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真兰弦

    

  七眼桥下河水悠漾,岸旁惠风和畅。

  秦梓轻轻低下身子,将衣袖高高捋起,把那洁白的小臂伸入河水中,采摘了一枝兰草。她轻轻咬了咬下唇,缓缓说道:“私人要求你慢慢想吧,既然有人管着你,我也不担心,只是……”

  易天行见她语气中忽然透出小女儿情态,不由心中一荡,暗自想着,要求过分的事情不能,玩一下小暧mei似乎也对不起自己的狼心狗肺,但如果能时常看着这样一个赏心悦目的女生,倒也不错。

  正想着,却听到秦梓的下一句话。

  “有一件东西在你那里,我想要。”

  “说话的语气很不中听。”易天行摇头道:“若是借,态度便要好些。”

  “不是借,是要。”秦梓认真说道。

  易天行看着这女子神情,微微皱眉,知道吉祥天还是放不下归元寺里的那片袈裟,思忖了会后应道:“先前赌约里倒是有这一条,不过你没有赢。何况你想要的东西,本来就是不我的,我无法给你。”

  秦梓看着这个年轻人,越发觉着有些古怪的感觉,看着他一脸无赖神情,浑不把神秘莫测的吉祥天当成一种威胁,不免暗自揣测着他到底有何倚持。她哪里知道,易天行根本没有这种道门相争的概念,生死厮杀,似乎离他的世界还远的狠。自然说话有些牛二的横劲。

  前些天里,她暗中查探着易天行的守藏,发现这个学生也只是如一般子弟那样浑噩度日,若不是清楚他体内有极丰沛的火元,又知道这学生进出上三天视为畏途的归元寺数次,她还真不敢相信,易天行也是修行中人。

  易天行见她不说话,略觉古怪。

  秦梓思忖了会儿,发现和这学生还是要直接一些,微微一笑道:“既然你不肯给,那就算我抢好了。”

  在归元寺潜修数日后,易天行的修为大增,斌苦大师也曾经说过,上三天门内除了些有数的高手,没有谁会对自己造成威胁。因此当他听见这句话后,也只觉着这女生坦白的倒有些可爱,真没想过就凭这样一个水灵的小姑娘能从自己这变态手上抢到东西,于是呵呵笑了一声,系上鞋带,便欲离去。

  正走了一步。

  便感觉身周环境有些异象发生。

  七眼桥下终年不绝的浪花拍石声,便在一霎间消失不闻,而河畔随风摆动的柳枝也在同一时刻安静了下来。

  他愕然回首,却依然只看见秦梓美丽的侧面和那几络秀发。

  “我设了一个小结界,大约能支撑半个小时。”

  秦梓淡淡说道,身周的气息却渐渐厚重起来。

  易天行皱眉,这才发现面前这个女子境界颇高,竟隐隐让自己有些害怕的感觉。

  他在肚子里强给自己打气,假意呵呵一笑道:“我可是天赋异禀,不想欺负你这小姑娘。听说吉祥天的小公子乃是修行门中的天才,不如改天我和他喝茶聊聊。”

  秦梓听到他的这句话,微微一笑,方才在河边撷取的那株兰草轻轻淼淼地从自己掌心落了下来。

  兰草在空中轻轻飘荡的时候,她右手掌在胸前一展,道道指影仿佛兰香溢室,渐渐挥发开来。

  而那株兰草也在下坠的过程中忽然消失不见。

  下一刻,秦梓的掌心中多了一道似青如玉的淡淡烟氲。

  易天行虽然认不得这是吉祥天从道家借来的先天密法,灵弦三法中的“真兰弦”,但直觉告诉他:大事不妙。

  他的动作太快了。心里这个念头方现,一双铁脚已经在河畔地上一蹬,蓬地一声巨响,河畔地上的大石被他一脚踏碎。而他也借着这股巨力,整个人被震到半空之中,斜斜往前方掠去。

  他先前听这女子说有结界,便以为是归元寺中那种青色伏魔金刚圈,把自己的两个手臂挡在脸前,便像炮弹一样往前冲去,只盼能将这结界一冲破开。

  不料他的身子在空中滑行良久,却是空荡荡地一无所触。

  他整个人被自己一脚之力反震飞了足足了三四秒钟,按照他的速度,至少也得跑到了几百米外……可还是什么都没撞到!

  体内火元微乱,他整个人已实实在在地摔了下来。

  又是一声闷响。

  易天行拍拍屁股从地上爬起来,才发现……自己先前坐的椅子已经被自己的贵臀压的破烂不堪。

  原来,自己竟是在远地玩了个高空跳!

  “这是什么结界?”易天行脸色凝重起来,对秦梓冷冷说道。

  秦梓默然不语,右手平摊在胸前,左手挽了个极美的光圈,只见结界内仿若冻结一般的柳树柔枝在这一霎间活动起来,向易天行身上扑去。

  易天行肌体比寻常人要灵敏数十倍,哪里这么容易便被这些柳条缠住,只见他像道闪电一般在密密麻麻的柳条内闪躲着,动作好不迅疾随意。

  秦梓一皱眉,手掌放在身前平放,掌心那道淡淡的烟晕浮了起来。

  “缚!”

  随着她这声清叱,易天行忽然感觉自己身周的空气变的粘滞起来,自己的速度大受限制,略一窒神,便被那些柳条密密匝匝捆了个结实。

  秦梓见他略一挣扎便无法动弹,于是轻移莲步向他靠近,说道:“吉祥天也不愿与阁下为敌,只是有些事情需要这件天袈裟一用,还请见谅。”

  易天行忽然将低着的头抬了起来,脸上还是鬼鬼的笑容:“我还蛮经常被捆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捆绑系的潜质。”

  说完这句色情话,秦梓离他也只有两步之遥。

  他双臂一挣,自己身上的柳枝寸寸短裂,而他整个人也已向秦梓扑了过去,手臂如电闪出,扣在了秦梓的颈上。

  “归元寺的铁莲都绑不住我,何况这些虚柳。”易天行一面向美女自吹着,一面小心盯着她掌心的那道烟晕。他总觉着那里面蕴藏着很可怕的力量,自是不敢大意。

  “修行之人,怎么能有你这种体质?”秦梓一惊后反自微微一笑:“既然你看得出来是虚柳,那你只是破了实体,又哪里破得了虚质?”

  易天行的手指按在她的颈上,火元将吐未吐,只是觉得触手处一片粉嫩,倒有些分神。听见她这样一句话,心中警惕方起,却看见秦梓微微一笑,将她的右掌合上。

  这一合,便等于五根手指在那道说不明白是什么颜色的烟晕上轻轻一拢。

  轻轻一拢。

  易天行身上骤感压力倍增,明明自己身上一根柳条都没有,此时却感觉有无数道坚韧无比的柳条正在捆着自己,还在不停收缩。

  他闷哼一声,身上肌肉紧绷,勉勉抗住这种怪异的虚无力量。

  再一侧头,却见秦梓已经离了自己的掌口所扼,站在数步之外俏生生地看着自己。

  “不用挣扎了。”秦梓淡淡说道。

  易天行闷哼一声,体内真元疾运。他不信这个邪,肉眼都看不见的东西能捆住自己?可是秦梓用的道家秘法“真兰弦”确实厉害,道道虚影,无所不在的捆着他,他一发力,便发现自己从头顶到小脚趾头,全部在与一种奇异的力量对抗,似乎身遭三万六千个毛孔都在与这道极细小的力量进行着较量。

  而这种极细微的对抗,实在是他这个粗糙的修行初哥难以掌握。

  细微处无法掌握,积沙成塔,整个大方面上的力量对比也显得凌乱。

  而法术的对抗,最在乎的便是秩序。

  易天行无法掌握自己力量的秩序,此时空有千钧金刚龙象力,却也只能狼狈地东突西扭,空使着力。他每一撞,便似乎有无数力量。奈何这些力量似乎全数击打在泥沼之中,滑腻里更隐藏着极玄妙的细微用力,让他始终难以脱此束缚。

  易天行稍微平静了一下心神,老老实实地站在秦梓构造出来的结界里。

  “这是什么道理?”在这种局面下,他也不肯放过求教的机会。

  秦梓淡淡道:“你空有一身蛮力和无尽火元,却不知如何使用。你在归元寺悟道三日,也只学了些内修的法门,这外在的控制却是连修士中的小孩子也不如。像你这样漫无章法地用着自己的真元,就像是一处被点着的油田,熊熊燃烧,看着势盛,却毫无用处。真正的高手,当然会懂得把这些油用在该用的地方,把它的每一次燃烧,都变成一种力量。”

  说完这句话,她将右掌五指略微松了松,易天行也感觉自己身上的束缚稍松了一点,但他不敢轻举妄动,虽然对她的蔑视有些不服,但发现情势如此,道理似乎也是如此,由不得自己不服。

  好在自己不怕挨揍。

  易天行在心里这样宽慰自己,嘴上调笑道:“原来修行就是烧油,难怪藏上信徒们都习惯了献喇嘛酥油。”

  秦梓慢慢走上前来,轻声说道:“贫嘴是一种不好的习气。”

  她右掌像托莲一般轻轻隔空托着那道烟晕,然后左手轻轻一弹指。

  一弹指,空气中一阵微动,结界中嗤嗤之声大作。

  易天行眉头一皱,被无形真气捆成醉虾一样的身体,在他极恐怖的力量作用下,终于弹了起来,腰腹部骤然用力,整个人从地上弹至半空,险险躲过几片呼啸而来的风刃。

  可还是有两枚没有躲过,划破了他的衣裳,在他的身体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灰痕。

  易天行感觉着自己肩头传来的阵阵辣痛,好生吃惊,心想这女子一弹指召出的风刃竟有接近子弹的威力,再想到她唤出结界的手段,临空控力的法门,不由好生骇然,心想这丫头在吉祥天里到底是何角色?居然会厉害成这种样子,自己在她手上竟是想不出什么办法来。

  秦梓见他居然还能动,不由神情微愕,见到风刃划到他的身体上,不由向前挪了一步,似乎颇为关心他的生死。直到最后看见他像只醉虾一样的在地上扭着,又不禁微微笑了起来:“我无恶意,你若不躲,这几片风刃也只会割破你的衣裳罢了。”

  易天行心里好生骇异,直到此时他才承认对方有足够的实力可以伤害到自己。想透了这点,他才不禁感叹世上之大,无奇不有,眼前这个看着怯弱无比的小女生,竟是真元比斌苦还要雄厚的修道中人。

  他心中凛然,脸上却还是挂着无害且无辜的笑容。

  “你长这么漂亮,用得着使这种方法耍流氓吗?我教你几个好招数,只要你肯使出来,不用你来脱我衣服,我自己会心苦情愿变身为色狼的……”

  秦梓微恼,右手五指一拢,掌心烟晕被青葱样的细长手指捏成扁状。

  易天行感觉身体四周空气骤然一紧,还没有说完的那句话戛然而止。他只感觉自己每一寸肌肤都感觉着巨大的压力,自己的衣服也被压成了烟盒上的锡箔纸一般,皱皱着紧紧贴在自己身上。

  他可不想一直就这样束手就缚,在心里寻着解决的办法,不停默祷经文。此时体内真元像漩涡一般急速运行着,奈何体内真气再足,体肤所触之处皆是压力,每一丝肌肉都在微微发颤,自己根本无法将力量使出来,就像是在深海底拼命挣扎一般。

  “如是思惟,不令外念!”

  他在自己的识海里闷哼一句,坐禅三味经当中一直未能全盘体会的思惟法门,终于在这种狼狈的境地下向他敞开了一道门缝。随着经文的轻颂,易天行放松了对自己体内真元的控制,反让真元随着外部的压力缓缓流转着,遁自然之道,依佛心无障,真元渐渐归于控制之中,凌乱之象稍顿。

  趁着这机会,他运起法门,体内火元一涨,闷哼一声,指尖微抬,三粒极高温的朱火便串成连珠向秦梓所站之处袭去。

  秦梓果然有大神通,只见她左手在自己身前由上至下轻轻一拂,一道光滑如镜的冰面,便毫无先兆地横生在自己面前。

  嗤嗤数响,冰面尽数融去,而易天行唤出的三枚朱火也消失无踪。

  但就是这一霎那,易天行觉着外部那股无孔不入的压力,竟稍稍缓和了一些。先前一阵巨压,随着他身周的空气缓缓压至,他身上还好,只是耳膜被震的有些发痛,嗡嗡响着。

  此时压力渐小,神识复又清明,一抬头却看见那个厉害无比的小女生,竟是双颊生起淡淡红晕,侧过了身去。

  易天行一愣,下意识地低头去看,却看见因为空气中的压力,自己的衣服紧紧贴着自己的皮肤,将那不雅的某处轮廓显现的十分清楚。

  他抬起头来对着侧过脸去的秦梓傻呵呵一笑。

  这一笑,却把自己刚悟得的一丝道理全数抛光,也把这难得的战机可惜错过。

  …………………………………………………………………………………

  

  

第五十二章 真兰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