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7、劫持

    “怎么样?没事吧?”不到半分钟,卫宫士郎就从呆滞状态下恢复过来,然后快步跑到正咬牙切齿的saber身边问道,完全无视了某个这在墙角下鬼哭狼嚎的servant,也就是被lancer一枪贯穿腰部的周林。要不说不是美女无人权呢。“master我没事,倒是您的另一名servant快不行了呢。”saber面无表情的指着因为剧痛而在地上蜷成一团的周林,而此时的周林已经因为失血过多开始轻度昏迷了,而他嘴里还来来回回嘀咕着,“该死的,不是说英灵会自己恢复么,骗人啊,骗人啊,骗人啊。。。。”“喂,没事吧,天,流了好多血!快,得所医院!不,还是先止血,止血!”这是卫宫士郎才注意到墙角的那一大摊血里还有着救了他一命的servert,又跑过去抱起周林的上半身晃啊晃,晃啊晃,“ma。。。。master,别晃了,别,再晃我就真死了。”卫宫士郎的晃动疗法真的将周林晃醒了,不过是不是回光返照就不知道了。

  “精神力归零,身体的修复也没法进行了么?”伸手在眼前晃了晃,大滴大滴的血滴了下来,“真相现在大多数的动漫的开头呢。”周林又将手垂了下去,闭上了眼睛,“喂,你别吓我啊,醒醒啊,别死啊!”“死不了,至少在这次圣杯战争结束前不会,master,得罪了,借我吸一口。”周林一把抓住卫宫士郎的头,摁向他自己的嘴,“喂喂,你要干什么!住。。。住手啊!”眼看两人嘴唇越来越近,卫宫士郎不安的挣扎道,突然一道肉眼可见的白色的烟雾从卫宫士郎头顶飘入周林嘴里,接着卫宫士郎和saber看到了异常神奇的一幕,先是周林肩膀上的血洞以极快的速度愈合,接着是腰部被动穿的穿孔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还算不错,master的求生欲虽然少了点,但是也还算纯净,一百五十单位能量,不错不错。”周林一个鲤鱼打挺从卫宫士郎的怀抱里蹦了起来。

  “可惜了这身衣服,看上去挺喜欢的。”拍了拍已经成为布条装的衣服,鲜红的血液一滴滴的滴落,再配上白净的连女人都会嫉妒的皮肤,至少在卫宫士郎眼里周林此时已经不再是人类了,而更像是从十八层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你。。你。。你,到底是人是鬼?”卫宫士郎问出了心里最大的疑问,而他身后的saber估计也被震撼到了,双手做出举剑的动作,估计周林要是给不出完美的答案,下一秒胜利之剑就要斩在周林身上,“恩,是该自我介绍一下了,不过master,咱们是不是先进屋给我件新衣服再说呢?额,头好疼,咦刚才发生的事情好像突然记不清了。。。。算了不管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毛病。”saber、士郎:“。。。。。。”而周林没有注意到,自从刚才开战时就亮着的一个技能渐渐暗了下去。

  大约十几分钟后,在卫宫家的客厅里,卫宫士郎,已经换上便装的saber和已经换上士郎衣服的周林围坐在茶几前,saber和士郎盯着正在一口口喝着茶,吃着仙贝并且满脸惬意的周林很无语,就在刚才这个六分像男人三分享女人一分像人妖的家伙还经历了一场战斗,并且是血差一点死掉,现在竟然还能像没事人一样悠闲地坐在这里,“呼,味道不错。”放下茶杯,周林抬头看向saber和卫宫士郎,“不要想看怪物一样看我,我会很不舒服的。在此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和哪个金发女共享saber这一职介,不过master可以叫我本名,周林,当然也可以叫我黑王子,这是那些佣兵在背后给我起的名字。我的爱好睡觉,喝麦酒,欺负小动物,最喜欢的是三无,同时最头疼的是三无,更讨厌无边无尽的任务。另外我的宝具就是我的脑袋,所以不用瞎猜我到底是什么样的英灵,虽然我同样可以兼职lancer,archer和caster但相对而言saber这个职介更适合我,同样,我对rider,assassin,berserker三个职介没有太强的适应力。”停了一下喝了口茶,又看了一眼再次陷入呆滞的saber和一脸不明所以的士郎,周林又接着说道,“根据圣杯给出的数据,我的筋力是E,耐久C,敏捷A,魔力EX,幸运A,宝具B-,已有的技能是战斗直觉等级EX,欲望吞噬等级EX,双手剑术等级A,乘骑术等级E,额这个我都快忘记了,瞬间恢复等级B,拳术等级B,腿术等级B,体术等级B,宝具是神之头脑等级B-,恩,总体看来还不错。不过可惜摊上了一个什么都不知道,只会一个简单到不行的硬化魔术的master。”周林自顾自的说道。

  “喂!你是笨蛋吗!这么主动的说出自己的秘密,要是让其他的魔术师或是英灵知道不就糟了么!”saber一拍桌子站起来对着周林大吼道,“安啦安啦,没事的,我就是要说给别人听的啊,对吧,站在门外偷听的家伙,不,我想我应该说,欢迎,远坂家族的继承人,远坂凛小姐和远坂凛小姐的servert,archer。

  说着,门外就想起了甜美的女声,“真是的,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不仅没听说过一名魔术师召唤出两名servent,我也从来没见过这么笨的servent,竟然自报家门,还连爱好都透露出来了,真是有什么master就有什么servent。都是半吊子。”

  远坂凛和archer推门进来,“你,你是远坂同学?”士郎腾地站了起来,“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而saber更是直接换上铠甲将士郎护在身后,“master,请退后,这里交给我。”“不用那么紧张,saber,我可以感受到远坂小姐没有恶意,对吧,远坂小姐,深夜到访,很遗憾没有什么可以招待的,一起来喝杯茶吧。”周林此时比士郎更像这间房子的主人,一边招呼远坂和archer坐,一边用精神力个空取过放在士郎身后架子上的两个杯子,倒满茶,再忽忽悠悠的飘到两人眼前,这一下不仅远坂和archer楞了一下,就连士郎和saber也愣了,他们已经不知道这是今天第几次被周林的怪异招数弄愣了。

  “厉害,你是士郎的servent?刚才那是怎么做到的?”秉承了女人一贯的好奇心,远坂问道,同时也很自然的坐了下来,拿起杯子喝茶,很平静,倒是archer还在好奇的拿着杯子看来看去,试图找出其中的秘密。

  “呵呵,我刚才不是说了么,这是我的宝具啊,神之头脑,这东西上可以杀人越货,中可以防身救命,下可以贴补家政,如何?还不错吧?”用类似炫耀的语气周林又吹嘘起他的精神力,“挺有意思的,不过我找你的master还有点事,下次在聊吧。又喝了一口茶,远坂凛起身说道,“恩,要是我猜的没错,远坂小姐是要带master去见见言峰绮礼吧,虽然我已经将给则告诉mater了,不过还是去见见吧,好歹混个脸熟。走吧,顺路见见那个家伙。没问题吧master?”周林也站起身,从衣兜里掏出个不知从哪弄来的皮筋,将一头黑长发绑好,对着士郎说道,“恩?啊,没问题,不过言峰绮礼是谁?”“到了就知道,走吧,士郎,saber,还有那个有趣的黑发小妹妹。”远坂凛说道,“喂!重申一遍!老子是男人!男人!而且我年龄一定比你大啊喂!”周林再一次因为中性的外表被误认为是女人了。。。。。。。。

  深夜的街道连半个鬼影都看不见,只有两男两女慢慢的走着,其中一个还穿着大号的雨衣。没错,就是刚从教会回来的卫宫士郎一行人,“士郎,还在想关于圣杯的事情么,其实没什么好担心的,只要过些时间我的能量恢复得差不多了,圣杯一定是你的。”看见卫宫士郎还在望天,周林走过去,搂住他的肩膀说道,“还有啊士郎,想想看,你除了有我这个作弊器,不是还有哪个美少女saber么,她可是所有servent里最强的,当然比我还差一点,不过也不错了,更何况人家一个servent,你可是有俩呢,怕什么。对吧,远坂。”周林还怕士郎没着么过味来,又将在一边冷眼看着看着他的远坂凛和saber拽下水,而远坂凛自然用毒舌回应道。“无耻,竟然用数量取胜,真是给魔术师丢脸。士郎,别学他,你这个servent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鉴于周林想靠数量取胜的想法,远坂很不屑,“没错,master,从现在开始稍有松懈就有可能丧命的,即使这里也有什么敌人在看着吧,至少在到家之前不要松懈。”saber也提醒道,然后又一脸正色的对着周林开始说教,可在周林看来saber好像对这项运动情有独钟,“你还有多久才能恢复到最佳状态,作为servent要随时保持最佳状态。”眼看着saber还打算接着说下去,周林连忙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袋甜甜圈,是刚才路过一家便利店时借士郎的钱偷着买的,就是为了应付这种时候。

  第一秒,周林撕开塑料包装袋,第二秒,周林取出甜甜圈,这是士郎和远坂也都发现周林的动作,只有saber还在准备说教,第三秒,就在saber刚刚准备说的时候,周林对着saber喊道,“saber!开饭了!”然后刷的一下将手里的甜甜圈向上抛去,第四秒,在士郎和远坂吃惊的以及周林略带满足和戏弄的目光里,saber的呆毛率先瞄准半空中的甜甜圈,然后一个前越扑向半空中的甜甜圈,并一口咬下,第五秒,saber满足的三口两口的吃下甜甜圈,接着就听到周林说道。“怎么样saber?味道不错吧?”saber还有点沉浸在哪个满是奶油的甜甜圈里,想也不想的回答道,“恩,好吃。”可马上就反应过来了,看着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的远坂,一脸无奈的士郎以及一脸坏笑的周林,saber立马反应过来这是哪个叫周林的可恶家伙叫她出了一个大大的糗,一瞬间涨红着脸脑袋上的呆毛也绷得直直,“你这家伙!竟敢如此的戏弄。。。。。”“呵呵,看来你们玩得好开心啊,能不能带着我一起玩呢?”稚嫩的童声打断了saber的话这让已经处于暴走边缘的saber很生气,但是周林的一番话却让saber不得不暂时放弃了对周林的报复。

  “当然可以,伊利亚,来,和大哥哥一起玩吧。”周林看见来的人正是他最喜欢的萝莉伊利亚,张开双臂就应了上去,似乎想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等你好久了呢,伊利亚。”

  与周林反应不同,远坂则眉头紧皱,士郎看到问道,“怎么,在好奇周林怎么认识她的么?”而远坂则回答他,“不,你的那个servent认识谁我现在都不奇怪了,我是担心咱们今晚可能有麻烦了,那个小孩也是魔术师,并且她来自爱因兹贝伦家族。”

  就在远坂紧张不已的时候,周林依旧向着伊利亚走去,边走还一脸他自认为完美的微笑,“来,伊利亚跟大哥哥一起玩怎么样?我这还有糖吃呢,来,乖。”说着又从兜里拿出几个棒棒糖边挥边对伊利亚说道。而伊利亚的脸上莫名的露出害怕的表情,“呀!berserker!这里有怪叔叔!救命呀!”紧接着一旁的路口就冲出一名古铜肤色的巨人,浑身上下的肌肉犹如石头一样,当然手里还有那巨大的斧剑。

  “吼!”依旧响亮的开场白,berserker挥着手中的斧剑向着士郎冲过去,“呵呵,士郎大哥哥,你还不认识我吧,我是伊利亚斯菲尔·冯·爱因贝慈伦,初次见面,我的目标是将大哥哥杀死哦。”优雅的提起裙子鞠躬,伊利亚完全无视saber和周林,只对着士郎轻轻一笑,当然士郎也和原作中一样吃惊。

  “master,现在可不是愣神的时候,请后退!”saber挥起剑就像berserker冲了过去,“诶呦呦,saber你先撑一会阿!master,快跑!saber顶不了一会的。那边的远坂小姐,咱们要逃了啊!别愣着了啊!”周林自然知道saber与berserker的差距,一把拉起还在发呆的士郎,转身就向街道的另一边跑去,而他身边的远坂凛也反应过来了跟着周林一起向一边跑去。

  跑出一定距离后,周林一把将士郎推向远坂凛,“远坂小姐,master暂时拜托你了,我得去帮saber。”转身就向战场跑去,而他并没看见,本来就没站稳的士郎,在他的一推之下,和站在一边的远坂凛正好撞个满怀,两人脸对脸身挨身几乎完全贴在了一起,二人四目相对,一愣之后,同时脸腾地一下都红了。“去死!色狼!”‘啪’的一声,可怜的士郎由原地绕了个圈甩了出去。

  而周林这边则是从兜里拿出来一把石子,一个一个的向着berserker脸上弹去,嘴里还嘀嘀咕咕的,“这个打你鼻子,这个打你脑门,这个打你眼珠子,还有这个,让你尝尝味道如何!”虽然小石子对于berserker的伤害可以说是根本没有,但相当影响他的攻击频率,而且这些石子不仅打的位置刁钻,时机也很烦人,每次都是在他要攻击或是防御的时候来这么一下。

  “吼!”berserker很快就被周林的小动作激怒了,放弃了眼前已经快支持不住的saber,转过身挥动斧剑砸向周林,而周林则像一只猴子长蹿下跳的躲来躲去,时不时还对berserker嘲讽两句,虽然不知道他听不听得懂。而saber则利用这宝贵的空档是休息了一下,接着提剑对着berserker冲了过去。

  弹开斧剑,一拉saber躲到一边,周林对saber说起了自己的计划,“saber,咱们这么和他打下去不是个办法,这样,反正对方的目标是master,而咱么这边有两人,他们只有一个,你去拖住berserker,我去劫持那个伪萝莉master。如何?”“这,这样不好吧,毕竟。。。。”saber毕竟是名骑士,对于周林那有些下作的计划不太认同,“毕竟毕竟,到处都是毕竟,你现在不干掉她,人家回过头来还会干掉咱们的master,再说了我又不是打算杀了那孩子,只不过是想请她到家里做客而已,真是不知道为什么你这死脑筋呆毛骑士王想要兑换出来竟然那么贵。”周林自然不会管不同意他意见的saber,嘀嘀咕咕说了一大堆saber不明所以的话,接着腿部一发力,一个箭步冲到berserker面前,趁着傻大个还没反应过来的空挡,一个贴地滑竟然从berserker的裤裆下滑了过去,“saber,这家伙你来拖住!剩下的交给我!伊利亚好孩子,来,乖乖的和哥哥回家吧,哈哈。”可berserker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让周林逃掉,一拧身斧剑横着向周林斩了过去,这下要是挨上周林直接就会被砍成两截。

  周林也不傻,早在从教堂回来的路上他的精神力就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快速凝结出一面小盾和一把单手剑,一矮身举起盾架飞斩来的斧剑,接着一个蛙跳蹦向伊利亚,而伊利亚这会吓了一跳,原本以为跟在士郎身边的哪个爱说教的金发少女才是他的servent,没想到眼前这名自称是‘大哥哥’的家伙竟然也是!难道她是远坂家的?难道远坂家和卫宫家联盟了?这不大可能啊!伊利亚的小脑袋瓜有点不够使了。

  周林抓住伊利亚愣神,berserker旧力刚去新力未生的机会一把将伊利亚这只银发小萝莉加载胳膊底下,刀往她脖子上一架,对着berserker很小人的喊道,“嘿berserker!你的master在我手里,想要她活着立刻给我住手!听见没有!”说着还示威性的抖了抖小萝莉,“吼!”berserker怒吼一声,他现在相当愤怒,竟然在自己眼皮底下让其他servent劫持自己的master!不过这倒是不赖他,毕竟周林仗着自己速度快,又有精神技能,按上鱼鳃绝对比泥鳅还滑溜。

  “别理他,berserker!杀了卫宫士郎!快!然后你再。。。。。”伊利亚倒是硬气,依旧指使者berserker去攻击士郎可是。。。。。。‘啪!’“呀!”‘啪!’“呀!”‘啪!’“呜。。。别打了好疼啊。。。。”在场众人全部停手,转脸看向声音来源方向,只见周林一手夹着伊利亚,把她恩在自己的大腿上,一巴掌一巴掌的打着她的屁股,而且力气看起来不小,打的伊利亚都快哭出来了。

  “坏孩子就是要打屁股的,怎么,切嗣没告诉过你么?现在还让不让berserker干掉我的master了?”周林此时一脸如同天使般温柔的微笑,再配上经过宅神改造过的伪娘血统,还真的像一名长着黑发的天使。周林的看着伊利亚,本应觉得温暖的伊利亚可不觉得这是天使的微笑,这更像是地狱里恶魔的邪笑啊!

  ps: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评论,给新人一点动力吧。。。。。。ps2:最近忙到炸,今天可算有时间休息了。。。。ps3:fsn作为第一个世界难度被调的很低,即便原来难度不低。。。。。。

  

17、劫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