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叠罗汉(上)

    朱雀肯定不是佛家的东西……可男猪要跟佛门打交道,于是就混说至此了。这本小说起因便是想用来挣钱的,对于故事本身力求图个自圆其说,但事涉道理,就很没道理了,这本书也没什么道理,呵呵,告谅。内里但凡宗教之类事,全是在下瞎掰瞎掰——猫腻无良免责声明

  …………………………………………………………………………………

  闭关,是一种很有历史传承意味的仪式。

  广而论之,古有达摩面壁,今有中医绝食,纷纷扰扰形式不一而足;以目的论,邋遢道人张三丰闭关潜修是要创太极,王重阳闭关是为了躲林朝英,当今世界首富盖茨每年闭关两次是为了赚更多的钱;以结果论,张三丰闭关一出便被那个刚相和尚打的吐血,令狐冲闭关把小师妹都给逼走了……

  但不论哪种,闭关之人出关时,总是会有些奇遇或是好处才行。

  至今日,易天行已在归元寺禅房内闭关三日,不饮不食,不言不语。

  ……

  ……

  清晨,晨光微熹,寺内树叶迎风轻摆,勤快的虫儿从树上的小洞里爬出来挑战小鸟的勇气;做早课的和尚们饥肠浪漉漉,好生思念稀粥馒头和咸菜;归元寺主持斌苦大师正和自己的爱徒叶相僧一面吃着香喷喷的素面,一面担心深在禅房内的易天行。

  禅房门吱呀一声被人从里面推开。

  易天行眨眨有些发粘的眼睛,有些惘然地看着围上来的众僧。僧人们齐齐合什一礼,这是对开元寺数十年来第一位闭关修行者的礼数。

  易天行微微一笑,手指轻轻摸着从怀里钻出来的小朱雀脑袋。

  斌苦大师也勿忙自禅房中赶来,小心携着他手,更小心地对小朱雀微微一笑,轻声问道:“易施主?”

  易天行头脑微微有些昏眩,眼中看到的景象与往常大不一样,竟似被蒙上层淡淡的纱雾,却愈加清晰,联想到前些天刚读过的大唐双龙传,他不由心生激动外加感动……这便是上了个层次吧?他微微一笑,略带傲意道:“有劳大师担忧,小子明白了。”

  众僧又一合什行礼,偌大的庭院里静悄悄的。斌苦大师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易天行右手抚着温热的小朱雀,双眼平视前方,忽然发觉归元寺内的树林像被朝霞镀上了一层赤红,微微雾化的目光似乎能够仔细捉摸到每一处细节的生动,再看遥遥天际似有紫烟渐升……

  他略略摆头稍减脑中昏眩,心道自己修行大成,不由哈哈大笑,哪料这最后一声笑竟似被什么事物噎住,停在了喉咙处,而他整个身子直直向后倒去,坚逾精石的后脑在归元寺石阶上一磕,轰的一声把青石板砸出一个凹陷来。

  ………………………………………………………………………………………

  “闭关三日,哪料得竟是烧糊涂了。”叶相僧一面拧着湿毛巾往易天行额上敷去,一面促狭说道。

  斌苦和尚忍不住轻笑了声,对他呵道:“休得无礼。”

  “啊呸!换你三天不吃不喝试试!”躺在床上的易天行一脸病容,愁眉苦脸道:“原以为是初窥大道,哪知是眼花,将工厂黑烟认作了紫气东来……啊……原来王者之气不是这么容易炼成的。”他忽然揪住斌苦和尚衣袖,哀声道:“大师啊,小子闭关三日,自认心经经法练的稔熟,也算明白些佛宗妙诣,对体内真元的控制应该没问题了,怎么这高烧还是未褪?”

  斌苦叹了声气,看了他半晌后道:“施主倒是练通了……”侧脸瞥了一眼一直贴着易天行脸颊酣睡的小红鸟道:“……可这位还是孩提时代,又如何自控火气外溢?再者老衲先前为施主诊脉,竟隐隐发现施主心律与这朱雀神鸟有相通之感,如此看来,只怕施主体内真元愈盛,这朱雀体内天火也是愈丰,加之这小朱雀尚未化形通灵,无法自行修炼,施主的高烧……看来只会越来越猛才是。”

  易天行正哎哟哟地从自己腋下取出体温计,一看水银柱的高度,吓得险些把体温计扔到窗外去,又一听这老和尚说这烧还会越来越猛,不由骇的脸色发黄,一时说不出话来,半晌后才抖着声音道:“别呀,我打小没病过,可顶不住这天眩地转的感觉,还要猛?当我是海鲜准备生猛红烧啊?”

  说完这番话,忽然觉着胸口一阵炙痛,脑中一晕,便又沉沉睡去。

  ……

  ……

  这也不怪他胆小。他自小金刚不坏,后来又无师自通了玄火之妙,不知是否百毒不侵,不过这病倒是从来没有得过,也没受过伤,还真不知道伤痛的味道。这些天忽然日日小病生着,小烧发着,头沉甸甸地坠在自己颈上——就好比一个从来没有吃过辣椒的女生,忽然被人灌了一盆水煮鱼——那个难受实在是难以言喻。

  过了半晌,易天行勉强睁开有些发红的眼睛,上气不接下气问道:“那能有什么办法?”

  斌苦大师皱着眉,思忖少许后道:“施主,您看目前这种状况,您实在不宜再与朱雀神鸟长期相处。”

  易天行双眼微闭,想了会儿道:“它若是离了我身边,不能吸我体内火元,不会有事吗?”

  “当然不会,神兽自有其求存之道,即便与你分开,最坏的结果也只是成长渐慢,想来不会至于有性命之虞。”

  易天行侧头看着自己头边的小红鸟,看着它顺滑的羽毛,心里涌起强烈的不舍。

  正在这时,似乎有人咳嗽了一声。

  易天行马上警觉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这个声音就是当日把自己震昏的那人。而先前一直酣睡的小朱雀也倏地醒了过来,站在枕头上,扭着小小的圆脑袋四处望着,小脚丫不安蹭着枕上的柔布,看着紧张无比。

  ……

  ……

  易天行脑中响起雷打一般的声音。

  “好久没看见这小东西了,过来玩玩。”

  小朱雀似乎也听懂了这句话,咕咕咕咕叫了起来,声音急促不安,似乎极为恐惧。

  易天行看见它神态,心中大惊。还不及做出什么反应,便看见禅房内的空气奇异地扭动着,淡淡光线被扭成了幻彩的纹动,似乎一种力量正凭籍着空气的传递进入禅房。

  小朱雀无辜地眨动着小黑眼睛,咕咕两声惨叫,身上的羽毛忽然一乱,像是被人用手抓住一样,颇诡异地平空升到禅房中的半空,倏地一声,东倒西歪地被那股力量抓着往禅房外面惨拖过去!

  

第四十五章 叠罗汉(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