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65、在冬季进军是错误的

  一个月前,在抓到了那三个间谍,也就是女王亲卫副队长、大法官还有阿鲁比昂间谍之后,不论是按照任务往下走还是按照当时的战况往下走,托里斯汀都已经做好了全民开展的准备——加尔马尼亚运来了大量必要的军事物资,包括床上用品四件套和便携式军用马桶!

  别笑这是真的,而且很有用。用德福林格的话说,安稳舒适的睡眠环境极度有利于士兵迅速恢复精力进行备战;而便携式马桶则有效的处理了军队排泄物问题防止任何疾病通过士兵排泄物在军队中交叉传染——反正周林听着觉得挺邪乎的。

  不过这都不在周林的考虑范围里。一个月的努力,光是靠着军工而不靠任何人情关系(主要是和安杰丽卡的)周林现在已经是千人队级别的军官了。当然按照周林的性格,他宁愿把自己当成三国无双来玩也不想玩成罗马全面战争。你指望周林哪天能带兵打仗简直比指望金闪闪娘化了之后能露出娇羞脸一样没可能——这种心里在周林唯一一次带兵占领空港之后更加严重。

  不想看到更多人因为自己的失误而失去性命。

  这时周林当着安杰丽卡的面和试图委任他当前线指挥官领兵打仗的最高将军说的话。也正是第一次带兵让周林明白了一个问题,这里是现实而不是游戏,不是你F2一波流说打就打说撤就撤的时代,千人以上的军团你一个命令下去少说也要一分钟才能传达到每名士兵。这里可不是说你手速高就能决定一切的时候——你试试让罗贤站在前线指挥一群神族士兵试试?丫一个一个闪烁追猎闪到死!

  而且周林也不认为自己有那个脑子当好一名前线指挥官,毕竟他绞尽脑汁也就只能想到‘跟我冲’和‘跟我撤’两个命令。。。。。。

  所以他现在虽然挂着千人队统领的职务,但是每次作战他都是和一名普通士兵一样冲锋在前。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当不了指挥官当一名超级兵也是不错的选择’。

  不过现在这位超级兵千人队统领正在苦着脸伺候某个粉毛傲娇萝莉。

  “我滴小姑奶奶我求求你了,这里往前二十公里阿鲁比昂军的老窝了,你找个别的地方歇会成不成?”周林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哄着已经气鼓鼓的露易丝,这个状态已经维持了至少三十分钟了。

  自从周林成为了千人队统领之后露易丝就开始跟着他混了——准确点是说跟着周林成为了一名随军法师。美名其曰为国家做贡献但是周林觉得露易丝绝对是因为闲的咪咪疼(如果有的话)才想出了这么个主意——你说你为国效力就不能在后方缝缝袜子什么的?这么前线你一个零之魔法使来干毛线啊?

  露易丝哼了一声,好吧显然是不同意。周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不由的感叹还是自家诗乃妹子好啊,不仅听话还能用来撒娇要抱抱官方发糖什么的。你们说当年看原著的时候也没觉得傲娇这么难伺候啊怎么现实就是这么苦逼呢?

  而且更令周林头疼的事现在的天气。按照零之使魔世界的时间计算,现在已经算是入冬了,也许在托里斯汀还感觉不太到,但是海拔高托里斯汀一大截的阿鲁比昂现在已经寒风阵阵了。原本阿鲁比昂气压就要低一些,一进了冬天这种低气压带来的胸闷气短四肢无力就更加明显了,就因为这样的情况托里斯汀军进军的速度才被硬生生拖了下来,原本计划在这两天就要对阿鲁比昂王都发动的最后进攻被往后延期了大约半个月,而且根据周林得到的消息这种延期还有可能延长更久。

  一种相当糟糕的预感让周林头大如斗——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动漫里这会就要到第二季最后两集了吧?万幸水精灵戒指还在自己手上,不用担心敌人的谢菲尔德用它控制托里斯汀军哗变。

  看着露易丝倔强的小脸,周林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帮后者紧了紧御寒兜帽的领子,“你要在这里带着也可以,不过别乱跑知道了吗?太危险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哼。而且你是我的使魔,我需要确保你的安全呢。”

  确保我的安全。。。。。。周林苦笑了一下,也不知道咱俩谁需要确保安全呢。

  “掌灯!换防!”

  周林看着一群托里斯汀士兵按照时间表开始给军营里点上灯,夜间巡逻也开始了,“算了,先去吃饭吧露易丝。我记得今天晚上是。。。。。。土豆炖肉?”

  “我想吃芝士蛋糕。”

  “那你就回去怎么样?回国就有芝士蛋糕吃了。”

  “不要。”

  “那就是土豆炖肉。”

  “我要吃芝士蛋糕。”

  “拉比将军,你找我。”吃过晚饭周林被负责营地的将军叫过去,一进帐篷就看到正端着大海碗淅沥呼噜吃着土豆炖肉的将军——谁规定你每次被领导叫过去领导都要衣冠楚楚的在会议室等着你,你就不许当将军的抽空吃口饭吗?

  不过周林确实觉得将军碗里的牛肉块好像比自己刚才吃的大了点多了点。。。。。。

  “周林队长,你来了。”拉比将军撂下碗拿起一张面饼擦擦嘴上的酱汤,“今天晚上的守夜官拉肚子了,你要是没事的话替他一夜吧。”

  周林点点头,“好的,哪队人守夜?”

  “一队,你去那里找他们就行了,我已经打好招呼了。”

  拿了令牌出帐,扑面而来的冷风嗖嗖的挂着,阿鲁比昂冬季的夜晚风很大,这一点跟原著里差了很多。紧了紧棉衣,周林提着油灯找到了正在执勤的一队。“情况怎么样?”

  看到周林手里的令牌之后,一对队长向他敬了个礼,“一切正常,没有发现任何敌踪。”

  是吗一切正常啊。周林想着,结果那队长递过来的单筒望远镜朝着二十公里开外的敌军营地看过去,一片黑乎乎啥也看不清楚,只能依稀看见一片和自家军营一样的亮光——看来敌人现在也已经安营扎寨了。恩?雪花?

  周林突然觉得脸上有点点冰凉,取下望远镜才发现原来天上正在飘雪花,“阿鲁比昂的第一场雪啊。。。。。。看来越来越不好打仗了。”

  边上一对队长靠在哨所立柱上,掏出一锡酒壶灌了口酒然后把酒壶递给周林感叹着,“是啊,最近队伍里生病的士兵越来越多了,感冒发烧还是好的,前两天听说那群骑着狮鹫的法师老爷们还有好多肠胃病吐得厉害的,哎。”

  “是吗?这两天我在外面完成斥候任务没注意,已经这么严重了吗?”周林皱了皱眉头。

  “嗨,别提了,现在咱们先锋军五个人里面就有一个生病的。这还没算上冻疮这种病,阿鲁比昂冬天湿冷的厉害,瞧瞧,这都结冰霜了!”一对队长指了指自己的胡子,上面果然挂着一点点白花花的霜。

  真像当年希O勒冬天打斯O林格勒。

  算了别想他了,太不吉利。恩,骂一句‘墨O里尼你个傻吊’驱驱邪吧。

  “你在这看着,我去其他地方看看。”

  “好嘞。”

  “露易丝?睡了吗?”周林走到随军法师的营帐群里找到露易丝的帐篷,掀帘子进去,看到后者正穿戴整齐的看书,“看来没睡。”

  “怎么了?”露易丝撂下书本,“你不是去巡逻了吗?”

  “嘛,有点心绪不宁吧,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周林撇撇嘴,确实他现在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非常淡,也可以被归类为紧张,而且周林有点分不清,这种紧张是自己真的战前紧张还是战斗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但是有一点没错,他的直觉一直都很准。哪怕没有战斗直觉的帮助。

  “是吗?那你找我是想寻求安慰吗?”

  “战前闻得女人香才能结的。。。。。。喂喂喂把鞭子收起来好吗!我开玩笑的啊!”

  和着这根带倒刺的鞭子已经成了你绑定装备了吧!?周林愣愣的看着露易丝把鞭子藏到裙子底下心说你真可以难道就不怕鞭子扎到不该扎的地方吗?但是考虑到露易丝要是听了自己这么说也许会把他生撕周林还是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好几个人都生病了呢,基修甚至连着感冒了三次!还有好多狮鹫也都病了,我去看过了,它们很没精神,不愿意动弹,好像已经飞不动了。。。。。。”露易丝默默地说着,像自言自语,“周林,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如果你问为什么他们会生病那我会告诉你他们是水土不服,再加上最近天气变化的太快。”周林耸耸肩。

  “笨蛋,我问的是为什么他们要来这里受罪呢?贵族也就算了,这是我们的责任,但是那些士兵。。。。。。”

  “这就是他们的命吧。”周林闭上眼,“就像我为什么会站在这里一样,是命啊。”

  露易丝沉默了,善良的她看到托里斯汀的士兵一个一个的病倒心里相当难受,但是她也明白,身为军人服从命令的道理。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着,直到一声凄厉的喊声划破夜空。

  “敌袭!”

这是一本历史说
ps:求收藏?反正也没人收藏。。。。。。。。求推荐票?反正也没几个人推荐。。。。。。求评论?已经好久没人说话了呢。。。。。。

65、在冬季进军是错误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