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人面桃花

    天空中飘着细细密密的雨丝,随风摇曳,不多会儿四周便升起一层薄薄的雾气,笼着翠绿的竹林朦朦胧胧。青石板的山路也变得滑溜起来,她小心地抬着脚,却总有惹人讨厌的泥浆悄悄地沾上百褶裙。

  今个儿是夫君乡试的大日子,早就听说山上小庙里的菩萨灵验,一大早送走了丈夫,她便急急忙忙地赶上山来,求菩萨能够保佑夫君乡试高中。

  雨水顺着伞檐滴滴答答地落下,她想起临出门时婆婆的千叮万嘱。“这是临安清湖八字桥老实舒家做的伞,紫竹柄,八十四骨,没有一点破,你定要仔细用着。”想起刚进家门时,婆婆虽然没有反对,却也冷冰冰的不给一丝笑脸。这些年她小心伺候着丈夫和婆婆,哪里还有丁点江湖女魔头的影子。如今她不止一次听到婆婆在和邻家闲聊时,提起自己的儿媳又孝顺又能干。

  山路转了个弯,过了涧口离山顶就不远了。路边茂盛的竹林旁孤零零地立着一棵桃树,花开得正艳。就象见到久违的伙伴,她忙上前准备摘朵最美的花。手伸到途中却顿了顿,只是将那枝头稍稍弯下,脸儿凑了过去,一股浓浓的香气扑面而来,她的心情也如花儿那般灿烂起来。

  “真是所谓人面桃花相映红,可惜啊,可惜。”旁里突然出了声,她讶然抬起头,前面的山路上多了一个灰袍的老道。

  “道长可惜些什么?”她笑着问道。

  “可惜人虽美,却是心如蛇蝎。”老道一字一句慢慢说着,满脸的皱纹似乎都挤在了一起。

  她的笑脸一沉,不再答理道士,低着头自顾自地向前走去。老道却在前面挡住去路。

  “道长为何挡路?”

  “想向姑娘讨些东西。”

  “奇怪了,我和道长素未平生,你要讨些什么?”

  “哈哈。”老道仰天一笑,“老道要向落花娘子讨个公道。”

  闻言她脸色刷白,匆匆道:“什么落花娘子,你认错人了。”说罢转过头便要下山,却见身后已走来一男一女。

  男的是个铁塔般的大汉,身后背着黑黝黝的镔铁鞭,女的是个眇目的中年妇人,“几年未见,妹妹越发俊俏了。躲到这乡下地方,害得我们千山万水的好找呀。”妇人咯咯地笑着,眼里却满是怨恨的神色。

  她低垂着头,轻声道:“我不认得你们,快让我走吧。”

  妇人笑得腰肢乱颤,“妹妹真是健忘呀。我这瞎眼,还有死鬼老公不都是拜你所赐嘛。”

  那汉子恶狠狠地接口道:“妖女,还记得被人害死的长安罗剑虎吗?我是他的哥哥罗剑龙。”

  她缓缓摇首道:“你们错了,落花娘子已经死了,死了。”声音渐渐低沉,终于听不清了。

  “哼哼。”罗剑龙冷笑道,“现在害怕了吗,以为隐姓埋名随便嫁了人就躲得过去么?老实告诉你,我先宰了你,再去找你那个书生丈夫……”

  老道闻言皱了皱眉,来不及说些什么,那女子已猛窜上前,罗剑龙尚未有什么举动,脸上便挨了火辣辣的两记耳光,顿时留下红红的掌印。

  妇人一直留意着对手的举动,见她上前立刻抽刀就砍。谁料想那女子身形如同鬼魅一般,闪过刀去,罗剑龙便挨了巴掌。妇人挥刀再斩,对方抖袖轻卷刀口,眇目妇人连绞带抹,刀险险地从女子的肩头滑过。妇人暗道“可惜。”对方足尖轻点,已回到原位。

  罗剑龙虎吼一声,拔出镔铁鞭,看看身边的伙伴,终究不敢一个人冲上前去。

  “好一个落花人独立。”老道缓缓说道,“总算见识到了落花娘子独立花丛的轻功身法,不知还有没有眼福瞧瞧飞燕双双的独门刀法。”

  她嫣然一笑,面色恢复了红润,神色间又露出了当年江湖中的万种风情,与刚才小家碧玉的模样判若两人。“齐二娘的汉子,罗剑龙的弟弟都毁在我手里,道士和我又有什么渊源?”

  老道沉声道:“贫道华玑子。”

  “噢。”她的眼神一瞟,连那老道都心中一动,“原来是玉feng的师傅,难怪。”

  华玑子听到徒弟的名字,心中一悲。“我那徒弟天资聪慧又勤奋好学,老道原本还指望他能将我崂山上清宫发扬光大。怎知他年少无知,受了姑娘的迷惑,不惜背叛师门。倘若如此倒也罢了,姑娘又何苦要了他的性命。”

  “好一个年少无知。”她愤愤然的神情却又有一番风情。“倒是我迷惑了他们。那些所谓名门正派的弟子,无不是道貌岸然,围在身边争风吃醋,其实个个只是想让我成为他们的玩物。杀了他们我还嫌污了手。”

  “住口,妖女!”齐二娘厉声道,“道长还和她多罗嗦什么,咱们替天行道吧。”

  “哈哈,替天行道?”她仰天长笑,“今朝就都留在这儿了。”

  众人眼前一花,她已纵身上前,单掌拍向齐二娘,手中的雨伞直点罗剑龙胸前重穴。两人慌忙招架,转眼便战做一团。

  华玑子碍于自己的身份,不愿上前夹击,却见两名同伴接连遇险,只好长叹一声,拔出剑道:“姑娘,多有得罪。”

  一段衣袖突然拂面而来,华玑子心中一惊,扭头躲避,耳中却听到对方银铃般的笑声。心中又气又恼,挺剑加入战团。

  华玑子浸淫剑法数十年,崂山剑法更是招招犀利。原本手忙脚乱的齐、罗二人立刻觉得压力大减。于是配合着华玑子的剑招,一人铁鞭虎虎生风,另一人在旁游斗,刀刀毒辣。

  “姑娘还不亮刀?”华玑子见她香汉淋漓,心中顿生怜意,手中的剑招缓了一缓。

  只是片刻间,战团中突然亮起两道黑色的刀光,雨伞“啪”的落在泥地里。

  齐二娘骇然地看着罗剑龙一头栽倒在地,华玑子连退数步,手捂胸口,血水从指缝间慢慢淌了下来。“姑娘好手段,好刀法。”他哑然道。不等对方搭话,他立刻挥剑向前冲去,出手尽是拼命的招式,一边朝着齐二娘吼道:“快走,留得青山在,告诉江湖女魔头藏在这里。”

  齐二娘猛然醒悟,转身往山下狂奔。冲出数步,忽觉脖颈一凉,不知怎的自己便到了空中,只见个没头的身体往前栽倒下去。

  华玑子眼见对方让了自己的剑招,飞身追上齐二娘,一刀便削下了她的头颅,便知今日一败涂地。那女魔头腰身一扭又到了自己眼前,连忙挥舞着长剑,却已是丝毫不成章法。

  她半是不屑半是怜悯地瞧着眼前的道人,刀光再现,华玑子砰然倒地。“这是你们逼的,怨不得我。”

  雨水冲洗着地上的血迹,她接连几脚把尸体踢下山涧,明日尸体就能随着暴涨的溪水飘出去百里,又有谁会知晓这里的恶斗呢?

  她笑吟吟地看着,把双刀藏进了衣襟内。转眼又成了那个体贴丈夫孝顺公婆的娇女子。

  “呀,耽搁了这么久,别误了向菩萨许愿的时机,要是夫君进了考场,这愿也许就不灵了。”她急急拣起地上的雨伞,猛发现伞面却被刀划开了个口子。

  “哎呀,这可怎么办?”她惊得差点掉下眼泪,“一定会被婆婆骂的。”她摸着伞面,慌张地象心中有只小鹿一般。

  先给婆婆买点爱吃的松糕,陪她说说话,逗她老人家开开心。伞是不能拿出来的,只好等村里的庄先生再去临安跑买卖的时候,请他再带一把清湖八字桥老实舒家做的伞。她细细想着,慢慢向着山上走去。

  

人面桃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