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8、开战

    周林胳膊底下夹着伊利亚,脸上却挂着微笑,幸福的微笑,听着伊利亚那软软的,粘粘的,还略带哭腔的声音,周林的嘴角要是没有耳朵挡着绝对能裂到后脑勺上去,“嘿嘿,找就像亲手摸一摸了,不愧是伊利亚酱,手感真好呢。”挥散了手中的刀和盾,笑眯眯的看着眼睛里泪珠打滚的伊利亚说道,可是伊利亚却像被吓到了一样,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再配上红红的眼睛就像一只被大灰狼下到了的小兔子“呜,大坏蛋,欺负人,人家错了还不行吗。。。。”“吼!”准萝莉控berserker见到自己的小master被周林欺负个遍,自然相当的气愤,挥着斧剑直直的就朝着周林扑去,斧剑挥下,而敏捷如QB的周林自然不会让他得逞,轻轻一错步,让出斧剑要砸的地方,左胳膊松开,将伊利亚滑的衣服领子到手上,原地转体三百六十度外加实物前抛将伊利亚丢像saber,“不要以为我劫持你的master是怕了你,接下来,傻大个,让我来试试你的实力吧,小心了。”

  周林先拍散了已经凝结出来的盾,转而召唤出另一把单手剑,双手持双剑,摆出架势防备着berserker,同时他自身也想条件反射一样进入战斗状态,而远处房顶上的assassin则是瞳孔一缩,好像见了鬼一样看着周林,因为他发现,现在周林拿剑的姿势和他很像,不,应该说就和他一样,要知道这世上人与人任何一点都不可能一样,更不用说那种在战斗中养成的习惯,这莫名的让他想了很多。其实他倒是误会了周林,毕竟周林最开始只是觉得动漫里那双肩的那些角色都很酷,所以就是这模仿了一下,而他那个‘战斗直觉’则将他这个愿望现实化了而已。

  “吼!”berserker跨着大步子向周林冲过来,斧剑横向挥动,‘叮’周林靠着自身本能的条件反这下弹开斧剑,接着以一个转体双剑就像着berserker的肚子砍去,其实周琳本来是想砍他脖子的,但实际开战以后才发现,berserker不愧是狂战士这个职介,身高整整比周林高出半个身子,周林不跳起来根本砍不着人家脖子。

  劈,砍,刺,劈,砍,刺,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一遍又一遍的游走,周林绕着berserker四周不停的躲闪,攻击,他厚重的双剑一次又一次的在berserker身上留下一道道伤痕,并且随着身体慢慢习惯了这种高强度的攻击频率,速度也一点点的提升上来,从最开始连士郎都能看清武器挥动的速度,到现在连远处的assassin和saber都有点跟不上,仅仅只用了不到半分钟,不得不说继承与saber的战斗直觉非常强大,正在一点点的改变着周林自身。

  终于在三分钟的时候,周林有效的抓住了berserker一次攻击失误,斧剑恰巧深深地砸入地下,而berserker的上半身又处于半弯的状态,周林先是一个松手将左手中的单手剑掷向berserker脸部,然后趁着berserker侧脸去躲的功夫,就这样踩着斧剑跳到半空中,接着一个空中三百六十度转体横着就将另一把由盾变成的单手剑砍向berserker的脖颈,只听‘噗’地一声,berserker脖子上顿时开了一个大口子。

  周林一击得手,踩着berserker的肩膀向saber方向跳去,转过脸对伊利亚说道,“让他停手吧,我能杀他一次,就能杀他12次。再打没有意义。”又对berserker说道,“berserker,够了吧,现在相信我之前说的话了吧。”“吼!”berserker可不管周林之前说了什么,也不顾自己手上的脖子,挥着斧剑就又要和周林拼命,“住手,berserker!现在他已经不是敌人了。”关键时候还是伊利亚小萝莉说话了,berserker立马收手。

  看见berserker停手,伊利亚小萝莉这才转过脸来,脸色有点凝重的对周林问道,“你怎么知道berserker有12条命?难道你已经。。。。。”“呵呵,我当然知道他有12条命,我还知道他原来是谁。”周林拍碎两把双剑,走到saber身边,轻轻的捋了捋saber怀里的伊利亚的银发,接着转头看着士郎,“先回去吧master,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等到家我在和你们好好说说这次圣杯战争,可以吧,master?”“可以倒是可以,可她。。。”士郎一指伊利亚,“不用担心,从今往后伊利亚将住在咱们家,毕竟多一个人多一份力。”“什。。。什么?你疯了!他是敌对的master!你这岂不是在给咱们的master找麻烦吗!”saber不乐意了!这岂是闹着玩的!一个不好master就有性命之危!“不用担心,他们不会打起来的,毕竟是一家人嘛。对不对呀,伊利亚乖孩子?”

  “一。。。一家人?”saber大脑有点当机,就连一边的士郎和看热闹的远坂等相当的诧异,而远处的archer则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恩!在此郑重的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伊利亚斯菲尔·冯·爱因贝慈伦,家父名叫卫宫切嗣,你好呢,士郎哥哥。”登时saber,士郎,远坂凛大脑陷入更加严重的当机,而唯恐天下不乱的周林则是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切,不知道在想什么。其实周林还在考虑要不要把伊利亚已经十九岁的事情说出来。。。。。。

  -------------------------------------分割线君------------------------------------------------

  午夜,城市陷入一片寂静,就连最热闹的街道都变得有些冷清了,而一座庭院中此时却热闹非凡,而引发这场‘午夜狂欢’的主犯此时正在屋子的一张桌子前,品着香茶,吃着仙贝,脸上挂阳光般微笑的看着saber,士郎,伊利亚还有一个几乎陷入暴走的远坂凛,没错,此人就是周林。

  这个老没良心的前半夜将人家伊利亚小萝莉拐带回家后,就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群人争吵来争吵去,“master!太危险了,怎么能让她住在这里!现在可是圣杯战争期间啊!”这是相当刚正的saber的声音,“有什么不好,好不容易找到了家人,我是不会让她回去的。”这是激动道声音都有点颤抖后的士郎,这家伙好不容易弄清了一切,当得知伊利亚是切嗣的女儿后,立刻将周林擅自做主的过错抛在了脑后,叫嚣着一定要将伊利亚留下来。难道说其实是狼也是萝莉控?看到合法萝莉迈不动腿?

  一边的远坂凛算是彻底搞不清这是什么状况了,身为远坂家的才女,远坂凛此时正在计算当伊利亚加入士郎一方以后的利弊得失,而archer则依旧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啦好啦,别争了,就依master的吧,反正这么大的房子也不多这么一口人,对吧。”周林笑呵呵的看着大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什么对吧!这可是圣杯战争!谁知到她安得什么心!更何况她的servent还是berserker!”saber依旧专注于她的阴谋论,“没错,就算你实力强大,但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都保护你的master啊,还是让她回去好了,毕竟这样还安全点。”凛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在权衡利弊之后,她发现,不管这个爱因贝慈伦的小master安得什么心,但要是这个家伙和士郎真的站在统一战线上,那么对她的影响可是很不好的。“呵呵,不用担心,山人自有妙计。”周林又露出了那标准式的微笑,他现在另有打算,先将伊利亚弄到士郎家来,然后以注意安全为名让伊利亚和士郎尽可能地分开,在一点点在伊利亚心里植入他这个成熟男性的光辉形象,然后嘿嘿,伊利亚绑架计划成功!合法萝莉,再次重申,伊利亚可是合法萝莉!

  “就这样吧,master,给伊利亚找间屋子吧,嘛,不过master可要准备好应付藤村老师和樱啊,呵呵。啊对了,saber,以后白天master的安全有我负责,晚上就你来,如何?”“啊,哦。”士郎有点机械的说道,这个servent竟然如此快到转乱麻的解决了这个问题,而且还没有一个人提出异议。人才啊!“这倒是没问题,可。。。。”“不用‘可’了,放心吧不会出事的。”周林边说边站起来,又转头对着远坂凛说道,“远坂小姐,archer,天太晚了,你们今晚也别回去了,留下来过一夜吧。”

  “哼,你倒是好算计,说!有什么打算!”凛也毫不示弱的站起来叉着腰说道,身为一个女人,她的第六感相当的明锐,“呵呵,被发现了吗?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实力保护master了,而saber因为没有足够的魔力供应,估计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所以就拜托了,照顾Master一晚吧。”

  这里周林撒了个小谎,它的精神力恢复速度都是以秒计算的,到目前为止只有被lancer攻击的那次出现了短时间的精神力不足的情况,所以只要他还有一丝精神力就不会倒下,什么没实力保护master的话全部都是假的,毕竟他好歹也看过不少起点文,扮猪吃老虎这种事有机会做一做何乐而不为呢,反正现在根据剧情来说是暂时安全了。“哼,真的只有这些?”凛还是不大相信,周林一笑,也没回头,向着士郎已经给他安排好的那间屋子走去,他可要睡觉了,“呵呵,真的就这些了。Master,saber可能饿了,晚饭啊晚饭,呵呵,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晚安。”

  “哦,好,晚。。晚安。”士郎依旧有点木木呐呐的,没力气了?开什么玩笑,刚才和berserker打的那么欢实,说没力气了谁信啊,不过人家都这么说了,再加上saber的肚子很配合的响了那么一声,士郎也没将注意力放在这上面,转头招呼起剩下的众人,“对了!他怎么知道这里还住着藤姐和樱?我好像没告诉过他吧?”士郎嘀咕了一句,但想到还有人饿着肚子,很快就将这个想法抛到脑后去了。

  一夜无话。“啊。。。。。”周林深深地打了哈气,伸了伸懒腰从被窝里爬了起来,说实话这家伙的适应能里可以说是相当的强大的,或者说神经大条到可以跑火车的程度,不管是以前的穿越,还是现在的这种死后的试炼,都什么也没说的全接下来了,不得不说这种没心没肺的适应能力也是优点的一种呢。

  周林换好衣服,向院子中走去,太阳刚刚升起来,院墙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周林他起得很早,比士郎和其他人都早,这是他的习惯,就算是在穿越以前也是如此,而且他知道,就在今天,卫宫士郎将先和远坂凛交手,在被rider在胳膊上开个洞。“嘛,既然知道了就要早做准备,还有人任务中的那个‘屠杀’也要做好准备了,先杀谁好呢呢?”

  “你醒的蛮早的嘛。那个谁。”就在周林琢磨这先杀那个servent和master合适一点的时候,saber的声音从走廊方向传来,“你不也是么?saber?还有,我叫周林,和你共享职介的英灵。不要叫我那个谁好不好。”“那。。。好吧,周林,说实话吧,你到底是谁?以头脑为宝具?难道你生前是一名智者?而且我从你的一言一行里发现,你好像对这将来要发生的事很清楚,为什么?”saber板着脸问道,要不是之前亲眼看着周林和她一起从召唤阵里出现,说不定她现在都拔剑相对了。“不要瞎猜了,你这辈子都猜不到我是谁,实在不行你就把我当成ruler就好了。而且有时间还是想想以后的打算吧,恩,估计樱已经在做早饭了,猜猜看saber,今天吃什么?面包圈?呵呵”周林想起昨天晚上用一个面包圈逗saber这条老梗,不由的笑了,“你!”saber自然也想到了昨晚的事情,脸一下子涨红了,呆毛也跟螺旋桨一样刷刷刷的转起来,而周林则笑着向屋里走去。

  依旧是平静的早饭时间,至少从表面上看上去是这样的。昨晚士郎费了好半天劲才把周林与saber的来历向大和解释清楚,不过此时的樱却盯着周林和saber老看,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那一脸好奇宝宝的神色已经让周林相当的不爽。饭后士郎,凛和樱去上学,saber去睡觉,伊利亚则倒在一边看书,至于周林此时则要实施他的计划了。周林其实很万幸是狼没有把他们解释成什么串门的远方二大爷之类的。。。

  上午十点整,周林站在了柳洞寺的山门前,仰头看着台阶之上的大门,猛然间一片树叶擦着周林的脸飞过,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淡淡的血痕。“喂小姐,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我不杀你,走开。”刚才还没人的山门前突然出现了一名身着紫色武士服长发男人,肩头自然还抗有一把武士刀,正用略带不屑的眼神撇着周林。不用问,这位自然就是被第五次圣杯战争中caster召唤出来的assassin,佐佐木小次郎。

  佐佐木小次郎,和锁起来挺悲催的一个角色,身为架空英灵,却被已经成为别人的servent的caster召唤出来,又因为是架空英灵所以连宝具都没有,就连这个佐佐木小次郎的名字也是架空幻想出来的,不过这又和周林有什么关系呢?在他眼里,这些家伙和游戏里的NPC没什么区别,只不过这个杀掉了会溅自己一身血,另一个只会变成一堆数据。“废话少说吧assassin,你不是一直期待一场激烈的决斗么?来吧,看看是你的刀快,还是我这一身本事好。”周林边说这边做出一对银白色的爪子,爪子在天阳光下闪烁着刺目的光芒。

  “哦?爪子?从来没听说有哪个英灵是以爪子为武器的,真有意思,那就来看看你的本事如何吧!”assassin一个闪身躲开周林的一爪子,有一个侧身躲开另一方向上抡来的爪子后,一脚踢向周林的小腹,“盾!”周林轻声念道,紧接着在assassin踢来的轨道上出现了一面同样是银白色的只有巴掌大的小盾牌,不过这个盾牌上还长着好多刺,就像一张铺平的刺猬皮一样,“什么!”assassin大吃一惊,这要是一脚踢在上面还不得被扎成筛子,没办法只好将踢得轨道向上一了那么一点点,可就是这么一点点却让周林带到了近身战的机会。

  “好机会!”周林左手一拳砸向assassin的小腿,嘴角上流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川神流,寒冰拳!(↓+↓+←+A)”只听砰地一声,他的左拳稳稳地砸在了assassin的小腿上,紧接着assassin被砸的地方就快速的冻上了一层薄冰,“这不可能!”assassin怪叫着抽回了腿,一个后空翻跳到了几米开外,“你到底是谁!竟然可以使用魔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你这样的英灵!”一刀震碎了冻在腿上的冰块,assassin瞪着周林说道,原本他以为周林只是一直匆匆飞过的小鸟,可没想到看着看着鸟却被啄了眼。

  “有意思吧,更有意思的还在后面呢!”周林看着assassin,用爪子搓了搓下巴说道,突然间,周林的直觉生出了警兆,周林下意识的向后一跳,落地后再看向刚才站的地方,一小片冒着青烟的孔洞出现在哪里,显然有人对那里进行了攻击。

  “本来还指望assassin可以守住大门,让我的宗一郎大人可以好好生活,没想到竟来个不知名字的servent,真是有意思啊呵呵呵呵。。。。。”略显阴冷的女子笑声回荡在周林四周,“caster,来了就出来吧,不要玩躲猫猫了,小心天上掉板砖砸死你!”

  ps: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评论,给新人一点动力吧。。。。。。ps2:元宵节快乐!

  

18、开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