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68、空城计与智谋与力量的对决

  “不要着急!大家不要着急!材料着这里领取!捆扎好的稻草人放到那边然后排队上船!排好队不要哄抢!妇女儿童优先!”撤退的港口前,剩余的托里斯汀士兵正在整顿秩序,在场的所有平民则在忙碌的赶工——赶制他们上船的船票,一个稻草人。

  其实不是所有人都要用稻草人当船票的,只有青壮年需要用稻草人当船票,妇女儿童还有老年人已经做上船离开了,这也是周林想出来的分流人群的方法——虽然一开始还是有点混乱的不过民众素质还不错所以到目前为止还算秩序井然。

  “统。。。将军,仓库里剩余的所有重弩都已经装车,每把重弩都配备了两支箭。稻草人现在已经捆扎了五千个了,不过还有很多平民和士兵在帮忙赶制,预计数量能达到一万个。火把也已经装车,它们都浸透了松脂可以燃烧很长时间。”曾经在周林手底下当过差,现在已经是中队长级别的一名士兵跑过来打报告,“但是将军,你真的要一个人去吗?我们弟兄跟着吧。”

  “跟屁,回家去。”周林一米七多的身高加纤细身板面对一个身高两米左右壮的跟水缸似的壮汉,简直没有说服力,甚至壮汉用那种谦恭的语气跟周林说话,要是不知道周林有多厉害的人看来简直违和,不过这并影响周林训人,“你们的生命是国家的财富,你们活着才能保护国家。国家需要你们。”

  “可是将军,这个国家不能没有您啊。”

  “没了我这个国家一样会继续运转。好了少废话,该装车的给我装车,这是军令。快去!”

  两小时前。

  “什么?你要一个人阻挡七万阿鲁比昂联军!你疯了吗!我不同意!”安杰丽卡听到周林的话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而在她身旁,一众大臣也都一脸震精。

  “稍安勿躁,听我说完。”周林示意所有人冷茎,“我并不是没有任何准备的去跟那七万人抽风,我需要一些准备工作才能确保我活着过去再活着回来。”

  “不可以,你说什么我也不会同意的。”安杰丽卡脸色一沉说道。

  “我去的目的不是杀光他们,而是为你们争取时间,所以只要拖住他们就好了,拖住他们。。。。。”“我不听我不听!”“。。。。。。不一定非要战斗,只要骗他们,让他们觉得。。。。。”“我不听我说了我不听!”“。。。。。。我带着很多人,足以对他们造成威胁并且如果杀了我他们会很赚就可以了。”

  “我都说了我不听!”安杰丽卡几乎是喊出来的。

  “安杰丽卡!女王陛下!”周林也急了,用盖过安杰丽卡的声音吼出来,这一吼弄的所有人都一愣,当着女王的面直呼其名而且还敢朝着女王大呼小叫的臣子这年头真心不常见,而且还是当着一众朝臣的面,要是搁在平时这都已经收押等着秋后问处了。

  “我也想缩在温暖的壁炉前看书喝酒抱着妹子睡大觉,我也想离血腥远一点,但是现在这种状况,你告诉我还有什么解决办法!让你的士兵留下阻截敌人吗!别忘了他们也有父母也有妻儿,虽说怕死不当兵,但是他们跟你远征他国是因为相信你会带领他们赢得胜利而不是留尸他乡的!”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

  “那就是抛下那些阿鲁比昂平民了?哈,他们跟着咱们是希望能过上好日子,不用提心吊胆的过每一天,现在咱们战败了,要撤退了,就要把他们抛下?你要知道这样做等待他们的可就是死亡!你忍心吗!安杰丽卡!”

  “注意你的语气周林统领!”一旁的某个将军一拍桌子朝周林吼道,而安杰丽卡已经无力的坐下,“我没有这么想。。。。。”

  “那你就是打算自己留下?别开玩笑了好不好,你要是被抓到了,托里斯汀就完了啊!动动脑子你这个胸大无脑的女王!给我找出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啊!”

  “周林!你敢对女王大不敬!来人把他给我拿下。”

  宪兵很快冲进来,然而周林一手一个将他们全都扔了出去,“安杰丽卡,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请你冷静的想一想,我一个人留下,是胜算最大牺牲最小的唯一方案。我不希望任何一个无辜的人受到伤害,也不希望看到你受伤。安杰丽卡,好好想一想吧。”

  安杰丽卡挥挥手让宪兵都下去,“周林,我知道你的想法了,但是我不能看着你去送死。”

  “我是个功利主义者,如果不能两全其美,我绝对会选择代价更小的一方,即便那一方是我自己。而且更何况按照我的计划我根本死不了呢。”

  “。。。。。。告诉我你的计划吧,我想听听。”

  “这才对嘛,安杰丽卡。”

  看着眼前五十辆装满了货物的马车,周林开始跟港口的人道别,送行的人里包括将军和宰相,但是安杰丽卡没有来,周林估计她现在需要冷静一下吧。

  “周林将军,对于你的付出,我无能为报,但我会铭记于心的。”老宰相走上前朝周林鞠了一躬,同时周林得到提示,他在托里斯汀的声望敬仰50%了,乐观估计如果他能活着回来,声望应该会达到奉为神话这个最高等级了吧?

  “这没什么,只不过是利益最大化的结论而已,”周林把老宰相扶起来,“但是以后别再做傻事了。另外在我不在的时候,替我照看好露易丝。”

  “我明白,以后绝对不会了,我用我的生命向你保证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恩,那就好。啊对了,你能他我拿着这个吗?”周林从怀里掏出一个玻璃瓶,里面有一朵盛开的小花,“女王给的,碎了就不好了,你先替我拿着,等我回来在给我,别告诉女王。”

  老宰相惊讶的看着手里的花,着花他知道,一种民间小玩意,虽然不太清楚叫什么但是这种花貌似是用来定情的信物。。。。。。难怪女王陛下在听到周林将军要离开的时候那么激烈的反对。。。。。。

  “我明白了,我会好好保存它的,并恭候将军得胜归来。”

  “恩,这样我就放心了。”周林摆摆手,张开翅膀赶着马车朝着目标地前进。

  将近两个小时前。

  “所以恳求你,露易丝殿下,求你用你的虚无魔法阻挡敌人吧。为我们的撤退争取时间。。。。。。”

  老宰相单膝跪在露易丝跟前,头深深地低下去,平日里作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这颗头颅和这块半月板只为了女王陛下低下过,现在,为了能让女王陛下和更多的人活着撤退回托里斯汀,他认为朝着露易丝下跪也不是问题。

  刚才他将露易丝叫到他的房间里,将当前的局势跟露易丝交代了一下。他并没有参加周林和女王陛下的争论会,因为他相信现在唯一能解决问题的只有掌握了上古失传的虚无魔法的露易丝了。

  其实这是一个蛋疼的选择,现在难道很流行‘上古失传’的设定吗?什么玩意跟上古失传沾边都能被人觉得超牛X,但是现实是,你拿着石器时代流传下来的石斧砍人绝对没有高频振荡匕首造成的伤害大,所以真的很纠结,为什么那么多玩意都要设定成‘上古’,比如某些看上去就领先当下科技几千年的单人装甲,那玩意不仅可以异空间保存还自带飞行装置武器系统和能量护盾另外只有妹子能穿戴。。。。。。

  咳咳,扯远了。。。。。

  露易丝本来就心系国(gong)家(zhu),一听说自己的力量能就很多人二话不说就准备答应下来,但是在她张嘴之前周林的声音就先插了进来。“宰相,真遗憾,露易丝不能答应这个送死的选择。”

  “周林?你之前那里鬼混去了?”露易丝回头看见周林进来,立刻冲上去质问后者。但是很快她就注意到周林的装扮有点不一样了——红色的披风,只有将军才能佩戴的肩章以及华丽的坠饰和佩剑。

  “你升官了?”

  “恭喜我吧,我现在是将军了,女王陛下亲自签发的升迁令。”

  周林摸了摸露易丝的脑袋,然后把她护在自己身后,“宰相,刚刚女王陛下签发了进攻命令和撤退命令,当然前者是给我的后者是对你们,所以很抱歉,露易丝现在必须服从命令撤退回托里斯汀才可以。”

  “可是,谁去拖住阿鲁比。。。。。。你?”老丞相一脸难以置信。

  “当然。”周林点点头。

  “胡闹!让你带兵去阻拦阿鲁比昂军简直是送死!就算你再强也会死的!”

  “你是不理解错了,是我去,不是我带兵去,我一个人哦。”

  周林又把自己的计划跟宰相和露易丝解释了一遍,露易丝当场炸毛,用绕口令说就是:打南边来了个粉毛的露易丝手里拄着崩白的白拐棒棍然后跳起来给周林一棍。“你不要命啦!太危险了我不同意。”

  周林被露易丝揪着耳朵疼得直咧嘴,“你不同意也没办法,女王陛下已经同意了。”

  “我去和女王说,你是我的使魔我不能看着你送命!”“别闹,这件事事关万人生死,想开点。”

  “为什么为了他们你就得死啊!”露易丝心直口快,“要不然我和你一起去!”

  “好好跟着大部队撤退!你跟着我干什么!那里对于你太危险,我去那里都很危险何况是你!”

  “不行我一定。。。。额。。。。”

  周林一掌敲在露易丝后脖颈子上,把后者敲晕了过去,然后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绳子和钳口球把露易丝五花大绑捆好,然后叫来在门外等着的阿尼尔斯,郑重的把露易丝交到她手上,“得亏我早有准备,不然扯皮还不知道要扯到什么时候呢。阿尼尔斯,宰相,我们家露易丝就交给你们了,一定要让她安全的回到托里斯汀。”

  双方阵地中央地带,阿鲁比昂军进军必经之地,之后这里是平原状态,在这四周全都是茂密的丛林,周林现在就在这丛林里。

  系统已经把阿鲁比昂军进军倒计时提供了出来,还有两个小时,也就是差不多天黑的时候,而现在周林需要赶快把‘疑兵’布起来。

  没错,疑兵就是稻草人,所有稻草人都靠着树插进地里,一手绑着火把一手绑着重弩,火把和重弩由爱丽斯菲尔负责控制和调整角度,尤其是务必让重弩的弩箭能射到两百步之外——周林把那里设定成自己的伏击圈。

  他的疑兵全都藏在战场两侧山坡的树林里,等到了晚上根本不见,再加上阿鲁比昂这边空军基本上都在之前已经被周林重点照顾的除了机场不剩什么了,空中侦察几乎扯淡,这么算下来,这疑兵成功的概率还挺高。

  除非对面将领吃多了蛋疼,派人爬坡侦查!

  “周林弟,说实话,这个主意真是你想出来的?”爱丽斯菲尔一边调整者几百个重弩一边跟周林聊天,相对于后者控制着好几个触手往地里插稻草人,她这里还算轻松的。

  周林翻翻白眼,心说这主意不是我想出来的还是为了迎合剧情需要才添上去的?咳咳,这句话砍了。。。。。

  “要是很的成功了。。。。。。周林弟,你这个‘功绩’都能变成宝具了啊。。。。。”

  “爱丽姐,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在算角度呢,赶快把稻草人都安插好,时间不多了。”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算了这个时候说这个有点不太吉利。”周林蹲在大石头上,嘴里叼着一根草茎,德福林格被他插在身旁地里,爱丽斯菲尔则躲在树林里——她不参战,原因不明。

  看着敌人进军的倒计时清零,另一个代表着要拖延的时间的倒计时又重新开始计算,周林知道他为此准备了一天的战斗现在算是要开始了。

  身旁酒壶里的酒开始荡漾波纹,波纹越来越密集,显然远处阿鲁比昂军越来越近。周林一口饮尽酒壶里的酒,“嘛,该来的总要来,要不我说点啥?总觉得这样傻站着等敌人到眼前好傻。好吧让我赋诗一首,月亮啊你怎么这么圆。。。。。。“

  地平线上,尘土飞扬,一拍重骑兵出现在周林视野里,而在骑兵身后,数不清的步兵弓兵和法师也在用他们的方式按方阵前进。“瞧瞧这人海,真是让人想起了当年推平东大陆的亡灵天灾啊。好吧我知道这个也不太吉利。。。。。。”

  周林就这么站在大石头上,扛着剑,等着那群人马跑到自己跟前。

  那群人在距离自己不到二十步的地方停下,很快就有一名一种华贵的骑士走上前来,“你是谁。”

  “托里斯汀殿后部队,将军军衔,周林。这个名字我想你们应该不陌生。”周林耸耸肩膀。后者果然不陌生他的名字,这一点从他差点掉下马就能看出来。

  “周林?你真的是那个周林?”

  “这个大陆上应该没有跟我重名的了。所以就是我。”

  “你在这里干什么?哦对了刚才你说你是。。。托里斯汀殿后部队?你是来殿后的?”

  “对啊。”

  一阵冷场,顾及对方也被一个人的殿后吓了一跳,然后凡是听到两人对话的骑士都爆笑了起来,有个别笑点低的都笑弯了腰,“你在开玩笑嘛哈哈,一个人,你只有一个人,我们这里可是又数万人啊!哈哈智障!”

  周林耸耸肩膀,伸出右手,朝着打头的骑士打了个响指,“谁我说是一个人的?”

  随着这个响指,百米外的树林里一片火光瞬间亮起来,所有的阿鲁比昂军都吓了一跳,周林又打了一个响指,一阵密集的破空声就从树林里传了出来,等阿鲁比昂军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侧翼已经有好几排士兵中箭倒地不起了。

  “想去找我友军的麻烦?先从我尸体上牠过去吧!”周林纵身从石头上跳下来,挥着剑冲向阿鲁比昂军。“老夫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啊!”

  “敌袭!”无数的传令兵高喊着!

  空城计开始了。

这是一本历史说
ps: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评论,给我点动力吧。   ps2:我回来了,拖着快要累死的身体活着从外面回来了,吸了三天的烟饼熬了四个大夜我终于完成了拍摄任务,不过我们组的组长真是傻缺的可以,添乱到家了。。。。。。。。所以说没有能力还想当头简直是其他人的灾难,现在孩子怎么都这么傻缺呢。

68、空城计与智谋与力量的对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