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76、要善待使节团你们知道不知道!

  “啊,太阳你是如此的火热;啊,沙漠你全是沙子;啊,为什么就没有人来迎接我们那!”

  坐在马车顶上,脱得精光只留下一条小裤衩的周林正一边晒着在地球上只有撒哈拉才有的超级日光浴,一边光杆司令似的赋诗一首——虽然没词没匀没内容。

  爱丽斯菲尔则坐在马车里,操纵着魔术凭空制造出一团水,然后把水分给拉车的马匹,同时也用来给车厢降降温,无他,这里面太热了,就算是爱丽斯菲尔都已经热出了一身汗,薄薄的白色连衣裙已经被汗水打湿,都已经可以看见衣服下面白皙的肌肤了。

  “你省省吧,咱们距离他们有人居住的城市还有好几公里呢,在这大沙漠里怎么可能会有人迎接?就算咱们是外国使节团人家也没有义务净水泼街黄土垫道的好几公里迎接你吧?在城门口等着就算好的了。还有你要是有时间就下来帮我收拾收拾,看看你吃的一车垃圾。”

  这里垃圾指的主要是酒瓶子,周林在出发之前带上了整整一箱子上好的红酒,结果没出两天就喝了个瓶底朝天,现在周林这个酒鬼浑身上下冒着酒精气的爬到了车顶上哪个晒太阳醒酒,独留下爱丽斯菲尔收拾残局。

  “喂喂爱丽姐,我好像看到了加里亚王都了哎,你看你看远远的那一片无门雾蒙蒙的地方是不是啊?”半睡半醒的周林忽然跟诈尸一样的从车顶上坐了起来,抽风一样的的指着前面喊着。

  爱丽斯菲尔叹了口气,从车里探出头来一水球糊在周林脸上,“清醒点,你一定是看见海市蜃楼了,喝的又多晒的又晕看见海市蜃楼很正常。”

  “海毛线蜃楼,你们家海市蜃楼还会朝着我们派骑兵过来呐?快收拾一下咱们准备接受迎接了欧耶。”周林刷拉一下披上黑色的风衣,他也不嫌热!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一队身披屎黄色披风,穿着同样屎黄色皮甲的骑兵就把周林的马车团团围住,任凭周林怎么敬酒他们都不喝一口!太不给面子了!

  “谁会给你这样的面子啊!!!你是智障吗!见面递酒你当这是酒会呐?咱们这是去敌国不是去玩好不好!”爱丽斯菲尔一拳敲在周林头上,又无奈又好笑的揉了揉他的头,“好好坐着吧,安静会儿你这人来疯。”

  周林撇撇嘴,“切,一群不会生活的苦逼,板着张臭脸给谁看呀,活该吃土一辈子,瞧瞧咱,净吃香东西。”

  “好啦,你还没看出来吗,那个约瑟夫,是想给咱们一个下马威啊,看看这些骑士,他们里外两层把咱们包围起来,按照这个世界的礼仪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善意的举动,反而是押送犯人时候才用得到的阵势。哼,好下马威。”

  爱丽斯菲尔冷哼了一声,周林明显感觉得到周围的魔力波动明显上浮,虽然不知道爱丽斯菲尔干了什么,但是很显然,她也不满约瑟夫的行为而出手了。

  果然,没过几秒种,周林就发现身旁的骑士们一个个都开始摇摇晃晃起来,没过多久,这些骑士一个个都摔下马去。“我靠?爱丽姐你把他们都neng死了?”

  “没有,只是让他们身旁的气温提升了几度,让他们好好体验了一把中暑的感觉——这么热的天还包的这么瓷实,他们不中暑天理难容!不过按照这个速度从马上摔下去。。。啧啧。”

  周林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好吧,黑化的爱丽姐又出现了,果然接触过圣杯的人都没一个好惹的,手动艾特吉尔伽美什、手动艾特卫宫切嗣、手动艾特爱丽斯菲尔。。。。。。

  十里地的路程很快就走完了,当周林的马车独自来到加里亚王城的时候,周林可以清楚看见守门军官脸上惊讶的表情——显然按照剧本这时候应该是军官唱白脸的时候了,但是显然,导演拿错了剧本。

  “喂,上面的,开门嘿!我们是托里斯汀的使节团!”

  周林扯着脖子朝城楼上喊了一嗓子,很快,一个苦逼大众脸一看就是路人甲士兵乙这种角色的军官从城楼上走下来,身后还跟着一圈膀大腰圆的士兵,周林用腿毛都猜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剧情了——各种各样的以检查为名的刁难。

  套路啊。。。。。。周林看着对方走近自己的马车掏出一小册子顿感无语,所以说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不好吗你们这群智障。。。。。。

  盘问完了,军官拿走了周林的通关文牒,说是回去通报,然后就把周林的马车晾在城门外的太阳地里了。周林心说这里面要是没有猫腻我周字拆开写。但是以与人为善的根本要求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外交核心思想为指导,周林还是盘坐在车顶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结果没过多久他就发现,这群人简直是在把自己当成猴看!

  废话,穿个邻国将军的服装坐在马车顶上晒太阳不把你当猴看吃瓜群众们看谁去?

  终于,本个小时之后周林终于炸锅了。那军官查个水表。。。不是,查个证尼玛半个小时?你们这里的办事效率都快赶上EMS了好不好?

  “喂喂喂,你们查完了没有,查完了我们可要进城了,耽误了外交你们负全责啊。”

  “急什么,你将军你了不起啊,等着,还没查完呢。”

  周林的火腾的一下子就起来了,嘿嘿?看来自己一个人干挺阿鲁比昂四五万人的事迹这群人没听说过啊,好啊,我给你们玩个真的。

  “给你们一分钟,赶快结束这无聊的下马威,不然我就要来真的了。”

  在爱丽斯菲尔的默许下,周林直接从马车上蹿到城楼上,一脚踩在军官的办公桌上,直勾勾的盯着军官。

  然而后者直接就喊人抓间谍了。。。。。。

  “诶呀我去?”看着呼啦抄从四面冲进来的一群人,举着各式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把自己围了起来,周林这才明白——这群孙子给自己下了个套吧?

  “嘿,我问问,你们是不是以为我现在是个外交官身份就不敢玩大的是吧?那你们就错了我可是自由着的呢。”

  一颗黑色的圆球被周林做出来,反手将圆球丢了下去,圆球落地的一瞬间,剧烈的爆炸充斥了整座城楼,剧烈的爆炸声和刺耳的破空声顿时将整个城门附近的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甚至很多平明当时就趴地上了。烟尘散去,整座城楼不复存在。

  “一点小礼物,希望你们喜欢。”周林撤掉了对自己和那些士兵的保护,在那些人呆滞的目光里,周林带着自己的通关文牒跳回了马车上,然而迎接他的确实爱丽斯菲尔一阵手刀,“你脑子有问题啊!在这里引发爆炸!你想没想过城门附近的平民啊!”

  “啊,忘了。。。。。。遭。。。。。。”周林刚才还一脸春风得意,这会直接面瘫成傻X了,“我靠那怎么办。。。。。”

  “还好我反应快帮你擦屁股了,以后长点心。”爱丽斯菲尔一脸看自家不成器的弟弟的眼神,又捏着周丽的娘化的脸使劲往两边扯,“你的行为要有分寸,要注意到无辜的人,要有责任心好不好?这不是一句玩笑话,圣杯对于人心的扭曲力非常强大,如果你不能时刻注意到自己的力量与应该承担的责任,那你早晚变成下一个被污染的吉尔伽美什,然后你就成了这本书的最终BOSS了,就是一群勇者轮番推你的那种。明白了吗?”

  确实,周林回想着自己的行为,自从得到了圣杯,在GGO的世界里,他几次想要杀掉那些让他觉得碍眼的人;而前些日子像疯了一样干挺了数万人,自己竟然还觉得挺有趣而不是厌恶;再到现在,完全不在意无关人的死活。。。。。。确实,这些事情在以前完全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圣杯其实并不邪恶,它之所以可怕,完全是因为它能把你人性中的恶无限制放大,如果你的正义心不足以约束自己的恶,那你就会被圣杯吞噬。曾经爱丽斯菲尔在一次闲聊中对周林这么说过,不过显然直到现在周林才潘然醒悟。

  这里的邪恶可不是多玛姆,谈条件不管用。

  “。。。。。。道理我都懂了,我会注意的。但是爱丽姐你是不是先把手松开,我脸疼。”

  “哦,手感不错。记住,见微知著哦周林弟,姐姐不想看着你变成怪物。”

  “恩,知道了,为了诗乃我也不能变成那个样子啊!哦!一说诗乃又有干劲了!走着,咱们去见约瑟夫那个白痴!”

  “然而这里的人们好像比不怎么友善呢。”坐在马车里,周林观察着周围,虽然说大街上行人如织,但是所有人一见到贴着托里斯汀国徽的马车走回立刻退避三舍,从他们的脸上周林可以看出这里的人们显然对于自己,或者说对于托里斯汀有着或厌恶或恐惧的心里——这一点周林也尝到了,欲望吞噬反馈给他的全是类似的情绪。

  啧,周林顿时感到了麻烦,看起来这里的人们并不欢迎我啊。。。。。。

  但愿约瑟夫能让我稍稍高兴点吧。

这是一本历史说
ps:求收藏求推荐,给我点动力吧。。。。。   ps2:奇异博士真有趣!无限的维度孕育无限的可能!

76、要善待使节团你们知道不知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