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卡斯帕清源荣华高进桑

    省城大学图书馆和高阳县图书馆的区别,就像是恐龙家族中身板最庞大的震龙和身材最婀娜的盗龙一样,体积差了几个数量级。易天行从归元寺上三天这些神神道道的境界中脱离出来,终于回复了高中时读书的习惯,一猛子扎进书海里,嚼的口唇流油,脑满肠肥,好不快哉。尤其是临到身前的棋牌大赛,全亏了这些日子恶补的诸多棋谱,才让他有了信心站在了学生活动中心人声鼎沸的A电教门口。

  这次活动……当然没有校方插手。

  麻将赫然搬到学生活动中心打,这种事情学校可以闭一只眼放行,但绝对不可能睁着另一只眼写个学校主办的海报。

  在十月份的天气里,易天行被强行套上了一件大风衣,然后在全班男生围拱下威风凛凛而来,过堂穿风,将他的气势更吹到了天上。

  “忘了擦发蜡了。”瘦高个儿四川班长尤有些不知足。

  易天行一边擦着额上的汗,一边可怜应道:“有必要做这样一个出场式吗?”

  “集体荣誉。”班长大人严肃回道。

  “这叫集体发疯。”易天行苦着脸咕哝道。

  学生活动中心里早已挤满了人,一看威名早已赫赫在外的中文系第一麻牌高手,东方不败易天行“闪亮”登场,顿时欢呼声嘲弄声喝倒彩声炸雷似的响了起来。

  易天行暗自里把身边这些骄态毕现的兄弟骂了个遍,脸上还要摆出宠辱不惊的高手风范,施施然往对局台上走去。

  进了热气扑面的活动中心,易天行再也顾不得班长的拙劣导演,把身上那件风衣给掀了,随手扔给同宿舍的那几个哥们儿,找准写着自己名字的扑克牌台,便一屁股坐了下去。

  今天一直在演小跟班的班长大人急了,连忙小声说道:“那边麻将台子就要开打了,学校盯的紧,麻将必须先玩先收,不然传出去影响不好,老师们要来找麻烦的。”

  易天行这时候已经坐到了牌桌旁边,对着几个面有土色的牌搭子极礼貌地笑了笑,然后转头轻声说道:“麻将要打四方,再快也不能快到哪儿去,我争取一钟头之内把扑克搞定。”

  玩的什么牌?桥牌?别扯,那是文雅人玩的,大学生可不玩那个,咱玩地道双抠。

  易天行的对门挺好,是一个女生。他知道能上来玩的肯定都是牌技纯熟,女生尤其佳,不是他有性别歧视和花痴习惯,而是女生打牌一般都比较稳,不会剑走偏锋。打结对的牌,必须两家的配合要好。而易天行自己就是个好掌控牌局的人,至少希望对方能按自己的路数来,所以一看到是个女生,便有些高兴。

  事实也是如此。

  不出三巡,他和那个女生的组合,已经顺利淘汰了几对选手,轻松杀入决赛。每当他和那个女生打到A的时候,另一对选手还在很苦恼地翻跃五这座小山。

  易天行看看那边麻将桌上的人已经等的有些不耐了,转头向自己的女搭挡带着歉意笑了笑,说道:“抱歉,决赛还有会儿,我得先过去。”那个女学生估计这辈子玩双抠也没有赢的如此意气风发过,捂着嘴笑道:“你快去吧,我等你。”

  易天行听到我等你这三个字,不免又习惯性地听出了些别的意味来,心神一激荡,再看这女学生,便觉得她脸上那几粒淡淡的雀斑也透出些诱人的味道。

  往麻将台上一坐,那三个搭子齐声一叹。有一个易天行认识的家伙笑着骂道:“你小子这不是拦我们的升级之道吗?”接着摇头对跟在易天行身边的班长叹道:“我说,你们班这样做事不厚道啊。”

  易天行不好意思说道:“别怪我,都怪我们班头硬要拉我上马。”

  亦有些不好意思的班长大人大手一挥,对着那三个牌搭子笑道:“诸位,能与本班东方不败一战,也算是青史留名的大好机会。当然,晚上本班有一饭局,诸位都来。”

  三个牌搭子来了兴致,问道:“哪儿的饭局?是南园的小炒还是吃馆子?”

  班长大人面色一窘,道:“班费可不宽裕啊,刚好一食堂就在楼下,各位何必求远?”

  “切!”

  “什么规矩?”易天行有些奇怪,为什么没有看到那个叫秦梓的大二才女,想着要抓紧些时间。

  一个牌搭子百无聊赖地应道:“四川规矩,剔风,不算番,另三色,全包,不兴雷。”

  麻将的进行过程比双抠还要无聊。

  那三人平日里都是男生宿舍里的麻将老手,靠着打麻将混日子的队伍,哪里会不知道在男生宿舍里被传成神一样的易天行,所以这比赛早早便没了斗志。没了斗志,这一输起来就是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只见易天行刷刷刷刷洗着牌,牌垒子像听话的小车一样在桌面上游走而成堆,那姿式叫一个漂亮,旁边围上来好多学生看表演来了,一时之间,麻将区人山人海。哪里有人能看得出来,易天行这变态早已经把每张牌的位置记的清清楚楚,还把自己面前那垒砌成了自己想要的排列……

  易天行微微侧着头,若有所思,大拇指腹轻轻地在麻将子儿的面缘上摩娑着,然后微笑着轻轻把牌面翻过来:“幺鸡,七对。”

  七对、七对、七对、七对、七对……

  伴随着震天价的喝彩吃惊之声,他就这样“浑不在意,妙手天成”地玩着最直接的七对,一连胡了六七把,身边的三个牌搭子终于不干了。

  “这不是埋汰人吗?不玩了不玩了。”三人表示弃权。

  三人分属的班长却不肯干,在旁边面红脖子粗的吼道:“老易肯定出了老千,不然怎么会这样!”

  那三人同时回头,给了自己班长一个白眼:“能瞧出来吗?明知道他出千,但抓不到,也就得认。”又有一人给自己班长出着主意:“明年让他换班,换到咱班上来。”

  别了麻将,离了双抠,易天行终于被班长大人带到了三楼。他此时方才知道棋类竞赛是在三楼的小房间里。或许是想到可以和那位曼妙少女单独相对,易天行露出一丝暧mei的笑容。

  “那位秦梓怎么在下面没看见?”易天行似乎无意问道。

  班长没好气道:“人家一才女,难道要学你们臭男人光膀子甩牌?”

  易天行不以为意:“先前我那牌搭子不也是一女生。”

  “秦梓只报了中国象棋和围棋两项。”

  易天行感到有些上当:“那怎么你们要我全报?”

  “别说这么多废话。”班长一把把他推进了棋类比赛场地。

  三楼比起楼下的嘈杂来说,顿时是另一片天地,不大的房间里分成三组,每一组进行的内容都不一样,国际象棋,国内象棋和围棋。学生棋手们分坪而坐,静语悄声,只闻棋子落坪清心之音,却无周遭叫好俗趣。

  易天行眼光一扫,便见到角落里的那个女生。

  那穿着白色衣衫,淡雅有若秋水的女子。

  ………………………………………………………………………………

  易天行虽然有些花痴,但毕竟不是白痴,之所以对这名叫作秦梓的女生如此上心,当然不可能就因为她生了一张漂亮脸蛋。这两天他也有想过和秦梓在校医院外那条路上的“偶遇”,结果却得出些不大妙的结论,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平凡的女孩看见有人空手把自行车架打弯后,竟会平静若斯。

  正是因为这个小小的缘由,一进棋牌室,他便集中神念,察探着秦梓所在的方向。一番察看后,他微微皱眉,感觉到那女子身周有些什么言不清、道不明奇异的感觉,远远地望着那女子宛如冰雪般晶莹美丽的面容,他悄悄将自己右手伸到空气中,真气流转,遥遥感觉着那处传来的淡弱气息。

  他的眉越发皱的深了,感觉到那个叫秦梓的女生竟不是一个俗人,只是境界颇高,看不出来修行到了何种层次。他心想上次从校医院回来的路上撞上时,还没有察觉到这女生有什么异象,怎么今日感觉却如此强烈?他不知道这是前些日子在归元寺里修习心经有得后的结果,还道是自己那日高烧糊涂了。

  带着一丝警惕,易天行在自己的位置上缓缓坐了下来,远远望了那处角落里的白衫少女一样,不料那女子也在此时抬头。

  二人对视一眼,空气中似乎有柔柔气波流动。

  易天行最先开始的是中国象棋。

  他从小便在高阳县的棚户区里看那些苦哈哈们打扑克玩麻将,加上他本非常人,自然精通无比。但这中国象棋还真是没玩过,虽然这些天在图书馆里恶补了许多棋谱,但也不知道究竟行或不行,于是起步便有些紧张。

  他执红,先行。

  过宫炮,这招最粗显后路又最宽泛。

  对方应了平军。

  与对手随意应走了几步,易天行放下心来,看来对方也是业余有研究的,只要是走套路棋,易天行倒不怎么害怕,一眼便瞧出来对方是依着横军攻对宫炮在走。

  一时间,各种梅花谱,无双梅花谱,桔中秘,龙象谱,双马局,各式古谱今式在易天行脑海里像放电影一样的过着,而他脑力急转,在其中勉力选出最合适的,慢慢应出。

  如此步步为营,不多时,对手便陷入苦思之中。

  而易天行也叹了口气,知道此局算是得了。

  …………………………………………………………………………………

  接着是国际象棋。

  易天行与对面那个戴眼镜的胖男生握了一下手,然后摆了个最常见的西西里防御。

  走了几步,那个胖男生推了一下眼镜,用乡镇干部的语气说道:“不错啊,索金变例用的挺熟的。”

  易天行郁闷着,心想只会照猫画虎,当然一步不敢错。

  他这时候对那个叫秦梓的女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当然不是因为美或才女名头的关系,于是乎对于没有秦梓参加的国际象棋有些兴趣乏然,随手应着,不多时,场上黑棋局面便一塌糊涂,中心封闭,右侧乏力,眼看便是要稳输了。

  不料那位胖男生似乎没见过开局如此严谨,中盘却如此胡来的“高手”,对着棋盘思琢良久,竟是不敢下子,一面擦着额头的冷汗,一面苦思不停。

  易天行等不及,便给裁判打了声招呼,在旁边又开了局中国象棋,套了胡荣华年青时常用的几个大刀绝招,砍翻了一个大二高手。

  不料一回头,却见那个胖男生吃力地从棋桌旁站起身来,面容惨淡地咕哝道:“这棋太邪了,看不出来名堂,认输,认输。”说完就慢慢向棋室外挪去。

  易天行瞠目结舌,心想,您别这样啊,我可不想一人兼五门,会累死嘀。

  ………………………………………………………………………………………

  虽然易天行折腾的快,可时间还是一分一秒地在过,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中途经过班长大人的不停哀求,裁判终于同意易天行下楼参加扑克和麻将的决赛。易天行顺风顺水地力斩若干不用出血的肥牯,甩下最后一串火车头抠底,扔下最后一张二筒糊定,成功上位为省城大学第一届棋牌大赛的双料冠军。

  在和自己的双抠搭挡女生进行了一个同志般的拥抱后,易天行急匆匆地跑上了三楼。

  他实在是抑制不住对那个叫秦梓的女生的好奇。一进门,便看见那位少女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里,眼光往自己看来,长长的眼睫毛轻轻眨了一下。“你想做什么?”易天行对着她微微一笑,在心里想着。

  易天行坐到了座位上,再也不管什么法兰西防御,阿维尔巴赫变例,鲁宾斯坦体系,干净利落在国际象棋上输给了对手;然后用尽了前人的智慧,煌煌然若胡荣华吕钦许银川三位一体,硬生生砍杀了诸多中国象棋高手。

  可围棋不能这样。

  就算一个运算能力到了颠峰的电脑,顶多也就在象棋上逞逞猛,对着这似乎最简单的黑白二子也无可奈何。

  好在毕竟是学生比赛,了不起有几个初三段的人才,不可能有什么妖刀之流。易天行对着纹枰,苦思冥想,把从古到今自己见过的围棋谱梳理了个遍,直到把自己特异的大脑绞成了枯干的海绵,才艰险无比地杀入了最后的二人对决。

  中国象棋和围棋的决赛双方是同两个人,裁判在经过二人同意后,安排了一个极少见的双对局。

  一副古色古香的中国象棋摆放在右侧,棋盘上红马黑象跃跃欲动。一副哑光颇有雅气的围棋子搁在二人左侧,十九道纵横路上杀气腾腾。

  易天行不合时宜地打破了这种氛围。

  他向对面那个安静的白衣少女主动伸出手去:“秦梓?在下樱木花道,为见你一面,我杀的好生辛苦。”

  ………………………………………………………………………………………

  灌篮是哪一年看的?九四年应该还没有吧,在网上查了半天没查到……-_-///

  顺路一提,这小说是真没什么道理,我就图一挣钱,大家就图看一开心爽快,若能,则是好事,若不能,耽搁了您时间,那是我对不起您,请别看了。

  二姐已经生了,外甥女体重六斤一两,身高五十一公分。前儿晚上我守夜,喂了两道奶,一次二十毫升,一次三十毫升,还不如我平时一口白酒喝的多……结果小丫头居然反胃,叹。

  谢谢关心的朋友。

  死过,知道你在看,勉强祝你生日快乐吧。

  文后留言修改于四月二十日夜

第五十章 卡斯帕清源荣华高进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