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大手印

    叶相僧在易天行面前总是一副毛燥面情,在外人面前却还真有几分高僧风范,夜风将他白色袈裟轻轻吹拂着,配上他淡雅面容,倒真是真欲御风而去:“吉祥天诸位前辈,莫非真要与我归元寺为敌?”

  竹叔早知叶相僧在车内,只是想到他是斌苦大师的关门弟子,万不得已实在不想与佛门为敌,所以假作不知道他在车中。但此时见他站了出来,也只好应道:“吉祥天竹应叟见过大师。”

  叶相僧微笑合什一礼。

  易天行见此情景知道没有自己的什么事了,于是微微一笑将指尖的真火收了回去。

  “这少年无门无派,体内妖火纵横,大师何苦庇护于他?”

  “无门无派,便要受你们欺压?”易天行出言讥道。

  叶相僧却是洒然一笑道:“好教竹先生知晓,这位易居士乃是本寺俗家弟子,一直带发修行。若他与吉祥天中有什么误会,那便是我们两门间的事情……”

  易天行听着他侃侃而谈,把自己的名讳也从易施主改成了易居士,心中却生起了奇怪的感觉,心想这归元寺还真是自己的福地,只是……只是这些和尚为什么对自己如此好?

  竹叔当然知道叶相僧是在吹法螺,冷冷一笑道:“大师乃佛门中人,打诳语可是要犯戒的。”

  叶相僧微微一笑道:“竹先生若是不信,当可察知这位易居士使的全是正宗禅宗精妙法门,此便为一证。”

  “不足为证,法门万千,人人皆可择而学之。”竹叔摇头道。

  “至于其中缘由,事关重大,却不是小僧能说,也非先生能闻。”叶相僧仍然保持着脸上的微笑,话语间却暗示易天行的身份尊贵。

  易天行在一旁却是越听越糊涂。

  竹叔见归元寺对这喷火少年一力维护,也是心中猜测不定,加上老门主一直有严令不得轻扰归元寺,若不是小公子此心太重,只怕这些事情根本不可能出来。但宗思虽然暗违小公子之命凭着门中灵竹追查易天行下落,但毕竟是门内优秀年青弟子,如今不知死活,那是无论如何也要问清楚的事情。

  他心思既定,满是皱纹的脸上浮出一丝莫名笑意,说道:“归元寺乃佛门重地,吉祥天轻易也不会扰诸位大师清修,只是这位易先生还是要随我回去面见小公子分说一二。”

  他把竹杖轻轻顿了下。

  易天行暗运心经察看,却发现并无异象。

  这一顿只是个信号,渐渐黑暗中的吉祥天中人纷纷现出身来,虽然只有四五个人,但个个身上真气灵动流转,境界不低。

  易天行皱了皱眉,侧头看了叶相僧一眼,心道如果自己逃命,凭着自己的变态速度和金刚不坏之身倒也不难,但身边多了这么个和尚……他从初入归元寺起,便觉得这些和尚修为不如何,却哪里知道归元寺里的僧人一直暗中对他另眼相待。

  叶相僧微微一笑,本是合什的双掌分开,右掌缓缓向前推去,每往前推出一分,掌上笼着的淡淡佛光便纯上一分,盛上一分,宛若夜空里放着光明的佛像右掌。

  “大手印?”竹叔虽然目不能视,但感应着空气中缓缓流转着的佛家真气,缓缓道破。

  “嗡嘛呢叭咪吽”叶相僧轻轻吟着六字大明咒,“一应阴域散去。”

  佛光大盛,黑夜中宛若忽而白昼。

  竹叔面色一凝,左手捏了个剑诀,道家秘法附上青竹杖,正待对敌,不料佛光渐至却是毫无杀气,反自光明正大纯正柔和,令人无心起敌对之意。

  站在他身后的几名吉祥天中人感觉有些异象,正欲出手,却听到自己身后传来阵阵佛偈声。

  “达维也达嗡,达啦达啦。”十几个僧人排成两行轻声吟唱着梵音大悲咒缓缓从夜色中走了出来。

  佛谒声声,梵音阵阵。

  场间一片佛息缭绕。

  叶相僧幻作宝像庄严,微一合什道:“竹先生请退。易居士往后数日便在归元寺中,若吉祥天有意来询,本寺当扫榻相迎。”

  竹叔瞎了的双眼微微一眨,挥手领着众人潜入夜色之中,临去之前丢下一句话:“三日后来访。”

  看着渐渐消逝在夜色中的吉祥天众人,易天行淡淡扫了叶相僧一眼,回身钻进汽车,说道:“你最好给我个解释。”

  叶相僧微笑应道:“那是家师的事情,弟子不敢服其劳。”

  易天行忽而坏坏一笑,伸手攀着他肩膀眉开眼笑道:“你们的道家对头已经走了,何苦还在我这人面前扮什么高人模样?来来来,把你先前使的那个大手印教兄弟我试试。”

  

第六十五章 大手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