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敢和皇帝要官的人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经济大清在线阅读

经济大清

历史 / 清史民国

150.57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9-11-04 09:05

书籍摘要: 这一年,美洲土著经受着残忍的掠夺,大清沉醉在康熙盛世中,俄国的彼得大帝东征西讨,英国光荣革命峥嵘初现!这一年,一个累死在工作中的小审计员穿越到了大清皇子——胤祚的身上。一片小小的蝴蝶翅膀能否吹动大清的资本主义战舰扬帆起航?朱三太子打算反清复明?胤祚说:“推翻大清可以,但只能采用君主立宪制。”沙俄要犯我边境?胤祚说:“给它经济制裁,把他们制裁回原始社会去!”朝鲜吕宋日本等藩国怎么办?胤祚说:“能统一的统一,不能统一的就用经济结构统一!”有人问胤祚:“你最崇敬的人是谁?”胤祚说:“老罗斯柴尔德、卡内基、洛克菲勒……哦,不好意思。忘了他们都没出生……那现在看来只好崇拜我自己了!”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我是宝宝啦啦啦.
    书友等级: 长老
  • 书友第2名:航空钛合金.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寰宇天霸动霸.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清史民国小说推荐

恩怨江南在线阅读
一场发生在江南古镇中恩怨情仇的故事新编!
飞向天宏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租界往事在线阅读
英租威海卫时期,租界富商无辜惨死。继子曲文魁过继后,凶案未破,财产又相继失去。 一个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雇工的女儿,一个一百大洋买来的俊俏的丫鬟,一个知性坚强的邻家女孩儿,一个知根知底一起长大的雇工的儿子……,不同人物的命运因此发生了剧烈的改变。     爱恨情仇相互交织,生离死别如影随行,说不清理还乱的背后,是斑驳陆离的官场万象。 这是一部小人物与命运抗争的奋斗史,这是一幅一百多年前租界市井的风情画,这是当时的官场显形记,这是展示国家命运与个人命运关系的写实图。 本书在真实的历史框架下,由真实的历史事件改编,以多角度、全景式的手法,较为忠实地还原了历史风貌。
一载无穷年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四行在线阅读
1937年8月,上海,风雨欲来。医学院的学生张明德做好了忠孝不能两全的准备,其爱国热忱却总是被老师黄先生泼冷水。与此同时,接到命令的川军早已出川,正在闷热的列车里开赴上海。车上载着好奇的新兵和油滑的老兵。中日双方军队都在上海秘密部署。在公共租界,杜月笙的青帮正在按照政府的要求伪装街垒。一场大战即将来临……但对此一无所知的难民还在涌入上海,其中有一个东北家庭,他们从东北沦陷就开始颠沛流离,终于抵达他们认为有活路的上海。和其他难民一样,他们住在闸北——日后被反复轰炸的地方。同样一无所知的还有上海的平民百姓,其中包括黄包车夫老粽子,这个老光棍收养了一个慰安妇的弃婴,视若珍宝。
十一夜方知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太平晚清十四年在线阅读
公元1851年,清咸丰元年,南疆大乱,农家少年李秀成、陈玉成不甘一世平庸,毅然焚家举事、蓄发裹巾跟随太平军追寻、创建他们的太平天下梦……
遗臣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首席外交官在线阅读
现代外语学院的高材生沈哲再一次西藏腹地的探险性旅游中阴差阳错地穿越回了1868年成为两江总督沈葆桢(时任福建船政大臣)的儿子,一代封疆大吏林则徐的外孙,本来想老老实实熬到老爷子去世就移民美国,但面对灾难深重的中国最终与那个时代的许多人一样走上了救国图强的道路,利用自己的优势与西洋各国谈判桌上迂回周旋,成为大清帝国的首席外交官。
珞骅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民国匹夫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烽火遍地的年代, 也是一个人命如草的年代。 这里英雄云集豪气干云, 也有美人如玉红颜含泪...... 江湖水,晃悠悠。 清水朝上走,浑水往西流, 述不尽的恩怨、道不尽的情愁! 官方群:855658080(建一个撑门面,群里没人)
射洪市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海邦剩馥在线阅读
《海邦剩馥》是一部以侨批为题材而创作的长篇历史小说。小说讲述了主人公辛天佑因家境贫寒,为躲避官府的迫害,偕妹天美远走南洋,当起水客谋生,后又创办侨批馆,为乡亲劳工服务。以世界记忆遗产——侨批为线索,叙述了华侨在海外艰苦创业,为不懈奋斗的感人故事,热情讴歌了他们爱国爱乡的情怀。
辛镛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康熙四十年在线阅读
完犊子,带皇阿玛和四哥赚了太多银子,要被迫登基了......
八千公里加急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颠清在线阅读
紫禁城外,正值寒冬,一片片雪花从空中飘落。 “李大人,这茶,快要凉了……” …… 这是巨舰大炮的时代,也是我们的时代--李文笙
饼干死掉了X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当前位置: 历史 清史民国 经济大清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敢和皇帝要官的人

    康熙三十年正月初五

  畅春园无逸斋。无逸斋的意思就是要无逸,不闲着,不贪玩,不贪图享乐,自康熙帝即位以来,这里就成了让皇子们读书学习的地方。

  此时正是辰时末刻,众位阿哥们已经在这里读书已经两个多时辰了。

  李光地在皇子的书桌之间来回走动,手中捧着一本《孟子》,正在讲学;这位曾经帮助康熙帝收复台湾的功臣,如今担任翰林院掌院学士,兼责众皇子的学业。

  “齐人伐燕,取之。诸侯将谋救燕。宣王曰:‘诸侯多谋伐寡人者,何以待之?’孟子对曰:‘臣闻七十里为政于天下者,汤是也。未闻以千里畏人者也。’……”李光地一边高声朗诵,一边观察众皇子的变现:皇长子和皇太子若有所思;皇三子微微点头;皇四子面如止水;皇五子眉头稍皱。

  李光地刚要开口询问皇五子是否有什么疑惑,目光一转,看到了趴在桌子上流口水的皇六子——胤祚(yinzuo)。

  “六阿哥,麻烦您告诉老臣,刚刚这段话作何解啊?”李光地停下脚步,站在胤祚的书桌前,朗声说道。

  无逸斋里的其他皇子们也都悄悄侧过头去,嘴角都若有若无的挂着笑意。

  “六阿哥!”见胤祚还在呼呼大睡,李光地又高喊了一声。

  “啊?”胤祚惊醒,立刻擦掉口水,正襟危坐,睡眼惺忪的随意捧起一本书,做读书入神状。

  “六弟,李师父叫你呢。”坐的离胤祚较近的五阿哥低声提醒道。

  “哦……”胤祚心中暗叫不好,低着头站了起来。

  “六阿哥,老臣刚刚问您,孟子所言作何解啊?”

  胤祚还没清醒,加上被老师逮个正着,心里一慌,竟然脱口而出:“哪个孟子?”

  一听这话,五个皇子们差点笑岔了气,又苦于不敢再课堂上笑出声,一个个憋的成了脸都红了,真是好不辛苦。

  “李师父,弟子错了,请李师父责罚。”胤祚硬着头皮说道,虽然口中说着责罚,但他心中清楚,自己身为皇子,李光地最重也就罚自己一个站着听课,这对于前世做了十五年的“坏学生”的胤祚来讲,简直不知提一提。

  “唉……罢了,六阿哥坐下吧。”李光地叹了口气又叫胤祚坐下了。

  胤祚心里清楚,这是李师父对他心灰意冷,不愿再加责罚了。前世的他对于老师们的这种表现早已司空见惯了。

  “……书曰:‘汤一征,自葛始。’天下信之。‘东面而征,西夷怨;南面而征,北狄怨……”李光地转过身去,似是不愿再看胤祚一眼,又继续讲课了。

  胤祚落座,众皇子们见没有好心看了,也都收回了目光。

  李光地的声音还在无逸斋里飘荡,同样飘荡的还有胤祚的思绪。

  胤祚想到了前世的高中课堂,别的同学都在刻苦用功,就自己望着窗外的云卷云舒,那时他还不叫胤祚,甚至连这两个字读什么都不知道,高考后他考上了一个二流学校学习会计,又在大学课堂里发了四年呆,毕业后他进入了审计行业,做审计民工,二十多年一路走来到也算平平安安,直到26岁的一次加班,他在连续加班了53个小时后,终于倒在了键盘上,一睡不醒……

  当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就变成了胤祚,一个六岁的小娃娃,大清帝国的皇六子,皇阿玛最不喜欢的孩子……

  当他清醒的那一刻,给他把脉的那位老太医差点高兴的背过气去。

  太医说,他能活过来是一个奇迹,是皇恩浩荡,是上天赐福,是皇上多子多福,大清永世传承的祥瑞之兆。

  他当时听了这话惊得又晕倒在床上,昏迷前的唯一一个念头就是:老子历史不好啊……

  从六岁到十六岁,这十年对胤祚来说,是痛苦无比的十年。每天寅时初刻,也就半夜3点多,胤祚就要准备去无逸斋读书,一直到学习到酉时末刻,才能回宫里的住处,每天的学习内容包括经史子集等汉家儒学,也包括汉、蒙、满等各族语言,还包括骑马射箭等武艺,每天到住处后都是腰酸背痛,蒙头就睡。

  可怕的是这种地狱式的学习一年要进行360天,每年只有元旦、端午、中秋、自己和皇阿玛的生辰五天才能放假。

  托前世应试教育的福,胤祚学了十年,终于成了众皇子中学业最差的一个……

  胤祚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估摸着早朝应该结束了,每天这个时候,康熙皇帝下了朝都会来检查众皇子的学业。

  所以,胤祚连忙翘起耳朵认真听课,顺便把墨磨好,把笔沾湿,打开孟子,做手不释卷状。

  “皇上驾到——”内侍太监李德全尖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皇子们和李光地都连忙起身参拜。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罢了,罢了,都平身吧。”康熙皇帝此时三十八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走起路来步履生风,坐在当中的椅子上,笑盈盈的让众人免礼。

  “谢皇上。”胤祚随着众皇子起身,惴惴不安的坐回位子上。

  “光地啊。”

  “微臣在。”

  “今儿早的课业如何啊?”

  “禀皇上,臣早上领着皇子们温习了昨日的功课,又讲了篇《孟子》,众位阿哥勤学苦读,触类旁通,学的……尚可……”

  “光地啊,你教导众阿哥的学业也有五六年了吧……”

  “回皇上话,已有六年零六个月了。”

  “呵呵……记得挺清楚嘛,教了这么久了,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别吞吞吐吐的。”

  “嗻。皇上,六阿哥早上似乎略有困倦,对臣的提问也……未能作答,臣料想,六阿哥必是昨夜苦读过久,故并未惩罚。”

  “并未惩罚……”康熙皇帝阴着脸,默念了一下,微不可察的皱皱眉毛,抬起来看着胤祚,沉声道:“胤祚。”

  胤祚寒毛乍起,头上渗出几滴冷汗,来到康熙面前,拱手道:“儿臣在。”

  “昨晚上干什么了?”康熙盯着胤祚,面色阴沉。

  胤祚心中暗叫不好,知道自己若是处理不好,定少不了一通惩罚。

  思来想去,胤祚打算先拿一个笨办法顶着,之后再随机应变,于是跪下一脸忏悔的说:“皇阿玛,儿臣有错,儿臣读书惫懒,请皇阿玛责罚。”

  “哼!”康熙气的一拍桌子,指着胤祚的鼻子说,“朕的皇子里数你课业最差,自你读书以来,朕没少督促你。而你呢?你不但不思进取,反而对读书愈加怠慢,朕……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哀莫大于心死,不知说什么好,说明康熙已经对胤祚放弃了希望,这比直接给他惩罚更加可怕。

  最是无情帝王家,失去圣眷的皇子会有什么下场,就算是历史不好的胤祚也略知一二。因此他一听这话吓得背上立刻冒了一层冷汗。

  好在,康熙又叹口气,话锋一转问道:“胤祚啊,你今年多大了?”

  “回皇阿玛,儿臣今年十六岁了。”胤祚猜测着康熙话里的意思,然而他毕竟不是自小生长在帝王家,胡思乱想也没有结果,只能照实作答。

  “朕这些年也看出来了,你胤祚不是个读书的材料,勉强留你在无逸斋也是徒耗时日,不如赏你个差使,去历练历练,你觉得怎么样啊?”

  胤祚一听这话高兴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离开这他待了十年的无逸斋,对他来讲就像是关了十年的囚犯出狱了一样,胤祚极力控制着嘴角,以免咧到耳根子上了。

  但是胤祚转念一想,康熙皇帝可是古往今来有名的爱读书的皇帝,对皇子的要求可谓极为严苛,康熙这不会是在试探他读书的决心吧?

  胤祚越想越觉得康熙这是在试探他,若是冒然答应,估计就真的连最后一点圣眷都丢掉了,于是忙装的痛心疾首的说:“皇阿玛,儿臣才疏学浅,难堪大用,还是让儿臣留下读书吧……”

  康熙一听这话,顿时乐了:“……住口吧……朕还不了解你吗?别跟朕来那些虚的了,谢恩吧……”

  胤祚一听这话,脸上都笑出花了:“谢皇阿玛隆恩……额……不知皇阿玛打算赏儿臣个什么差使?”

  “恩……这个嘛……朕还没有想好,胤祚,你想讨个什么差使啊?”

  要是别的皇子,此时必定来个“不敢,不敢,儿臣任凭皇阿玛调配。”来推诿一二,但是胤祚脑子里还是前世的那种直来直去的性格,加上高兴的有点得意忘形。张口就说:“回皇阿玛,儿臣想要个户部侍郎。”

  康熙听了,眉头大皱,骂道:“放肆,户部总管全国钱粮,侍郎一职总共两位,重要无比,岂是你个不学无术的东西做的了的?”

  “皇阿玛教训的是,儿臣知错。”胤祚赶紧低头认错,心中却不以为然,心想老子堂堂会计科班出身,又在审计行业摸爬滚打多年,做个户部尚书都绰绰有余。

  “这样吧,朕赏你去做个户部主事。别嫌官小,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从头学起,方能成大器啊。”

  “儿臣遵旨。”胤祚心想电视剧里别的阿哥一得官职,最差也是个侍郎,好嘛,到了自己这居然领个了正六品的官。这也能看出皇上是有讨厌他这个儿子。不过,能不用上学,胤祚已经很满足了。

  “朕一会接见吏部尚书的时候,会顺便帮你打个招呼,你明一早直接去户部报到就行了,至于今天嘛……朕放你一天假,出宫转转吧。”

  胤祚给康熙扣了个头,美滋滋的说:“谢皇阿玛!”又给官做,又给放假,简直是双喜临门,胤祚简直想去亲康熙一口。

  “好了,退下吧。”康熙挥了挥手。

  “儿臣告退。”胤祚屁颠屁颠的退下了。

  看着胤祚出了门,李光地有些担忧的对康熙说:“皇上,您就这么放六阿哥去做户部主事了。”

  “怎么,你担心他做不好吗?”

  “臣不是这个意思,臣只是觉得六阿哥年龄尚浅,过早在朝中任职,恐怕耽误学业啊。”

  康熙苦笑:“算了吧,就他那脑子,哪装着什么学业呢,与其让他在这里如坐针毡,还不如放他历练历练,更何况,他的苦日子恐怕就要来了……”

  苦日子?对六阿哥来说,上学恐怕才是最苦的日子吧。李光地心里如是想到,但是嘴上还是说:“皇上圣明。”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