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我斗殴酗酒插队大声喧哗武力至上,但我还是个好佣兵

  地球的人类文明用了好几千年去积累,然后用了三四百年井喷式发展,最终形成了现有的文明社会,作为一个现代人,维持秩序遵纪守法应该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和为了保证自身生存条件不再劣化而必做之事,诚然,在文明程度落后的时代,秩序,也是存在的,但是显然这份秩序要远逊于资讯时代的秩序,“尤其是在排队方面,这些浑身汗臭的异世界人连先来后到都不知道怎么写吗?”

  周林着小身板儿,戳在健身房里都算是轻量级选手,更何况是在一堆移动的肌肉块儿里呢?这些佣兵身上的肌肉一点儿不比在健身房一待一天的人差,而他们身上破破烂烂的装备一看重量就不轻——和着你们这儿天天把健身设备穿身上?

  无序,嘈杂,汗臭口臭脚臭以及醉鬼的酒臭混在一起,从旁边的酒馆扑向柜台这边,这味道比没放卫生球的男厕所差不了太多,作为一个穿越过来的人,周林现在实在是有点受不了了,这个世界的卫生条件没爆发黑死病真是奇迹啊。

  另外看着队伍里还在不断往前挤的人,周林算是明白,在这地方办公得靠挤的,插队这样的事情在这里不是不文明的表现,反倒是一种文明的行为。

  穿越文儿里佣兵工会不都应该有人维持秩序的吗?人呢?内心挣扎着,周林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看了看周围,然而最后他只在酒馆那边儿靠窗户的位子上看到了两个穿着和佣兵格格不入的精良装备的家伙正豪饮着呢。

  你们这儿上班儿摸鱼摸得挺开心啊?我要是你们上司不得把你们脑袋拧下来的。虽然这要么想,但是周林又不能转身离开——不论哪个世界吃饭住店都是要花钱的,更何况万一自己以后要去读个什么魔法学校,泡个姑娘,学费开销啥的不还得自己出?异世界,那个世界都一样!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真希望我手里这俩魔核模样的东西能值几个钱,最好是天材地宝才好。”

  纵身一跃,周林跳到了前面这群人的头顶上,仗着自己体量轻便踩着他们的肩膀就往里跑——和好看的女孩子挤一挤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和一群肌肉块和雄性激素挤一挤就算了吧。

  不管身后的人抱怨,周林一翻身跳到柜台上,直接把柜台上里的办公人员吓了一跳,周林瞅了瞅,松了口气,终于是个妹子了,虽然发色并不是自己期待的七彩斑斓玛丽苏配色而且亚麻色的头发还有点糙和分叉,但是至少在性别上,已经不是男人了,太好了。

  “您有什么事儿吗?”柜台小姐姐眨眨眼睛看着周林问到。

  “注册佣兵,接任务,怎么个流程?”周林无视了背后叫他赶紧滚蛋的男人,用相当绅士(自以为)的笑容,跟蹲坑一样蹲在柜台上问道——这动作非常不雅观,请不要学习。

  柜台小姐姐没搭理他,而周林也觉得脑后一阵恶寒,紧接着自己的后勃颈就被人一把扣住了,“哦,糟了。”

  周林只来得及说出三个字儿,就觉得自己被提了起来,要是没估计错的话下面自己就要表演空中飞人了。但是周林可不想这样没面子的被丢出去,双腿绷直一钩一盘,绞住抓住自己的人的脑袋,双手扣住对方的手腕,脚底魔力放出朝着预估的对方脑袋的位置就是一脚,只听得身后一声怪叫,周林一脚落空,但是抓着自己脖子的手也松了劲儿,双手抓住机会卸力挣脱对方的手之后,周林一撑柜台一个王八翻身,终于能看见刚才抓自己的人了,“不好意思插了你的队,但是我以为插队已经是这里民风习俗了你们都能接受呢。”

  “赶在大伙儿接任务的时候插队你胆子可不小啊,还是插我。。。噗哈!”

  周林不给这个莫西干头说完话的机会,一脚踢在后者下巴上,“安静会儿,我马上就好。”

  翻身落地,周林顺便用袖子帮忙把桌子擦干净,“所以注册的流程怎么走?”

  “注册佣兵徽章的话,首先需要出示你的职业证明和资格证书,没有的话去后面办理,检查完毕交三个银币的押金和十个铜板的手工费,徽章当日可取,好了那这个表格去填完再过来,下一个接任务的往前走!”

  妹子虽然笑的很甜美,但是周林明白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职业操守,见谁都得笑露八齿,拿着表格再次踩着后面的佣兵的脑袋跳出队伍,拜从位所赐自己虽然看不懂这些鬼符一样的异世界文字但是能理解它们的意思,甚至还能写这种自己从来没学过没见过的语言文字。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职业技能鉴定啥的,就拜托二位了!”

  拿着填好的表格——虽然大多数都没填,反正又不是必须填对吧?周林找到了在公会后面的演武场上喝茶的俩人,一个中年大叔,另一个,也是中年大叔。这要是鲁迅写的书,就能再出个题了。

  “哈?鉴定?哦考核啊,”身旁戳这剑,穿着露着腹肌胸肌大腿肌但是却把肩膀保护的跟银行金库似的装备的男人接过周林递过去的表,“行,你考啥?看你背着剑,考武技?”

  其实周林挺想吐槽他这个要害部位毫无防御力的穿戴的,但是还是把注意力拽了回来,“武技魔法能一起考吗?”

  “哦哦,魔剑士吗,可以没问题,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了,魔法可不如武技好练习,如果有一天你的魔法不能精进,作为魔剑士注册的你就没办法在提升位阶了,毕竟魔剑士是武技和魔法一起考的。”另一个留着胡子穿着长袍的大叔捡起地上的法杖,“不过看你还挺年轻的,有二十岁了吗?打算靠几级魔法证书啊?”

  “我也不清楚我应该靠几级的。”周林摸出了魔狼的独角和魔核,“但是我杀过它们,所以您看着来吧。”

  魔法考官结果独角在自己的法杖上蹭了一下,然后捻着蹭下来的粉末,“成年的风魔狼,大概已经有中年了吧?魔力储藏的一般,不是首领,但是也有四阶了,你既然杀了它还没受伤,应该最少也有四阶的水平了,那么就给他四阶的难度,基尔。”

  “四阶魔剑士可是有着五阶剑士的战斗力啊,当年老子当兵的时候已经能给你个大队长当了,年轻真好啊。”叫基尔的武技考官扛起自己戳在地上那把跟周林差不多大小的阔剑,“来吧,全力打。。。哦哦哦哦哦!这小子怎么回事儿!”

  魔力放出+快速移动=疾风暴雨一样的攻击!

  周林也清楚这是过招不是殊死相搏,所以并没有照着基尔的要害招呼,但是燃烧着银白色的精神力的长剑和结合了川神流步法的移动技巧还是让基尔吓了一跳,要不是自己修习武技数载,刚才周林的突袭可能一剑就把自己的头发削没了。

  “魔力纯度也足够,四阶妥妥的没问题,”魔法考官看着周林的精神力,“但是银白色的魔力?真是少见啊。”

  基尔那边倒是没管这么多,又接了周林两剑,“停停停够了赶紧停!”

  周林听到喊停这才耍了个剑花收剑,精神力撤去,“我合格了?”

  “相当合格。”基尔嘬着牙花子看着自己阔剑上的缺口,虽然这剑是练习用的没开刃废品,但是被砍了几刀就崩口,只能说魔剑士真是厉害。“本来这个测试就是看看你有没有在野外跟魔物战斗的能力,顺便看看你能有多强,你的武技已经足够证明了,喏,那去吧,把这个合格证给前台,他们会给你徽章的。”

  周林道了谢,颠着脚小跑着回了前台,本以为还要在踩着人脑袋跳一次没想到前台人已经少了狠多了,交表的时候跟前台聊了聊才明白,原来每天早上和午饭后都是发任务的时间,佣兵们为了抢任务才会挤成一团,其他时间都是无所事事的。

  “合格证有了,执业证书有了,表也填了。。。啊漏填了一项,请问您今年多大?年龄是必填项。”

  周林想了想,自己已经二十六了,但是在这里谎报年龄应该不成问题,而且刚才那魔法考官不也说自己像二十的吗?“今年二十了,成年了。”

  “好的二十岁,恩,这样就好了,手续费不够的话可以先由公会垫付,但是会从你以后的任务报酬里扣除,需要这服务吗?”柜台小姐将表格收起来,同时拿出个徽章放进旁边的机器里,过了一会儿取出来递给周林,这是个一元硬币大小的徽章,铜制品,正面是一把剑一把法杖交叉,外围一圈儿橄榄叶,背面则是周林的相关信息和公会注册号,整个徽章还附赠一根金属链,可以把徽章挂在脖子上——狗牌吗这是?

  周林从腰包里排出几个银币支付了押金,“那么接下来,就是愉快的打怪升级,提升位阶,成为佣兵王,抓妹子开后宫的鬼畜兰斯生活了吗?”

  轰隆一声,周林身旁的柜台就多了个人形的坑,里面躺着个红毛男人,年纪应该不大,虽然嵌进柜台里但是似乎没受什么伤,周林和他对视了一眼,“看起来我的美好人生又要掀起波澜了,以及你需要帮助吗?拉你起来什么的?”

  

9、我斗殴酗酒插队大声喧哗武力至上,但我还是个好佣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