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梦醒

    水泡握紧了手中的长剑,深吸了口气,慢慢向前递出。剑笨拙地探出身去,像一个初涉江湖的毛头小伙。就在即将与对手接触的一瞬间,它猛然露出了真实面目,飞速、刁钻、诡异地摆动着身体,留下了漫天的影子,如同一条吸取了青城山水间精华的万年灵蛇,修成了飞空绝迹的种种神通。突然剑又恢复了那付笨拙朴素的模样,乖巧地缩回身子,只是嘴角边挂上一丝狡黠的笑容。

  水泡收剑,吐气。那根可怜的木头被切成整整齐齐的三十二块,水泡把小木块拔拉到一边,又从身后的木头堆里拣出一根放在了面前。老道士摇摇头,叹了口气。“这些个柴禾也是前世造的孽,怎么就落在你手里了呢?”

  大家是否还记得那个扛着松纹古剑去找寻天下第一高手天骄比试武艺的青城山碧云观小道士水泡?我时常会想起他,郁郁葱葱的山峰,破落的道观,年轻的道士挥舞着长剑,一旁的老道士哀叹着往菜地里浇水,矮墙外隐隐露出一角绿裙和甜甜的笑脸。这段景象总是在我脑海里浮现,虽然我不曾去过青城山,却非常向往那片山清水秀。

  水泡擦去额头微微沁出的汗水,那场令人心碎的决斗已过去了三年,小道士结实魁梧许多。三年里水泡学会了念经打坐,更多的时候是在砍柴担水。偶尔在晨曦中,水泡会悄悄爬上山顶,眺望着东北方向,在那层层叠叠的云雾后面曾经有他的梦想。三年前,青城山小道士水泡的梦随着天骄的剑已经碎了,然而碎片却一直留在他的心里。或许某天这些个碎片还能重新凝在一起,成为一个新的梦,站在晨曦中小道士欣欣然地想着。

  老道士却不这样想。自从拣回这个极有道缘的孩子后,老道士的生命陷入了一种持续的混乱状态,悲喜交集并且夹杂着众多失望、不知所措甚至气急败坏。所以老道士并没有阻止小道士去找什么天下第一高手比武,他还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年轻人应该经受挫折,这是成长的重要过程,当小道士回来的时候,他会明白很多老道士平日不断向他唠叨但他从来听不进去的道理,继而成为一个成熟的有责任的脚踏实的不胡思乱想的像老道士一样优秀的小道士。但是当小道士面对一大堆柴禾挥舞着他的剑时,老道士凉透了心。

  “这家伙居然用剑劈柴。”老道士悻悻地盯着水泡,不小心把一瓢水浇在自己的布鞋上,忙不迭地跳脚,还一个劲用手拼命擦拭。“师傅,你那鞋算得上青城山最破的一双了。”用眼角余光瞄着老道士的水泡忍不住调笑说。“未必。”老道士哼哼道,“不过我的徒弟倒是青城山上最会劈柴的道士。”小道士立马没了声,埋头去劈他的柴。“刚才小静姑娘来过了,说在老地方等你。”老道士弯下腰,把水轻轻泼在菜地里。

  水泡的剑是小静姑娘央村里的铁匠打的,才八分银子,原来那柄松纹古剑留在了天骄后花园的悬崖下面。水泡把整只烤麻雀都塞进嘴里,小静坐在一旁,半晌突然说道:“水泡哥,今天刘婆又来家里提亲了。”“这回是谁?”水泡含含糊糊问道。“镇上吴大掌柜的公子,还送来了五十两定银。”“嗯,后来呢?”水泡拼命吮着手指上的油渍。“爹把银子收下了。”小道士的动作突然僵住了。“你爹收,收下了?”姑娘点了点头。水泡颓然地放下双手。“水泡哥,你说咋办?”“再,再拖拖吧。”小道士低声道。“还拖还拖。”倒是小静生起气来,掉转头跑开去。“爹说了,这次无论如何也该嫁人,不是吴掌柜的儿子,就是许掌柜、王掌柜的儿子。”水泡也没追,只是痴痴瞧着姑娘远去的背影。

  我绝对可以证明,老道士其实并不想偷听小儿女的私话,他喝稀饭坏了肚子,躲在一旁的树丛中出恭。那边正好又是顺风头,老道士使劲闻着烤麻雀的飘香,偏巧这话语也一字不漏地灌进了耳朵,于是怔怔地蹲着,半天也没起身。

  水泡闷闷不乐回到碧云观的时候,瞧见师傅正坐在破破烂烂的正殿内,用块破布使劲擦着供奉水果的一个盘子。水泡记得那是师傅最珍贵的一样东西,从来不让他碰。小道士很郁闷地回到后院劈他的柴,而老道士把盘子包了数包,塞进怀里下了山。

  实际上老道士把整个碧云观最值钱的东西,就是那个供奉水果的盘子,据说还是前朝的文物,拿去换了银子。也许那些个道观里供奉着的真君会很不高兴,将来说不定还会暗暗让老道士吃些苦头,不过老道士却一点也没往这方面想。傍晚时候,老道士回到碧云观,把一包银子放在了水泡面前。“徒弟,跟了师傅这么多年,吃了这么多苦,是师傅没用。师傅没什么可以给你的,就这六十两银子,明天找件干净点的衣服,咱们上郑猎户家提亲去。”水泡吃惊地看着师傅和银子,半晌摇摇头说:“师傅,我不要这银子,也不上小静家去。”老道士以为小道士喜欢傻了,紧张了半天,再三逼问,水泡涨红了脸憋出了几句话来。“我要去洛阳,等这回赢了天骄,我就来接师傅,还要娶小静。”老道士如同三九天大桶的冰水从头浇下,颤巍巍一屁股坐在地上。

  自从那天以后老道士再也没答理水泡。说实话,如果我是老道士我也不会答理这不知好歹的小家伙,咳,鬼迷心窍呀,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水泡哥,别去了吧。”小静的眼圈红红的,看着都让人心疼。“我一定不答应爹让我嫁人,等咱们俩攒够钱,就让你师傅来我家提亲。以后你砍柴种菜,我织布烧饭,这样多好啊。”水泡摇摇头,“我也这样想,但是却不能这样做。”“为什么呀?”“因为我是个男人,就应该去闯下一番事业,要让师傅和你过上好日子。”水泡背着剑大踏步的向前走去。“你走了,爹爹一定会让我嫁人的。”身后传来了呜咽声。水泡心像刀剜了一般,却终于没有停下脚步。

  青城山的小道士水泡就这样第二次踏上了他的征途。关于这次决斗的结局我有过很多种的猜测,天骄开始老了而水泡正年轻,天骄已经厌倦了而水泡满腔热血,天骄……反正瞎猜猜又不犯法。真实的情况是,这次决斗并没有人知道,包括当事人之一的天骄。因为水泡不曾第二次去到洛阳,他甚至没有离开青城山。在山脚下的小镇里,小道士水泡在吴记锦缎店对面的台阶上坐了整整一天,然后回到碧云观,拉着老道士直奔小静家去提亲。

  见面的时候,小静问过水泡为什么没去洛阳实现他的梦想。我一直把水泡的回答记在心里,以备将来遇上属于我的小静姑娘时可以套用。大家一定知道小道士水泡不是那种油嘴滑舌的人,所以也该相信他说的都是整整想了一天的真心话。

  “没有了小静,就算我打败了天骄前辈又有什么意思呢?”水泡如是说。

  又是一个晨曦,小道士和老道士都站在山峰上面朝东北。老道士突然说道:“其实师傅年轻的时候也有一个梦想……”水泡愕然地盯着老道士,“不会吧,师傅,你?”水泡脸上的表情从惊愕开始逐渐变为嬉笑。“怎么?”老道士忿忿然说道,“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崂山上清宫虚冲真人的十六弟子,就没资格没能力主持一个有名气点的香火也旺些的道观吗?”

  半山腰里突然传来清脆的女声,“师傅,水泡哥,下来吃早饭了。”青城山碧云观的老道士和小道士相视一笑,欣欣然地向下走去。

  

梦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