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9、交易

    “caster,来了就出来吧,别躲着了。”周林话音未落,一片黑色的布片从柳洞寺里飘了出来,接着布片放大,扭曲,最后变成一个戴着帽子看不见脸的女人,正是第五次圣杯战争中出现的caster,代表着背叛的美狄亚。

  “你很强,就连我安排在门口后门的assassin都打不过你,不过我可不认为你可以同时和我们两个交手,呵呵。”caster嘴里响起了诡异的笑声,“也许可以试试看啊。那边的assassin好像还有什么秘技没有用吧。”周林指的是佐佐木小次郎的秘剑·燕返。

  “你很自大,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自大的本钱。”caster倒是没再废话,一抬手,周林身边就冒出了五六个骨头架子,这是caster召唤的龙牙兵,当五六个龙牙兵全身离开土地后,立刻将周林包围了起来,“现在呢,看你还有什么好自大的。呵呵。”“比人数?那我可比不过你,但是咱好歹魔力不少,做些武器还是没问题的,来吧,我的剑!”周林倒是不慌不忙,消耗六百单位精神力(一单位精神力大约可以兑换二单位魔力)做出了十二把三尺长的青锋剑,然后将十二把剑漂浮在自己身后,就像高达里的自由敢达一样。

  “这?”这回轮到caster傻眼了,明明刚才那里什么都没有,结果一眨眼的功夫多出了十二把剑,个个全都带有宝具的气息,“玩么caster,比数量的话我可是不会输的哦。”周林笑了笑,开玩笑,虽然这招比金闪闪的王之宝藏和英灵卫宫的无限剑制弱了不知道少倍,但毕竟原型在那摆着呢,他还会输么?多线操作确实麻烦但是周林觉得自己好歹300+的手速呢。

  “哼,雕虫小技,assassin给我灭了他。龙牙兵,上!”自己向后退了一节,caster站在山门里面对她的手下下达了命令,而assassin更是举起剑一脸的不屑,“凡武者,接依靠武者之心,尔此般做法,终将只是旁门左道,接招吧。”说着就是一刀挥下来,直直的朝着周林的头顶劈去。而周林则是指挥者一把青锋剑迎了上去,自身则合着其他十一把剑斩向assassin的小腹处,本想迫使assassin收剑回防,然后靠刚才迎敌的青锋剑干掉assassin,但没想到assassin愣是一个收腹躲了过去,而他的剑也斩碎了周林派去迎敌的青锋剑,气势不减的劈向周林的头顶,没办法,我们的周林童鞋只好硬撑着有左手上的爪子去挡剑,可没想到,assassin竟然一剑斩碎了爪子,将周林的整只左手连皮带肉带骨头的齐齐的砍了下来。

  “呜啊啊啊!!!!!!”周林捂着鲜血直流的断腕退了好几步,这真的很疼,整只手被斩了下来,伤口处喷出的鲜血将assassin的武器染红,同时也染红了周林的双眼,有生以来头一次见到这么多血,这么多鲜红的温热的,自己的鲜血。“得快点止血,不然,不然我会死的,对,止。。。止血,我要止血。”周林慌乱的喃喃道,原本剧痛的伤口在人类自我保护的潜意识下已经不是那么疼了,但任谁第一次见到自己留了这么多血都会慌乱的。

  “哦?你怎么了?怎么慌乱成这样?哼,只是你给我的机会,我就不客气了。秘剑·燕返!”assassin是一就像台机器,趁着周林慌乱的时候想一刀结束这无聊的决斗。而我们的周林童鞋负责在战斗中感知危险与机会的能力也就是技能战斗直觉发现危险的气息后,马上反映到了他的大脑指挥部,可是现在指挥部里一片混乱完全没有脑细胞来理会它,没办法,战斗视觉只好找到了窝在一边看戏的另一个技能沉着泠静,而沉着冷静自然没有让它失望,一下子就让混乱的脑细胞们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岗位,控制着周林的身体条件反射一样躲开了一刀,接着又是一刀,最后一刀用一块盾牌当了过去。

  “咦,为什么我不再觉得掉了一只手可怕了?还浑浑噩噩躲过了一次燕返?”这是周林才反应过来,而下一刻他就发现一个名叫沉着冷静的技能正在工作着,“原来如此,看来当初我还是做对了选择。”想到当初作出决定的时候,周林不由得一阵得意,“对了好像以前也有一次这种大出血,是什么时候来着,奇怪为什么记不清楚了?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些问题的时候,战斗要紧。”周林左臂一抖,原本血流如注的伤口上立刻附着上了一层以白色的精神力薄膜,紧接着,在薄膜上‘长’出了一把同样是银白色的短剑,向前一个冲步将短剑指向assassin的胸膛,assassin轻哼一声,本想着左移一步躲开,可刚刚抬脚就发现左侧同时多出了三把青锋剑,这是刚才周林召唤出来剩下的,此时被用来阻挡assassin的退路。

  “啧,麻烦了。”assassin此时只得改脚向后方跳去,躲过面前刺来的短剑,接着又闪过了左边来的两把青锋剑,可第三把剑还是在assassin的脸上割下一条块肉来,使得assassin原本英俊的面庞霎时间破了相,但是更惨的还在后面,就在assassin庆幸躲过了只一次攻击时,他突然看见一个银色的物体以相当高的速度向他飞来,闪是已经来不及了,assassin只好挥动他的刀想一刀砍碎了飞来的东西,可下一秒当他看清飞来的是什么的时候,险些没吓死,向他飞来的是一个带着钩子的银色链锁,只听刷拉一声,银色的链子就已经缠绕上了assassin的刀刃,紧接着周林使劲一拽,“你给我过来!”然后assassin就在惯性的作用下想着他飞去。

  “该死的!”assassin咒骂道,在半空中调整了一下身体,摆出一个飞踢的姿势踹向周林,看样子想一脚踢死他,但是他好像忘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看着飞过来的assassin周林不慌不忙的又在自己身前召唤出来一面满是尖刺的盾牌,往自己身前一摆,逼得assassin只好收脚,身体下坠减速,但就算是这样,他还是被拉到了周林身边,“老老实实的留下来吧!”周林喊道,完全不给assassin反映的机会,顺手将盾牌变成带着倒刺的大号鱼叉,一下就贯穿了assassin的大腿,钉在了地上,然后又是将锁链变成一对尖刀扎入assassin的身体,接着一上一下的一划,assassin身上就开了两条大口子,眼看是活不成了。整套过程仅仅五秒左右,让在一边本想观战的caster连反应一下就救下ssassin的机会都没有。

  身体变得模糊,受伤的地方一点点化成光屑,弥留之际assassin终于说出了在原著中应该对真saber(阿尔托莉雅)说的话,“原本以为只是一只飞过的美丽小鸟,没想到却是一只可怕的狮子。。。。。不过算了,这场决斗我很满意。。。。。”

  周林穿过assassin化作的光屑,捡起了自己刚才被砍掉的手,抖了抖上面的土,对着伤口接上,白光一闪,这个左小臂就像没事一样完好无损——这就是这个世界特有的恢复系统,只要你还有魔力,受伤就能恢复,但是如果像是中了魔枪这种阻断魔力的攻击那就没办法了,魔力运不过去,伤口就不会生长好。“接下来就轮到你了呦,caster,做好准备了么。”周林抬起头,看向站在柳洞寺山门里的caster。“切,没想到assassin这么没用,嘛,算了,它的用处已经没有了,saber,有本事就来杀我吧,哼哼哼,”caster邪笑道,“龙牙兵们,顶上去!”只见她话音刚落,几十个骨头架子就纷纷钻出地面,都掉身上的土,一步一步的将周林包围了起来。

  “人数多对于我来说是没用的!看剑!”周林大吼一声,原本手中的银色的尖刀换成一把足有一人高的银色大剑,挥舞着冲到几个龙牙兵面前,先一剑劈碎了一个,接着一个原地旋转,手中的大剑接着转动的力量,又将五六个围上来的龙牙兵拦腰切成两半,就在这时,周林下意识的向后跳去,原来在远处的caster一抬手几发魔力弹激射而来,“哼哼,躲得挺快啊,可惜下次你就不一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龙牙兵,去!”

  随着caster的号令,又有几个新的龙牙兵从大地里站了起来,补上了刚才被周林解决掉的那几个家伙的位置。“啧,麻烦了。”周林环顾四周,眉头紧锁,现在他的情况不是很好,四面都是龙牙兵做MT,远处还有一个名叫caster的高级DPS不停输出,那火力,就算有盾牌也撑不住,而且要是冒进失败,撤退的路线一定会被这堆骨头架子堵上,到时候就真是前有虎,后有狼的bedend了,“好吧,就这样吧。”周林自言自语到。

  “喝啊啊啊啊!”周林拖着剑冲向caster,拦在他面前的龙牙兵有一个算一个,不是被斩成两半就是直接被剑身拍碎,但是他们的牺牲不是没有意义的,“哼哼,saber,想冲上来?你太天真了。”caster随手挥出了无数的黑紫色的魔力弹砸像周林,“盾!”一面银白色的小盾挡在了周林与魔力弹的中间,但瞬间就被如同骤风暴雨一样的魔力弹打碎,但即便如此,这面小盾的牺牲也为周林争取到了一丝闪避的机会,但就算他躲过了大多数魔力弹,还是有那么一两颗魔力弹打在了周林的身上。

  血从伤口上流出,一点点染红了周围的衣服,但周林没时间管这个,左臂一抬,又是一条以白色的锁链射向caster,“哼,你以为同样的招数我会中招么?”caster冷笑道,同时一面如同碎裂的紫色玻璃的魔力墙出现在她面前,银色的锁链正打在墙上,“你以为我会不知道?开什么玩笑!这链子和刚才的可不一样啊!”周林笑了,如果说刚才的链子是用来将敌人来向自己的,那么现在这链子就是将他自己拉像敌人的,链子一缩,周林就已经冲向caster,同时右手也没闲着,做出了一把只有小臂长的短刃。

  在接下来的不到一秒的时间里,周林先是大吼着将短刃送进魔力墙,接着那面魔力墙倒塌了,化作漫天碎屑,短刃气势不减的又刺向caster的胸口,“得手了。”周林说道,但他没想到,在这么短的距离下caster竟然还可以借着魔力弹发射时那一点后坐力向边上多了一点,而且在这么近的情况下,就算是周林也躲不开对放射过来的魔力弹了。

  这样的结果就是,周林虽然刺中了caster,但并没有一击击杀,仅仅是刺伤了对方的左胳膊,同样的,对方的魔力弹也将他自己的左半身打皮开肉绽。“你不错,竟然在接近我后让我受伤,说实话能做到这一点估计也就是你saber了。”caster躲在一边喘着气,刚才那一刀险些刺中她的心脏,就算是英灵心脏被刺中了也不是闹着玩的。“彼此彼此,我本以为能一下子解决你,没想到尽然让你躲开了,不过看你还能撑多久!看招!”周林回复的明显比caster快些,毕竟只要有精神力,他就可以无限制的回复伤口,减缓疲劳以及发动技能和制作武器。

  接下来的战斗简直可以用无聊来形容了。Caster显然接受了刚才那一击的教训,开始利用自己远程火力放周林的风筝,能远距离攻击就绝对不给周林近身的机会,再加上地面上的几十个龙牙兵时不时偷袭一下,虽然没给周林带来什么太大伤害,但这也是很恶心的。反观周林,他自然也不是吃素的,能用连锁偷袭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虽然近战对付放风筝战术没什么太有效的办法,但战斗直觉有效地发挥了它的作用,一次又一次的的帮助周林提前躲开了攻击,躲不开的就只好用盾挡一下,是在挡不住的就没办法了,用自己的身子去体会一下魔力弹的滋味吧,但只要有机会,一锁链过去,拉近,一刀破墙,再一刀,caster身上不是出个口子就是掉一小块肉,弄得caster愣是没办法,双方只有一点点的蹭对方的血皮,到了现在这一步,拼的已经不是实力而是耐力和运气了了。

  -------------------------------------------分割新---------------------------------------------

  撇开辛辛苦苦拼命地周林,镜头暂时切到士郎就读的穗群原中学,上午十点多,士郎打着哈切走在回廊上,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无奈的笑了笑,“要不是自己会用那个只能用来修东西的魔术的话,估计我一定会以为那是一场梦的。”士郎想到,“呦,士郎,早啊。”迎面走来一名蓝发男学生,正是士郎的朋友之一,间桐慎二,也是间桐樱的哥哥,“啊是慎二啊,怎么了有事吗?”士郎露出了微笑,虽然这个人脾气秉性不太好而且他们两人性格不太合得来,只有相互有事的时候才说说话,“没什么没什么,”慎二笑了起来,“最近还真不太平啊,士郎啊,晚上走夜路小心一些啊,不然什么时候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啊,哈哈哈哈。”死?士郎有点奇怪的想到,今天的慎二好像不大对劲啊,“呐慎二你没事吧,今天的你不大。。。。。喂,你去哪里,好好听我说话!”就在侍郎打算询问慎二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慎二转身走掉了,边走边对士郎说道,“什么时候要是想找我就来吧,哈哈哈。”“真是的,这叫什么事啊。算了不管了,先上课去。”挠挠头,士郎转身向教室走去。

  ----------------------------------------在分割回来------------------------------------------

  太阳已经走到了头顶上,散发着耀眼的光,距离周林和caster开战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时间也到了傍晚。“呼,呼,呼。。。。。。”周林拄着剑站在一边喘着气休息,他身上的黑色外套已经被撕扯的满是破洞,上面的血迹使得衣服和皮肤粘在了一起,在他对面的caster也同样靠着墙休息,虽然从表面上没有太多伤痕,但在她周围铺了一地的骨头渣子和好几道深深地沟壑显示着caster也不轻松,“你意外的行啊,被我和龙牙兵们围攻了这么久,还能坚持下来。”伸手擦掉头上混杂着血的汗水,回想起刚才的战斗,一开始还是她用魔力弹不停地耍着哪个saber(周林),但到后来她才发现那个家伙有着完全不输于berserker的恐怖体力和恐怖的恢复力,“彼此彼此,真没想到我竟然和一个小小的caster打了这么半天,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对了caster,我有个休战的提议要不要听一下?”“哼你说吧,反正我不介意多休息一下。”

  ps: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评论,给新人一点动力吧。。。。。。

  ps2:再次重申这些都是好早以前的草稿了,实在不好改所有文风有些中二有些傻还请读者老爷们见谅。。。。

  

19、交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