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剑归何处

    很久以前我就放弃了做一个杀手的愿望,虽然好的杀手和好的剑客一样需要坚毅、冷酷甚至于无情,但是更多时候杀手象一件放在货架上的商品。我一向不喜欢被人挑挑拣拣,何况练剑并不是为了让自己卖个好价钱,所以在最后时刻我还是为自己选择成为一名剑客。

  我叫凤凰,是个很有名的剑客。出名是一件很方便的事情,我战胜了很多这一行中的前辈,曾经他们每一个都比我有名,都有这样那样动听的传说,可惜传说与现实往往都有很大的差距,至少他们的剑法都没有传说中的那么高明。

  名剑客:“我有一个妻子,她很温柔贤惠。”

  凤凰:“我知道。”

  名剑客:“我还有两个小妾,都是美丽无比。”

  凤凰:“我知道。”

  名剑客:“她们为我生了七个孩子,再过五天就是我小女儿的十岁生日。”

  凤凰:“我知道。”

  名剑客:“你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知道你为什么还要杀我?!”

  说完这话的时候,那个剑客倒在了地上,血渍从他的胸膛部分迅速地扩散开来。我很奇怪他在临死前说的那堆话,我并不想杀他,但是他没有赢。或者赢,或者为剑殉道,剑客之间的决斗是没有失败者的,他应该知道这个道理,因为他也曾经是一个无名的剑客。

  象我这样的人是不会有很多朋友的,我只有两个,可能已经多了。其中一个是我的哥哥,他在江南的某个小镇上做捕快,有趣的是剩下那人偏偏是个杀手,我一直不知道他的名字,或许他根本没有名字。

  我不做杀手很长时间了。我没有名字,以前是个无名的杀手,现在是个无名的过客,点燃一堆篝火,看着朝霞升起夕阳落下。我喜欢喝酒,喝一口酒,从风干的羊腿上割下一块肉放进嘴里嚼着,然后再喝一口酒。

  每隔一段时间我会去一个朋友那里陪他喝酒,他是个怪人,因为他从来不喝酒,只是喜欢看我喝酒。他是一个很有名的剑客,不过我觉得他应该去做个杀手,每年他都会杀很多的人,也许比我杀得还要多,而且从来不收钱。

  杀手:“你喜欢杀人吗?”

  凤凰:“有人喜欢杀人吗?”

  杀手:“不知道,如果有的话,你一定是其中的一个。”

  凤凰:“我是剑客,那些死在我手里的也都是剑客,剑客是没有生死的,我们练剑就是为了等待某一天可以死在剑下。”

  杀手:“也许别的剑客不是这样想的。”

  凤凰:“那么你喜欢杀人?”

  杀手:“不喜欢。”

  凤凰:“可是你是一个杀手。”

  杀手:“我需要活着,所以我需要钱。”

  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不过有些人是不会懂的,他们从来不用为生计去奔波。看来我绝不会去做一个剑客

  那个杀手又来陪我喝酒了,最近他一直来我这儿,他说他已经不做杀手了,所以有很多空闲。每次他来的时候都带着一坛酒,喝完了就走,有时候我给他准备了一些好酒,但他从来不喝,他说他不会欠人任何东西。他喝酒的时候总是一付很小心的样子,我没有见过他泼出一滴酒,还有那支羊腿,他把掉在地上的那些肉屑搜集起来,然后用手指黏住送进嘴里。

  杀手:“你在观察我?”

  凤凰:“是的,你喝酒的样子很奇怪。”

  杀手:“小时候我们家很穷,经常饿肚子,养成了习惯就很难改变。我母亲很要强,她说人要有骨气,所以我们从来不会白白接受别人的东西。”

  凤凰:“就连朋友的酒也不能喝?”

  杀手:“喜欢吃羊腿吗?”

  我吃了一块羊腿肉,风干的生肉有一股淡淡的膻味。他“嘿嘿”地笑了,喝了我给他准备的酒。我一直想问他为什么不做杀手了,他却从不肯告诉我。

  母亲死后我就不再是个杀手了,她为了养活我吃了很多苦,连眼睛都瞎了。每次杀手的酬劳我都交到母亲手里,告诉她这是我辛苦劳动挣来的,母亲很信任我,有时候她那干涸的眼眶也会有些许的湿润。除了家用,银子都被母亲很小心地保存起来,她说这是为我将来娶媳妇准备的。

  那天有个女人来找我,她走了很多路,身上破破烂烂的,但是那些风尘污垢仍然掩饰不住她嫩白的肌肤。我喝着酒吃着羊肉看着远处的夕阳,她冲到我的面前跪下来,从怀里掏出一根金钗递给我,然后央求我去杀一个人。我把钗子还给了她。

  杀手:“我不做杀手已经很久了。”

  女子:“求求你,我身上只有这一点值钱的东西了。要是,要是你嫌少,我也是你的,一辈子给你做牛做马。”

  杀手:“去找别人了,我说过我不是杀手了。”

  女子:“求求你,只有你,只有你能够杀了他。”

  杀手:“谁?”

  女子:“凤凰。”

  杀手:“不可能的,我根本不可能杀得了他。”

  女子:“我找了很多人,走了很多地方,他们说凤凰只有你这样一个朋友,你一定有办法杀他的。”

  杀手:“既然知道我是他的朋友,你就不应该来找我。”

  女子:“我没有办法,没人是他的对手,也没人肯帮我。我父亲是中州剑客,他被凤凰杀了,我父亲的仇家知道后,立刻把我们全家都…呜呜…全家一百三十六人…只有我一人逃了出来……”

  杀手:“你应该去杀那些杀你全家的人。”

  女子:“如果不是凤凰,我父亲怎么会死?如果他不死,我们家有怎么会灭门?”

  杀手:“反正我不可能帮你的,你找别人吧。”

  我挣脱了那女子想要转身离开,但是那女人突然一把拉过我的手,把那柄割肉的小刀一直送进了胸膛。我吃惊地看着她,她的眼色变得迷离起来。

  杀手:“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女子:“我…我听说过你的…你的故事…你从来不会欠…欠别人的东西…我要你欠我…我的一条命…我…我…给你我的命…换凤凰的……”

  杀手:“我杀不了他的。”

  女子:“我…我只要你答应我……”

  杀手:“好,我答应你。”

  那女子死在我的怀里,带着笑容。我葬了她,然后去找凤凰。

  最近我一直梦到江南,春风、细柳、小桥、还有哥哥的弯刀。前些日子哥哥托人捎话来,说他已经成亲了,是邻家的小静姑娘,让我有空回去看看。离开家多长时间了?我不记得了。

  日落的时候我抱着剑在山顶坐了很长时间,孤独久了难免会有一点感伤,但是我是一个剑客,在我的生命里应该只有剑。天快亮的时候,我看见了我的朋友,这一次他没有带酒坛,而是背着一柄剑。

  凤凰:“我从来不知道你用的是剑。”

  杀手:“一个好杀手是不会让别人知道他用的是什么武器。”

  凤凰:“现在呢?”

  杀手:“我已经不是杀手了,现在我是一个剑客。”

  凤凰:“我以为你永远不会做剑客的。”

  杀手:“我也希望这样,但是我不愿意欠别人什么。”

  凤凰:“你不欠我什么。”

  杀手:“我欠你一份情。”

  说完这话他拔剑向我冲来,他的武功很不错,我的周遭都是他凄厉的剑风,但是最最快的剑是没有风声的……

  他捂着胸膛,鲜血从指缝间一点一点滴落,风吹动他的衣襟,他苍白的脸上却浮现出奇怪的笑容。

  杀手:“你的剑好快。”

  凤凰:“对不起,剑出了鞘,连我自己都没办法掌握。”

  杀手:“不必抱歉,你是一个剑客。”

  凤凰:“还有什么心愿,我可以替你去完成。”

  杀手:“这世上我从来不欠什么……”

  我为我的朋友立了一块墓碑,墓碑上什么也没写,因为他是一个无名的剑客。我留下了他的剑,没有他的日子我会更加寂寞的。

  晚上,我又梦到了江南,春雨蒙蒙的小镇,排排的细柳深处,一张油纸伞若隐若现……

  

剑归何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