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5、露易丝牌新十万个为什么

  火焰旋风持续了五秒钟,然后随着侯爵那边一个法师累到在地上开始冒烟了。

  “周林!”露易丝焦急的想过去看看情况,不过阵阵的热浪和燃烧着的地板,桌椅阻挡了她的脚步。

  “哼,胆敢用剑指着贵族,这可是死罪。”侯爵拿出手绢擦了擦脸上的热汗,然后随手将用过的手绢扔在地上,“那个粉头发的女孩子活捉,其他的人都以叛国罪当场格杀,不留活口。”

  “嘿?你以为我已经死了吗?”就在侯爵发号施令的时候,还在燃烧着的火焰里传来了周林带着嘲笑的声音,“哼,也是,外焰温度超过六百度,内焰温度少说也有四百度,灼烧时间五秒多,你们这是想杀了我啊,恩?是不是啊?”

  一只惨白的脚从火焰中伸出来,然后以一条惨白的腿,然后是惨白的,仅着片缕的周林,不过此时他的身上正游动着黑色的花纹。

  而且在露易丝看来,周林的肤色也不太对,原本周林是白,但那时粉嫩的白皙,而此时的白色,露易丝只能想到烧灼后的白骨或者在水里泡了好几天的死肉。

  “周,周林,你还好吗?”

  “挺好的,真的挺好的,我从来没有在战斗的时候感觉到这么的。。。。。。愉悦?对,就是愉悦,呵呵,哈哈哈,我本来,哈哈,没想杀人的,结果我自己差点死掉,啊哈哈,可笑啊,我为什么不杀人呢?哈哈,好吧好吧,露易丝啊,反正你也没说不能杀人不是吗,哈哈哈,真高兴我可以杀人了,除了侯爵那白痴其他的都宰掉好了,又不是没杀过人。。。。。。不对是没杀过假人,恩,活人没杀过?不对吧,哎呀。。。。。。”周林身上的衣服正缓缓的恢复了原样,不过他的说话方式显然很奇怪。甚至还有淡淡的重音,好像有两个人在说话一样。

  “周林你真的没事吧,你看起来很奇怪。。。。。。”

  “奇怪?呵呵说不定是吧,圣杯,圣杯哈哈哈,原来如此,这就是金闪闪被冲过之后的感觉吗?够恶心不过够新鲜。嘿嘿。但这些花纹是什么?”周林丝毫不在意眼前那些猛吞口水冷汗直流的家伙,反而仔细的研究着自己的胳膊。。。。。上的花纹。

  “还,还在说大话吗,来人杀了他。”侯爵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然后从他身后冲过来两具土魔偶,举枪便刺周林的胸口。

  本以为会命中毫无躲闪的周林,但却没想到接下来的一幕差点让在场所有人吓掉眼镜,周林根本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任凭两把长枪穿透自己的胸口,“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伤口也不再流血。。。。。。很奇怪的状态。”周林低头看着胸口的两把长枪,“不过被人插成烤串很不爽呢,算了你俩打那来回哪去吧。”

  他一拳击中一个土魔偶的脑袋,直接将其打碎,然后反手一拧下另一个土魔偶的脑袋,挂着两把长枪就把那脑袋瞄准一个法师扔了过去——不过这一下连破空声都出来了,而那法师身上直接多了一个脑袋大的血洞,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周林甩甩手,把胸口的两把长枪掰折拔出来,伤口仍然没有血液,却快速愈合恢复了原状。

  “呐,露易丝,杀掉他们,只留下那个侯爵也没问题吧?”

  手起刀落,明明刚才说话的声音还回响在耳畔,此时却传来了刀子切肉时的刷拉声以及在压力作用下喷涌而出的红色撒在地上的滴滴哒哒声,甚至被砍中的那个人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叫出声来。

  太快了。

  “第一个,嘿嘿。”直到周林说话,所有人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被砍者背后,正半蹲着,手中的剑沾满鲜红,暗红的浆水正不断地流到他的手上。

  “什么时候!”所有人都是这个想法,但毕竟职业军人就是职业军人,就算再惊讶,就算同伴刚刚惨死在自己眼前,他们也毫不犹豫的拔出法杖继续攻击。

  再次重申,他们想依靠数量击中周林几乎是妄想。

  当然刚才有组织的算计不在其内。

  暴雨梨花针。。。。不对,是密集式水系魔法释放,大量又细又尖的冰针被五个法师释放出来,直接组成一组密集的弹幕,覆盖了周林所有能移动为方位,但后者仅仅是笑了笑,举剑护住自己的脸,然后任凭冰针将自己扎成刺猬。

  “这点能耐啊。。。。。。弱,真弱。”周林梦呓般说着,身上的花纹又是一阵舞动,“死吧。”

  然后所有被他近身的人都死了。

  “呕。。。。。”一旁某个少女终于坚持不住了,在这一地的红色浆水和断肢的双重刺激下吐了出来,紧接着又是一片此起彼伏的呕吐声,眼看着就能凑成一只交响乐了。。。。。。

  “你,你胆敢谋害王室贵族!我,我要把你送上断头台!”

  “可悲,你也想那些大俗人大反派一样,最后就只剩下哭号了吗?”周林举起剑,使劲的一甩,剑上的红色甩出长长的一条线,“说实话,你挺烦人的,要不是为了活捉你我已经把你砍了,这样吧,我把你捆上吧,这样你老实点。”

  “你,你给我等着,等治安队,额!”那个侯爵直接被周林砸晕了。

  “啊哈,你看这不就老实多了。。。。。。。嘿嘿。”周林依旧散发着鬼畜的笑声,听得所有人一身鸡皮疙瘩,“啊对了,这里还有好多人呢,目击证人什么的要杀死吧?嘿嘿。”

  “等等,周林够了,不要再,再,再杀人了,而且你为什么要杀掉他们啊!活捉不好吗!喂!你要干什么?不许伤害他们!我命令你!”

  “啊烦死了烦死了,你老几啊?啊?这里不是FSN或者FZ,这里是零使啊,你没有令咒还想命令我?本大爷做事。。。。。咳。。。。。德鲁。。。。你。。。。。。”

  “抱歉伙伴,不,你应该不是我的伙伴吧。”原本被周林提在手里的剑,德福林格,此时正插在周林的胸口上,它插得很深,直接将周林穿透了,“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是伙伴绝对不是这样子的,他可比你友善多了,所以抱歉伙伴。”

  “你,你大爷的,坑爹啊。。。。。。额啊啊啊!”

  随着德福林格闪耀起一阵刺眼的光芒,原本锈迹斑斑的剑身竟然变得像新的一样,而周林得体表上那些花纹也开始疯狂地扭动起来。

  “不,不,不!好不容易才出来的,不要回去,我不要回去嘎啊啊!!”周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然后开始全身像过点一样痉挛,所有的黑色花纹开始快速的消退,在花纹消失的地方,周林的肤色开始一点点变得有了血色,至少比刚才那种在福尔马林离泡过三天的死猪肉强多了。

  终于周林终于停止了痉挛,而且在德福林格插入的胸口上,也终于噗噜噗噜的涌出鲜血,最终暗红的血和其他的血混在一起。

  “快快快!这里这里,就是这里,所有人抱头站好!我们是治安官!你们所有人。。。额,瓦利埃尔小姐,您,您怎么在这?”和大多数世界一样,这里的警察,啊不,是治安官终于在一切结束以后赶了过来,不过看起来他们的头头认识露易丝。

  “好吧先不追究小姐为什么在这,你,记录,这里有有一位被打昏过去的埃塔侯爵,一位活着的瓦利埃尔小姐,七个服务生和一个人妖,还有十二具被切碎的倒霉蛋,呦呵,这儿还有个装腰子的家伙,看看这造型,都弯成这样了,行,你死的够个性的,啧啧,自己拿剑把自己宰了,这年头怪事年年有啊,来来来哥几个,先清理一下,你们俩,去找人把尸体抬走。”

  “死,死你一脸啊我去。”某个被称为腰子的伪娘挣扎着吐槽。

  “哎呦先祖在上,腰子兄弟你还没死啊?那啥,你需不需要医疗服务?还是希望我们提供遗言记录和骨灰代送服务?啊对了,这是我们兼职的葬礼代办商会,看你是首次就便宜点,而且我们这儿收尸验尸入殓一条龙服务,现价打折促销,附送入土下葬火花小盒装骨灰二选一,诶兄弟睁眼,睁眼啊,得,这回真死了。”

  众人:“。。。。。。”这是被你活活说死的把。

  “你,你给我滚一边去,露易丝,快来。快来帮忙。”周林猛然睁开眼,像是攒了好久力气才吐出一段话,然后又陷入一阵阵的虚弱,此时的他连动动手指都费劲,毕竟胸口上的剑可不是闹着玩的。

  “哦,看来伙伴清醒了!你感觉如何?”“周林你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德福林格和露易丝同时关心起周来。尤其是露易丝,也不顾血污,直接冲过来跪在周林面前,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不怎么样,胸口好疼,好像伤到心脏了,我勉强,勉强维持心跳,不过得赶快把剑拔出来。”说着,周林还嗽了好几下,脸色更白了。

  见到周林如此痛苦,露易丝立刻满头汗的开始往外拽剑,但显然她的方式有些不大对头。。。。。。相当的,野蛮粗暴。。。。。。

  “好点了吗周林,要不要我给你买些药,啊,不要误会,这只是我作为主人应做的。。。。。。。”露易丝抱着剑,想拿出手绢给周林擦擦血,可有找了半天找不到手绢,最后急的她直接把自己的发带解下来当成手绢给周林擦脸。

  “还成,要是你刚才拔剑的时候不踩我的脸就更好了,现在我鼻子有点不舒服,你看看是不是有点歪?是吗果然,我掰掰,好了你看这样呢?”

  放下那边奇葩商人般的治安官,周林在露易丝的搀扶下挪到了一张桌子旁坐好,他眼前摆着一杯热可可,而他自己正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你想起什么来没有?”露易丝问。

  “我大概明白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我完全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周林无奈的说着。

  “那他会不会再发生?”

  “不大清楚。”

  “诱因呢?”

  “不大清楚。”

  “来源呢?”

  “不大清楚。”

  “原理呢?”

  “不大清楚。”

  “晚上吃牛排你看如何?”

  “不大清楚。。。。喂等等,不要爆炸啊!我没走神我只是在想问题!喂喂我是病号好不好!啊!”

  “去死吧你这条癞皮狗!亏本小姐这么关心你!还有遗言吗?”

  “有,我还真有遗言。请务必让我看了你的贫乳再。。。。。。”

  “死吧!!!!”

  然后整个妖精亭就被黑烟笼罩了。。。。。。

  “咳咳,咳咳,瓦利埃尔家的小小姐,您这里还有一具尸体可以让我们收走了么?”

  “滚!”露易丝和周林(黑炭状)同时飞起一脚将那个逗比一脚踢了出去。

  “现在你明白点什么了没有?都这么长时间了。”从王宫里出来,露易丝和周林同乘一匹马,当然和原著里体位。。。。咳咳是乘机位置不同,这次是路易斯坐在周林怀里,毕竟周林好歹也算是个SABER,穿越以后也骑过不少马,所以他的乘机技术还是比露易丝这半吊子强不少。

  “恩,我其实已经猜到是哪里出问题了,可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啊,”周林摇了摇头,“而且我也不清楚他什么时候在发作,甚至连它的发生原因也不清楚。”

  “那你知道什么了?别告诉我我强大而美丽的使魔小姐什么都不知道!没你晚饭哦!”露易丝用折掉的法杖杵着周林的下巴。

  虽然很想吐槽自己是男的而不是女的这一事实,但周林还是将这个念头憋了回去,“我问你,你天天吃面包,你知道面包从原料到制作的所有流程吗?”

  “诶?不知道啊?怎么了?”

  “这不就结了,在我的世界,这种情况被称为‘黑箱理论’,我知道怎么用我的力量,却不知道我的力量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出了问题我也不知道怎么修理。”周林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好了我们到,下马吧。”

  周林翻身下马,然后向举人偶一样将娇小的露易丝抱了下来,当然后者免不了一阵拳打脚踢抱怨。

  “哪像现在这样你暴走了。。。。。。这暴走一词真奇怪,好吧,我是说你现在怎么处理你的问题?”

  “其实搁平时我完全不担心,因为我有专业人士帮我解决问题,但谁较你只把我召唤过来,专业人士没来,那我就只好用这三无产品了。”周林抬头看着天,“前略,天国的爱丽姐,我想死你了啊!圣杯出问题了啊!救命啊!”

  反正没人搭理他。

  ——“阿嚏,咦奇怪我怎么觉得一股恶寒?”某个世界正在学习的爱丽斯菲尔突然没来由的打了喷嚏,惹得旁边的诗乃好奇的回头看去。——

  “好吧好吧,算了不管你了,啊麻烦死了,不管了,周林我要喝茶,我要吃蛋糕,我要躺在软软的床上!我要打滚!我要洗澡!”

  “好的小姐,总结一下你的刚才的发言,用十三个字和三个符号就能总结了:你是先吃饭,先洗澡,还是先吃我?”

  “去死!!你这色狗!!”

这是一本历史说
ps: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评论,给新人一点动力吧。。。。。。

45、露易丝牌新十万个为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