪士X的死期了。

  但俗话说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半空中的周林明明都看到了对面枪士X那张女人脸了,但就在他做着拿一血的梦的时候,两发子弹将他拉回现实,这两发子弹一发是狙击枪子弹,这一发打在了他的光剑上,另一发是左轮子弹,这一发不偏不倚的正打在周林的左脚上。

  这一发子弹伤害虽然不大,但它的力道了一点不小,它使得周林瞬间失去了身体平衡,虽然他也及时做了补救,妄图抓住墙檐,但最后还是在枪士X得意的笑脸中朝着楼间隙掉了下去。

  枪士X擦了擦虚拟的汗珠,将狙击枪和手枪都收了起来,向着楼间隙走了过去,“还好还好,准备的还算全面,这里是十七层楼,摔死了吧。。。。。。”

  她伸头看了看楼间隙,但令她吃惊的是她并没有看到周林的尸体,枪士X像自言自语的说着,“难道从高处坠落不会有尸体?”她有些疑惑了。疑惑使她驻足在楼间隙旁边愣的出神。

  她从来没想过,周林根本没有掉下去这个选项。

  “会不会有尸体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我马上就会知道答案了。”

  一个侧隐隐地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枪士X立刻知道大事不好,但她刚伸出手去拔手枪,腰部就传来一股非常大的推力,将她踢下楼间隙,这让她根本反应不过来,而那把手枪则在半空中被周林接住,然后被新主人瞄准旧主人,将剩余的几发子弹全都射了出去。

这是一本历史说
ps: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评论,给新人一点动力吧。。。。。。   ps2:收藏刷刷的掉了。。。。心塞=A=

35、BOB(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