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7、来呀!相互套(shang)路(hai)啊!(上)

  一行三人到达拉罗谢尔时已经是傍晚了,当天的船已经开走了,于是他们草草的找了家还算看得过去的旅店就住下了,等收拾好行李,周林和露易丝就在瓦鲁特的带领下到餐厅就餐,晚饭很简单,一盘类似扬州炒饭的主食,附加一盘类似烧鸡的肉食,再加上几盘用果醋拌的沙拉和几瓶果汁和果酒构成了这样简单的而又不失丰盛的晚餐。

  露易丝和瓦鲁特聊得很开心,还时不时被瓦鲁特的小笑话逗得花枝乱颤,不过这与周林的关系并不大,此时的周林正努力发扬着SABER这个职介的光荣传统——吃!

  周林舀起一勺子主食送到嘴里,刚觉出那一粒粒不同材质的食材被牙齿磨碎是散发的热度和美味,就又有些迫不及待的撕了一条鸡腿咬了下去。鸡肉腌制的很入味,而且一点也不柴,反而有着不小的韧劲,咬下去竟然微微有些弹牙,不过和着酱汁还是味道好极了,然后这一大口混合食材就被周林整口吞了下去,颇有些猪八戒吃人参果的感觉。

  没办法,他已经很饿了,而且露易丝他们的谈话周林也插不进嘴去,所以索性就吃吧,吃它个昏天黑地,吃它个沟满渠平。

  看着热闹的酒馆,谈笑风生的露易丝和瓦鲁特,以及味道好极了的食物,周林竟然缓缓的减缓了进食速度,甚至最后竟然停下了进食。

  这一停就引起了瓦鲁特的注意,“周林,饭不好吃吗?还是怎么了?”

  “周林,你怎么了?啊,我刚才和瓦鲁特大人说的那些不是说你呢,你别在意啊。”露易丝也赶快询问。

  周林没说话,抬起杯子咕咚咕咚的喝了好几口酒,然后一脸舒爽的嘚瑟道,“没啥,就是头一回体会到不劳而获的味道,然后觉得这滋味挺好的,最后我就在考虑怎样才能一直都这样不劳而获。恩就这样,你们继续我也继续。”

  露易丝:“。。。。。。”

  瓦鲁特:“露易丝你使魔挺个性的。”

  露易丝捂脸:“瓦鲁特大人快别说了。。。。。。”

  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瓦鲁特突然对周林说,“对了周林,我听说你打到了盗贼虎克是吗?并且还活捉了对方,真是厉害啊。”说着还点了点头,“真是看不出来,像你这么弱弱的身体竟然可以迸发出如此可怕的力量,在你原来的世界,像你这样的存在很多吗?”

  周林咽下口中的食物,一脸傻笑的放下刀叉,“哎呀哪里哪里,您太客气了,像我这样的无名小辈哪里厉害了,要不是当时有学院里的老师们帮忙,我也是不可能击败虎克的哈,要知道当时我可是受了重伤呢,而且我只是我原来世界里的一普通人罢了,哪里强了,啊哈哈哈。谬赞,谬赞了啊。”

  确实我在我原来的世界里是个普通人,不过那也得看在哪个世界。周林脸上笑着,心里却吐槽道。

  瓦鲁特啧着舌摇了摇头,“厉害就是厉害,有实力就要拿出来,让所有人都崇拜你,这才是强者应该做的。不过还真是扫兴,周林,可以答应我一个有些过分的请求吗?”

  过分你还说,中二脑残啊大叔!

  虽然心里这么吐槽,但是周林还是傻笑着回答,“哈哈哈,有啥事您就说吧,能做到的我一定做到。”

  “请务必和我打一场,我想见识一下异世界强者的实力。”

  周林一听,笑得更厉害了,不过其他人都没注意到,周林的眼睛礼尚过一丝了然,果然该来的还是要来的,原著里瓦鲁特就和男主打了一架,然后才人意气消沉才触发了后面的剧情,看来现在也轮到自己了。

  而摆在自己眼前的选项有两个,一个是装怂直接卖个破绽让瓦鲁特赢了自己,另一个是直接三下五除二的赢了他,前者可以隐藏自己的实力,后者应该可以给露易丝留下个不错印象。

  不过周林又看了看露易丝,那家伙正一脸幸福的看着瓦鲁特。。。。。。

  好吧我还是选第一个吧,不过倒是没什么问题,反正我也没收到任务。周林暗自想着。想到这,周林说道,“瓦鲁特先生,我哪里敢和你比呢?我就是一普普通通的侍卫,除了能炼点金子什么其他魔法都不会,剑术又不好。哎呀,这么说吧,我的实力和您比起来简直就是萤火之光与皓月的区别,这样的我那敢和你比呢?算了吧算了吧。”

  瓦鲁特很绅士的笑了笑,“哪里哪里,作为贵族就是这点不好,好奇心太重,你要是不和我打一场我心里可不安生了,所以请务必和我来一场。”

  周林无奈,看了看露易丝,正好赶上对方也看自己,顿时挤眉弄眼,心说你赶快给我拒了。可露易丝完全会意错了,她转头就说,“周林不用担心我,放开手和瓦鲁特大人较量一场吧,我相信你哦。瓦鲁特大人,加油哦。”

  猪队友!周林心里郁闷的砸桌子,不过嘴上还得装孙子似的奉承,这叫一个不痛快啊,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较露易丝那家伙已经提他答应了。。。。。。

  吃饱喝足的周林没被露易丝带上去逛夜景,只好一个人回到旅馆,像个死人一样啪唧一声拍在床上,满足的打了个饱嗝。

  “什么是小康社会?不愁吃不愁穿不愁住不愁事,哎呀要是按这个标准,我是不是提前奔小康了?”

  懒散的伸了个懒腰,周林换了个姿势躺在床上,一旁的智慧之剑德福林格却说话了,“喂伙伴,那女孩跟其他男人出去玩了你就不嫉妒吗!”

  “嫉妒毛线啊,”周林白了德福林格一眼,“老夫我有女朋友了而且还不是左右手,我已经脱团了,而且我这人很容易满足的,而且异常的安于现状,既然我都有女朋友了干嘛还要在惦记其他女孩子?你看看我像是有能耐同时把好几个妹子开后宫吗?啊当然送到嘴边的肉还是要吃的!”

  “你这家伙还真是胸无大志啊,哎呀真不知道为什么我这次的搭档是你这种懒人。”德福林格说道,不过完全听不出语气,但估计应该不是生气。

  “嘿嘿嘿,我就是这样真不好意思。”周林贱兮兮的笑了一下,“没辙,从小就这样,我只会对自己感兴趣的是抱有百分之一百八十的热情,啊对了,多出来的那百分之八十是从那些我不感兴趣的事情上挪过来的。”

  “不过也真有趣啊,现在的生活什么的。从前从来没想过日子还能过得像现在一样有趣,我可是很期待以后的日子呢,哈哈哈。是不是啊德鲁,你也很期待对不对?”

  德福林格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确实,我也很期待能和你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去你说的那无尽的宇宙中探险,不过我觉得还是提醒你一下吧,很多时候,世界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美好,就像我的上一任搭档,他最后就死在了阴谋下。”

  周林唰的一声坐起身,把德鲁举到跟前,脸上的笑嘻嘻僵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恢复,“德鲁,这点你完全不用担心,在我原来的世界啊,我看过很多小说,都是腹黑阴谋文,虽然那些小说里面有夸张成分,不过我也是了解人心险恶,所以我才要装成傻子一样,别人对我不了解就很难找到我的弱点,就很难对我有针对性,这就是扮猪吃老虎的意义,尤其是在我没有绝对的实力以前。更重要的是能勾搭妹子哎嘿。”

  “你有这种意识我就放心了,不过你注意到了吗?外面好像有什么人看着这边呢,而且看了好久呢。”

  周林笑的更浓了,不过笑的很冷,“这我还真没注意到,SABER的直觉只对那些会对我造成伤害的攻击起反应,多谢你的提醒,那你说现在咱们是装没看到好呢还是直接。。。。。。把那家伙抓来问问?”

  德福林格没有反应,反而闷声不响的缩回了剑鞘,这让周林相当不满,使劲摇晃着剑鞘表示抗议,不过最终还是看了窗外一眼,将窗帘拉上,吹熄了灯就睡下了。

  “被发现了呢。”一个蒙面人说道。

  “看来那小鬼很机敏,留个心眼吧,这次大业绝对不能失败。”另一个靠在柱子后面的看着远处的商业街,默默的回答到。

  “了解了,那么就按原计划行事吧。”

  “恩。”

  两人瞬间匿迹在夜色里。

  第二天一早,依旧是相安无事,周林也乐得清闲,只要露易丝没有受到威胁,自己想干嘛就可以干嘛,此时他正拿着个酒瓶子练习炼金术,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炼金术这个没有特殊情况法升级的技能已经被他练习的相当熟练了,原本需要念三秒的咒语来凝结魔力,不过这个时间现在已经短到了一秒多点,是这技能变得更加实用了。

  将最后一个瓶子变成金的,周林将它抛到地上的一堆同样金子的酒瓶里,无聊的打了个哈切,转头看向窗外,正好看到露易丝在瓦鲁特的陪同下在花园里玩,脸上挂着无邪的笑容。

  “只有这时候,这家伙才像个妹子。哎,傲娇毁一生啊。”

  “吃醋了?看着自己身边的女性对其他男人抱有好感,你不是滋味了?”

  德福林格冒出来吐槽,不过周林直接一把将它扣了回去,“少来,爷可是很正帮派的,有女朋友的人你是不懂滴,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那瓦鲁特。。。。。。总让我觉得不是很舒服呢,说不出来的感觉。。。。。。啧。”

  “伙伴,这也许和你身上的那个叫圣杯的器物有关,我听你说过关于它的故事,我觉得圣杯可能不仅仅有你说的那些能力,他可能还有一些并不会被。。。叫数据是吧?不会被数据显示出来的特长,就像有些人不容易生病,有些人天生力气就很大一样,也许它正在影响你,所以我建议你有机会还是仔细研究研究圣杯吧,毕竟和它比起来,我自愧不如。”

  德福林格说的很委婉,不过周林还是听出来它的语气离有些不甘,仔细一想也是,老话不是说人比人气死人货币货得扔货吗。

  周林嘿嘿一笑,将德福林格背上,抱起一地的酒瓶子,朝屋外走去。

  “其实你也不用感到自卑,想想你们俩的出身,人家可是由七大魔术世家联手打造的万能许愿机,你呢?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是谁造的。你们俩的差距就像是**丝和富翁,土肥圆和高富帅,F12和滑翔翼。这么大差距要是我在就不操心了,所以你也看开点吧。而且你也有长处啊,至少我不能抡着圣杯杀敌吧?当然逼急了我也会用圣杯从四个角度开人脑壳的。”

  “伙伴啊,你依旧是这么不会安慰人,好吧好吧,我就安安心心的做好我能做的吧,然后有机会跟你去其他世界看看。”

  “同感同感,不过在那之前得先把这堆酒瓶卖了,露易丝这家伙,完全把我当钱包啊。然后还要操心呆会瓦鲁特的事,哎麻烦死了,让他去死好了。”

  “太抱怨的人生不美丽,伙伴。”

  “好啦好啦,你是我姑姑还是怎么地,吵死啦吵死啦吵死啦!”

  “那么,准备好了么周林?”

  小巷子里,周林正摆好防御架势,在他对面,瓦鲁特也举着自己的剑型法杖。

  “要来就来,快点结束,待会还赶船呢。”

  “那小心了,我就不客气了,开始了。”

  “恩恩,快点来吧。”

  虽然嘴上说着很轻松,不过周林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因为不说别的,仅仅是刚刚说出开始后瓦鲁特手中的剑轻轻的摆动了一下,自己就在腹部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感,虽然这种感觉立刻消失,不过依旧吓了周林一跳。

  两人都静静的看着对方,谁也没有率先出手,都在小步小步的转着圈,寻找对方的破绽,不过两人都是有些实力的,在没有绝对胜算之前二人都没打算出手。

  “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在这样下去难免不会被他看出什么,不行,就算买个破绽也要尽快结束这决斗。”周林想到这里,心一横眼一闭,直接横着一刀砍向瓦鲁特,而对方则一个后抽身躲过这一刀,然后快速刺出手中的剑,由于瓦鲁特的剑本来就兼备金属法杖轻便结实的特点,所以这一发力立刻就让周林感到了莫大的压力,仿佛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好几个人同时对自己发动攻击。

  雨点般密集的攻击迫使周林不得不回防,将手中的横过来挡在身前,一手握着剑拔,一手扶着剑身,通过剑身的上下快速移动,总算挡住了瓦鲁特的一波攻击,不过就在周林刚想回击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胸口处有强烈的危机感,不用问,SABER的直觉再一次发挥了作用,尽管被对方的攻击烦得要死,不过周林还是保守的向后仰去,堪堪躲过了一记旋风魔法。

  “不行,再被这么压着打估计就真要露馅了,算了,换血吧。”

  周林借着后仰,将剑插在地上,然后以剑为基点,脚上使劲,一个后空翻使两人拉开距离,然后一翘剑身,将地面的石块崩碎,一脚对瓦鲁特踢了几块过去,随后他本人也压低身形拖刀跟在碎石块后面向瓦鲁特冲去。

  瓦鲁特见状,直接又一次挥过一道烈风,吹散了所有的石头,不过却吹不散周林,不过他也不在意,直接又一剑瞄着周林的额头刺出去。

  强烈的危机感!

  周林一瞬间觉得眼前刺过来的不是剑尖,而是藤原拓海开着一辆横着冲过来的载重五十吨实载一百吨的超级超重大货车在玩山道十二连漂,这一下要是不躲开,自己,绝对会死翘翘的。

  “这家伙,仅仅是切磋就想杀人吗?这个世界的贵族都脑残还是怎么回事?”

  虽然那一剑刺过来的很快,但周林还是堪堪撇头,使那一剑贴着自己额角闪过去,不过剑身闪过去,剑身带着的剑气却不饶人的在周林白净的脸上撕开了一道长长的血痕,甚至都影响到了周林的那一侧眼睛。

  不过换血嘛,自然有伤有赚,这边的瓦鲁特也没有尝到好处,他的帽子被周林一刀两断,甚至还有不少的头发被削掉了,差一点就能直接找法海讲经去了。

  “周林!瓦鲁特大人!”

  露易丝焦急地跑了过来,不过却率先担心瓦鲁特的伤势,然后直到周林自己将伤口治好采取不冷不热的问了两句。这不由得不让周林大感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王水有了男人忘了爹。。。。。。。好吧最后两句周林自动删除以免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

  “我说你啊,就不能小心点吗?要我说你是不是没用真本事?恩?”

  瓦鲁特自行离开以后,露易丝轻轻地走到坐在太阳下喝着名贵葡萄酒的周林身边,用自己的手绢给对方擦了擦额头——那里有一点刚才留下的血迹。然后又背对着周林坐了下来。这不由得让周林觉得有什么不对头。

  “怎么了你?哪根筋不对了?刚才你不是不担心我吗?”周林脸上的表情很精彩,想笑不敢笑却又一脸不解,这种高难度动作搁在奥运会里绝对能在艺术体操这个项目里得个高分。

  至于为什么是艺术体操咱们就不要在意了。

  露易丝没有立刻回答,她向前弯腰,然后卯足了劲靠在了周林背上,将周林撞了个趔趄,“总觉得,瓦鲁特大人变了呢。”

  “哈?”周林梅反应过来。

  “瓦鲁特大人。。。。。。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当然我不是说外貌啦地位啦还是习惯什么的,是感觉,感觉他好像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会当我在小船上哭时跑来找我安慰我的瓦鲁特大人了,这感觉。。。。。。在商人身上我有同样的感觉。。。。。。”

  我累个大擦!萝莉X大叔的畸形爱恋?尼玛隔壁片场的那个杀手和洛丽塔会哭的好不好?彼岸的B叔正看着你们那!原来我们伟大的地球文化那个世界都已经被感染了!

  周林脑子里的公式这回全毁了,用了好几秒才缕清楚。。。。。。

  “什么乱七八糟的。”周林苦笑了一下,“感觉什么的,当然会不一样了,人在成长,立场在变,身份也在变,给别人的感觉自然也会变啊。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啊我明白了,你是担心瓦鲁特有其他女人吧?放心吧以我专业的嗅觉来说,那货应该没有相好,你大可放心。”

  “不给你饭吃哦!”露易丝猛地转回身,捏着周林的脸朝两边拽去,“你这家伙就不能看看气氛嘛白痴!”

  “额克呵很亲粗啊,疼疼疼,松吼!(我看得很清楚,疼疼疼,松手)”

  “看清楚你个鬼啊!我这里难得表一表我的少女心你就这么给我破坏气氛是吧!”

  “才没有啊!还有你才是,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我算是彻底见识了,你到底想干哈啊?”

  “不理你啦白痴!还有等你情商提高点再过来吧!没你的饭吃!”

  “不过你就放一百个心好了,我被召唤过来的意义就是为了保护身为施法者的你的安全,所以完全不用担心,要是那个瓦鲁特保护不了你的话就有我来顶上吧,啊对了,这保护只限妹子,要是瓦鲁特那货的话我就不管了,恩就这样!我真有才啊啊哈哈哈!”

  “你,你,你给我适可而止啊!把我的少女心还回来啊!”

  露易丝气鼓鼓的丢下周林,拽拽的逛街去了。。。。。。

这是一本历史说
ps: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评论,给新人一点动力吧。。。。。。

47、来呀!相互套(shang)路(hai)啊!(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