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红菱

    已近黄昏,晚霞挂满了西天,映得天地间红彤彤一片。小镇东的市集乡民寥寥,大多数人早收了摊子,剩下的也正忙着拾掇卖剩下的货品。石拱桥边站着个卖红菱的小女孩,看上去五、六岁的光景。粉嫩嫩的脸蛋,大大的眼睛,扎着两根羊角辫儿,让人说不出的喜欢。女孩子今天的生意不好,一篮子的红菱还剩下大半。天渐渐暗了下来,她却舍不得回家,总想再卖出些菱角,好让生病卧床的爹爹高兴。

  桥那边走来了一位白衣青年,女孩忙迎上前去,怯生生地问道:“公子叔叔,新鲜的红菱要么?又酥又糯很好吃的。”白衣青年原本富贵人家出身,见那女孩玲珑可爱,心下欢喜,掏出一锭银子放在女孩手中说:“小姑娘,你的菱角我都要了。”

  女孩见了手中的银子,怔怔不说话。青年心中奇怪,问道:“小姑娘,可是银子不够?我再给你。”女孩忙说道:“不是不够,是太多了。我没钱找给公子叔叔。”青年晒然一笑,“这银子你留着,不用找了。”

  不料那女孩说道:“爹爹说不能白要别人的东西,公子叔叔,这银子我找不出,菱角也不能卖给你了。”想到这么好的机会却做不成生意,心中伤心,连泪珠都几乎要落了下来。

  青年不曾料到虽是乡下孩子却也家教甚严,心头却也不恼,转眼一想,便又冲小女孩轻轻问道:“小姑娘,刚才有没有瞧见个少了只眼睛的伯伯来过这里。”女孩子细想一下,随即说道:“有啊,有啊,那伯伯好凶的脾气,因为杜伯的菜摊挡了他的路,就一脚踢飞了去。”青年喜道:“你可知道伯伯现在去了哪里?”

  女孩指指远处的竹林说道:“我瞧见他往小竹林去了,可能会在竹林里的小凉亭吧。公子叔叔是那伯伯的朋友么?你可要劝他和善一点。”

  青年道:“小姑娘,如果你能带我去小凉亭找到伯伯,那锭银子便是谢你的。”不料小姑娘说道:“公子叔叔若是不认识,小玥领你去。银子小玥不要。”此地民风纯朴,平日乡亲之间互帮互助从来不要什么酬谢,即使小玥这样的孩子也不例外。

  白衣青年哈哈大笑,随即蹲下身压低嗓门道:“小玥妹妹,其实那眇目伯伯是个大大的坏蛋,干了很多坏事。我今天来就是抓他进大牢的。”小玥顿时惊讶道:“原来公子叔叔是个官差。”

  青年也不辩解,继续道:“那个坏蛋伯伯凶恶的紧,害死了很多人,如果我要你领我去抓他,你害不害怕。”小玥想起眇目老头的恶样,心中有些慌张,不过看到白衣青年温柔可亲的神情,点点头道:“小玥不怕,小玥带官差叔叔去抓坏蛋伯伯。”

  “好孩子。”青年把银子放进了小玥的兜里。“如果小玥能帮叔叔抓到坏人,这银子便是官府对小玥抓坏人的奖赏,小玥爹爹妈妈肯定会高兴的。”

  小姑娘不再推辞,于是紧紧拽着白衣青年的手,两人向竹林走去。平日里镇上的孩子都爱去凉亭里嬉戏,现今那眇目老头正坐在里头。白衣青年拉过小钥,让她呆在一旁不可出声,然后飘然走进凉亭。

  眇目老者是浙东海家兄弟的老大,兄弟两人仗着武功高强为恶江湖。原本今日两人约定在此聚首,海老大等到现在仍不见兄弟,正疑惑之时,却见一白衣青年带着个女孩走进竹林,那女孩手里还提着大半篮子的红菱。海老大也是老江湖,自然看出那青年是个好手,却不知两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青年走进凉亭,也不说话,直接从怀里掏出一柄黑黝黝的匕首“啪”的扔在海老大的面前。海老大认得那是兄弟的兵刃,猛跳起来叫道:“我兄弟怎么了?”

  青年冷冷一笑道:“海老二如今正在杭州府的大牢里等你这位兄长。海老大,跟我走吧。”海老大心中暴怒,却也明白自己和兄弟武功相差无几,知道今天遇到大敌,于是静下心拱拱手道:“这位少年英雄请了,瞧阁下相貌堂堂也不似那些六扇门鹰犬,不知老夫兄弟与阁下有什么过节,还请示下。”

  青年轻笑道:“过节倒是没有。”说着话手指轻弹,一枚铁铸的燕子钉在了凉亭的柱子上。海老大哑然道:“你是飞燕公子么。”青年道:“正是。”

  原来这白衣青年是江南大侠的徒弟,行走江湖以来接连独挑为祸太湖的水蛇帮,擒拿采花大盗戚笑烟,格杀鬼王座下三大护法,一时名震江湖。他每次行侠仗义都留下一枚铁铸的飞燕,于是江湖上便称他飞燕公子。

  海老大知那飞燕公子找上门来,今日绝无善罢甘休,一时神情萎靡。白衣青年微笑道:“既然知我大名,还是乖乖随我去杭州府归案吧。”海老大低头思量半天,伸出手来道:“既然是飞燕公子,老夫也不敢太岁头上动土,这就随公子去了。”白衣青年不曾料到对方居然因为自己的名头连动手都不敢,心下大喜,说了一声“得罪”,便欲伸手扣他脉门。

  突然银光一闪,数根银针从海老大袖口打出,直奔青年脸面而去。白衣青年猝不及防,一个铁板桥,险险将银针躲过。海老大更不停顿,匕首在手急削对手双腿,对方贴在地面急速向后窜去,那匕首只是轻轻划开了他的衣袍。海老大暗道一声“可惜”,手脚却没有一丝停顿,连斩带踢,俱是狠招。

  白衣青年一时不慎着了海老大的暗算,心中大怒。毕竟他是江南大侠的亲传弟子,武功比海老大高出甚多,躲闪之余腰中长剑已经出鞘,漫天剑影顿时场上情形大变。

  海老大连退数步,白衣青年剑招如细雨连绵,海老大甚至不及招架,手、腿、腰间也连中数剑,浑身跟个血人一般。原来白衣青年恨他暗算,决意让海老大多吃些苦头,在他身上连伤数处,却都是轻轻划过,没有一处致命。

  “呸,要杀就杀。这般折磨老夫也是侠义行径?”海老大明白对方心意,顿时破口大骂。白衣青年只当没有听见,手中剑招更急,又伤了海老大数处。

  海老大突然一声大喝,从白衣少年的剑光中飞身窜出,直向一旁的小玥冲去。“贼子尔敢?”白衣少年轻蔑道,手中剑急削海老大双腿,想将他逼到一旁。

  却见一片血光,海老大竟然舍了双腿滚落到一旁,手中的匕首紧紧顶着小姑娘的后心。小玥吓得脸色苍白,站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

  “快放了女孩子,饶你不死。”白衣青年不曾想到海老大如此彪悍,居然舍了双腿将小女孩抢做人质,心中也是一阵慌乱。

  “哈哈,饶我不死?”海老大的脸因为疼痛而扭曲着,“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砍了自己的右手我便放了这女娃子。”

  白衣青年方寸大乱,偷眼看那女孩。小玥可怜兮兮地轻声说道:“公子叔叔救我。”白衣青年大喝道:“海老大,你若伤了这女孩,我便将你碎尸万断。”

  “砍了自己的右手。”海老大又恶狠狠说道,“怎么,舍不得了?这便是你的侠义心肠吗?拿这女孩子的性命来成全你杀我海老大的名声,嘿嘿,这便是你们所谓的行侠仗义吗?”海老大又凑到女孩子耳边道:“小娃子,到了阴曹地府别怪我,是你的这位公子叔叔害了你的。”

  白衣青年握剑的手忍不住地颤抖,心道决不会砍下自己的手,那么又如何救这女孩子。当下心中一横,见海老大因伤口疼痛有所分心之时,手中长剑脱手直穿了海老大的咽喉,自己飞身而起去拉小女孩的身子。海老大也没料到青年就这般动手,气绝之前狠狠地将手中的匕首往前一送。

  白衣青年拉过女孩,却见她后心插着匕首已经毙命。心中一惊,缓缓坐倒在地。良久,白衣青年才惊醒过来,拔出海老大喉头的剑又,在他身上剁了几十下方才住了手。四处瞧瞧无人见到这一幕,于是从怀里掏出不少银子塞进了女孩子的衣兜里。暗自说道:“小玥姑娘,我已替你报仇。你命薄如此,我也无力救你,这些银两就留给你的爹娘吧。”说罢,站起身来正欲离去,却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忙疾步走进凉亭,拔下铁铸的燕子塞进怀中,然后转身离去。

  竹林里只留下了两具尸体和一地红红的菱角。

  

红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